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白鴻鵠苦笑一聲,心中更加堅定了跟隨洪錚的心思。

上官墨苔痴痴的看著洪錚的身影,忽然,十多年沒笑過的她,笑了起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了!」這一笑,當真如春暖花開,明媚無比。然後又想到洪錚這一年來,隱姓埋名,到今天才說出實情,心中肯定受了不少的委屈吧。想到這些,她心中有些心酸,又哭了起來。

又哭有笑,再也沒有了往日冰冷的模樣。

歐陽提香看著那道霸氣絕倫的身影,感覺自己的芳心顫動了一下,異樣的心思流轉,讓她忍不住臉頰緋紅。

洪錚看著司徒洛馨,冷聲說道:「司徒洛馨,宇文滄海,當年真是好手段啊,將我引入荒漠,聯合幾個老不死,將我圍攻。還將我扔到了奇葯魔地,當做葯屍,你們雲海宗真是好大的膽子!」

司徒洛馨嘴巴張了張,身軀依舊在瑟瑟發抖。看到洪錚那冰冷無情的目光,她知道了,當年那個寵著自己,任由自己任性的洪錚,已經消失了,被自己親手給摧毀了!

她開始後悔了,從不知後悔為何物的她,後悔了。臉上盡都是悔恨之色,咬著自己的嘴唇,半晌不說話,嘴唇都開始滲出了血液。

「司徒洛馨,說話!」洪錚喝道,頭髮飛舞,散發出了睥睨天下的氣息。 司徒洛馨怔怔的看著洪錚,眼眸之中盡都是悲傷之色。她本是心靜如水的女人,她可以面對自己的爺爺之時沒有絲毫的情感,可以在面對自己的師尊之時沒有任何的情感。但是她做不到在面對洪錚之時,依舊沒有任何情感。

她做不到……

洪錚盯著司徒洛馨,眸子之中的情緒漸漸的平靜下來,到最後,完全是一副平淡之色。但是他的氣勢,在瘋狂的提升,屬於天生王者的氣息,在他的身上回歸。

宇文滄海面色扭曲,內心震撼的無以復加。他難以置信,心中更是有一股恐懼在瀰漫!

他回來了,蓋代天才回來了!

而後,他內心猛然一震,剎那間醒悟了過來,自己現在乃是孕骨境二轉的修為,而洪錚的境界,只有蛻凡境巔峰。要是自己能夠搏一把,今日一定能夠將洪錚再次的殺死!

而後,宇文滄海陰森森的說道:「洪錚,你體內神血盡失,修為不再,你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絕世天才了!今日,無論如何,我都要將你滅殺,讓你歸墟而去!」

說罷,宇文滄海爆發了,他的氣勢,在一瞬間,宛若海浪一般,衝天而起。而後,他向前踏了一步,就一步,身後便是出現了層層幻影,一連八道,最後重疊在一起。

只見他渾身翠綠光芒閃爍,背後兩道綠光擊天而起:「洪錚,我不得不佩服你,死去十年,也能夠重生而出。但是,你曾經也是孕骨境的強者,你知道,孕骨境與蛻凡境,存在了難以逾越的鴻溝。現在,我就讓你看看,如今我們之間的差距!」

他背後,一塊寶骨瞬間飛出,化為一尊綠色巨蟒,另一塊寶骨,化為一把長劍。同時,他臉上出現了複雜的紋路,與寶骨上的紋路一致!

蒼茫而久遠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傳遞出來,瘋狂的壓向洪錚。接著,他一劍對著洪錚劈下!與此同時,他體內稀薄的神血沸騰,全部的湧入到了綠蟒之中,綠蟒咆哮一聲,向洪錚沖了過去!那神血,是屬於洪錚的!宇文滄海一出手,便是最強神通。他擔心有變,所以,準備將洪錚一擊必殺!

