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陳王聽著孟天碩的話,又氣又怒,又羞又惱。

可那隱藏在深處的,更多的卻還是驚懼。

落霞寺的事情本來一早就算計好了,那時候他以為萬無一失,而且事先又去奉天府找了錢玉春留了後路,所以根本就沒有想到那般周全的計劃會失敗。

棄少歸來 姜慶平那邊出了意外之後,璟王就第一時間讓人封了山。

等到陳王察覺到落霞寺中出了變故,匆匆忙忙的出城去攔人時,只想著要把祝辛彤弄到手,然後將陳王府從中摘出來,哪裡還顧得上其他?

可他沒想到,璟王會突然插手,不僅護著姜家那個女兒,還處處跟他作對,而他更沒有想到,孟天碩會那麼大膽,直接在城門口就對他動手。

陳王當時被打暈了過去,姜慶平直接被孟家趁亂送進了大理寺。

等陳王醒過來的時候,事情的發展早已經越來越不受控制,甚至越鬧越大。

他只能費盡心思的去處理留下的尾巴,甚至不惜弄死了那兩個當初出面替他辦事的管事,想要斬斷所有的證據。

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君璟墨竟然會去截取他發往外地的公文,還在上面找到了他私印一直未曾被盜的證據。

這些公文,根本就不經璟王的手。

他都是私下命人送出京城的,君璟墨到底是怎麼弄到的?!

……

大理寺內外一片喧嘩,不少人都對陳王指指點點,場面頓時混亂起來。

黃雲直接一敲驚堂木,「砰」的一聲之後,四周才安靜了下來。

黃雲沉聲道:「陳王,本官敬你是皇室宗親,也敬你是親王身份,所以才容許你旁聽今日審理姜家一案,可你卻是一再干擾本官辦案。本官原本該將你趕出大理寺,可如今你卻與此案牽扯關係。」

「來人,將陳王請去后衙內堂!」

周圍衙役瞬間圍攏上前。

陳王大驚失色,聲色俱厲:

「黃雲,你敢!!」 黑暗天幕的籠罩下,崇德上皇絕對能發揮出化神期的全部實力,再加上兩個元嬰後期的存在屹立在虛空之中,這種實力壓制下,幾乎對張凡已成形了生死殺局!

可就是這種生死殺局中,面對三個境界都高於自己的強者,張凡依舊毫不在意,負手傲立,狂妄至極!

張凡越是狂妄睥睨,崇德上皇心中就越有餘悸,原本一觸即發的大戰反而變得墨跡起來。

「好膽,今天就讓本皇擒下你,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能夠教出你這樣的弟子!」對於張凡這種狂妄的態度,崇德上皇忍無可忍。

一聲叱喝之下,三道精神力衝天而起,如同滔天巨浪般朝著張凡撲來,每一個存在的精神力都超過了元嬰期的實力,單單是這種精神攻擊足以撕裂武道神話的靈魂。

在境界上他們本應該更強於張凡才對。

可是!

面對這種無形之力的衝擊,張凡就這麼立在黑暗之中,如同礁石般不可撼動!

開什麼玩笑!

用精神力來去對付一個靈魂境界已然超越了渡劫期的人物?

我婆婆重生了 「嗯?」

一擊未果后,崇德上皇發出了驚異聲。

「擒我?」

面對這一幕,張凡不禁露出了不屑的冷笑,神念一動,侵襲他的精神力瞬間崩塌,反噬之力彷彿決堤河流一般鋪天蓋地湧向崇德上皇三神。

噗呲!

低沉的吟聲響了起來。

「不要用精神攻擊!他定然有保護靈魂的神器!」酒吞童子受了一擊后立馬反應過來,旋即他十五目同時綻放出光彩,凝聚出充滿毀滅之力的流光射向張凡!

「魅惑之音!」

玉藻前吟聲而唱,優美的天籟之音響徹起來,而她身後的九條尾巴瞬間延伸,就如同飛劍一般驟射向張凡。

雙重攻擊下,張凡神色依舊淡然。

他緩緩伸手雙手,那潔白如玉的手指如同曇花盛開一般亮徹起來,在黑暗天幕中凝出虛空飛刀!

