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們的頭是誰,讓他出來見我。」周寒有些火,這下面的人都這麼橫,那上面的人呢。難道國師爺爺不在這裡了,大運武盟就變相了嗎?

「看來小子蒙著面,肯定不是好人……」一個守門的人揭開了周寒蒙在臉上的布條,周寒沒有阻止。

這布條一揭開,幾個守門人頓時間就愣了。

「尼瑪,這天下居然還有和周寒長的一樣的人!」

「幾個混蛋玩意,麻痹的!」這時候,一聲爆喝傳來,然後就見著王天游氣急敗壞的跑了過來,幾巴掌將這個守門人給打了倒栽蔥。

幾個守門人的牙齒血水吐了一地,趟地上都沒怎麼動彈,直接昏死了過去。

「周長老,你回來怎麼都不說一聲,居然被幾條看門狗給攔住了!」王天游的神情那是相當的震驚,雖然曾經和周寒共事過,但他現在的心情都還十分的緊張和激動,沒想到,周寒居然會回來。

他今天也正是有點事情來找楚雲天,沒想到遇著這事情。

「王長老,現在武盟誰當家。」周寒問道。

「老國師被接走了,現在是楚雲天楚長老當家。」王天遊說道。

「他的家就是這麼當的嗎?」周寒一指那幾個被打昏過去的守門人。

「咳咳,周長老,我不負責這塊,我不太清楚。」王天游搖著頭,然後道:「你等一下,我馬上把負責人給你叫出來。」

「不必了。」周寒點著懶得處理大運武盟的事情,看著王天游:「王長老,我問你,唐青山回過武陽城嗎?」

「唐青山,你是說之前的武陽城主唐青山嗎?」王天游問道。

「嗯。」

「回過,那是上個月的事情了,他跟老國師談了一些事情,然就走了。」王天遊說道,看著周寒:「你是不是要找他,他現在好像住在一線天,你可以去那裡找他。」

「嗯,我知道了。」周寒點著頭,正要走,突然便是見著一個狗熊壯漢匆匆忙忙的跑來了。

「周寒,我真是該死,雇傭了這些臨時工……」這狗熊壯漢不是別人,正是廖大虎。

他聽著了動靜,連忙跑出來一看,沃妮馬,居然是周寒。

看著地上躺著死活不知的幾個守門人,廖大虎就知道出了什麼事情了。

八成是這幾個混蛋有眼無珠,衝撞了周寒。

周寒是誰啊,是武盟最牛逼的人,惹他就是找死。

「臨時工?」王天游一聽,頓時間就數落起來:「我說廖大虎啊,你怎麼能夠雇傭臨時工呢,難道你是為了報復楚長老又給你降職……」

「唉,別提了,我現在後悔死了,我不是報復,前天雲斬長老不是來我這裡抽調了一批人手去運貨嗎?我這裡人手不夠,所以才臨時找了幾個臨時工,哪想到……」廖大虎說罷連連抽了自己幾個嘴巴,滿嘴是血,後悔不已。 搞了半天,原來是臨時工惹的禍。

看著廖大虎那懊悔的樣子,周寒道:「行了,這事情就算了,以後注意點就是了。」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周寒說完,便是離開。

