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很明顯,這一次,他也一定會有自己的算計在裡面。

這個男人不值得信任。

在計劃開展得還算順利,隱約可以看到成功曙光的這一刻,佩恩心裡升起的,卻是對合作夥伴濃濃的忌憚。

「那就拜託你了。」佩恩卻這樣說道。

他隱藏起自己的心思,向著帶土點了點頭,看著他化作一陣空間漣漪,消失在大廳里。

「他走了。」小南輕聲說道。

「嗯……我們也散了吧。」佩恩望著帶土離去的方向,漫不經心地答道,「你辛苦了。」

「長門,你也休息吧……」女人用力站起來,走到佩恩身旁,溫柔地說道。

「不要把什麼事情都抗在自己肩上……我們的計劃進行得很順利,你要創建的新世界,很快就會到來了。」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一笑,「你可千萬別在那之前,先把自己累倒了!」

佩恩冰冷的臉上,這一刻露出了微笑。

「神……是不會累倒的。」

「謝謝你,小南。」

小南臉上露出了恬靜柔美的笑容。

【第二更。】

【今天兩章加起來6000字居然只用了六個小時……】 濕骨林。

馬大妞的幸福生活 天高雲淡,煙波渺茫。

遠離暗流涌動的忍者世界,濕骨林的生活平靜、安詳,猶如一張悠悠的畫卷,波瀾不驚。

如果忽略某人修鍊時發出的動靜的話。

「啊啊啊……!」

粉發少女沮喪地撲倒在木平台上,發出了鹹魚般不甘的吶喊。

「可惡,又失敗了啊!」

整個成大字型地躺著,春野櫻仰望著天空,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兩眼失去了神光。

「第一百八十二次。」

蛞蝓一邊趴在女孩身上,將她體內多餘的自然能量抽取出來,一邊在旁好心地提醒道。

只是,雖然看不到蛞蝓的表情,但從它那賊兮兮的語氣中,春野櫻就聽出了幾分幸災樂禍的惡趣味……

等蛞蝓將她過量的自然能量抽完,從她身上挪開,少女便猛地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

「怎麼會這麼難呢?」她煩躁地抓了抓凌亂的一頭粉毛,苦惱地說道,「不應該啊,第一階段我都已經完成了,仙術查克拉已經可以自由操縱了,第二階段感知自然能量不應該是水到渠成才對嗎?」

蛞蝓笑而不語。

仙術的修鍊,是由易到難的。

第一階段,掌控仙術查克拉春野櫻完成得很順利,可是要知道這是在蛞蝓幫助吸收自然能量的條件下完成的。正常人類可能一輩子都感知不到自然能量的存在,仙術的修鍊,真正的難點還在於將自己融入自然,不通過蛞蝓的幫助,感知到自然能量的存在,自主地控制自然能量在身體上的出入口。

「還要再來一次嗎?」等春野櫻把急促的呼吸平復下來,蛞蝓問道。

「等等,讓我先捋一捋!」

櫻皺緊了眉頭,使勁思考著、回顧著剛才的修鍊,不想清楚這裡面的問題就悶著頭一味苦練,可不是她的作風。

先前蛞蝓煞有其事地聲明,這個修鍊的難度很高,春野櫻對此也做好了心理準備,知道自己會失敗很多次。

但是跟第一階段時不同,那時自己每一次進行嘗試,都能看到自己堅持了更長的時間,每一次失敗,都獲得了長足的進步,縮短了與成功的距離。

然而第二階段的修鍊,她不斷的失敗……

就只是單純的失敗而已。

感覺不到前進的希望。

她回憶著,蛞蝓在第二階段修鍊里對她的指導。

「要感知自然能量的存在,你需要做到『不動』。」 純白心臟 蛞蝓當時是這麼說的。

「控制你的呼吸,你的血液流動,你的查克拉運轉……」

「停止你身為生物的氣息流動……」

「當你做到這一點時,你就能夠與自然融為一體,與自然氣息的流動調和,從而感知到自然能量的存在了……」

「所以這都是什麼鬼啊!」春野櫻心底的小人一下子把桌子掀翻了,「停止呼吸,停止血液流動,人不已經死了嗎?還修鍊個啥子仙術啊!」

「但是……這確實是本體對吸收自然能量的領悟啊。」蛞蝓嘆了一口氣,耐心解釋道。

「當然,不是要你完全停止生命的運轉,而是盡量地降低生命的波動,減緩血液的流動,將你的氣息與自然的氣息調和為一體……」

春野櫻翻了一個白眼:「按你這樣說,石頭應該天生就會仙術查克拉才對。」

「石頭本身就是自然的一部分。」蛞蝓笑道,「本體每次進食之後,都會找個地方安靜地趴著,控制自己的心跳、血液流動,降低新陳代謝,盡量減少生命的活動,有時還會進入淺睡眠的狀態……這個時候,也是本體對自然能量吸收效率最高的時候。」