虛空飛刀瞬間凝實,旋即一道道烈焰在飛刀上灼熱起來。

隨著張凡指尖優美的動作,虛空飛刀驟然爆發出璀璨的烈焰,一道道流光捲起恐怖的氣息朝著玉藻前的狐狸尾巴射去。

僅僅是眨眼的功夫,虛空飛刀已然與狐狸尾巴撞上了,力量對碰下發出一聲聲巨響。

旋即!

玉藻前的九尾被虛空飛刀炸開,一道流光從那爆炸中穿出,直取玉藻前!

「不好!」

玉藻前神色驚慌之時,酒吞童子的毀滅之光化作十五戰刀凌空斬落。

這些戰刀的刀身還有些虛幻,通體由墨綠色光芒凝聚而成。刀身一成,頓時爆發出一股鬼魅陰森之氣,彷彿蘊含了無盡的森然恐怖。

目光化刀!

可就是這樣恐怖戰刀,硬生生被張凡抬手擋下。

他單臂上揚,一刀刀斬落在他手臂之上,那刀身砰然碎裂,連一絲痕迹都沒能留下。

「怎麼可能?這是什麼肉身強度!」酒吞童子驚駭出聲,他的目光所化的戰刀已然是元嬰期的攻擊力,這是足以斬開虛空的戰刀!

竟然連張凡的皮毛都無法斬傷?

與此同時,射向玉藻前的虛空飛刀也被黑暗天幕的永夜之力吞沒,無法真正對玉藻前造成傷害。

若是之前,張凡也不敢直接硬抗酒吞童子的戰刀,可是如今他已將九轉凝體訣凝成第二轉,元嬰期修士若不藉助仙器根本無法傷他分毫,再加上他逆天的靈魂強度,可以說對上元嬰期修士完全是碾壓之勢。

一次相互攻擊后,兩個元嬰期的存在對張凡而言幾乎是沒有任何威脅。真正讓張凡重視的只有化神初期的崇德上皇與這詭異的神器『黑暗天幕』。

「有黑暗天幕在,他的攻擊不可能對你們造成傷害的!」崇德上皇對著心有餘悸的玉藻前淡淡的說道:「永夜之力能夠吞噬一切攻擊!」

「是嗎?」

嫁入高門的女人 一聲淡淡的不屑從張凡口中傳出!

他的雙眸緩緩閉合,浩瀚的神念之力在這一刻驟然爆發。

在黑暗之中,神念之力竟然化作實質,一把薄若蟬翼的神念飛刀凝現而出。

神念飛刀一現出時,竟撕了黑暗天幕的永夜之力,綻放出如同白熾燈的銀白光芒,頓時一股凌厲至極,彷彿能斬斷一切,碎破空間的氣息洶湧炸開。

神念化形已是驚徹鬼神了!

何況還是神念成刀!

張凡自凝成神念飛刀以來還沒有真正對生靈祭出過!

這神念飛刀一現出來,頓時一股大恐懼在玉藻前與酒吞童子靈魂深處萌生!

即便強如崇德上皇也忍不住神色微變!

他們都是修成鬼神一途,真正的核心物質乃是神魂與精神力的融成品,輕易能感受到張凡神念飛刀的恐怖程度。

這是斬人鬼神靈魂的攻擊,它所凝具的攻擊力來自於靈魂,可以說完全無視肉身、境界,直接是靈魂神念層面的殺傷。

恰巧的是,張凡雖說只是元嬰初期的境界,但他的靈魂層次完全壓制三大存在。

「不好,快釋放精神力量抵抗!」

崇德上皇見到這一幕,頓時心中不妙,大喝一聲,那磅礴浩瀚的精神力如同鐵絲鋼網般,從四面八方凝現,無數精神力瞬間來回交錯,凝成一道道可怕的精神力牆。

若有其他武道神話見到此景,必然會驚為天人。

這已不是一場真元物質層面的較量了,無論是張凡的神念飛刀還是崇德上皇的精神力牆,都屬於無形無色的靈魂之力。

就是這樣純粹的靈魂之力凝聚而成,化作實質,可見他們的精神力得有多強大,多澎湃。

靈魂之力,神奧而詭變,無形與有形似乎只在一念之間。

「破!」

面對凝實的精神力牆,張凡不屑一笑,指尖流轉,一聲輕喝!

