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只是這種平衡的局面還能維持多久,羅陽也不清楚。

作好作歹勸妥了秦飄。

「飄姐,咱們回去吧。」羅陽拉著她的手。

「牛仔,你說了明日跟我見面,不要到時又找借口。」秦飄說道。

這是明天的事。

現今能穩住秦飄,那就行了。

羅陽說道:「飄姐,你怎麼老是擔心我不給你?我要讓你生寶寶,怎麼可能不給你?你想想對不對?」

別對我說謊 其實秦飄也知羅陽會給她的,只是她急著要而已。

早一天生寶寶,那她就早一天揚眉吐氣。

畢竟有村民懷疑秦飄不能生育,這讓她非常惱火。

說她克夫,她已快要氣炸胸脯了。

「牛仔,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早些給你生寶寶。」秦飄嬌聲道。

「別急,飄姐。這幾天,你先想想寶寶叫什麼名字。」羅陽勸道。

說話間,上了車。

快要回到宏運大隊,羅陽讓秦飄下車打摩的回家。

不然,讓安玉瑩和唐桂花看到二人一起回家,又會懷疑。

美人們都在屋外空地賞月。

一張大圓桌,上面擺滿了食品,月餅,水果和各種零食。

見羅陽回來了,她們邀他一起賞月。

過了一會子,秦飄也搭乘摩的回到了家門口。

美人們都以為她一個人從娘家回來。

大家坐在屋前,沐浴在清澈的月光下,有說有笑,氣氛和諧吉祥。

羅陽數次偷瞥洪佳欣,見她不時會走神,好像在想什麼。

在這團圓的大日子裡,正常情況下,洪佳欣應該跟爸媽一起賞月的。

可現今洪中夫婦不知在哪兒,只有洪佳欣一個人感受每逢佳節倍思親的滋味。

羅陽也不便勸說,這種時候,什麼不說才是更好的。

若說了,反而會勾起洪佳欣更大的憂傷。

跟美人聊了一會,羅陽便去找左右護法。

左右護法在郎意鋒的家裡過中秋節,自然有大群的學徒也在那兒。

羅陽要去打個招呼。

平時縣城武館和村裡的練武場,都是由左右護法來教授。

若沒他倆,羅陽的武館都要停業。

在郎意鋒家坐了半個小時,又回爸媽的家呆了個把小時,才去秦飄的家。

本想找機會單獨跟張靜或花襲伊相處,可是沒成功。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老是向羅陽使眼色,顯是要他到野外去,她們要他兌現諾言。

下午向4位美人承諾過,說晚上會給她們的。

微微想一想,若要滿足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羅陽都會覺得腿軟。

他佯裝沒發現,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也拿他沒奈何。

最後還是由唐桂花送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到她家去過夜。

羅陽算是逃過一劫。

賞月結束了,也快到凌晨時分了,該睡覺了。

不在秦飄家住的美人,也都陸續到住宿之處去了。

天命賒刀人 蘇雲本來要回家跟爸媽一起過中秋節的。

可是想到洪佳欣一個人孤伶伶的,蘇雲便留在宏運大隊陪她。

還有一個原因使蘇雲不回家,那便是羅陽說晚上可以讓她擁有真氣。

當時洪佳欣要在蘇雲的家過中秋節,羅陽不放心。

勸又勸不了,只好哄蘇雲,說能讓她得到真氣。

自從打通任督二脈之後,蘇雲的筋骨都比普通美人要柔韌,不管是敏捷度還是體力,她都比以前好太多了。

不過她還沒有真氣。

羅陽體內的真氣,那是得到《神農經》時擁有的,並非他修鍊出來的。

是以,通過正常的途徑,怎樣才能修鍊出真氣,羅陽不清楚。

在上二樓時,正好羅陽走在蘇雲身後。

其實羅陽不是忘記了,而是假裝不記得了,不提真氣的事。

蘇雲當然不甘心,提醒道:「羅陽同學,你不是說有方法可以讓我得到真氣么?」

見問,羅陽暗暗叫苦。

洪佳欣也搶著道:「羅陽,你不是騙人吧?」

若承認騙蘇雲,那很不厚道。

畢竟蘇雲是羅陽的班主任。

羅陽煞有介事道:「我沒有騙人啊。蘇老師,你不急著睡覺吧?」

彼時夜深了,若蘇雲說「明日再說吧」,那就正中羅陽的下懷。

不料蘇雲對真氣挺感興趣的,也想擁有,看看是不是有了真氣后能飛檐走壁。

「不,明天又不用上班,睡遲些也沒事。」蘇雲說道。

她都這樣說了,羅陽沒理由說「我們還是先睡覺,明天再說」這種話。

腦筋一轉,羅陽只得硬著頭皮道:「蘇老師,那來吧,我讓你很快擁有真氣。」

其他美人聽了,頗感好奇,都湧進羅陽的房間,要看一看他怎樣讓蘇雲得到真氣。

整個房間都是美人。

雙喬,施雲,方琳,秦飄,洪佳欣,還有安玉瑩,彼時唐桂花正在送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到她的家去過夜,還沒回來。

