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作者題外話】:新書求收藏,求評論,求指錯,求打賞,求一切能求的,作者君拜謝! 葉天回頭,見喊住自己的是楊蘭,不禁疑惑,好像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自己都沒和她有什麼交集,她喊住自己做什麼。

這天,楊蘭找到他,卻是因為學校的迎新晚會需要布置,所以讓葉天幫忙一下。

自然,也少不了姜秋。

交代完后,楊蘭也不管兩人是否同意,轉身就離開。

姜秋過來,撇了撇嘴:「切,這女人還不是想追司徒夏,今年的迎新晚會,聽說司徒夏可是有節目的。」

他回過頭來,見葉天一言不發,不由氣結,「哥,你脾氣太好了吧?被楊蘭使的團團轉,我都被你牽連了。」

葉天當沒聽見,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早上過去,兩人吃過午飯,到了體育館,因為迎新晚會快要開始,所以需要綵排一下。

體育館內的舞台已經搭好,葉天他們的幫著把一些燈光、道具之類的擺好,場內的座位上已經坐了不少人,基本都是女生。

一個個交頭接耳的看向門口,其他來綵排的人員進來時沒有人理會,等那司徒夏一進場,頓時全場爆發出一陣歡呼聲。

「這麼瘋狂?」

縱使知道司徒夏受歡迎,葉天也有些驚訝。

「沒辦法,誰讓人家長得帥!這人比人,氣死人啊!」

姜秋嘆氣道,「連楊蘭這種級別的美女,我都看到了三四個。

那司徒夏還吊著不理人家,真是夠拽,換我早上了!」

一聽這話,葉天翻了個白眼,心道這也是為什麼不是你的原因了!

很快,這種到嘴邊已經擺好,綵排正式開始。

這司徒夏除了表演節目之外,也負責主持,每次出場,全場的妹子們都會歡呼,熱情無比高漲。

好不容易,綵排圓滿結束,楊蘭便趕緊上去,將冰好的飲料遞給滿頭大汗的司徒夏,又拿出毛巾幫他擦了擦汗,一副無比溫柔的樣子。

只可惜,司徒夏還是一臉酷酷,似乎滿不在乎。

「姜秋、葉天,你們怎麼還愣著?還不快給其他人送飲料。」

楊蘭回頭看到兩人不動,不由氣結。

「走吧!」葉天拍了拍姜秋的肩膀,提著飲料箱過去。

葉天提著飲料箱,邊走邊將飲料遞給參加綵排的人。

這時,一個接過飲料的人頓了頓,失聲叫道:「啊!怎麼是你?」

葉天這才看過去,發現這人竟然認識,便是之前包宇的女朋友賈萌萌,她也有參加迎新晚會的節目。

看著這女孩,葉天笑了笑,轉身繼續發放飲料。

看著葉天的背影,賈萌萌張了張嘴,想要喊住他,可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這時,司徒夏看著葉天,喝著飲料問道:「那不是姜秋和轉校生嗎?

之前聽說他和鍾亮起衝突,還讓鍾亮吃了虧,還以為是什麼人物。

本來還想提醒她小心李易的,可現在看他居然那麼輕易的便被你呼來喝去。

看來不怎麼樣嘛?就算提醒了,恐怕他也躲不開!」

說著,司徒夏臉上露出輕蔑的神情,再也不看葉天了。

「是嗎?之前在班裡表現很普通,沒什麼存在感的。

要不是為了迎新晚會,我一句話都懶得和他說,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楊蘭在一旁,也是不屑的笑了笑。

在她眼中,這個葉天不要說比起司徒夏和包宇,就是和姜秋相比都差了一大截。

邊上,賈萌萌臉色一變,正要說出當天的事情時。

可一想當時包宇無比狼狽,直要說出這事,包宇的名聲也就完了,所以便又閉嘴了。

楊蘭開口說話時,並沒有發現葉天的身形頓了頓,眼中閃過一絲怒氣,心中對司徒夏和楊蘭的印象頓時大減。

至於李易,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在分發完飲料后,葉天一聲招呼也沒辦法,想糾正錯在幾個女孩身邊討好著,便直接獨自回了教室。

葉天剛要進教室,便看到柳卿過來,叫住自己,想讓自己陪她去一趟醫院。

「柳老師,怎麼了?你的身體不舒服嗎?」

葉天打量了柳卿一眼,感覺她的氣色正常,不像是生病的樣子。

「沒有,我是想去市醫院找劉專家,詳細的詢問我爺爺的病!