神念飛刀咻一聲化作有形流光,直接朝著那精神力牆驟然射去。

當神念飛刀即將觸碰到精神力牆之時,詭異發生了!

三大存在臉色劇變,目光里儘是駭然之色!

因為!

就在那一瞬間,有形的神念飛刀頓時化作無形,直接穿過了一道道強橫而恐怖的精神力牆。

直接斬向他們的靈魂!

黑暗天幕內,霍然寂靜了!

絕色毒醫王妃 原本充斥的鬼哭狼嚎彷彿玻璃般砰然碎去……

一刀斬三神! 陳王府跟來的幾人齊刷刷的站在陳王身前,手中握著刀柄,對著圍上來的大理寺衙差,其中一人更是直接動手傷了人。

黃雲見狀怒聲道:「陳王,你要在大理寺動武嗎?!」

陳王臉色微變。

旁邊的君璟墨涼涼道:「本王可是記得,太祖時便頒下律令,任何人不得干擾朝廷三司審案,陳王帶人來此挑釁,阻撓大理寺辦案在先,如今又想傷人,怎麼,你們陳王府是想要造反嗎?」

陳王府眾人臉色劇變。

陳王怒聲道:「君璟墨,你休得胡說!」

「本王胡說?那陳王這是想做什麼?是怕被人審出什麼來,所以心虛想要砸了大理寺?還是想要趁亂除了指證你的人?」

君璟墨說完之後,冷哼一聲:

「葉三,帶著人請陳王入內休息,誰若敢擾亂大理寺審案,給本王全部拿下!」

葉三上前一步沉聲道:「是!」

人群之中,突然躥出十數條身影來,快速逼向堂間的陳王。

而大理寺一眾衙差,也在黃雲的命令之下,將陳王府眾人團團圍住。

陳王看著周圍所有人,再抬頭看著滿臉冷色的君璟墨,臉色一寸寸的白了下來。

他顫抖著手指著君璟墨和黃雲,嘶聲道:

「你,你們……你們算計我?!!」

到了這個時候,他哪還有不明白的。

什麼開堂審案。

什麼審理姜家謀害孟氏一事。

這些根本通通都是圈套!

從落霞寺回京開始,從孟天碩出現在城門前對他動手開始,他們根本一早就在算計他!

黃雲拿開堂審案,讓百姓圍觀的事情為餌來讓他上當,讓他措不及防之下放棄入宮求援,急急趕來大理寺,又直接提審胡鵬正等人,逼他出面辯解,而君璟墨也一早就拿到了那公文,拿到了他和姜家勾結的證據。

他們分明早就挖好了陷阱在這裡等著他,一步步的引誘著他朝下跳。

他們的目標根本從頭到尾,都是他!!!

陳王張嘴還想要說什麼,就直接被葉三上前一步打斷。

只見得葉三直接衝進人群,一把擰著陳王的胳膊,踹開了旁邊陳王府的人。

黃雲寒聲道:「陳王縱容府中之人在大理寺行兇傷人,把他們通通押下去!!」

「黃雲,你……唔唔……」

陳王剛想怒罵出聲。

葉三就眼疾手快的直接伸手在他喉間輕點,讓他所有的話都咽了回去。

陳王喉間受襲,疼的臉上通紅,眼球猛的擴大。

葉三幾人便趁機押著陳王朝著旁邊快速走去,而陳王府的那幾個人見到陳王都被押走,原本還想要反抗的心思都是被虎視眈眈圍上來的那些人給嚇住,片刻間便都被擒了下來,一併跟著陳王押走。

陳王走後,大理寺內一片寂靜。

外面的百姓都是屏住呼吸,不敢出聲。

誰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眼見著陳王被強行押去後面,所有人心中都是不由一「咯噔」,隱隱覺得今天這事情恐怕不僅僅是審理姜家那麼簡單,而且這大理寺卿對待陳王的態度,也未免太過強硬。 在張凡的神念飛刀之下,不論是玉藻前、酒吞童子還是崇德上皇都無法承受渡劫期的靈魂攻擊力。

那龐大的身軀直接被斬碎了靈魂,彷彿石雕般屹立不動。

不過!

張凡發現真正消散的只有玉藻前與酒吞童子。

黑暗天幕內,無數虛鬼魅影再度開始了凝聚,一道又一道陰鬼之氣匯合而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