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羅陽說道:「陳姐,以後你提防些。」

陳潔說道:「照你這樣說,我平時都不能隨便在美容院露面了。」

這是事實,羅陽苦笑。

「叫你表妹幫忙看一下店。」羅陽說道。

「我知道該怎麼做。你想辦法解決你的麻煩吧。」陳潔吐了個圈煙。

朱莉坐在單人沙發上,不停的抽煙。 「可惜人家看不上我欸。」

飄柔攤了攤手,「而且那傢伙的三觀有些問題。」

「什麼問題?」

飄叄問道。

「他的世界似乎是由利益構成的,他喜歡從利益的角度去看任何事情,每當有人靠近他,他似乎都會在想這些人靠近他是為了什麼,自己身上有什麼東西是他們所需要的,當然我也可能想多了,」

飄柔忽然又想起黑白那黯淡下去的眼眸,搖了搖頭,「所以如果想用感情羈絆來使鐵面加入我們家族,估計是不太可能的。」

神聖羅馬帝國 「你察言觀色的能力,我還是比較相信的,既然如此,那就順其自然吧,我們也不是非要拉他加入家族。」

飄叄點頭,「感情這玩意,能讓人變得強大,也能讓人變得弱小,如果鐵面他真得能捨棄感情,他或許能成長到我們族長的境界。」

「族長…」

飄柔渾身一抖,那已經都不算是人了吧…

……

回城路上,易林再次遇見了馬里奧等人,只是他們並沒有與玫瑰傭兵團在一起。

馬里奧整個人看上去有些垂頭喪氣,像是失戀一般。

「你說我就這麼丑嗎?」

馬里奧自言自語。

總裁小妻寵上天 「對。」

朱利安走在他身邊。

「……,滾!」

馬里奧翻了個白眼。

「停!」

蓋亞忽然喊道。

其實不用他喊,其他三人已經停了下來,因為他們看見了不遠處的易林等人。

「卧槽,鐵面!」

馬里奧身體一顫,額前有冷汗流下。

這可是殺人狂魔啊,雖然自己等人並沒有惹他,但萬一剛好碰到鐵面心情不好呢,殺死自己四人,不過就一刀的事情吧。

臉上強行擠出和善的笑容,馬里奧嘴角抽搐對易林微微笑著點頭。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易林看馬里奧那嚇得快尿出來的樣子,心中搖頭失笑,路遇馬里奧等人,純屬巧合,不過這個巧合倒也不錯,能幫他解決一件事。

停步,朝著馬里奧走去。

這個舉動,讓馬里奧四人呼吸都快停住了。

「媽耶!鐵面過來了!他特么地過來了!」

馬里奧喉結滾動,狂吞唾沫。

其他三人也是差不多的反應。

不得不說易林現在的氣息的確有些恐怖,特別是殺了這麼多人後,身上瀰漫著濃濃的殺氣,而普通修鍊者怎麼可能抵擋得了這種殺氣。

「鐵…鐵面大神,您…找我們有什麼事嗎?」

馬里奧臉上強笑著,即便雙腿在瘋狂地顫抖了,也還是堅持著沒有軟下去。

「你便是馬里奧?」

易林問道。

「啊?」

易林的話,讓馬里奧一愣,心中的畏懼情緒都消退了不少。

「是是是,只是您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馬里奧疑惑。

「拿著這個戒指,回去后交給易林。」

易林拿出一個戒指,馬里奧連忙雙手去接。

「記住,一定要親手交給他。」

說完,易林便轉身離開了。

馬里奧雙手捧著戒指,目光在易林的背影與戒指之間流轉。

「易林?鐵面認識易林?」

馬里奧回頭看向朱利安三人,他們也是不解。

易林的行蹤一向很是神秘,經常早晚不見蹤影,所以對於易林的交際圈,他們很是陌生。

「沒想到易林居然還認識鐵面這尊強者。」

朱利安聲音有些感嘆。

「易林本身就是煉體戰士,同為煉體戰士,二者之間認識,也算是正常。」

布雷迪說道。

「恩,煉體戰士何其稀少,一旦遇見,必定惺惺相惜。」

蓋亞點頭。

「只是不知道這戒指里究竟有什麼?真想看看啊。」

馬里奧舔了舔嘴唇,不過還是掐掉了念頭,既然鐵面說是給易林的,那麼自己還是不要去妄動心思比較好。

「抓緊回去吧,把這玩意交給易林,也不知道易林有沒有來龍陵,一路上也沒有見到過他。」

朱利安說道。

「不管了,先走吧,別忘了練兵場還沒結束呢,萬一再遇到幾伙歹人,那到時還真沒地方哭去呢。」

蓋亞說道。

「恩。」

於是眾人加快腳步,往城裡趕去。

易林一行自然先他們回到了佛羅倫薩,城裡街道上此時人很少很少,估計基本都在城外,或者化作屍骨,回不來了。

這次龍陵練兵場,估計進去的人只有五成能活著回來,而且這還算是往多了的方面算。

來到租賃下的小院,裡面的獸人婦孺早已在等待,只是看到只有五個人的時候,不少獸人婦女捂住了嘴,眼淚流了下來,因為她們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凱里,把奴隸文書發下去,給她們一筆錢,讓她們走吧。」

