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吳賀順口說道,再次被塞了一把的狗糧。

「當然可以,如果夫人的願意的話。」

秦琛說著,作勢就要去拉嬈嬈的手。

嬈嬈自打上飛機就一直盯著窗外,不知在想些什麼。

秦琛靠近她,卻是被她一把給推開了。

頓時,三個人都愣住了。

秦琛眼瞼微垂,眼底的失落一閃而過。

「你們在說什麼?」

嬈嬈像是剛剛睡醒一般迷糊的問道。

「我在說我們的公司。」吳賀擠開秦琛往嬈嬈身邊湊著,指著屏幕說道:「你看,組織架構基本已經都搭建起來了,就是這總部的選址,你想選在那裡,我的建議是洛城,我最近挺不想回家的,你懂得。」

吳賀悵然若失的說道,眼神卻是不住的看向秦琛。

大家心照不宣的都沉默了。

飛機落地之後,吳家的人侯在機場的人便圍了過來。

「小姐,老爺說請您回家一趟,您的家庭醫生也過來了。」

「回家啊。」吳賀不自然的揉了揉耳朵,和嬈嬈交換了一個眼神。

嬈嬈立刻會意,便立刻上前和管家模樣的老人用一口純正的英語交流起來:「我是吳賀的朋友,這次來也是想要她幫一下忙,我們就去個地方,去去就回來了。」

「是玉姑娘吧。」老管家微笑著的行了一個標準的紳士禮。

然而再開口時,強硬的態度並沒有改變多少:「玉姑娘,我們家老爺非常歡迎你的到來,而且也希望有機會和玉家合作。但是老爺也吩咐了,吳賀小姐如今懷著身孕,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所以……」

「當然,在我出來之前,老爺已經吩咐過了,如果玉小姐和秦先生需要我們吳氏的任何幫助和資源儘管開口,我們回竭力配合你們的工作的。」

話音未落,幾個穿著特別服裝的人已經走了過來和秦琛身後的兩名特助開始交談。

但是包圍著吳賀身邊的那些吳家的保鏢們,卻是一個不少。

反而還多了一倍。

似乎是對秦琛的實力有所耳聞,吳家起碼出動了幾十名特種保鏢。

秦琛眯起了眼睛,面露不善。

他到不是非得一定要吳賀跟他們去才行。

只是接受不了這種家族有時候對個人意願的強制壓迫。

他沒有開口,畢竟這決定權還在吳賀手裡。

就連嬈嬈想開口也被他拉住了。

吳賀眼底劃過一抹複雜,她知道自己的爺爺是在為了她好,不希望她在和那個男人見面。

可有些東西,如果真的能那麼輕易放下,也就好了。

口腔里瀰漫著苦澀,吳賀手掌緊貼在小腹上。

「如果我現在不想回家呢?你們打算把我綁回去?」

M國老管家一臉眼皮跳了跳,依舊一臉和善。

「還請小姐配合我們的工作,老爺也是為了您好。洛華不是有句古話嗎?天下三條腿的癩蛤蟆難找,兩條腿的男人可是滿地跑。」

「麥克!你的諺語學的不錯啊!」

吳賀只覺得心中更痛了!

「多謝小姐的誇獎,老爺知道秦先生和玉姑娘來是有要事要辦的,已經備好了專車,只要小姐您現在配合我們了回家,我們的車子馬上就會為他們引路。」

重生之黑鐵的榮耀 「你!!!你這是威脅?」吳賀氣得差點蹦起來!

他爺爺都70多歲了!就不能安安靜靜的養老嗎!

「當然不是,我們都是為了小姐好,所以……小姐您自己選擇吧。」

吳賀無語的抽了抽嘴角,冷冷的掃了那些吳家的保鏢一眼。

雖然說這些年吳老頭子一直在將權利移交給她,但是這幫負責安保的人還大多數都是老頭子的親信。

他們這次來為了不打草驚蛇又沒帶多少人。

想到這裡……

她朝著嬈嬈走去。

「嬈嬈……我……」

「沒事的,你爺爺說的的對,其實我們叫你去,固然是想要刺激一下他,但是其實對你也是一種刺激。」

嬈嬈輕輕抱了抱她。

見吳賀還要張口,她便偷偷的又親了親她的臉頰。

「好啦,我們走了,你個孕婦,就乖乖在家等我們勝利的好消息好了!」

「那好吧……」吳賀一臉不情願的和嬈嬈分別,眼瞅著秦琛要上車,忽然她又高喊起來:「秦琛,記得替我多踹幾腳!」

秦琛:……

男人抽了抽嘴角,不可置否的看了他一眼。

他們一上車,前面負責引路的吳家車隊也開動了。

秦琛的私人手機也冒出了一個陌生的號碼。

秦琛按下,裡面是一個老者的聲音。

「秦先生,我們吳家非常歡迎您和您的夫人來做客,但是對於某些人,我希望他真的不要再出現M國了。賀賀的性格我非常清楚,她雖然嘴上不說內心還是抱有期待的。我也不是一定要拆散有情人,可你看看他都做了點什麼事?」

「我知道了,吳先生。」 「是吳賀的爺爺嗎?」嬈嬈問道。

秦琛應了一聲,眉頭的郁色無限加深。

嬈嬈喉頭滾動,安慰話的滑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她到底是沒有記憶,也無法判斷蘇慕辰和吳賀,還有秦琛之間到底是怎麼了。