近來因事忙,美人們沒有每個晚上都泡葯澡。

是以,原本快要每個美人都可以打通任督二脈,此時她們的體質還沒達到要求。

何況上次幫蘇雲打通任督二脈時,她經脈的氣勁逆流,險些丟命。

這也讓其他美人心生畏懼,沒那麼積極要打通任督二脈了。

現今聽說打通任督二脈可以得到真氣,美人們便想要親眼證實一番。

若不假,她們又會對打通任督二脈十分感興趣。

房間里有兩張雙人床,羅陽叫蘇雲上床。

其他美人有的坐在床沿邊,有的站著。

對於擁有透視能力的羅陽而言,只掃視一眼,便是一番視覺的盛宴。

欣賞著美人們那水嫩多姿的嬌軀,聞著她們黃花閨女嬌軀散發出來的特有如蘭體香,羅陽感覺自己是一隻幸福的小蜜蜂。

不過話又說回來,想做一隻合格的蜜蜂,其實也不容易的。

遠的不說,單說近的。

就拿秦飄來講就好了,她也是一朵花,她就頗想吸引羅陽這隻小蜜蜂來採摘她。

可是羅陽卻不敢輕易答應她。

小蜜蜂雖善於採花,可也不是所有花都敢毫無顧忌的採的。

眾美人見羅陽環視一圈后,居然眼神迷離的呵呵自笑了,都覺得好奇。

「牛仔,怎麼了呢?」安玉瑩關心道。

「哈?呃,沒什麼。我想到晚上吃了這麼好吃的月餅,哈哈,心裡高興。」羅陽笑道。 既然他們不管這邊,那就自己做主了,施法給幾個人解開禁咒。

但是若木的法術與鴻鈞法術相抗衡,他的法力跟若木的禁咒強硬碰撞在一起,差點要了幾個人的命。

沒有選擇,只能也跟著去了天機閣

這裡是天庭存放卷宗的地方,三界中的一切大事在這裡都有記載,包括一些不為人知的黑暗。

若木來這裡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將原來的神職換了。

讓天機閣官員將三百六十五路正神的資料都搬過來,對著一堆卷宗告訴眾仙:「三百六十五路正神主管三界中一切生死禍福,今日在場諸位,有看上那個位置的,就將原先的燒了,把自己的錄上去放入其中;另外的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極九曜十都等神職,有誰看上了就來跟我說,若能度化,定將成全。」

哪吒依靠在大門上,正等著看這些仙家的醜態。

但事情遠非他所想,這些仙家並沒有去哄搶神位,而是在旁邊小聲的商量著;就憑這點,他們確實比原來的九天諸神要強許多。

沒看到想看的東西,反而使得自己遭受打擊,心中頓感不快,過去拿起玉皇帝君的案卷,十指一握成了灰燼,嘲笑若木道:「諸神眼中你是兇惡之輩,你不開口封賞,誰敢動手,弄不好就要在世修鍊,眾仙沒有你悟透天道的本事,幾百年的修為可不是說來就能來的。」

雖然知道眾仙不是這個意思,但既然哪吒這麼說了,也象徵性的說一句:「眾仙不必顧忌,本尊不在三十三重天宮之中,這些神位,你們想坐就坐,不想坐,等想坐的人來。」

最後一句『等想坐的人來』是說來嘲笑哪吒的,笑他在天宮呆了太久,已經被名利蒙蔽了眼睛,不知道三界中有太多東西比比『神仙』這兩個字要重要許多。

諸仙仍舊不動,也不說要不要在九天為神,這就讓哪吒很是疑惑了,就算他們對神職沒有興趣,但若木乃是現今的三界之主,也是他們的直接領導者,回個話是必須的吧!這些人可真沒有禮貌!

眾仙家仍舊小聲的說著什麼,又過了快有兩刻鐘時間,那個偷師之後又以盤古幡收伏鴻鈞仙家的傢伙站了出來,拱手作揖開口道:「元帥,在下無心登臨九天做神仙,只想回去我的仙山洞府過逍遙日子,但素聞九天繁華,卻從未見過,故而想跟元帥要個恩典,許我縱覽三十三重天宮后離去。」

他開了頭,又有一個老頭出來,恭恭敬敬的拱手作揖道:「元帥,老夫今年已有三千多歲了,今日攻天登臨九天,全因一千三百年前你流亡之時從我墳頭踩過,你是天下劍主,那一腳踩下去是老夫不幸也是老夫的大幸,今日縱覽九天,因果都已了結,我這野鬼,也該去幽冥界陰間天子跟前聽差遣才是。」

