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個屁!就你這種實力還想跟嵐風一起?不是看在你的體質適合修鍊狂獅鬥氣的份上,你以為我會收你這笨蛋做徒弟?廢話還真多!好了,磕完頭了,你以為就是我的徒弟了。記住!老子叫狂獅,嗯……陛下的封號,真正的名字我也記不清,算了,跟你說也是白說。」

狂獅摁著麥隆的頭磕了三下,一腳把他踢出幾米遠,轉過身,把一本薄薄的小冊子交給嵐風:「嵐風,我就不教他了,他這麼笨,還不把我累死?何況,你們也要走了,沒時間,以後就由你把狂獅鬥氣傳授給他好了。」

「大人,這……」嵐風皺了皺眉頭,喃喃道:「就這麼拜師了?你就這麼放心把自己的鬥氣法訣交給我?是不是太兒戲了?」

狂獅哈哈大笑,轉身便走,身後飄來一句話:「嵐風,以你的實力和武學,還需要學習我的鬥氣么?整個大陸,這鬥氣交給你是最放心的,別忘了,你體內連半點鬥氣都沒有了,嘎嘎……」

直到他的身影從視線中消失,嵐風才自語著:「狂獅大人看起來瘋瘋癲癲的,其實也挺聰明嘛。」

「哈哈……貴人相助啊!」肖克大笑著跑向幾米外的麥隆,不管他躺在地上哼哼,又是幾腳踢在他屁股上,大叫著:「你這傢伙真是個笨蛋,狂獅大人收你做徒弟,竟然還拒絕?那是戰聖啊!該死的,你連一點鬥氣都沒有,卻拒絕戰聖收你為徒,你腦子裡裝的是大糞么?」

麥隆又痛哼了幾聲,直到現在才回過神來,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腦袋,嘀咕了幾句聽不清的話,突然傻笑起來了。

其他三人見他這副呆樣,也同時大笑出聲,這一笑,牽動了傷口,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

玫琳苦著小臉攙扶著嵐風,眼睛里儘是心疼,嵐風用眼角的餘光瞥到,心裡不由的嘆了口氣。近兩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相比起與雲娜在一起的時間就差遠了,難道自己真的是一個喜新厭舊的人嗎?這麼快就可以忘記那段青梅竹馬的感情?感情,一個讓他嚮往而有害怕的字眼,在無法看清自己的本心之前,只能選擇迴避。

離開了戈蘭城,腳下的土地將不再屬於薩恩帝國,從今天起,他們所要面對的刺殺將會減少很多,甚至會完全消失。

按照肖克的精心安排,四人不敢停下療傷,只能用藥品促進傷勢以極慢的速度癒合。連續一周,布下無數的疑陣,繞了幾圈,最後連馬匹都放棄了,從荒野深山潛入到龍風帝國中。

掏出地圖,肖克指了指極遠處依稀的城池:「我敢肯定,這一次就算有人尾隨,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我們。前面是龍雲帝國西部較大的城池之一,叫做雲劍城,這個城市以鑄造聞名,從民用的鐮刀鋤頭,到軍用的各種兵器,其中還有不少鑄器名家呢!」

嵐風的眼神中充滿了驚訝,好一會,才悠悠說道:「連這些你都知道,如果沒有你,真不知道我第一次出遠門會遇到多少麻煩。」

肖克被他誇地有點不好意思起來,撓了撓耳後的金色長發,臉上微微一紅,乾笑著說:「你就別給我帶高帽子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閱歷和經驗是可以慢慢累積的,可你的武技就不會普通人能擁有的了,你將來的成就更不是普通人能夠企及的。十八歲堪比初期戰聖,大陸數千年歷史上從沒有出現過,你可是大陸第一人呢!」

「好啦! 獵愛遊戲:神祕大亨很邪惡 你們兩個就別互相吹捧了。」玫琳掩口嬌笑,拉著嵐風的衣袖輕搖著:「我們快點入城吧,這麼長時間沒吃好,沒睡好,身上還髒得要命,還有你們身上的傷也沒痊癒,我都快要瘋了……」

