品茅台看小說

男人嘴角露出了一個冰冷的笑容,「哼,你應該是見過我們的神力降臨吧,不過可不要把我的神力降臨和你上次遇到的那個人混為一談。」

面對這種情況,青木當然是不能示弱。

稍微猶豫一下,在耿鬼和班吉拉之間,做了一個選擇,最後還是拿出了班吉拉的鑰石。

「給他看看什麼才是真的超進化,班吉拉!」青木手中緊握鑰石低喝道。

「班!!!」

班吉拉怒吼一聲,七彩的超進化能量從青木手中的鑰石上散發而出,班吉拉身上的超進化石相互呼應,道道七彩能量的細絲從鑰石上電射而出,通過超進化石進入到班吉拉的體內,絢麗多彩的超進化光芒讓班吉拉看起來更加霸氣。

班!!!

超級班吉拉,參上!

呼呼——

沙暴一下子變得更加誇張,沙子帶著尖銳的碎石和鋒利的晶鑽,在空間內盤旋揮舞,要不是對方使用超能力做出了一些超能力屏障,這樣的沙暴領域每一秒所造成的傷害都是非常誇張的。

「神力…」對方眼看著班吉拉完成了超進化,瞪大了眼睛,旋即眼中卻是充斥了貪婪。

如果能夠得到班吉拉進化的方式,他的實力絕對能夠變得更強,而且這種方式如果告訴神教內的高層,好處…

貪婪和瘋狂充斥了他的內心。

只見他眼睛黑光一閃,嘎啦嘎啦率先出手了,手中冒著綠色火焰的骨棒直接丟出,勢如閃電,卻見青木身邊紅光一閃,火焰雞邁著奇怪的步伐迎上了這根特殊的骨棒。

雙眼緊緊盯著旋轉著的骨棒,找到其中旋轉的規律,捏緊的拳頭上騰起金色的火焰,一拳砸在骨棒的正中間,將其擊飛。

擊飛的骨棒則被跳起來的嘎啦嘎一把接住。

隨著嘎啦嘎啦的率先出手,代表戰鬥開始了。

以超級沙奈朵為核心,漫天超能力細絲射射出,飛在天上的天然鳥雙眼一閃,瞬間出現在嘎啦嘎啦的面前,一股雄渾凝實的超能力朝著火焰雞衝去,嘎啦嘎啦則輕輕瞥火焰雞一眼,快步跳過他,朝著最後方的青木和花潔夫人直衝而去。

火焰雞看著衝過來的超能力衝擊,卻好像看不見,跳起的舞步第二次邁出,劍舞第二次!

火焰雞前不遠處的地面陡然破裂而開,一隻體型巨大的龍王蠍破土而出,雙鉗交叉吃下了這信使鳥的攻擊,沒有任何感覺。

卻見信使鳥和迷唇姐眼中同時閃過七彩光芒,奇迹之眼!

但火焰雞和龍王蠍抓住機會衝到信使鳥的面前。

從沙奈朵身上抽出的超能力細絲,陡然一緊,立刻將自己與信使鳥完成了位置的互換,隨後出現在空中的信使鳥再次雙眼一震,一股更加強勢的超能力洶湧而來。

無視近在咫尺的沙奈朵,龍王蠍和火焰雞一左一右,分別沖向迷唇姐也椰蛋樹。

與此同時,獃獃王的超能力也是從身上蔓延而出,與沙奈朵的超能力細絲交織在一起,空間內的任何地方,都在出現超能力的碰撞。

對於以同步沙奈朵為核心的戰術,青木看得非常透徹,一定要限制住沙奈朵與對方精靈的彼此空間調換,同時也要盡量壓制住她的超能力網,這是獃獃王這次所需要全神貫注對付的東西。

班!!!

括!!!

班吉拉與波士可多拉同時大吼出聲,在沙暴中,他們想要凝聚和控制石頭更加簡單,數百根尖銳的碎石憑空出現,鎖定飛在半空中信使鳥,直衝而去!