我爺爺昨天從醫院跑回來,說自己的病沒有問題了,可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正好你救了我爺爺,應該對我爺爺的病情比較了解。

所以我想讓你陪我一起去醫院,和劉專家好好的商量一下,有沒有其他的問題?」

柳卿連忙解釋了一下。

原來是這樣。

葉天恍然,點了點頭,便答應了陪柳卿一起去。

加上之前也答應要教劉長生醫術,這幾天沒空過去,正好順路一起解決了。

坐上柳卿的車,來到了市醫院,葉天突然有些內急。

就算是修真者,也抵受不住人有三急,所以便讓柳卿先去心血管科的專家門診室。

解決完了內急,葉天看了看大樓內的地圖,這才優哉游哉的來到了心血管科的專家門診室。

這時候,葉天看到了專家門診室外面的人,那叫一個滿滿當當,看得葉天都有些發愣,暗道自己這個便宜學生名聲似乎很盛,想要找他看病的人當真不少啊!

當下,他走上前去,便要推門而入。

「幹嘛呢?幹嘛呢?沒看到外面這麼多人嗎?排隊去!」

就在這時,一道充滿不耐煩的聲音響了起來。

轉頭看去,只見發出聲音的是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醫生,正滿臉不耐煩的揮手。

葉天知道他誤會了,笑道:「我不是來看病,我是跟我朋友一起來的。

剛才我先到一步,已經進去了,所以我來找他!」

「喲!小子,也不知道找個像樣點的理由!再不濟,你就說你提前預約了,說不定還讓你矇混過去。

提什麼朋友?你以為我不知道嗎?這不過就是你的借口罷了!你不就是想藉機混進去,好,讓劉專家給你先看嗎?

像你這樣的理由,我一天得識破八百回!少在這裡啰嗦,看病就去排隊,不看病趕緊走,別在這裡礙事!」

那男醫生語帶刻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潑婦呢。

這時候,周邊坐著等待看病的病人們,也紛紛出聲,要葉天不許插隊。

對此,葉天只能苦笑,長生不找自己看病已經不錯了,自己哪還用得著找劉長生看病。

當下,他說道:「我真的是來找人的,而且我跟劉長生認識!」

「喲!我一說,你還真就換個理由!」男醫生不屑的說道,「你說你和劉專家認識!

就憑你直呼劉專家的名字,我就不相信你和劉專家會認識!

也不打聽打聽,哪個認識劉專家的,不是尊稱一聲劉專家,就是劉院長?

哪個敢這麼自大,出口便直呼劉專家的的姓名?」

邊上,等待看病的眾人也紛紛出聲。

「就是!就是!劉專家這麼有名,誰敢直呼他的姓名啊!」

「這小子簡直狂妄,居然敢這麼喊劉專家,還有臉找劉專家看病!」

「他要有臉的話,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編理想要插隊呢?」

「小子給我後面乖乖排隊去,敢插隊,老子揍死你!」

一看來看病的人都附和自己,那男醫生頓時更加得意,輕蔑的掃視葉天,冷笑道,「看到沒,你惹眾怒了,還不快滾,這裡不歡迎你!」

葉天頓時皺起眉頭,他你說的很清楚,只是陪人過來,並不是要看病,結果這人居然已在刁難,當真令人憤怒。

氣歸氣,他還是壓著脾氣,說道:「我真的只是陪人一起過來,也真的認識劉長生。

不信你進去問問裡面的人或劉長生,看他是不是認識一個叫葉天的。」

男醫生十足不屑的說道:「喲!小子,還蹬鼻子上臉了。

我成了一條錦鯉 就憑你這小癟三模樣,你說你認識劉專家,你看看在場哪個人會信!