「走吧,從今天起,我們就要開始新的旅程了!」嵐風的臉上帶著一絲希翼。

「我們火鳥傭兵團終於可以開張啦!」肖克很興奮,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我……」麥隆看了看大家,半天才迸出一句話:「我好想吃肉啊!」

「哈哈……」

三人暢懷大笑,笑聲飄出了很遠很遠,在空中回蕩著。這是兩個月來第一次無所顧忌的笑聲,心裡的陰鬱隨著歡聲笑語消散,濁氣一去,身體都變地輕盈起來…… 雲劍城,龍風帝國西部大城,全國有三分之一的金屬制器出自於這裡。因此,雲劍城不但經濟發達,繁榮昌盛,而且城中駐軍極多,對於這麼一個鑄造大城,帝國不敢有絲毫鬆懈。

在距離城池還有十多里的地方,五人一隊的巡邏兵已經隨處可見。越往裡去,關卡越多,每一道關卡的士兵也越多,可謂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嚴密之極。當然,這些都只是作為防備特殊事件的,對於普通人,並不需要經過一系列的盤查。

嵐風等人衣衫襤褸,好象剛從深山裡爬出來的一樣,雖然換下了帶著血漬和破損的衣服,但這些天的展轉奔波早就讓他們滿身煙塵。剛剛走到城門口,一隊穿帶著精製鎧甲的士兵把他們攔了下來:「你們是什麼人?」

肖克慌忙走上前來,向為首的領隊行了一禮:「這位大人,我和朋友準備籌建傭兵團,一路從薩恩帝國趕來,經濟又不寬裕,就變成了這樣子。」

領隊緊緊地盯著他,肖克同樣堅定的眼神回視,最終,領隊點了點頭,疑惑道:「傭兵工會在我們龍風帝國不錯,可是在大陸五國都有分部,你們為什麼要千里迢迢來這裡?」

「很簡單,龍風帝國有傭兵工會總部,這裡的傭兵數量最多,機遇也最多。我只是想碰碰運氣,一個小傭兵團不是我的目標,我希望有一番大作為。」

「很好!」領隊大笑起來,拍了拍肖克的肩膀:「年輕人有志氣,不過傭兵這碗飯也不好吃啊,不說危險,競爭力更是強地離譜。你好自為之,好了,進城去吧!」

眾人狠狠地鬆了口氣,終於通過了盤查進入了雲劍城。肖克的閱歷得到了更好的證實,從尋找住處,到張羅食物等一系列事情都處理的有條不紊,住的不是最貴的,吃的不是最好的,但絕對是最划算最經濟的。

「好好休整幾天,雲劍城裡一般的刺客團是不敢亂來的,戈蘭城一戰,魅影損失慘重,他們就算還接這個任務,段時間內也不敢輕舉妄動。這幾天大家最主要的就是把傷勢調理好,把狀態恢復到全盛時期,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想。」

肖克說完,看了玫琳一眼,神色間有點猶豫,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我覺得我們最好是住在一個房間比較好,玫琳睡在內間,我們三個睡外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樣就可以有效的防止刺客了。」

嵐風看了看玫琳,玫琳昂起頭,挺著胸脯,嬌聲道:「既然已經決定了出來歷練,那麼小節也不用在意了,在這裡我只是傭兵團的成員。」

「那好吧,就這麼定了。」

嵐風欣慰的微笑著,玫琳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他一眼,心跳的速度立刻增加了幾倍不止,一張小臉突然熱了起來……

嵐風的九陰九陽真氣早就達到了第三重,由於當初修鍊鬥氣時打下的基礎,第三重真氣之前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全速修鍊。可是現在不行了,每天吸納兩種真氣的時間最多就是兩個時辰,再加上一段時間精粹,比起當初在公爵府,他的閑暇時間多了起來。