嘭——

一片區域內沙塵無規則的爆炸而開!

信使鳥攻擊向火焰雞的精神衝擊,被一直隱藏在火焰雞影子中的耿鬼突然丟出的影子球破壞。

此時,嘎啦嘎啦也終於是衝到了沙暴中心,迎接他的是一個龐然大物!

波士可多拉橫掃的尾巴沖向了嘎啦嘎啦,被沙塵遮擋了視線,又被獃獃王的超能力網干擾沙奈朵的超能力網感知,嘎啦嘎啦一時間沒能發現攻擊,將骨棒架在胸前,硬是吃下了波士可多拉的鐵尾,被橫掃而出。

與青木站在一起的花潔夫人雙手揮舞,翠綠色的能量從她的雙腳註入地下,隨後在對方的不遠處,竄出了四五根巨大藤蔓,朝著空中的信使鳥捆綁而去,不遠處的迷唇姐眼珠變白,從她那厚實的嘴唇中,吹出了一個濃郁至極的白色霧氣,對準打草結的藤蔓。

但一直跑向椰蛋樹的火焰雞卻是突然調轉方向,全身騰起火焰,雙腿一蹬,攔截在半空中,金色的火焰成功地阻擋住迷唇姐的冰凍之風。

信使鳥獨自飛舞,發現無法閃躲,就想使用瞬間移動,但耿鬼出現在他的身旁,眼中閃爍著黑色目光,將其固定在原處。

僅僅只是半秒,卻也足夠了。

轟!!!

打草結將其捆綁住,隨後迎接他的是漫天的尖石攻擊。

沙奈朵尖銳地叫了一聲,這裡的空間波動被她和獃獃王兩隻精靈完全搗亂,誰都無法再使用空間類的技能。

原本纏繞在阿羅拉臭臭泥身上的超能力細絲也無法再發揮出效果。

信使鳥只能獨自承受攻擊。

青木搶到了進攻的主動權。

————————————

第二更!求月票! 沙舞飛揚,在班吉拉的沙暴領域內,青木逐漸佔據主動權。

對方派遣阿羅拉嘎啦嘎啦想要搶佔進攻的主動權,但青木的速度卻更快,火焰雞與其短暫交鋒后就沖向對方的後方。

而嘎啦嘎啦的進攻被波士可多拉給阻擋,與此同時因為青木事先就猜到了對方的戰術,找到破解對方戰術核心超級沙奈朵的辦法,所以對方的進攻和防守都受到阻礙,一時間出現了停滯。

這樣一來,佔據精靈數量優勢的青木,他的攻擊就開始接二連三的出現。

繞過明顯是來故意承受傷害的超級沙奈朵,直接找靈活性最高的信使鳥。

青木在迷唇姐和信使鳥之間,找了一個集火目標。

在電光火石間,鎖定了信使鳥。

億萬萌寶:帝少寵妻無上限 花潔夫人的打草結鎖定目標,耿鬼的黑色目光,加上獃獃王鼓動空間,既讓他無法飛走,也無法使用瞬間移動逃走,還讓超級沙奈朵的交換場地無法拯救他,火焰雞阻攔迷唇姐的冰凍之風,沒有精靈能夠再阻攔他們對信使鳥發起攻擊。