轟!綠光衝天,波濤洶湧,洪錚只感覺自己身前的空氣,都是被抽空了一般。

洪錚表情平靜,但是他知曉,自己現在以蛻凡九轉的修為,對上宇文滄海,依舊會落敗!尤其是那一劍,宛若從天河之上降落而下,劈碎凡塵。自己的所有視線,都是被那一道劍芒給佔據!

「孕骨境又如何,今日,我便打破桎梏,衝破蛻凡,達到孕骨!」洪錚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一種難以名狀的霸道氣息。

「今日,我要孕骨!」洪錚退後一步,看著那一劍,閉上了眼睛。全身靈力,宛若大河一般,沖入到脊背大骨之中!同時,《喚龍經》施展而出,只見這一剎那,風雲變幻,空間中,傳來呼嘯之音!

「龍力……歸位!」洪錚右手指天,充滿狂傲之意,呼嘯之音更加明顯了!

嗚嗚嗚!

宛若天地慟哭,乾坤哀鳴。眾人只見到天空之上,漸漸出現了金色光芒,宛若彩霞一般!

「那是什麼?」

「好像是靈力,但卻是龍形的!」

「我靠,太驚人了!」

超過了百道龍力,從天空呼嘯而下,將天空之上的白雲都是絞碎。緊接著,龍力瘋狂的湧入到了洪錚的軀體之中,向洪錚的脊背大骨涌去!

孕骨孕骨,就是要將脊背大骨,孕育成寶骨!脊背大骨,一共十塊,要是全部都孕育成了寶骨,那麼,便是達到了孕骨境大圓滿!

霸情冷boss:索愛成癮 百道龍力加持在洪錚的身上之後,讓洪錚被金光包裹了。遠遠看去,只見洪錚的異象極為驚人,尤其是背後,一道金光透發而出,充滿銳金之氣,如一把利劍,能夠擊碎天上兜率宮。

宇文滄海的劍光與綠蟒被金光擊退,消散成了點點碎光,消失在了空間中!

「怎麼回事?」洪龍騰瞳孔微微的收縮。

上官墨苔說道:「洪錚在衝擊孕骨境,那金光,乃是孕骨神光,天生銳金之氣,萬法不侵!」

百道龍力,所蘊含的力量是磅礴而恐怖的,洪錚的肌體上,充滿了縱橫交錯的裂紋,宛若掌紋一般。但是他的氣勢,依舊在不斷的提升,整個生死局,都是被金光籠罩。尤其是台下眾人,臉上都是被映上了一層金輝。

洪錚背後那塊寶骨,瘋狂的汲取著百道龍力的力量,讓寶骨,不斷的在發光,尤其是寶骨之上,慢慢的出現一絲玄奧複雜的紋路!

「不夠,力量不夠,但是要再汲取龍力的話,一定會讓我肌體崩碎,只能夠讓軀體內的潛力,傳遞到寶骨之中!那麼,便如此!神血,湧入寶骨!」 美味滿堂:我在古代賣海鮮 洪錚低吼一聲,將體內一絲稀薄的神血,全部湧入到了寶骨之中。

「還是不夠!龍血,湧入!」洪錚控制血液流動,向寶骨沖刷而去。大浪滔天之音,從洪錚體內傳來,充滿一種波濤洶湧之感。那龍血,是洪錚當初在鎖龍井之中得到。

有了龍血的加持,寶骨的氣勢在不斷的提升。

嗷!一聲龍吟傳來,如若洪鐘大呂,振聾發聵。轉眼間,響徹整個生死局的虛空,空氣似乎都是震顫了起來。修為低下的人,頭暈目眩,忍不住捂住了耳朵,蹲在了地面上。

「這樣孕骨,那也太簡單了,寶骨上的紋路,力量太小。如此……我便試試這樣……」洪錚抬起了雙手,在空間之中划動。他準備將當時從白鴻鵠的反骨中領悟出來的符文,刻在了寶骨之上。

