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蕭翊辰感到其中有一束目光特別的炙熱,不知為何,他第一反應就看向小助理,瞬間就與一道火熱的目光撞在一起,火花迸射,連空氣都似乎散發著燒焦的炭味。

「色胚。」

厚重的鏡片掩去她火熱目光中的情緒,但獃滯小臉上那微張的紅唇卻透著迷醉之色,讓得蕭翊辰有些好氣又好笑地暗啐的一句,他早已習慣各種痴迷與愛慕的目光,甚至有些厭惡,但此刻,卻莫名有絲甜意在胸腔蕩漾著。

趁著眾人失神間,蕭翊辰一把拔開白詩雅抓著夜莫星手掌的手,然後直接就把人給帶走。

白詩雅抬起白嫩的手掌,掌中還尚余著溫度,美眸深處幽幽光芒閃動,望著漸行漸遠的兩人,唇角邪魅勾起:「我白詩雅看中的,還從來沒有得不到。」

這邊,蕭翊辰拽著夜莫星的手走到了個比較偏僻沒有打擾的角落裡,轉過身,正面相對,眼底深處藍芒閃掠,眸光幽暗,深深是凝視著眼前這一張淡漠無波的白皙小臉。

她沒有那種讓人一眼就驚艷的漂亮,在見慣各式美女的他眼中,簡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她的臉形沒有一般女子的柔和,反而有幾分剛毅的線條,鼻樑高挺,嘴唇略厚適中,組合起來顯得有幾分英氣,再加上一副土裡土氣的黑框眼鏡,完全就是個路人甲,唯一能讓人看得上眼的,就是這副高挑的身材,但在寬大的T恤下,曲線比他還要直。

他的眸光太過深邃,仿若暗夜星空上兩道深不可測的旋渦,連魂魄都得被吸引進去。

在這樣的目光下,夜莫星淡漠的神情已然有些綳不住,咳,他把她拉到這個偏僻的角落裡來,不會是……那個想繼續剛剛那什麼吧?

如果他真的要……那她是不反抗呢?還是不反抗?

「你說……」醞釀了半天,蕭翊辰終是慢悠悠地開口。

夜莫星呆萌地眨了眨長長的眼睫毛,眼底閃著淡淡的光芒。

「你說……就你這樣一個身無三兩肉,面無半點光,還喜歡招蜂引蝶的女色胚,白詩雅那個女人究竟眼得有多瞎才會看得上你?」蕭翊辰歪著頭,蹙著眉,一臉的困惑,好似真的被這個問題給深深困擾著。

我擦!

夜莫星一秒破功,鏡片后反射著危險的光芒,兩邊腮幫子的肌肉抖了抖,面上本就淡漠的神情越發淡若無痕,嘴角抿了抿:「既然蕭影帝這麼不喜歡我,那我也不死皮賴臉在你面前惹你煩了,詩雅姐剛還想聘我當她的助理,我覺得倒是挺好的,她人不僅長得漂亮養眼,而且性格又熱情又開朗,是我喜歡的類型。」說著,轉身就要離開。

「你敢。」 「你敢。」

蕭翊辰臉色突地一變,直接把人就給拽了回來。

夜莫星沒有一絲反抗地順著他的力道轉回身,一張陰沉的俊臉猛地眼前放大,接著一條修長的手臂伸過來,砰地撐在她身後的牆面上,冷冽的眸光帶著噬人的光芒,一字一頓帶著咬牙切齒的味道:「你贏了夜莫星,不過,你給我聽著,以後少去招惹白詩雅,那個女人可不簡單,別到時候被人給玩了,還要丟我的臉。」

「聽到了嗎?」

「聽到了。」發怒的蕭翊辰一身氣勢不再收斂,也挺讓人發怵的,夜莫星很是識相地點頭。

「蕭影帝,顧導找……啊,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

正在這時,有事找來的副導演親眼目擊了一場壁咚大戲,主角還是蕭大影帝,嚇得他整個人都愣住了,反應過來后急忙用手捂住眼睛,只是兩指間隔開的縫隙稍微大了那麼一點。

乖乖的,原來剛才工作人員悄悄議論的事竟然是真的,蕭影帝跟她的助理之間竟真有著不可說的一二事啊!

上半場他遺憾沒能親眼目睹,沒想到竟幸運地撞見了下半場,這運氣,可以去買彩票了哈!