還口口聲聲認識劉專家,你要點臉吧!趕緊滾,不然我可叫保安了!」

這話一落,等待看病的眾人大笑起來,看向葉天的眼神充滿不屑。

「不錯!這小子真把自己當回事了,莫非這就是騙人的最高境界,要騙過別人,先騙過自己?」

「喲!這話經典,還真就可能是這麼回事,不然這小子怎麼會在這裡胡攪蠻纏!」

「別跟這小子廢話了,趕快叫保安過來將他放轟走吧!」

「別啊!這小子在這裡胡攪蠻纏的,不也讓大家挺歡樂的嘛!正好大家都等得有些苦悶,一起樂呵樂呵!」

……

葉天眼神冷了起來,冷聲道:「最後跟你說一遍,我是別人一起來的,我的朋友已經進去了,你可以進去問問!」

「我也說最後一遍!」 黎先生的甜蜜嬌妻 那男醫生神情不屑,也是針鋒相對,「不可能!」

「你確定?」

看著對方,葉天聲若寒冰。

「有什麼確定不確定的?你這是在質問我嗎?劉專業是什麼身份,也是隨便一個小癟三說認識就認識的嗎?

我告訴你,現在馬上走,再敢繼續在這裡胡鬧,你負責不起。」男醫生趾高氣昂的盯著葉天喝道。

就在這時,專家門診室的門打開,劉長生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李鐵,外面是怎麼回事?不是說讓你保持安靜嗎?怎麼吵吵嚷嚷的,不知道我正在給病人看病需要安靜嗎?」

【作者題外話】:新書求收藏,求評論,求指錯,求打賞,求一切能求的,作者君拜謝! 那男醫生一聽,頓時改變之前面對葉天的趾高氣昂,忙不迭回身欠著腰,媚笑的說道:「是這樣的劉專家!

真不是我的錯,是外面有一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小癟三,直呼你的姓名,還說認識你,簡直可笑!

一直在這裡胡攪蠻纏,不肯離去,不小心打擾到你,我馬上叫保安過來,將這個人給轟走!」

「認識我的人,是什麼人呢?」

劉長生正要轉身,突然停下腳步,語氣帶著疑惑,隨即想起了什麼,神挺猛的凝固住了。

劉長生拉開了房門,著急的沖了出來,在看到葉天的霎那,失聲叫道:「老師,你怎麼來了!」

這一下,全場震撼。

所有人都瞪大著雙眼,面露不可思議,使勁的掏著自己的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

劉長生哪裡會去管他們的反應,三步並作兩步,急急的衝到葉天身前鞠躬道:「劉長生見過老師。」

「你現在這架子倒是挺大的,外面還有專門的人把門啊!」

葉天一笑,扶起了劉長生,他只是在說笑,並沒有譏諷劉長生的意思。

畢竟一碼事歸一碼事,刁難他的又不是劉長生。

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這話落在劉長生耳中,頓時極度的惶恐不安,生怕惹了這位神人般的老師生氣,不教自己醫術了,忙鞠躬解釋起來。

「老師,你聽我解釋,我並不是什麼架子,只是我入職市醫院后,來找我看病實在太多。

所以不得不找一個人來負責照顧病人的情緒,只是李鐵平時挺穩重的,今天居然敢為難你,我這就教訓他一頓!」

此時,全場寂靜,盡皆看著這有名的劉專家,一臉惶急向著那年輕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鞠躬解釋。

就好像一個犯錯的孩子,在向老師進行解釋一般,只是兩個人的角色似乎互換了。

眾人心中紛紛浮現起不是我想不明白,只是這世界變化太快的荒唐感,全都一臉震撼的看著葉天!

「叮!裝逼成功,逼格+20。」

不理會眾人的反應,劉長生轉身,看向名叫李鐵的男醫生,冷聲斥道:「李鐵,知道你究竟做了什麼嗎?

這位葉先生可是我的老師,你居然敢不通報我,而且還辱罵他,簡直過分,快點過來向我老師道歉!」

說這話的時候,劉長生心中不免有些后怕,可是他剛才聽到外面的動靜,趕緊走了出來,一探究竟。

這要因為李鐵惹火了葉天,葉天一怒之下拂袖而去,連帶著將自己恨上,自己得有多冤枉啊!

這時,李鐵的臉色有些發白,眼中全是不敢相信之色,看了看劉長生,又看了看葉天,急道:「專家,你是不是糊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