他的眼中出現了滅字!眉心中間,更是出現了一道裂縫,如同一隻豎瞳。在紋路刻畫出的瞬間,寶骨充滿了一股玄奧而邪異的氣息。這氣息,就算是洪錚自己,也看不透徹了。

還沒完,洪錚的眼眸成為了純金之色,那是……太初荒瞳。他的右眼中,出現了一個字元,就像是一個逗號一般,簡單到了極點。但是就是這簡單到極點的符文,卻是充滿了一種難以想象的威勢!這是鯤鵬的奧義,當初他從《萬妖古卷》上領悟而出的。

左眼中,卻是出現了一個刀字。下一刻,洪錚眼中總共閃爍出了六個字元,就如同星辰幻滅一般。

當他將六個字元融合在一起,刻畫在了寶骨上的時候……翻天覆地的變化出現了!

一股難以玄之又玄的氣息,從洪錚的身上,擊天而起!額骨之上,也是出現了金光,出現了一個繁複的符文。脊背大骨之處,一塊寶骨,脫離而出!

「兩塊寶骨,有一塊竟然是在額頭,怎麼回事?」洪不破愣住了,從沒有見過如此的景象!

李輕依乃是遠古大能轉世,見到這種場景,先是一愣,然後面色劇變:「難道……難道……怎麼可能?」

額骨隨後沉寂了下去,但是背後那塊寶骨,依舊散發出攝人心魄的金光,傳遞一種乾坤逆亂的氣息。

「大日如來焰,出現,煅燒寶骨,讓上面的符文,烙印其上!」洪錚右手一翻,大日如來焰出現了,將寶骨包裹,開始煅燒。

做完這一切,洪錚純金色的眼眸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平靜說道:「寶骨……孕成!」

此話一出,宛若言出法隨一般,那塊寶骨,化為了拳頭大小,看上去,就如同一條龍。但是那上面所蘊含的氣息,卻是恐怖到了極點!

同時,洪錚的修為,在這一瞬間,徹底的達到了孕骨境一轉的程度。

寶骨孕成了剎那,天地出現了異象,眾人看去,全部驚駭在原地! 洪錚全身仙芒籠罩,神光燦燦,周身氤氳霧氣蒸騰,讓他看上去,宛若降臨在塵世間的戰神。他抬頭看向天空,只見天空異象頓生!

這一方天地,被烏雲籠罩了,遮天蔽日。隨後便是見到,一尊閃爍著鴻蒙光華的宮闕虛影,出現在了那裡。

這宮闕,有萬丈大小,一出現,便是遮蓋了整個天空,矗立在雲端之上。宮闕四周,出現了蒙蒙仙光。同時,攜帶著一股難以名狀的威壓。

轟!

宮闕出現的瞬間,堅硬無比的生死局地面,竟然出現了縱橫交錯的裂紋!裂紋不斷的向四周蔓延而去,宛若蛛網一般。在場所有人,除了洪錚之外,全部跪在了地上!鮮血不斷的翻滾,產生了一種膜拜的衝動!

李輕依瞳孔瘋狂的收縮:「這是……圖騰殿!」

宇文滄海乃是雲海宗的天才人物,見識不凡,此刻見到這宮闕,心中更加的震撼:「東皇圖騰殿……」

司徒洛馨面色慘白,滿臉盡都是苦澀:「衝破孕骨境,竟然引出了東皇圖騰殿!」

洪龍騰等人,已經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就連妖城的一些觀戰之人,同樣無比驚駭。東皇圖騰殿,乃是整個東荒的皇朝。東荒之人所修鍊的一切術法神通,修為規則,均都是從東皇圖騰殿傳下。

化氣,蛻凡,孕骨,靈體,徹地,通天。東荒的幾大修為境界,正是東皇圖騰殿的始祖,東皇太一創立。

隨後,宮闕門大開,出現了一尊人影。只見這人影,乃是透明,竟然有百丈大小。身軀巨大無比,如同擎起了蒼穹一般。他的面龐,被霧氣籠罩,看不清面容。但是他那一雙眸子,就似烈日一般,閃爍出了無盡光華,照耀九天十地,撼動**八荒!