「咳。」該死的,都躲到這偏僻角落裡來了,都落不得片刻安寧,這世間到底還沒有片凈片能讓他跟小助理好好談談心的,啊呸,是好好教育教育的。

整了整身上略有點褶皺的衣領,蕭翊辰面無表情地瞥了副導演一眼,高冷問道:「顧導在哪?」

這一眼瞥得副導演渾身一個激靈,急忙指著一個方向答道:「顧導在那邊。」頓了一下,帶著些討好的意味又悄咪咪道:「剛是有記者過來了,顧導的意思是既然已經曝光了,那就大大方方地開始宣傳。」

說著,目光帶著別有意味落在微垂著頭的小助理身上,嘖嘖,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昨兒個那場驚心魂魄的大戲效果可真夠顯著,這下不僅得了蕭影帝的青睞,只怕這名氣也得跟著火起來了,今兒個這記者過來採訪的對象可不止蕭影帝一個。

察覺到落在自己身的目光,夜莫星眼瞼微抬,淡淡地瞥了副導演一眼便隨即收回目光,乖巧地跟在蕭翊辰的身後離開。

待兩人已經走了一大段距離,副導演才渾身一個巨顫緩過神著,抬起顫抖不已的手抹了一把滿頭的大汗,卻依舊止不住來自的靈魂的顫慄。

風華娛樂是娛樂圈三大主流媒體之一,實力雄厚,在圈中影響力極大,最主要的是它掛在華影傳媒旗下,跟蕭翊辰算是同一個公司,因此,領先一步拿到了片場採訪權,這不僅是關係到蕭影帝緋聞的第一手資料,而且還是《王者榮耀》宣傳片放出去的第一炮,意義重大,為此,風華娛樂非常重視,派出風華一姐伊夢。

蕭翊辰還沒來,伊夢先是採訪了片場的工作人員,畢竟他們可是案發現場目擊者,他們的說辭最具有說服力,當然最重量的當屬顧導了,只是圈裡人都知道,他最煩娛記,能讓他們到片場來採訪已經格外開恩了,伊夢很是識趣的不敢太貪。

然而,她今天大概被幸運女神眷顧了,不過是禮貌的一句場面話,顧大導演居然和善且認真地回答了她的問題?

伊夢也不愧是風華一姐,很快就反應過來,趁機提出要採訪幾句,顧導猶豫了一下后表示會給出兩分鐘的時間。

足夠了!伊夢的採訪風格沉穩而犀利,時間雖短,但幾個問題問出來精準而刁鑽。

伊夢:「顧導,這兩年您都沒有新作品面世,有人說您是江郎才盡,現在您又自降身份來拍攝宣傳片,請問您真的是因無戲可拍退而求次嗎?」

顧青:「什麼叫自降身份?藝術沒有高低之分,電影也好,宣傳片也罷,就算是一個小視頻,只要它是用心用靈魂拍出來的作品都是影視藝術,至於我是否江郎才盡,我喜歡用作品說話。」

伊夢:「聽說顧導這次拍攝的宣傳片是如今最火的一款手游《王者榮耀》,但據我所知,《王者榮耀》自2015年上線兩年多來,從未拍攝過真人版宣傳片,這次不僅請了顧導您親自操刀,還請了被譽為本年度最具影響力的蕭影帝當綱主角,如此的大手筆,卻一直隱而不宣,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隱情?」

顧青:「我只是個導演,這個問題你該去問製片方。」

伊夢:「那顧導這次是第一次和蕭影帝合作吧,不知道您對於他有怎樣的評價?」

顧青:「一個天生就該吃這碗飯的人。」

伊夢:「……昨天網上突然爆出一個視頻,想必您也看過,請問您能說說,當時是怎樣的情況嗎?那個女子又是誰?是您劇組裡的人員嗎?」

顧青:「什麼視頻?我很忙,沒時間上網。」

伊夢:「……就是蕭影帝在片場出了意外,然後被一個女子調戲……救了的視頻。」

顧青:「哦,我在現場,意外是由於道具組的失誤造成,這是我身為導演的錯。」

伊夢:「……」顧導,麻煩您稍稍抓一次重點好不好!

向來以言辭犀利著稱的伊大記者難得在訪問的時侯一再吃癟,想要的答案一個都沒得到,問題是人家卻是真的有問必答,而且答得非常認真而耿直。

伊夢覺得顧大導演不喜歡接受採訪其實是件非常普天同慶的事,不然媒體界得陣亡得多少同僚啊!

在氣氛凝滯間,蕭翊辰帶著夜莫星終於找來了。

伊夢鬆了口氣,顧青導演也鬆了口氣,別看他一直很淡定,但其實應付記者,他緊張啊!