王天游和廖大虎兩人看著周寒說走就走的背影,兩人都是一愣。

這麼大的事情,沒想到周寒就這麼不追究了。

要知道,周寒現在在武盟的地位那簡直就是神,一旦周寒追究,廖大虎必然會死的很慘。

「王長老,這事情麻煩你不要上報楚長老啊,不然我這執事位置又要往下面擼了。」廖大虎滿臉的慘兮兮。

「你覺得這事情能捂得住,還是主動去跟楚長老說吧。」王天游搖著頭,不知道怎麼的,最近這廖大虎的運氣很背。

好像是因為妻子懷孕了,要生了,幾個月沒有那啥了,廖大虎憋的神經有些錯亂了。

估計那婀娜盟主生了之後,廖大虎的運氣就會好了吧。

「唉,說的也是,但願楚長老別扒了我的皮啊!」廖大虎慘兮兮的說道。

周寒離開了武陽城,倒並沒有立即去一線天,而是來到了世外桃源,這裡是他的家。

但一想起之前被家人給逼婚的情景,周寒又沒有直接進入世外桃源的勇氣。

周寒躲入了天空之中的雲層,俯視著世外桃源的家園。

小院外面的溪流,安兒和建安兩個女孩子正洗著衣服。

「建安,你真不打算走了嗎?」安兒開口。

「不走了,我就在這裡等著周寒回來。」建安的神色堅定。

「藤香我們都看見了,她比我們都要愛周寒,要是周寒周肯娶一個的話,那麼我們倆……」

「喜歡一個人,並不是要嫁給他,能夠天天看著他,也是一種幸福吧。」

……

小院子裡面,周寒的三個娘親正湊在一起逗著兩個嬰孩,同時也在聊著天。

「你們說小寒這孩子也真是的,這藤香長的這麼好看,他怎麼就不早點把人領回來讓我們看看。」

「嗯,你看這孩子送給我的手鏈,我待在手腕上,每天晚上睡覺都不失眠了。」

「我和你倒是不同,我總是失眠,每天晚上都被美夢笑醒!」

「唉,聽說小寒已經殺死了周亮,符宗也滅了,可他怎麼還不回來呢?」

「男兒志在四方,他肯定在拼搏呢,等他成功了,自然就會回來的。再說了,這兒媳婦都進家門呢,咱們著急什麼呢。」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這兒媳婦只是名義上的啊,都沒有夫妻之實呢。下次這小寒回來啊,一定要讓給兒媳婦們都種上崽才是。」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嗯,不種上崽,不讓他走!」

……

周寒在雲層之中,看著自己的三個娘親和另外兩個女孩和睦的情景,還有聽著他們的談話,周寒的內心之中雖然滿滿溫馨,但卻有一種無力感。尤其是周寒娘親那話,給兒媳婦們都種上。

咳咳,對於這種事情,周寒的內心之中依然還處於緊張和懵懂。

藤香這裡,周寒倒是沒多少的顧慮,畢竟在周寒的心裡,藤香已經是他的女人了。

可這建寧和安兒嘛,周寒根本就沒有哪方面的想法。

如果剛剛自己真直接走入了那院落之中,估計……那場景都不知道會是怎樣。

罷了,這兒女情長的事情還是先放下吧,咱還是先去拯救世界!