——「蛞蝓仙人有心臟?」少女撇嘴,暗暗吐槽道。

「話說回來,妙木山的蛤蟆,龍地洞的蛇,都是因為每年冬眠的時候很容易在半睡半醒間感知到自然能量,大大降低了休息仙術的難度,仙術的傳承才能一直持續下去呢!」

這等秘辛讓春野櫻大開眼界,不過卻沒法幫助她將仙術修鍊成功——

「我總不能也去冬眠吧。」她嘀咕了一句。

寧少的祕密愛人 「而且我對水遁性質變化的感悟一向是『流動』,這完全違背了『不動』的要求,加大了修鍊的難度。」對於已經把水遁修鍊成一種本能的春野櫻來說,這種下意識的性質變化,似乎對於她的修鍊起到了微妙的反作用。

說得玄乎一點,那已經不僅僅是查克拉的「流動」,而是已經到了「源源流動,生生不息」的境界了……

她第一次發覺,水遁練得太好,也會坑到自己。

「你的冰遁的性質變化不是『凍結』嗎?」蛞蝓沉吟了一下,出了個主意,「這個意象跟『不動』倒是相當的合拍,或許你可以藉助這一點來幫助修行?」

凍結嗎?

春野櫻想象著,坐在一坨冰塊內部修鍊仙術的自己的形象。

「理論上可行。」她做出了肯定的回答,卻同時在搖著頭,「只是這需要將冰遁性質變化進行到一定的層次……」

「至少現在的我是做不到的。我掌握冰遁血繼限界才兩三年而已啊!」

如果她現在開始專攻冰遁的話,大概花個幾個月時間,也能達到用冰遁來幫助修鍊的要求。

「如果你決定走這條路的話,」蛞蝓輕輕搖著觸角,微微一笑說道,「那麼我們可以先暫停修鍊,等你做好準備之後,再重啟第二階段的修鍊。」

「如何?」

它低頭望去。少女低頭望著自己嫩白的腳丫,神情迷離,眼波閃爍,心念電轉間,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想法。

藉助冰遁的修鍊,固然穩妥而且踏實,不過卻有點太慢了。春野櫻心裡想著。

「不,」她突然抬起頭,笑著對蛞蝓說道,「我有一個更好的方法。」

……

……

次日,春野櫻短暫返回木葉。

補給了食物和衣服;因為忙於修鍊的緣故,一堆臟衣服沒空管直接帶回家洗,被櫻媽媽好一通抱怨,女孩子怎麼可以這麼懶,衣服上怎麼髒兮兮的云云。

然後在火影辦公室里,還遇到了前來送信的四個雲忍來使。

一個看起來懶洋洋,但實際上櫻能感覺出他實力相當高強的男人;一個第一次見面就讓櫻淪陷為球迷的大美女;一個話癆男。

嗯,還有一個平坦得跟她不相上下的黑色皮膚暴躁女。

簡單地跟師傅打過招呼,春野櫻便轉頭離去,找了個沒人的空擋,溜進了她的秘密基地中,將一個捲軸帶了出來。

片刻之後。

濕骨林。

隨著嘭的一聲輕響,捲軸被打開,彌散的查克拉化作白煙冒了出來。

「原來這就是你所謂的更好的辦法……」

蛞蝓看了看身下那具蒼白的肉體,又望了一眼春野櫻,感慨地說道。

春野櫻經常用的那個詞叫什麼來著?

腦洞。

——這女孩的腦洞,還真是讓它自愧不如啊!

【前兩章提到人柱力屍體的事情,是我寫太快搞錯了,被捕捉的人柱力當時還沒死,只是昏迷著而已】

【第一更】 要想做到完全的不動,要怎麼辦呢?

努力把心跳降到最低,血液減緩到最慢,做到新陳代謝幾近停滯的狀態?

或者乾脆學蛤蟆們來個冬眠?