「等身像出現了!」司徒洛馨喃喃自語,語氣複雜。東荒傳承無數年來,能夠引動圖騰殿,等身像出現的,不過五六人。這五六人,無一不是蓋世天才,成就非凡。

滄桑而古老的氣息,似乎跨域無數空間一般,從人影口中傳出:「汝所孕寶骨,符合東皇始祖所定第十條規則,賜你圖騰神光,加持寶骨,可成就化身圖騰幾率!」

人影低下頭顱,抬起了雙手。雙手抬起的剎那,他四周的空間層層的碎裂,竟是難以承受他的抬手之威!隨後,他右手對著洪錚指去!

瞬間,一道刺目銀光從他的手上出現,向著洪錚沖了過去。整個天地,都是被銀光照亮,連九天之上的真陽光華,都是被遮蓋了下去。

那道銀光照耀在了洪錚背後的寶骨之上,寶骨冉冉升起,就像是太陽一般,懸挂在洪錚的頭頂。一縷縷仙光綻放,璀璨無比。眾人被銀光照射,均是感覺渾身暖洋洋的。這就是圖騰神光的威力。

洪錚只感覺玄奧無比的氣息,從寶骨之上傳來,他的寶骨,開始向初代靈骨的方向邁進!要想寶骨化為初代靈骨,極為艱難。雲海宗年輕一輩,加上司徒洛馨,只有三人成就了初代靈骨!

十個呼吸的時間之後,咚的一聲,空間一震,洪荒猛獸一般的氣息,從洪錚的身上傳遞而出。那塊寶骨,更是散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威勢!

隨後,一聲嘹亮的龍吟之聲,從寶骨之上傳了出來。眾人凝目望去,一個個呆愣在原地!

那塊寶骨,化為了一條龍!

金色的大龍,有十丈大小,龍鬚,龍鱗,清晰可見。尤其是那五爪,鋒利無比,無堅不摧!

五爪金龍!

「天啊,想不到洪錚的寶骨,竟然也化為了初代靈骨!」

「更恐怖的是,竟然化為五爪金龍!」

「這洪錚,到底是怎樣的人物?」

宇文滄海心中一片翻江倒海,心中有一股戾氣在滋生:「憑什麼,憑什麼他洪錚死去十年又重生,還能夠如此妖孽?憑什麼他洪錚衝擊孕骨能夠引出東皇圖騰殿,引出始祖的百歲等身像?公平何在,這天下間的公平何在?」

驟然,他喉嚨一甜,嘴角卻是溢出了一絲鮮血。

洪錚平靜的看向那等身像,沒有說話,感受到身軀內充滿了一股浩蕩雄威,磅礴的力量陣陣湧來,讓他有一種掌控天下的感覺。

「汝之寶骨,符合始祖所定第九條規則,賜汝圖騰紋!圖騰紋所化之物,需你自己領悟。」等身像的聲音繼續傳來,平靜異常,充滿金屬質感。再次抬起了手指,對著洪錚一指,一道金色光芒從九天之上降落而下,籠罩了洪錚!

隨後,洪錚的臉上出現了金色的紋路。紋路彎彎曲曲,繁複無比,佔據了他半個臉龐,讓他看上去,無比邪異。他的腦海中,出現了一股明悟。這明悟,來的極為突然。

「既然如此,那麼,我便以《撼龍經》,化為三龍神將!」他催動撼龍經,陡然間,他的身上,耀起百丈金光,照耀天地。他臉上的紋路閃爍發光,隨後他整個人,再次化為了三龍神將。只不過此次所化的三龍神將,超越了以往。

一道紋路化為了五爪金龍,被他握在手中,化為了一把金龍槍!另外一道,則是化為了一身純金色的鎧甲,最後一道,則是化為了鳳翅紫金冠!