依靠藥物和真氣兩方面的互補調理傷勢,只是幾天已經好了大半,接下來的近二十天他幾乎全部用來做一件事——按照狂獅騎士給的鬥氣秘籍指導麥隆。

在親力親為的過程中,他才明白麥隆的腦子有多死板,在肖克為他開啟了本源鬥氣之後,整整用了五天才學會最基本的鬥氣循環。又過了十天時間,在填鴨似教育下,終於半生不熟的把狂獅鬥氣記了個大概,可以自行修鍊了。

客棧外,玫琳長長的舒了口氣,張開雙臂,微微的眯著眼睛:「新鮮空氣啊!快一個月沒出過門,都快憋成死人了。」

肖克會心的微笑著,放聲道:「好啦!大家說說,我們是就近在雲劍城的傭兵工會分部註冊,還是去東邊的烈切斯城總部?」

「還不都是一樣么?」玫琳咯咯嬌笑了幾聲,偏著頭嘀咕著:「反正我們也不是真的像肖克說的,來龍風帝國只是為了傭兵團更好的發展……」

嵐風急忙拉住她,這種話可不能亂說,如果被人聽去肯定以為他們來這裡是另有所圖的。玫琳立刻明白自己說漏了,慌亂的捂著小嘴,大眼睛無辜看著嵐風。

幸好她的聲音很小,嵐風見沒有人注意他們,苦笑著搖了搖頭,轉而說:「註冊傭兵團的事還是稍後再說,戰馬需要好的馬鎧,我們同樣需要一套趁手的武器。肖克的刺劍要換,那套劍訣用刺劍並不是最好的選擇,我的騎士劍也要換,現在已經到了重劍期,只有使用重劍才能讓劍法更加精進。麥隆的兵器就按照他師父的裝備打造,玫琳……」

「我的就不用了。」玫琳從懷裡取出那柄小巧的法杖,低聲笑道:「雲劍城不可能有超越這柄法杖的寶貝啦,這可是接近神器的東西呢,火焰女神的呼喚,聽過嗎?」

嵐風和肖克同時臉上大變,一個是遊歷時的見聞,一個來自於書本和家庭中的教導,對於大陸上一些特殊的東西多少都知道一點。

大陸上神器級的兵器數量極少,已知的也就十多件,不是被傳說中的紫階強者擁有,就是被一些特殊人物獲得,比如馬德陛下的流鑠劍。在神器之下,就是亞神器了,這是人類可以打造出來的東西,但由於所需要的材料珍惜加上鍛造工藝的極高要求,整個大陸也不到百件。

之所以稱為神器或亞神器,不只是由於其堅硬和鋒利的特性,在此基礎上,它還擁有著自身的特殊性質。這種特性的產生不受人力控制,也就是說,亞神器鍛造成功之前,沒有人知道它會擁有什麼樣的屬性,完全是隨機產生的。

因此,隨機產生的屬性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件亞神器的本質,有些亞神器只是空有其名,由於屬性作用不大,實際上根本算不上好東西。然而有的亞神器屬性特異,其身價也隨之倍增,甚至擁有了接近神器的威力。 神器不是由人類打造,屬性也不是隨機產生,每一件神器的屬性都是相得益彰,發揮出自身和使用者的全部力量。流鑠劍是一柄火屬性神器,可以讓火屬性鬥氣增強50%,馬德陛下修鍊的就是火屬性鬥氣,因此,在使用流鑠劍的情況下,他的實力也會在原本的基礎上提高五成!

火焰女神的呼喚,亞神器法杖,它的作用是提升火系魔法威力20%。如果說這並不是很強的屬性,那麼另外一個屬性足以讓它無限接近神器,對於實力沒有達到藍階的魔法師來說,第二個屬性甚至比神器更使用。那就是,它可以讓使用者瞬發藍階以下的所有火系魔法,只要主人擁有施放這種魔法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吟唱時間!