不,這些都不是春野櫻的答案。

以她的水遁造詣,即便是把自己的生命活動降低到最低,體內的查克拉、精神和體力仍然會不斷地快速轉化,周天運行,綿綿不絕。

是以春野櫻無論怎麼努力做到「不動」,她的肉體和精神仍然在下意識地快速運轉著。

除非……她是死人。

所以春野櫻就帶回來了一個死人,一具屍體。

或者準確一點說,一具沒有生命氣息的肉體。

春野櫻的克隆分體。

「真是絕妙的想法……」蛞蝓禁不住讚歎了一句。

在看到春野櫻的克隆分身那一瞬間,它已經明了了櫻的想法。

「這就是你的克隆體嗎,櫻大人?」蛞蝓撫摸著分體無暇的臉蛋,有點不確定地問道。

雖然容貌和體態都與春野櫻完全一致,但蛞蝓卻敏銳地察覺到,分體臉部附近有一股異樣而清晰的氣息存在。

這讓蛞蝓有點困惑。

「的確是我的克隆體。」春野櫻笑道,接著雙手合十作了個揖,「還請你幫我保密這具身體的事情,連我師傅在內也暫時保密,好嗎?」

「沒問題,我會幫你保密的。」轟隆的巨響突然從腳下傳來,蛞蝓仙人的本體突然探出頭來,瓮聲瓮氣地說道。

再光明磊落的人也會有屬於她自己的小秘密,而蛞蝓仙人也總能保守住他們的秘密:比如綱手當年第一次與它簽約,將它的分體召喚出去的時候,還是一個比春野櫻還要缺乏起伏的女孩,被自來也天天嘲笑成「鋼板」……過了短短兩年,她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綱手到底做了什麼,蛞蝓仙人一直保守著這個秘密,對誰也不說,哪怕眼前這個少女日後跪倒在它身前痛哭涕流地哀求它給點提示,它也不會說出一個字!

「閑話先不多說,先看看小櫻你這種做法是否有效吧。」

蛞蝓仙人也很好奇,用沒有生命氣息的克隆體進行仙術修鍊,的確在「不動」上做到了極致,哪怕是仙人自己,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那麼效果會如何呢?

春野櫻點點頭。

「秘術·克隆分身之術!」

跟之前使用這個術時不同,春野櫻這一次沒有激活克隆分身的肉體,而是直接將精神投影到了克隆體身上。

然後,她從分體身上醒來。

附身於一具沒有生命氣息的肉體上的感覺,說起來其實跟普通的冰分身差別不大——畢竟冰分身也只是沒有活力的冰塊而已。

微妙的是,她畢竟是附身到了一具功能齊全、能夠良好運轉的肉體上面,本尊固然沒有激活分體的心跳,但是分體肉身的種種力量、種種知覺、種種器官,仍然是存在的;於是這克隆分身又比尋常的冰分身、影分身強得多。

分體的春野櫻坐起來,稍微感知了一下她現在的存在狀況。

沒有心跳和脈搏,血液不曾流動,連查克拉也凝固在分體身上,不再鮮活地運轉,生命活動完完全全降到了零:她確實做到了徹底的「不動」。

「似乎……就是這種感覺?」

春野櫻闔上雙眼。

很自然地,她就感知到了所謂自然氣息的存在,一股龐大到無可計數的能量,也就是所謂的自然能量,瀰漫在空氣當中,遊離在整個世界上:從天空到大地到湖泊海洋,到處都是。

於是她發生了變化。

紫色眼影,比春野櫻藉助蛞蝓修鍊出仙人模式時色澤更加濃郁、更加鮮艷,悄然浮現在分體的兩眼周邊。

繁複而華麗的仙紋,從她光潔的額頭上展露出來,一路從她的臉頰延伸到脖子下,一直爬到那對精巧纖細的鎖骨上。

春野櫻睜開雙眼。

寫輪眼的顏色,在仙術查克拉的谷催下,也似乎變得愈發妖異起來!

「成功了呢。」小蛞蝓輕聲讚歎了一句,近乎耳語地說道。

「沒想到你居然連萬花筒寫輪眼也拿到手了……」蛞蝓仙人也有幾分驚訝,「萬花筒寫輪眼配上仙術,會有什麼新的變化嗎?」

分體皺著眉頭感知了一番,似乎除了顏色變得更妖艷一些、瞳術威力可能增強了以外,沒有太多的改變。

「可能更高等級的寫輪眼才會與仙術有反應吧?」 獵心者 仙人沉吟著說道。

「不過這都是題外話……小櫻,現在來完成最後一步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