此刻的洪錚,真的如同絕世戰神一般,威風凜凜。

「太驚人了,以往的等身像出現,絕對不可能同時賜予兩次造化!」李輕依說到。

「現在應該沒有了,等身像應該快要退去了。」上官墨苔也是開口。要是等身像還會賜予洪錚造化的話,那才是見鬼了。

司徒洛馨與宇文滄海怔怔的看著洪錚,也不知想些什麼。

片刻之後,東皇圖騰殿的虛影漸漸消散而去,等身像也是退後一步,準備隱入到東皇圖騰殿之內。見到這種場景,司徒洛馨與宇文滄海鬆了一口氣。但是片刻之後,宇文滄海的瞳孔劇烈收縮,失聲喊道:「不可能!」

「什麼!」

「怎麼會!」

充滿震驚的聲音傳來,在整個生死局回蕩。聲音中所蘊含的味道都是一樣的,那就是難以置信!

只見洪錚的額骨,上面閃爍出了一個複雜的符文,這符文,正是當初洪錚領悟的……諸神的符文!諸神的符文出現的剎那,東皇圖騰殿的虛影,猛然的凝實,等身像的身軀一頓,猛然看向洪錚:「汝之……骨,符合東皇始祖所定第八條規則,吾奉承東皇始祖法旨,賜你東皇鍾!」

鐺的一聲,整個天地,均是被一聲難以想象的鐘鳴聲回蕩!等身像的手中,出現了一尊高有十丈的巨鍾。巨鍾出現的剎那,整個空間有一股浩大而古老的氣息瀰漫!只見這巨鍾,乃是青銅澆鑄而成的一般,銹跡斑斑。半面刻有無數符文,凹凸起伏。另外半面,則是會有山河萬物,日月星辰!

「東皇鍾,這可是東皇始祖的本命法寶!」

「不是東皇鍾,而是東皇鐘的仿品,或者說,不是完整的東皇鍾!」李輕依一眼看出了端倪,「東皇鍾,不止一件,而是十件。湊齊十件東皇鍾,便是能夠得到東皇太一的傳承……但是,就算是不完整的東皇鍾,威力也極為的驚人!」

東皇鍾隨後降落到了洪錚面前,洪錚伸手覆蓋在了東皇鍾之上。頓時,洪錚便是感覺到最起碼有三道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咦,又有一件東皇鐘被送出了!」

「小子,這件東皇鍾,你最好別要,否則三年後,我就要來尋你!」

「吞噬了你,我就能夠讓我的東皇鍾進階了!」

洪錚聽罷,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好一個東皇太一,東皇鐘不止一件么?你這般做,讓東皇鐘的傳承者,互相殺戮,是為了什麼?讓東荒再次出現一個荒王嗎?

洪錚隨後看向東皇鍾,眼中有沉思之色,心中再次冷笑起來,其他東皇鐘的持有人,是在威脅我嗎?既然如此,這件東皇鍾,我要定了! 青銅色的東皇鍾懸浮在虛空之中,光芒燦燦,透發宏大而蒼茫的氣息。一縷縷道音擴散,影響這方天地。

洪錚伸出右手,將東皇鍾擎在頭頂,剎那之間,他的心神出現在了一處廣袤無垠的空間。這空間,宛若星空一般。在星空深處,一尊被混沌氣籠罩的雕像出現在那裡。這雕像,高大無比,竟然有百丈大小。一雙眸子望著虛空,手持一件青龍偃月刀,霸氣蓋代,睥睨天下。一股浩蕩的氣息從雕像的身上傳遞出來,雕像的手中,擎著一件東皇鍾!只不過那東皇鍾,乃是赤紅之色,宛若火焰一般。

再向前看去,雕像之後,還有一尊更為高大的雕像。卻是一尊身穿黑袍,頭生雙角的男子。他面容俊秀,左手持妖皇劍,右手持橙色東皇鍾。

「這些……看來都是與我一般,皆是東皇鐘的傳承者。」洪錚心如明鏡,片刻之後,洪錚的面前,赫然也出現了雕像。數了數,加上自己,一共出現了四尊,也就是說,除自己之外,還有三人,也得到了東皇鐘的傳承。