只是火系,而且只限於藍階以下的魔法,這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的。 花下獠牙:絕寵天價嫡女 可是要知道,藍階對於魔法師作為一個分水嶺,不僅僅是因為藍階之後擁有釋放禁咒魔法的能力,更主要的就是藍階魔導師可以瞬髮禁咒以下的所有魔法。吟唱時間的間隔是魔法師的致命弱點,如果能達到瞬發,同階的魔法師絕對強過戰士,反之,魔法師在單挑的情況下不堪一擊!

火焰女神的呼喚一出現,玫琳的真實實力反而成了迷,她只施展過火龍這種橙階魔法。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法杖會讓她這個孱弱的魔法師變成強大的,擁有獨自戰鬥能力的高手。

過了好一會,嵐風才回過神來,低聲急道:「快收起來!這東西不知道有多少人做夢都想得到。」

「那個……」肖克吞著口水,喉頭蠕動了幾下,喃喃道:「玫琳,你的魔法力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

玫琳神秘的笑了笑,拋下一句揚長而去:「不告訴你,以後會知道的,嘻嘻……」

「那個什麼的呼喚真的很厲害么?」麥隆有點疑惑。

嵐風和肖克用一種看傻子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同時搖了搖頭,嘆息著追向玫琳……

逛了好幾條街,兵器鋪也見到了很多家,卻沒有一家讓嵐風滿意的。他要按照自己的設想去打造兵器,這種生意除非是大額定單,或者是足夠高的酬勞,否則一般的兵器鋪是不會接的。

肖克皺著眉頭,低聲說:「要不算了吧?先找點差不多的用著,以後再換。」

嵐風堅定地搖著頭,鄭重地說:「不行!兵器對於戰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在很多時間,一件好的兵器甚至能決定戰鬥的勝負,決定生與死。所以,什麼都可以隨便,兵器絕對不能隨便!」

他的話說得義正嚴詞,肖克也知道他是對的,他也明白這中間的關礙,但是明白跟做到是兩回事,嘆道:「老大,訂做兵器是很貴的,我們的錢不夠啊!我沒錢你的知道的,你帶的那些錢一路上也用了不少,那個該死的罕伊伯爵什麼都準備了,就是沒給我們準備錢。玫琳的那兩百個金幣我們還要申請傭兵團、購買駐地和擴展團隊呢!」

嵐風想了想,從懷裡掏出一塊晶石遞給他:「這塊晶石應該還值點錢,找個地方給賣了吧。」

看著手裡那塊淡藍色的彷彿縈繞著一層淡淡霧氣的晶石,肖克掂量了一下,驚喜地點頭道:「水屬性的藍墨雲晶,好純凈的能量,按照這個品階應該可以賣不少錢。走!我們去拍賣場!」

嵐風、玫琳和麥隆就像三個孩子,在陌生的環境里,一件極為簡單的事也會讓他們不知所措。緊跟在肖克身後,一路問過去,轉過兩條大街,最後在一間華麗堂皇的拍賣場外停了下來。

龍風拍賣場,由龍風帝國皇家經營的連鎖拍賣場,也是整個帝國最大、最豪華、數量最多的拍賣場。至少一半的城市中有可以看到它的身影,不但實力雄厚,而且也擁有極好的口碑。

交了四個銀幣的入場費之後,在服務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四樓專門拍賣晶石的地方。

「喏!這個給你,小費。」肖克把一枚金黃的——銅幣塞入服務遠手中,也不理對方愕然和苦笑的表情,轉身走到了評估台前。

所謂評估台就是負責評估拍賣物品價值的地方,由這裡先行估計最低價和可能的成交價,由賣主決定是否拿去拍賣。

評估台一字排開好幾個人,肖克走向一個悠閑地正在喝著低度葡萄酒的老頭子,咳嗽了兩聲,把那塊晶石遞過去:「老先生,能不能幫我評估一下這塊藍墨雲晶的價格?」

老頭子接過晶石,眼睛里閃過一絲肯定的神色,拿著晶石端詳了一會,又還給了肖克:「很不錯的成色,雖然不大,不過我想1500金幣的低價應該沒問題,正常來說,成交價應該在2200金幣左右。藍墨雲晶是水系魔法師最喜歡的儲存魔力的晶石之一,用來鑄造水屬性武器也是很好的選擇,如果恰巧遇到有需要的,價格可能會更高。你考慮一下吧,如果願意,現在就可以拿上台拍賣。」