易林走到院里的石桌邊坐下。

「主人,男獸人死了,即便放她們走,僅靠她們自己,也不可能在人族社會裡生存下來的。」

凱里大著膽子,說道。

「可我沒有義務養一幫拖油瓶。」

易林語氣平淡,男獸人死了,那麼這些獸人婦孺真就沒有什麼用了,他可不是慈善家,沒有多餘且無聊的愛心,當初救下瑪姬,還全是因為瑪姬那好看的眼睛,不然他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在這種世界上,愛心?

呵。

「主人如果想發展惡魔傭兵團,想來也需要後勤團,幫你處理一下雜務,這些獸人婦孺在我的帶領下,絕對可以勝任,而且這一批獸人小孩里,有不少是有修鍊天賦的,如果成長起來,也能成為傭兵團的基層戰力。」

凱里勸說道。

易林微微皺眉,因為凱里說得不無道理,只是他自己現在暫時還沒確定惡魔傭兵團的發展方向,是追求個體實力的超然,還是傭兵團的龐大?

「而且以主人的財力,即便養她們,也不會有絲毫的負擔。」

凱里繼續說道。

「有意思,之前怎麼沒發現你個五大三粗的牛頭人還有這口才?」

易林眸光微訝,看向凱里。

「我從小腦子就比較靈活,對於南大陸的書籍也有涉獵,懂得不少道理。」

凱里一如既往地恭敬,即便被易林誇了,但臉上不敢有絲毫的喜色,在這樣殘暴的主人面前,恭敬是最好的應對。 車子剛停下來,洪佳欣和林喜葭都還沒下車,羅陽倒先下了車,並走到前面去講電話。

洪佳欣是見怪不怪,林喜葭卻覺好奇。

「佳欣,你看牛仔,他神神秘秘的。」林喜葭說道。

「怕咱們聽到。」洪佳欣冷笑道。

聊起羅陽的事,林喜葭心情倒好了些。

她還想請羅陽到她親戚家裡坐一坐,便沒有立刻上去。

「你看他多小心,還擔心咱們去偷聽。」林喜葭笑道。

「姐就去嚇嚇他。」

說著,洪佳欣便也下了車。

羅陽站在十數米開外的街邊的一棵棕櫚下,正在跟譚勝美講電話,見洪佳欣忽然下車要走過來,連忙做了個請「別過來」的手勢。

可是洪佳欣還是要走過來,果然嚇得羅陽往前面走去,她得意極了,格格嬌笑起來。

坐在車裡的林喜葭看到這一幕,也忍俊不禁。

洪佳欣重新回到副駕駛位,笑道:「看沒到,他做虧心事。」

嚇人這種事,也只有洪佳欣敢對羅陽做。

見洪佳欣坐進車裡了,羅陽才不用再往前走,站在人行道上跟譚勝美通電話。

譚勝美很惱火,冷道:「牛仔,你一而再再而三玩我!」

這算是冤枉了羅陽。

「老婆,我現在在天江市,很快回到縣城了。到時將錢打進你的帳號,如果今天你沒收到錢,我做小狗。」羅陽發誓道。

聽了這個誓言,譚勝美只好再等一等。

「你去天江市做什麼?」她問。

林喜葭的事,羅陽不便告訴譚勝美,以免嚇著她。

腦筋一轉,他便說是來談美容院的生意。

譚勝美也知道羅陽等人剛在天江市盤下了一家美容院,她相信他的話。

「那在下班之前,你把錢打進我的帳號!」譚勝美嬌嗔道。

「老婆,我回到縣城,會第一時間去醫院找你。」 行行 羅陽說道。

還要在天江市耽擱多久,他心裡沒底。

按正常情況來看,林喜葭收拾東西至多一個小時就行了,回到宏海縣也就是快要吃晚飯的時間。

羅陽還想請關百強吃飯,感謝一下他。

如果到時要請譚勝美吃飯,則下次再請關百強。

「你今天要是還騙我,我就……我就……」

譚勝美想說「我就跟你一刀兩斷」,可是她對羅陽是下了真感情的,不是說分就能分的。

這麼說吧,羅陽算是譚勝美的初戀。

對於初戀,沒有幾個美人可以隨便忘記的。

譚勝美也一樣,她腦子裡裝的全是羅陽的音容笑貌,一天不想他,她就覺得不舒服。

只要回憶和羅陽的點點滴滴,她就很快樂,心情會很好。

「老婆,別激動,我會滿足你的。」羅陽安慰道。

「那我等著。不然跟你沒完。」譚勝美嬌聲道。

平時譚勝美在別人面前,那可是標準的女強人形象,聽她說話,絕對不會有嗲聲的味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