周寒悄然離開,來到了一線天。

如今的一線天和大運武盟聯盟了,這一線天的強盜們更加的拉風了,不僅武器裝備都換了一茬,而且人手也頗為不少了。

周寒從天空之中落下,一線天的強盜們先是一驚,然後,沒有然後,大當家二當家被請出來了。

大當家和二當家自然都認識周寒,滿臉熱情的招呼過來:「周寒,你可真是稀客啊,請,趕緊請。」

「兩位當家的,我就不進去了,唐青山在這裡嗎,麻煩你們兩位請他出來下。」周寒微笑道。

「唐青山,哦,在呢,正跟她孫女在掐架呢,已經掐了好些日子了!」龍勝宇說完,連忙就跑了。

「周寒,你找老唐做什麼啊?」大當家周筱狐疑問道。

「呵呵,我主要是來找唐筱晏的。」聽唐筱晏在這裡,周寒就放心了。

「哦,找唐筱晏啊,嗯,你們年輕人,是應該多接觸!」和諧寨大當家半開玩笑說道,心裡別提多美了,現在她跟唐青山已經……呵呵。

這唐青山的孫女就是自己的孫女了。

很快,唐青山出來了。

雖然唐青山的神情帶著笑容,但那笑容背後的無奈,周寒一眼就看出來了。

估計是唐青山的謊言被唐筱晏戳破了,然後這關係自然就僵了。

「周寒,呵呵,近來可好?」唐青山笑著打著招呼。

殘王罪妃 「老唐,人家周寒是來找咱們家那妮子的,你還不趕緊把人情出來。」和諧寨大當家催促道。

「哦,周寒來找筱晏啊……」唐青山的神情一愣,隨即白了和諧寨大當家一眼:「老太婆,你胡說八道什麼,兩個孩子其實沒什麼的。」

「周寒,咳咳,這筱晏現在正生我的氣呢,估計我是把她叫不出來,要麼你去找她吧。」唐青山神色尷尬道。

「成,沒有問題,她在哪兒?」周寒點著頭。

「就在之前我們放霸霸的那個空間里,你去就是了。」龍勝宇說道。

「周寒,麻煩你也幫忙安慰一下筱晏吧。」在周寒要進去的時候,唐青山有些哀求道。

「這個嘛……」周寒一頓,安慰女孩,這不是自己的強項啊,不過周寒還是點著頭:「我盡量吧。」

說完,周寒朝著那一線天走了過去。

見著周寒走了過去,然後周筱就瞪著唐青山:「你這死老頭,幹嘛把關係撇的那麼開,要是筱晏能夠和周寒……」

「老太婆,我看你真是想要高攀想瘋了,周寒是誰啊,連那些聖地的聖女恐怕都配不上,咱們筱晏,咳咳,沒這個福……」唐青山的話沒有說完,被周筱給打斷了:「哼,我不管,我過幾天就把筱晏送到周寒家裡去……」

「瘋老太婆,你可千萬別亂來,人家那裡已經有兩個女孩了,你可別去添亂!」唐青山驚道,其實對於唐筱晏和周寒兩人,唐青山並沒有多想。

年輕人的事情讓他們年輕人去搞,咱這個老頭就別跟著摻和了。

「哼!」周筱別過臉,「反正都有兩個了,再多一個又有何妨!」

……

周寒來到這狹窄處,按照之前的方法,進入了這片空間。

進入空間,周寒的眼前滿是一片火海。

這漫天的火焰毀滅了空間的一切,樹木沒有了,花草也消失了,甚至連空氣都快被燒空了!

周寒連忙用精神力來抵禦著火焰,眉頭黑線頓起。

這空間的火焰肯定不是憑空出現的,八成是唐筱晏還在生氣。這整個空間都被燒成了這樣,可以想象一下唐筱晏心中的怒火。

「唐筱晏,我是周寒,麻煩請你滅滅火吧。」周寒感應到了唐筱晏的氣息,不過並沒有靠過去,畢竟這妮子現在肯定還在氣頭上。

「周寒哥哥?」一聲狐疑的聲音落下,然後這漫天的火海分開,一個少女出現在其中,正是唐筱晏。

「咦,周寒哥哥,真的是你啊,你怎麼有空來看我?」唐筱晏連忙就竄了過來,神色激動。

其實在去北極冰原的途中,唐筱晏多次想過周寒的影子,有句話怎麼說來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更何況這情竇初開的年齡,相隔了這麼多天,唐筱晏對周寒的思念自然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唐筱晏曾經也想過去看望一下周寒的親人,但卻沒有那個膽子。

「呵呵,幾個月不見,又長的漂亮了一點啊。」周寒微笑著,不知道怎麼的,這誇獎的話就說了出來,居然也沒有半點臉紅。

卧槽,這一定是受到了吞噬祭靈這傢伙的影響。

「周寒哥哥,人家哪裡有你說的那樣啦!」唐筱晏臉色一紅,哪個女孩子不喜歡聽別人這樣說自己,更何況這還是自己喜歡的人。

「筱晏,你跟你爺爺……」周寒的話還沒有說完,唐筱晏頓時間就打斷了他:「打住,這事情不要提!」

唐筱晏的表情瞬間就由害羞變成了生氣,這女人翻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

「不,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不是要說這事情。」周寒心中暗暗汗顏了一下,本來他就沒想過要幫忙處理唐青山和唐筱晏之間的事情,他只是想要先讓唐筱晏放下這茬,跟她去拯救世界。