「當然,沒問題。」肖克把晶石放在老頭的面前,很快,一張票據遞了過來。

肖克遠遠走過來,向三人做了一個『搞定』的手勢,跨上樓梯向晶石拍賣場內部走去。

拍賣場不大,滿打滿算也就不到一百個位置,空著的位置更是佔了大半。畢竟整個拍賣場是分成很多部分的,武器、晶石、書籍、古董等等等,這樣有助於讓客人更容易找到自己需要的物品。

台上一個漂亮的女子正在拍賣晶石,下面不時出現叫價聲,四人沒有理會,他們是沒錢才來賣東西的,人家賣什麼和他們無關,就算想買也買不起。

過了大約一刻鐘,兩塊不同性質的晶石成交之後,女子從後台走了出來,手裡拿著的正是嵐風的藍墨雲晶。

她露出一絲職業性的微笑,甜美的聲音再次飄蕩在拍賣場中:「諸位先生小姐,這是一塊成色十足的藍墨雲晶,別看體積不大,可是純凈度卻是極少見的。對於水系魔法師來說是不可能多得的好東西,即使用在鍛造水屬性兵器上,也是不錯的選擇。底價是1500金幣,每次加價不少於100金幣,現在開始報價。」 「2000金幣!」

清脆的聲音傳來,頓時,整個拍買場的數十道目光全部投向一個角落。

那是一個女孩子,看起來大約十七、八歲的樣子,相貌很清秀,一雙大眼睛緊緊地盯著那塊藍墨雲晶,絲毫沒注意到很多人正驚訝的看著她。

一般來說,藍墨雲晶的用途只限於某一方面,而且也不是唯一最好的材料,即使有人很想要,也會慢慢地叫價。很顯然,這是一個菜鳥,看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就像大灰狼見到了小白兔,這樣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果然,坐在前面的一個中年男子馬上報出了2100金幣的價格,肖克低聲笑道:「嵐風,看到沒有?我敢肯定,報價的那個男的是拍賣場的人。嘿嘿,這小丫頭也是有錢的主,不宰她宰誰去?」

「2500金幣!」

女孩寸步不讓,一次性抬高了400金幣。那個男子楞了楞,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敢繼續抱價。這個價格已經超出了預計,如果他再次抱價被人看出了炒作,或是客人不要了,那就是得不償失了。