這雕像,面容與洪錚一般,手持金龍大槍。只有八尺左右,與其他雕像相比,太過渺小。雕像成型的瞬間,洪錚只感覺自己與東皇鐘的聯繫緊密了一分。

轟隆隆,一股宏大的意志從赤紅東皇鐘的身影上傳遞了出來。那雕像,開始復甦了,雕像盯著洪錚,面無表情,聲音冷漠:「等我,我會去殺你,你逃不掉!」

聲音如雷霆綻放,碾壓虛空,讓虛空如同畫卷一般抖動。洪錚眸子微微收縮了一下,隨後冷笑:「我等你,或者,我要將你吞噬!」

他看了出來,在這虛空,所有人都不能出手,否則的話,自己肯定不是這雕像的對手。赤紅東皇鐘的傳承者,不知在多少年前就已經獲得了東皇鍾,修為肯定也達到了一種自己難以想象的極致!

睜開雙眸,洪錚眼中盡都是冷漠之色,心神一動,東皇鍾隱入到了自己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見。

東皇圖騰殿與等身像開始淡化,隱入到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洪錚盯著宇文滄海,瞳孔中符文閃爍,上下沉浮。其中隱隱有乾坤初開,斗轉星移的景象。他黑髮披散,一身撼龍甲金光流轉,赤霞綻放,烙印入虛空。「宇文滄海,你不是要殺我么?今日我倆的恩怨,就此了結,如何?」

宇文滄海面色蒼白,心中戰慄。十幾年前,洪錚就已經給了他莫大的壓力與陰影。十幾年後,雖然洪錚的修為跌落,神血盡失,但是,卻給了宇文滄海更大的恐懼。

「洪錚,真以為你孕骨一轉的修為,就能夠戰勝我嗎?」宇文滄海大喝一聲,以此來祛除心中的恐懼之感。他想了起來,自己還有雲海宗的禁術沒有施展。一旦施展,憑藉自己孕骨二轉的修為,可以斬殺孕骨三轉的高手。

噼啪,宇文滄海全身雷霆綻放,背後兩塊骨漂浮而出,神性氣息從上面迸發而出,壓蓋四周。寶骨之上,符文沉浮躍動,溝通九天十地。

隨後,兩塊骨瘋狂燃燒。他宇文一脈,有一種鎮宗神通寶術——天雷同體術。燃燒寶骨,可以化為雷霆,斬殺敵人。但是施展之後,一塊寶骨會焚毀,修為跌落,甚至身死道消。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施展。

宇文滄海也是被洪錚震懾,恐懼到了極致,準備一舉擊殺洪錚,否則的話,也不會施展出此術。

轟隆隆,宇文滄海被雷電包裹,周身上下,瀰漫著三百道銀色雷電。亂髮飛舞,宛若雷神在世。

「天雷同體術!」洪龍騰一驚。

「天啊,想不到宇文滄海竟然掌握了這種禁術,這下子洪錚有些麻煩了!」

「傳說這禁術,傳承自上古神靈,可怕異常。」

宇文滄海面色有些痛苦,但是氣息卻是暴漲,眸子之中,盡都是雷電:「洪錚,受死!」

他大吼一聲,雷電狂舞,衍化成一尊雷霆長戟,攜帶萬鈞之力,向洪錚刺去。

咔擦,天空都明滅了一下,雷霆長戟穿過之處,虛空震顫,拖著三丈長虹,宛若彗星撞日。洪錚看著那一戟,眼中毫無懼色,向前踏了一步。僅僅一步,便引動整個生死局晃動。然後是第二步,宛若太古巨獸在他的體內蘇醒。隨後,他舉起了手中的金龍槍,身軀後仰,手臂繃緊,爆發出一聲難以名狀的咆哮聲。

下一秒,他全身力量全部集結到了手中,猛然將金龍槍擲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