沒想到周寒這剛一出口,唐筱晏就這麼大反應誤會了,看來這茬真不能提啊。

「那你是要說什麼事情啊?」唐筱晏的神色緩和了一些。

「你身上擁有天火祭靈,對吧?」周寒雖然聽光明祭靈將唐筱晏有天火祭靈了,但還是當面確認一下為好。

「天火祭靈是什麼,你怎麼判定我身上有天火祭靈?」雖然是喜歡眼前的人,但唐筱晏在去北極冰原的途中學會了很多東西,她明白天火祭靈意味著什麼,不能隨便承認。 看著唐筱晏裝糊塗的樣子,周寒沒有在意,意念一動,周寒將光明祭靈,吞噬祭靈還有空間祭靈以及大地祭靈一下子全部展現在了手掌之上。

四個小型的祭壇,在周寒的手掌之上空漂浮,看上去格外的刺激人的眼球。

「周寒哥哥,你這是……」唐筱晏的眼睛瞬間就瞪的滾圓,她沒有想到,她只有一個遠古祭靈,這秘密她一直都守的非常的辛苦,連唐青山都沒有告訴。

沒有想到,周寒居然一下子拿出來了四個!

「呵呵,這分別是光明祭靈,空間祭靈,大地祭靈和吞噬祭靈了。」周寒微微一笑,看著唐筱晏:「我把這茬給你看了,難道你還要對我保密?」

「咳咳,周寒哥哥,不是那樣的,我,我……」唐筱晏沒有想到,周寒竟然一下子這麼坦誠,相比她的警惕,反而有點抹不開顏面了。

「沒事,不管是誰,都明白懷璧其罪的道理,在自身實力沒有強大起來之前,對任何人保密也無可厚非,我當初也是這麼做的。」周寒表情淡然,看著唐筱晏:「把你的天火祭靈給我看看。」

「哦,好吧。」唐筱晏吐了吐舌頭,自然不再藏著呢。

再說了,周寒一下子來,直接就猜中了她擁有天火祭靈,就是想繼續藏,也不可能了。

唐筱晏的手掌攤開,一個火紅色的小型祭壇出現在她的手掌之中,果然,唐筱晏擁有天火祭靈。

「唐筱晏,這天火祭靈的火種應該是沒有了吧,你是怎麼驅動它的呢?」周寒猜到唐筱晏必然是另外尋覓了火種來替代,但還是問一下。

「我用火屬性的源力感悟來催動的,不過我感覺這天火祭靈的威力我連一成都沒有發揮出來,我的實力太低了,感悟級別也不夠。」唐筱晏有些自慚道。

「沒事,等以後我給你找回了天火祭靈的火種,你自然就能夠發揮出它的威力了。」周寒安慰道。

「天火祭靈的火種,在哪兒?」唐筱晏一頓,她就知道天火祭靈好像是缺失了什麼東西,原來是沒有了火種。每次消耗她的源力,消耗的非常之快。

「在魔族那裡。」

「魔族?」唐筱晏一愣,她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詞兒。雖然她是擁有了天火祭靈,但天火祭靈缺失了火種,無法和唐筱晏交流,只能被唐筱晏被動使用,所以唐筱晏自然沒處知道魔族去。

「現在魔族威脅著我們這個世界,我需要集齊遠古八大祭靈,你這裡有一枚,我當然要來找你了。」周寒看著唐筱晏,目光真摯,他要唐筱晏明白,他不是來搶東西的,而是為了責任。

「魔族威脅著我們這個世間?」唐筱晏懵懂的看著周寒:「魔族比妖族更可怕嗎?」

「妖族現在已經和我們聯盟了,我們共同的敵人是魔族,它們是遠古留下來的禍根,並沒有被完全誅滅,在歲月的長河之中,它們又死灰復燃了。」周寒知道現在一時半會也跟她說不明白,帶她去三大聖地慢慢了解就行了,「要不我們現在就走吧,到了那地方,你自然就明白什麼是魔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