「2500金幣一次……2500金幣兩次……」

「3000金幣!」

嘹亮而富有挑釁的聲音激蕩著,眾人的目光悉數投來,嵐風看著站起身報價的肖克,半天沒回過神。

「3500金幣!」

那個女孩子毫不猶豫地叫了出來,轉過頭,恨恨地瞪了肖克一眼,同樣的挑釁,還有一絲憤怒。

「4000金幣!」肖克不急不徐,向對方回以一抹幽雅的微笑。

那女孩氣得滿臉通紅,跺了跺腳,咬牙切齒的嬌喝:「5000金幣!」

「小姐,恭喜你,這塊晶石是你的了。」肖克微微的躬了一下腰,紳士般的慢慢坐了下來。

「你……」嵐風盯著他,喃喃道:「你這奸商……」

「無奸不商嘛,只是……」肖克賊笑著瞥了那名中年人子一眼,低聲道:「他的膽子不夠大,看得不夠清楚,他這個位子給我做會更合適呢。」

台上,負責拍賣的女子連續叫了那個女孩幾聲她才轉醒,臉上升起了一抹紅雲,雙手扭著衣角,結結巴巴地說:「對……對不起,我帶的錢不夠……」

「噗……」

幾個喝茶的人把滿口茶水噴了出來,台上的女子翻了翻眼睛,肖克在嵐風古怪的眼神下,差點把頭埋進地底。

「這位小姐,你既然買不起為什麼還要叫價?你這樣讓我很為難的。」台上的女子苦笑著。

「我……我……」我了半天,女孩轉過頭,再次狠狠地盯著肖克,恨聲道:「我是被他氣的,我師父說3000金幣足夠了,誰知道他……」

台上的女子也看得出她不是故意鬧事的,無奈地收起藍墨雲晶,輕聲道:「不好意思,這塊晶石流拍了。」轉而看向肖克,聲音變地更加無奈起來:「這位先生,你是繼續輪流拍賣,還是拿回去?」

她的話讓那個女孩瞪大了眼睛,哆嗦著手,指著肖克尖叫起來:「天啊!你……這晶石是你的?你是故意的……你……哇……」

心裡又氣又急,表達不出來,她竟然哇地一聲大哭起來。嵐風拉著玫林和麥隆轉身就走,身後留下一句話:「你自己搞出的事,你自己負責,別想讓我們陪你聽人家小姑娘哭。」

肖克看著大哭的女孩,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冷靜,倉皇的跑上台接過晶石,一溜煙跑出了拍賣場,頭也不回。緊接著,正在大哭的女孩叫了一聲站住,抹著眼淚追了出去,整個拍賣場里爆發出一陣轟然大笑……

「你給我站住!站住!」

身後越是叫地緊,肖克跑的越快,轉眼間出了拍賣場追上了嵐風。然而,對方根本沒有放棄的意思,嵐風也沒有跟著肖克逃跑的想法,於是最悲慘的結果出現了。

肖克乾脆轉過身去,對女孩大叫道:「你是不是頭腦有毛病啊?追我幹什麼?我想報價就報價,那是我的權利,你想買就買,這也是你的權利。覺得價格貴,你可以不買啊,沒人逼你報價。現在倒好,你沒錢,我的晶石流拍了,你竟然還好意思怪我?我沒怪你已經算不錯了,沒錢還裝有錢,買什麼晶石,真是的!我警告你,別再跟著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也不管對方的反應,拉著嵐風抬腳便走,可是剛走出幾步,背後再次傳來了哭聲,比先前的哭聲更大了:「你這個壞蛋,你欺負我,我要告訴師父…..我要告訴師父……你竟然欺負我……」

嵐風深深地嘆了口氣停了下來,肖克差點氣得吐血,回過頭,看到周圍老老少少的目光全部彙集到自己身上,更是怒氣衝天,大喊著:「誰欺負你了?天啊!你空口說瞎話,我和你又不認識,我……」

叫著叫著,很快就沒了底氣,他看到人們看著他的眼神幾乎寫著『負心人』三個大字,更有幾個攜帶著武器的男人正滿臉怒色的看著他,臉上寫著『打抱不平』四個字。別人可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女孩子說出這種話,原因只有一個。

眾怒難犯啊,肖克很明智的閉上了嘴巴,心裡把那個依然在大哭的女孩咒罵了幾百遍。嵐風知道事情鬧大了,只是他根本幫不上忙,麥隆就不用說了,以他的智商甚至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會怒視著肖克。

一個背著長柄戰斧,身高將近兩米的壯漢走上前來,指著肖克喝道:「你還是不是男人?只知道欺負自己的女人,有種和我單挑!」

越來越多的人圍攏過來,有看熱鬧的,也有準備出手打抱不平的,就在這時,玫琳一把拉過肖克,低聲斥道:「有你怎麼對待女孩子的么?如果是我,一定用烈炎火海把你燒成灰燼,幸好這個小丫頭脾氣好,你以為人家很菜么?告訴你,連我都看不出她的實力有多強,惹怒一個比你強大的女人,比單挑十名戰聖還要恐怖,記住我這句話!看你平時那麼聰明,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真是……好了,好了,我來解決吧。」 肖克悻悻地退到嵐風旁邊,玫琳巧笑倩兮的迎上那名壯漢,微笑著說:「這位大哥,你誤會了,那是我們剛剛結識的朋友,他們之間鬧了點小矛盾,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