「蕭影帝,你好,又見面了。」伊夢臉上職業的笑容淡化,嘴角翹起顯得真實了許多。

蕭翊辰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只是面對伊夢伸過來的手,他也伸出了手與之相握,同時點頭道:「伊總編,你好。」

兩人雖然見面不多,但也頗有淵源,撇開兩人同處一個集團公司不說,蕭翊辰出道后的第一個採訪就是伊夢做的,也因此讓她升上了總編的位置,之後但凡有關他的報道,伊夢必然親自出馬,這一來二去間,兩人倒也頗熟,她也很清楚他的性格,也就沒有多加寒暄,直接就進入主題。 今日這場採訪起因當然是為了昨天那個緋聞視頻,但是風華畢竟不是那種為新聞不擇手端的狗仔,總得多個遮羞布,而且顧青能同意她進片場採訪,這其中的潛規則,她也明白。

因而採訪開始,伊夢就中規中距地問了有關這部宣傳片的問題,最後才轉向八卦部分。

伊夢:「網傳你昨天在片場出了意外,沒受傷吧?」

蕭翊辰:「有驚無險。」

伊夢適時露出幸好的表情,小小開了個玩笑:「吉人自有天相,蕭影帝命中注定有貴人相助。」

蕭翊辰表情一頓,餘光瞥向旁邊,嘴唇動了動,但沒有把話說出口,只是深邃的眼眸中清晰地閃動著嫌棄之色。

咦?伊夢身為資深的記者,對採訪對象的表情變化觀察入微,一下子就捕捉到他神色不對,敏銳的新聞觸感讓她一下子就激動起來了,心中頓時篤定:蕭影帝跟那女子之間一定有故事。

內心激動,但面上卻沒有泄露一點情緒,依舊不徐不緩地將話題引入自己想要的爆點:「蕭影帝方便透露一下這位貴人的身份嗎?是劇組裡的員工嗎?」

蕭翊辰沉默著,就在伊夢以為他不會回答時,只見他緩緩搖了搖頭:「不是劇組員工。」

不是劇組員工?

「那是同劇組演員了?不知是哪一位女星,這麼低調,也是圈裡的一股清流啊。」伊夢回想了下視頻里那女子的身影,再跟圈裡一些女星相對比,尤其是有點身手的女武星,最終卻發現,沒有一人能對得上,再說,若真是某個女星,這麼火爆的熱點不出來認領,除非是傻子。

「不是演員。」蕭翊辰還是搖頭。

「呃?」不是劇組員工,也不是演員,那怎麼會出現在片場?不會告訴她是天上下來的仙女吧?

伊夢嘴角抽了抽,卻見蕭翊辰直接轉頭看向他旁邊的助理。

夜莫星一直如同隱形般跟在蕭翊辰身邊,伊夢也沒去注意她,只當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助理,根本就沒發現她就是她此次採訪任務的另一個主角。

此時順著蕭翊辰的目光看過去,第一眼先是疑惑了一下,接著眸光震了震,甚至失態地瞪大雙眼。

「她……她就是……」

雖然視頻中的女子只能看到個模糊的側臉,但是伊夢就是敢肯定,眼前這個土裡土氣的少女就是視頻中的英雌救美的『白衣騎士』,她高挑的身材其實也挺扎眼的,然而她剛剛為什麼絲毫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呢?

憑她身為記者的嗅覺,完全不應該出現這樣情況!難道她鬆懈太久,退化了?

「她是我的助理,夜莫星。」在伊夢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蕭翊辰雲淡風輕地介紹著。

「助理?」所以說那個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吸女友粉無數的神秘女子,其真實身份只是蕭影帝身邊的一個小助理?伊夢表示她猜測了無數個可能,卻從未想到真相卻是這般。

「伊記者你好,我是蕭影帝的助理。」夜莫星撫了撫眼鏡,嘴角牽起淡若輕煙的弧度,緩緩補上一句:「昨天剛來報道,以後請多指教。」

有句名言說得好,生活往往比狗血劇要重口味得多。現在她才知道,狗血劇來源於生活。

採訪結束,伊夢帶著一臉懵圈的表情離開劇組,馬不停蹄地趕回報社撰稿,她可以想像這篇採訪稿放出去,將會引起多大的轟動,爆點十足啊!

今天拍攝任務還挺重的,再加上蕭影帝的不在狀態,拍攝得並不順利,等收工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兩人回到酒店,卻發現一向笑咪咪的宋大經紀滿臉凝重地坐在客廳,在他的面前放著台電腦,他正目不轉睛地看著,連他們進來都沒有移開目光。

出事了?

夜莫星眸光動了動,餘光轉向蕭翊辰,發現他神色不動,對眼前的情景似若無所覺,甚至自顧地走回房間。

從昨晚她就發現了,蕭影帝有潔癖,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只是眼前宋經紀這表情分明是出了大事的節奏,不應該先關心一聲嗎?