班吉拉與波士可多拉的尖石攻擊,連環攻擊在被束縛住的信使鳥身上。

火焰雞落地,朝著正往這裡趕過來的阿羅拉椰蛋樹衝去,龍王蠍則代替火焰雞,出現在迷唇姐的面前,三重火焰牙嚴陣以待。

阿羅拉臭臭泥移動速度緩慢,想要幫他們分擔壓力卻不能隨意地移動。

需要一隻精靈一直守護在訓練家的身邊,生死戰,要防止對方的直接偷襲。

男人的臉色有些難看,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的戰術和戰鬥方式,被對面看穿了。

沙奈朵的自殺式防守沒能讓對方上當。

不攻擊沙奈朵是一點,獃獃王不做別的事,全力擾亂這裡的空間是另一點。

獃獃王的實力是沒有沙奈朵強,但他全力擾亂空間的話,沙奈朵也沒有任何辦法。

如果再不做出什麼調整,信使鳥失去戰鬥能力,他就會更加被動。

不過他看出了一點,那就是雖然青木的精靈數量多,且配合默契,硬實力卻是有些欠缺。

信使鳥在緊急時刻用超能力包裹住自己,硬是承受下了班吉拉與波士可多拉的兩輪尖石攻擊。

被波士可多拉一尾巴甩飛的嘎啦嘎啦,沒有再次發起攻擊,而是藉助著反推的力量,快速朝著信使鳥飛奔而去。

骨棒上的淺綠色火焰騰起,包裹住整個骨棒,朝著打草結丟去。

班!!!

但就在他的骨棒即將命中捆綁信使鳥的藤蔓時,班吉拉大吼一聲,一個夾雜著晶鑽與沙子的密實沙盾突然出現。

骨棒將沙盾轟成粉碎,綠色的火焰沾染在沙子上,直接將這些沙子全都腐蝕掉。

帶著腐蝕效果的火焰!

骨棒命中東西后自動迴轉,再次落在嘎啦嘎啦的手中,沒能成功地解救出信使鳥。

耿鬼丟出一小個閃爍著的光球,在超能力膜剛剛破碎的信使鳥身上,成功讓其變成了混亂狀態,這隻信使鳥的特性也是同步,但混亂卻不在同步特性的作用範圍內。

信使鳥陷入了混亂嗎,耿鬼怪笑著,頭上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紅色鬼眼,從中射出了一圈圈藍紫色的能量光環。

幽靈系的技能禍不單行,以此時信使鳥的狀態,很難承受下來,禍不單行能夠對處於混亂狀態的對手造成兩倍的傷害。

「啊!!!」

卻聽見一聲尖銳刺耳的聲音,原本還在地上的沙奈朵,此時已經懸浮在了耿鬼身後,手中凝聚著大量的超能力能量球,強行掙脫獃獃王的束縛,朝著耿鬼就是丟去!

但耿鬼卻完全不顧沙奈朵,她的攻擊最多就是讓耿鬼重傷,只要有花潔夫人在,遲早是能夠恢復,但信使鳥卻沒有這個機會!

轟!!!

轟!!!

兩道劇烈的爆炸聲響起。

花潔夫人的藤蔓直接斷裂,一個身影非常狼狽地從半空中被轟出,正是信使鳥!