吳家的車隊低調且有著統一的車牌開頭,很快,他們便來到了那家私立醫院。

蘇慕辰不知道的是,其實他進入M國的地界便已經被吳家的人盯上了,吳家那位老人若不是顧及吳賀肚子里Baby,早就把他丟到太平洋里餵魚去了。

所以當秦琛和嬈嬈抵達之前,吳家的人已經將整個醫院都控制了。

那位叫蘇慕辰去談談的主治醫生,也是接到了吳家的指令,這才去叫兩個人分開的。

「秦先生,秦夫人,這間病房就是了,我們已經做好了防爆檢查,不會有危險的。」

吳家的傭人說道,這才為他們打開了大門。

猛然聽到嘈雜的腳步,病床上的南宮嫣然以為是蘇慕辰回來了,便急急忙忙的收斂笑意,將他的手機隨手丟在一旁。

「慕辰,是你嗎?」

「可以幫我倒杯水嗎?」

南宮嫣然故意背著身子,調整著臉上的表情。

然而她一連說了好幾遍,身後都是一點反應都沒。

房間里的溫度,倒是下降了幾度。

「慕辰……」

「秦琛!怎麼是你!」

她緩慢的轉過身子,然而所有偽裝的溫柔都在看到秦琛的那一刻崩離解析了!

那個她愛而不得男人!

竟然又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是來找她的嗎?

她眼底閃過一絲期待,然而所有的期待,都隨著秦琛挽著的嬈嬈而在一瞬間分離解析。

「南宮嫣然,遊戲結束了。」秦琛冷冷的凝視著她。

「結束?」南宮嫣然一怔,聲音顫抖。

「阿琛……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呢?」

總裁毒愛小小妻 瞬間,她臉上的猙獰又變成了笑容。

她緩慢的朝著兩人走去。

忽然盯著嬈嬈道:「你有什麼資格和他在一起?」

「我沒有資格?難道南宮小姐有嗎?」嬈嬈淡聲說道,在聽到這個女人所做的一切事情之後,她覺得自己現在能很友好的不出手,已經是極大的剋制了。

「我當然有,起碼我從來都沒有對不起過秦琛!可你呢……你都和別的男人睡了,竟然還有臉現在回來和秦琛在一起?龍衍有什麼不好?你明明都要嫁給他了!竟然還能悔婚?」

「龍衍……龍家的少主?」嬈嬈眉頭輕蹙。

「呵呵……怎麼?人家那麼對你,你這轉念又把他忘了?」南宮嫣然說道,隨即又看向秦琛:「秦琛……你怕是不知道吧?其實關於鳳凰女,還有一個秘密,那就是……」

「我沒興趣……」秦琛毫不猶豫的打斷了她。

天知道這女人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既然嬈嬈已經回到了他的身邊,他就有義務吧一切可能會影響到兩個人感情的東西,都通通的掐滅在搖籃里。

「還有,若是你再胡言亂語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你一定會有興趣的……」

南宮嫣然眼睛眯成了一條線,笑得也越發的詭異起來。

不過這個笑容卻不是對著秦琛,而是對著嬈嬈。

「玉嬈,你知道嗎?其實我一直都是挺羨慕你的,羨慕和別的男人睡了,秦琛竟然也還這麼包容你!」

嬈嬈一愣,瞳孔忍不住放大。

「對啊!秦琛不知道鳳凰血脈的秘密,難道玉祁也沒告訴過你嗎?你以為你血脈的覺醒是因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你和龍衍睡了!和龍家的男人上過床!不然你以為!這些年為什麼龍家不找你們家的麻煩,還不是因為這個!」

「秦琛,你知道嗎?」

「她和別的男人睡過!睡過!」

「而且不止一次!!!那麼多個夜晚,龍衍一次次去玉家找你,你都忘了嗎?」

「不……我沒有!」

嬈嬈咬著嘴唇,厲聲反駁道。

雖然她這些年記憶是空白!但是她很確定,自己沒有和男人發生過關係,至於龍衍,因為合作關係,他經常會來玉家走動,可那都是很正常的交流啊!

「沒有?你敢說沒有?那我問你,這五年你是不是每次昏迷一次,力量都會強大一分?」南宮嫣然笑得很詭異。

嬈嬈抿著嘴唇,不動聲色的看著她,心中卻是已經起了疑心。

為什麼,她會對自己的生活了解的這麼多?難道她身邊有姦細?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哈哈哈哈?」南宮嫣然狂笑不止!「我再問你,是不是每次你暴走的前夕,龍衍都會來玉家商談合作?」

「合作是合作,和我昏迷並沒有關係。」嬈嬈的心忽然揪緊了。

她覺得喉頭無比乾澀,好像是被人抽幹了水分。

整個人站立在一道黑色的大門前,那門后,便就是萬劫不復的萬丈深淵。

「沒關係?沒關係你每昏迷一次力量就會強大一分?」

「沒關係?龍家會吃飽了撐了一次次給你帶那麼多補品?」

「沒關係?龍家那麼神秘的一個家族,會放任龍衍身為少主,這些年都沒有當家主母?」

「玉嬈……你可真會把自己摘乾淨!你和龍衍那點事,整個龍家誰不知道?」

「不……不會的!我和他沒有關係!」冷汗浸濕了嬈嬈的後背,她來著秦琛的手忍不住顫抖。

然而下一秒,她就跌到了一個寬厚的懷抱里。

耳邊隨之響起「啪!」的一聲清脆聲響。

「很好!南宮嫣然,你讓我破例了。」

秦琛冷聲說道,抬手毫不猶豫的給了她一巴掌。

不等南宮嫣然反應過來,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