對此,宋鳴恆倒顯然已是習以為常,他的目光從電腦上收回來,移向站在門邊的夜莫星,眼中的神色複雜凝重,嘴張了張,欲言又止。

夜莫星看了他一眼,叫了聲宋哥,然後將身上的背包放下,轉身就朝廚房走去。

再大的事也輪不到她一個小助理來擔心,還是先做點宵夜吧,蕭影帝今天在片場胃口好像並不好,都沒有吃多少東西,想來也該餓了。

宋鳴恆就這樣,凝著一張心事重重的臉,醞釀著宣布噩耗的悲壯姿態,卻眼睜睜地看著兩人對他視若無睹地離開,再次徒留他一人在客廳風中凌亂,熾白的燈光灑落在他身上,顯然那般地孤獨寂寞冷。

「喂,出大事了,你們兩個就不能關心關心,出口問一聲嗎?」一聲爆吼在客廳響起來,宋鳴恆整個人從沙發上跳起來,手指指了指緊閉的房門,又指向叮噹聲響的廚房:「一個是這樣,兩個又是這樣,早晚得被你們氣得英年早逝不可。」

一顆小腦袋從廚房探了出來,掛著黑框眼鏡的白皙臉上帶著探討學術的嚴謹認真:「宋哥,你說錯了,你早已過了英年的年紀了。」

空氣中有那麼一刻彷彿被凝固了,接著雷霆風暴爆發,年齡不僅是女人的逆鱗,也是步入中年男人的禁忌,觸之必死。

「我,我……我TM還是少年。」

夜莫星眸光淡淡地看著胸口起伏不定,臉色漲紅的『少年』,接著又往他微微凸出的小肚看去,然後:「哦。」地一聲就又縮回廚房去。

「你,你……」宋鳴恆的目光也往自己有些顯形的啤酒肚看去,臉色急劇變化,最終吼出一聲:「老子這不是中年發福,只是吃飽了撐著而已。」

呃!這話好像也不太對。

當蕭翊辰一身清爽地從房間出來,看到客廳中的奇景,饒是高冷如他也是愣了愣,隨後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嘴角:「三更半夜的,宋大經紀倒是精力旺盛的很啊!」

「嘿嘿嘿……」

粗喘聲不停歇,彼此起伏地從滿頭大汗的宋鳴恆嘴裡發出來。 宋鳴恆仰卧在鋪著柔弱地毯的地面上,兩腿併攏,兩手上舉,隨著嘿嘿聲,兩臂向前擺動,迅速成坐姿,上體繼續前屈,兩手觸腳面,低頭,然後還原成坐姿,又再仰卧而下,如此重複進行著。

聽到蕭翊辰的聲音,他緊憋著一口氣一泄,砰地整個人直接癱倒在地,胸口急劇起伏,累得連手指都不想動了,嘴裡倒不忘自戀地自吹道:「那是,想當年本少可是號稱京中第一猛男,八塊腹肌的健壯身材豈是你這種嬌弱的弱雞身材懂得的。」

「弱雞?」玫瑰花瓣一樣粉嫩的嘴唇輕啟,緩緩勾起瀲灧的弧度,霎時如同一朵盛開的桃花在他唇邊蕩漾,冰雪融化,春暖花開,艷麗無雙。

然宋鳴恆卻猛地一個激靈,如同見到什麼可怕的怪物般整個人直接蹦跳起來,反應之迅速,讓人嘆為觀止。

「呵呵,你聽錯了,我是說我是弱雞,我是弱雞,誰人不知道咱的蕭大影帝是圈中身材最好的男神,穿衣顯瘦,脫衣有肉,惹千萬少女垂涎不已。」一連串討好奉承的話說得宋鳴恆自己都有些被噁心到了,但是強烈的求生慾望還是趨使他狗腿地笑得真誠。

「呵呵,還算你有自知之明。」蕭翊辰臉上笑容一收,深邃幽藍的眸光移向他的肚子,流泄著輕蔑之光:「當年勇不勇,未可知,不過如今嘛……中年之殤,不是幾下仰卧起坐能拯救得了的。」

「中年之殤?你你你……」

宋鳴恆下意識地緊縮肚子,憋著一張豬肝臉,猛跳著腳,指著蕭翊辰,然而在他似笑非笑的目光下,只能將狠話咽回肚子,嘟嘟囔囔坐回電腦前:「小助理欺負我,藝人也欺負我,我堂堂金牌經紀人,怎麼就攤上你們這對狼狽為奸,心有靈犀,天造地設的毒舌主僕。」