鳳煞之狼嘯天下 另一個角度,耿鬼也是從爆炸中倒飛而出,傷勢卻並未有想象中那麼嚴重,因為班吉拉在最後緊急時刻,再次鑄出一面沙盾,幫耿鬼承擔了一部分的傷害。

落在地上的耿鬼直接浸沒到陰影中,消失不見。

信使鳥卻也有些出乎預料的同樣並未失去戰鬥能力,雖然也相差不遠。

摔在男人的腳邊。

只見他輕輕一瞥,臭臭泥立刻會意,眼中閃爍著殘忍和興奮的目光,手中出現一枚七彩的,帶著各種惡臭的劇毒能量團出現在他的手中。

輕笑了一聲,「做出你最後的貢獻!」

在青木難看的表情下,阿羅拉臭臭泥將這團劇毒丟在信使鳥的身上,那略帶興奮以及享受的表情,還有那習慣的動作,顯然不是一次兩次做這件事情。

青木眼睜睜地看著對方這麼作踐自己的精靈,卻是沒有辦法。

在看到對方精靈的特性和技能后,他就知道他的戰術是怎麼樣的,以自殘換取優勢,比曾經的青木做得更徹底,更令人作嘔。

信使鳥成功地感染劇毒,在徹底失去戰鬥能力之前,同步特性觸發,將劇毒效果同步到了衝過來的波士可多拉身上。

波士可多拉的臉上陡然出現一絲紫意,跑動的速度也慢了一分。

「切,真是沒用,只是同步了一次嗎,還轉移給了波士可多拉。」嘴上罵罵咧咧地將信使鳥收回精靈球。

這隻信使鳥的培養還是花了他很大代價的,還沒有到說捨棄就能夠隨便捨棄的程度。

不過信使鳥也算是發揮出了最後的作用。

在看到信使鳥倒下后,嘎啦嘎啦沒有任何猶豫,也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徑直調轉方向,沖向了正要和椰蛋樹接觸的火焰雞。

火焰雞在面對阿羅拉椰蛋樹的時候,有一些屬性上的優勢,但等級上的劣勢卻更大,所以他只能糾纏,而不能正面硬鋼。

看到嘎啦嘎啦朝著自己衝來,火焰雞果斷後撤,一打一都不是對手,就更別說一打二!

但衝進來容易,想這麼退走,卻是麻煩了。

——————————————

第三更!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求月票! 椰蛋樹朝著火焰雞的腳下丟大量的寄生種子。

種子落地生根,瞬間發芽!

火焰雞的全身陡然騰起雄渾的火焰,抵擋寄生種子的侵蝕,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動作一緩,被嘎啦嘎啦攔住去路!

青木目光一凝,和對方的這場戰鬥,火焰雞的作用至關重要,草系的椰蛋樹和冰系的迷唇姐,都是火焰雞所能發揮的地方。

花——

花潔夫人頭上的白色花瓣輕微抖動了一下,一場紫色的霧氣慢慢籠罩整個空間。

原本因為班吉拉的沙暴領域,視線就比較差了,現在視線更加模糊。

薄霧場地。

草系加龍系的阿羅拉椰蛋樹被廢了一半。

青木其餘空閑且有行動能力的精靈都朝著火焰雞衝去。

火焰雞也注意到現在的自己已經不小心進入了對方的包圍圈,如果後退將會遇到沙奈朵和嘎啦嘎啦,而前進只有一隻半廢的椰蛋樹!

我的人生模擬器 果斷後退的步伐一滯,朝著椰蛋樹衝去。

注意到火焰雞的動作,男人輕笑一聲,身旁五彩斑斕的阿羅拉臭臭泥將帶著毒系晶體的手掌朝著天空甩去,瞬間大量帶著毒素的泥漿從他的手中飛去,在半空中劃出弧度,朝著火焰雞前進的方向飛去。

一團彩色的泥漿落在地上,將地面腐蝕出一個細小但望不見底的深坑,飄蕩起絲絲白煙,帶著惡臭。

火焰雞的身手非常敏捷,來回閃躲,沒有一個泥團能夠攻擊在他身上。

但這樣一來,他好不容易啟動的速度卻是又慢了下來。

嘎了嘎啦與他的距離越來越近!

轟隆隆——

地面略微抖動,讓嘎啦嘎啦腳步稍微放緩,四條藤條出現在他的四周,花潔夫人再次使用打草結!

在確定是什麼技能后,嘎啦嘎啦手中的骨棒在他的手中快速旋轉,帶起了一個小型的淺綠色火焰的火焰旋渦,一把將周圍的藤條全都燃燒殆盡。

花潔夫人為火焰雞爭取了時間。

火焰雞也不再閃躲從天上好像下雨一般落下的泥團,因為班吉拉的沙盾已經形成。

以沙子和晶鑽組成的沙盾,表面的沙子很容易被腐蝕,但下方蒂安希所製造出來的晶鑽,被沒有那麼容易被侵蝕。

看到青木這麼多的精靈給火焰雞鋪路,讓他能夠靠近椰蛋樹,銀灰色外衣的男人被氣笑了。

真的以為火焰雞隻要能夠靠近椰蛋樹,就能夠創造出怎麼樣的優勢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