老頭說的事若木還記得,雖然已經過去一千三百年,但他的記性很好,過去的恩仇都記得清清楚楚。

那年他才六歲,趴在老牛背上流亡到了一村莊,那地方山清水秀、地肥草美,是個放牧打獵的好去處,村裡人熱情,見他孤苦伶仃漂泊無依就讓他住了下來,誰家先做好飯就給他送來一些,想起來,幼年漂泊,那段日子是難得的溫飽。

村莊外面山花滿地、綠草茵茵,天氣好的時候他就把老牛拉到那裡,牛吃草,人睡覺。

可好景不長,他的蹤跡很快就被一些妖精發現。

記得那是個月朗星稀的夜晚,不知道何處傳來一聲狼嚎,然後就是數不清的怪聲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他知道是那些妖精追來了,按照慣例,已到妖精進來這個村子連一隻耗子都別想活,好不容易在這裡找到家的感覺,他不能讓它們毀了,就慌亂的招呼村裡人逃跑。

為了保住這些村民的性命,他不得不朝他們相反的方向跑。

村民向北,若木向南,在村南的地方找到一個隱身之所,是個不知道何年何月的墳墓,這地方連一條小路都沒有,墳墓卻沒有一點損壞,周圍也像是有人經常來打理的,不用說,裡面的主人一定是有本事的。

後面的那些妖精就要追上來,前面的這個如果說也是要他命的,那他就無處遁逃了。

眼下也只能賭一把,致使老牛向墳墓衝過去。

老牛到了墳墓跟前突然停住,他受到慣性的影響摔在墳頭,這一摔倒,雙腳穩穩的踩在墳頭。

他這一踩,裡面的主人立刻就蘇醒過來,見到踩在自己頭上的人雖然只是一個小孩,卻神采奕奕,金光罩體,就知道此人比不是良善之輩,所以也不敢輕舉妄動。

裡面的人沒有任何反應,若木也不敢有多餘的思考,立即拉上老牛逃開。

醫藥空間:神醫小農女 後面的那些妖精追到這個地方,見前面仙氣很盛就不敢繼續追,暫時停下來過去交涉,若是這仙家不管這閑事,才有他們的機會。

但是對方就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仍舊握在裡面睡覺。

沒有明白是怎麼個意思,就不敢輕舉妄動,他們的這個猶豫,給了若木充足的時間逃跑,一路南下甩開了追兵。

若木無意中踩了他的墳頭,又是有他的威懾才甩開追兵,所以欠了他的恩情,一人一鬼結下這因果,今天若木登臨九天,要他共享大道。這是他該得的。

可若說要他在九天上做個挂名的仙家,他不願意,這些年一個人做慣了孤魂野鬼,如今又是金身得道,自然是要雲遊三界去的。

聽到這樣的話,哪吒已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些散仙來攻天,不是因為想要登臨九天做八部正神甚至更高的位置,而只是因為跟一些必須要解決的因果。

而更加令人費解的是他們費勁攻破戒魔關登臨九天,放著眼前無上的繁華和尊榮不要,竟然只想遊覽一番就走,這是多無聊的人才會幹的事情! 豪門小辣妻 不由得心裡暗自說道『果然,跟在若木身邊的沒有一個正常的』。

但其實這樣的事情若木早在預料之中,這些人都是他在人間界親自挑選出來的,他們都非常優秀,是能夠造福一方的仙家,但卻不喜歡九天規矩的束縛,所以不會留在天界做神仙。如果讓若木來選,還還真就希望他能能留在天界做神仙呢,那將是三界之福。

當然,強扭的瓜不甜,若木也不勉強,讓天官把案卷又都放了回去,對眾仙家說道:「既如此,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強各位,你們要做什麼去做便是,九天之上我在一日,你們隨意來往。」

眾仙家也不跟他客氣,三三兩兩成群結隊的離開。

天機閣就剩下若木、青龍、囚焰、羽舞、哪吒及幾天天官,若木讓天官將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極九曜十都及各方大神的案卷拿來,對他們說道:「青龍、囚焰、羽舞,你們三個功勞最大,包括三界之主在內的神職,你們都可以坐。」

看著眼前的百餘份案卷,青龍不屑『哼』一聲:「我討厭在天上飛的神仙,堂堂東方神主萬世青龍,怎麼可以活成自己投討厭的樣子。」

青龍很高傲,高傲的看不起天上的這些神仙,天宮封受的神職更是讓他作嘔,所以寧願做一個人人間帝王封受的一方神主,也不願意登臨九天做大羅金仙,享受香火供奉,這是東方青龍的驕傲。

青龍不願意入主九天,若木看向囚焰,將一柄寶劍遞過去,對她說道:「你父母是死在雷部星君手中,今日登臨九天,該是報仇的時候,只要你做了天宮正神,就能拿上這柄寶劍去殺了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