蕭翊辰耳力何等的好,他這句吐槽雖說得小聲,但還是被他聽得清清楚楚,心臟有那麼一刻悸動了一下,然後再次鄙視自家經紀人的不學無術:「這麼多年了,你的成語用得還是這麼一言難盡。」

「你現在還有心思來吐槽我的成語,出大事了你知道不知道?」宋鳴恆看了一眼電腦網頁,神色快速轉換回沉重,短短十幾分鐘,事態再次升級。

「你都有心情在這裡耍猴了,想來再大的事皆不過在你宋大經紀的掌握之中,有何可慌?」

聞言,蕭翊辰神色不變,慢悠悠地走過去,隨意地往網頁上瞥了一眼,頓時,平靜幽黑的瞳孔猛地緊縮,手一伸,將宋鳴恆推開,整個臉湊到電腦前,滑動滑鼠,一點點冰霜在他精緻的俊臉上凝聚。

蕭姓男星酒店開房被撞破,惱羞成怒女方爆起傷人!

片場英勇相救,一夜暴紅,是道德淪喪的肉色交易,還是精心策劃的陰謀?

女白衣騎士身份大揭密,影帝男神形象遭滑鐵盧!

……

一條條驚悚的標題,在這個深夜裡刺激了多少人心臟,引得多少網友徹夜不眠,狂刷話題。

事情的起因僅僅只因為一個小娛記是下午三點時分發布的一條報道。

天天娛刊只是娛樂圈中一個名不見傳的三流雜誌社,靠著跟風報道曝光明星負面新聞,抄作各種出軌緋聞來博取眼球,在行業里名聲很差,也沒報道過真正的大新聞,已經到了頻臨倒閉的進步。

但是這一次,靠著這一條報道,天天娛刊顯然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從發布到現在,這條報道的轉發量已經高達四億多,評論大樓也是有三億多,數據恐怖得直接創了新高。

蕭姓男星酒店開房被撞破,惱羞成怒女方爆起傷人!

這條報道一上來就用了勁暴的標題來博眼球,現在的網友本就愛看酒店開房這樣帶有顏色的八卦,何況這標題中直指某蕭姓男星,雖然沒有直接道出姓名,但蕭這個姓氏在當紅影星之中,就唯有一人能對得上號,那就是國民男神蕭翊辰。

瞬間整個網路就沸騰了,蕭翊辰出道以來形象都非常好,基本沒有黑料,如今竟爆出酒店開房這樣全民公討的醜聞,黑子們雞凍了,粉絲們憤怒了,路人們興奮了,紛紛一涌而進。

剛開始都以為最多也只是捕風捉影而已,卻沒想到這篇報道竟直接放出了實錘,有圖有真相。

報道開篇是以一名叫做小王的娛記的口吻來寫的:因為昨天蕭影帝的一條視頻引爆了娛樂圈,天天娛刊記者小王通過渠道,找到了蕭影帝的行蹤,於是一早蹲守在酒店門口,想拿到第一手採訪,沒想到卻意外撞破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一張偷拍照片被直接甩了出來,從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清這是在一家五星級酒店的大門,一男一女從酒店內走出來,男子臉上戴著個大墨鏡,遮住了大半個臉,但能依晰看清他的臉型,女子黑髮過肩,劉海遮額,臉上戴著個古板的黑框眼鏡,只露出半個臉,但那無所謂,照片的重點在男子身上,無論是身形身高和臉型,就連路人都能看出這就是蕭影帝,何況是粉絲呢。

照片中,蕭影帝側著頭,女子仰著頭,從角度上看過去,兩人的臉是貼在一起的,就像是在接吻一般。

這是第一張,蕭影帝被拍到跟女子舉止親密的照片,這樣的實錘足以讓這篇報道的真實性提高了五成,足以讓氣勢洶洶湧來正名的『粉塵』啞口無言,痛心疾首,如喪考妣。

報道接著便寫道記者小王過去採訪時,蕭影帝見到記者驚慌失色,快速想要離開,他身邊的女伴更是動作粗魯地推搡記者,更甚者是兩次出手毆打,舉止狀似道上混混。

下方再次甩出了一楨簡短視頻和一張照片,小視頻中有三個人,一個是蕭影帝的側影,看動作像是在後退,記者小王站在他對面,中間一個高挑的女子像是橫插入兩人中間般,她的手狠狠地掰著記者小王的手臂,然後把人直接提起來摔倒在地上,側臉似有凶光冒出來。

照片同樣是三個人,蕭影帝站在正面,神色高冷,面容肅殺,在他的前面,記者小王躺在地上哀嚎,女子保持著出手的動作居高臨下地看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