說完,走向女孩,拉著她的手,柔聲道:「小妹妹,雖然肖克有不對的地方,但是你這樣也有點過分了。這麼一喊一哭一鬧,大家都誤會了,這誤會對肖克倒沒什麼,你是一個女孩子呀,這對你是聲譽可就不好了。」

女孩止住了哭聲,怔怔地看著她,臉上儘是委屈:「可是……可是……」

「好啦,跟我來吧,我找個折中的辦法,不過你可不能再哭了。」玫琳拉著她的手,向嵐風這邊走了過來,又向圍觀的眾人擺了擺手:「大家都散了吧,一點點小事而已。」

在玫琳的周旋下,一場小風波雲消霧散,就近找了一家小酒館,要了一個小包間,五人開始了和平談判。

女孩偷偷瞥了肖克一眼,輕聲說:「我叫藍妮,從小就跟著師父修鍊魔法,直到前不久,師父讓我出來歷練。臨行前,師父給我準備了打造法杖的材料,只差一枚水系晶石就可以了,所以……」

眾人釋然,難怪她什麼都不懂,古里古怪的,原來是從沒見過世面,比起嵐風和玫琳的見識還要少得多。如果換了其他人,擁有這一身實力遇到肖克這樣的,早就大打出手了,可她竟然被氣哭了。

肖克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連忙湊了過來,恬著臉陪笑:「藍妮小姐,對不起,只是因為我們實在缺錢,所以我才……」

藍妮看著他『真誠』的目光,有點不知所措起來,連忙說道:「沒什麼的,原來你們是缺錢呀?難怪要把那麼好的水系晶石給賣了,我不怪你就是了。」

「那就好,那就好,多謝藍妮小姐大度。」肖克馬屁拍完,話峰頓時一轉:「對了,藍妮小姐,你的魔法一定很厲害吧?達到什麼程度了?」

藍妮皺了皺眉頭,好象在思索著什麼,過了一會,歉意地說:「我師父告訴我,不能隨便透露實力,我不能告訴你,對不起哦。」

「嘿嘿,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

「你師父肯定很菜,他怕自己教出來到徒弟給人瞧不起,所以才不讓你隨便說。事實上,他是對自己沒信心。」肖克無奈地搖了搖頭,嘆息著:「唉……你拜錯了師父啊。」

藍妮突地一聲站了起來,大聲道:「你胡說!我師父是最厲害的,我都已經是青階中期了,可是在師父面前還是不堪一擊呢!」

眾人臉色齊齊一變,肖克的驚訝很快被隱藏起來了,撇了撇嘴:「我信你才怪,青階中期就算遇到藍階高手,也能擋下三兩招吧?怎麼可能不堪一擊?你太誇張了,不誠實。」

「我沒有!」藍妮急地小臉通紅,說出了一句讓所有人幾乎崩潰的話:「我師父是魔聖龍玄,你們該聽說過吧?他比藍階的高手不知強大多少倍,我沒有騙你們,真的!」

撲通!

肖克首先跌倒在地上,接著是嵐風和玫琳,最後,摸著腦袋想了一會的麥隆一屁股坐在地上,肥厚的嘴唇蠕動著,不知在說些什麼……

沒有理由不相信一個被紅階菜鳥氣哭的青階小姑娘的話,相信也只有紫階強者才能調教出十八歲的青階高手。 我在三界收破爛 如果說嵐風是一個奇迹,那麼,毫無疑問的,藍妮同樣是一個奇迹,千年難得一見的奇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