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草你祖宗的……竟然敢威脅老子,管你是誰,還能嚇住我不成?進入秘地非宰了你們這幾個狗賊!」

「三年之約,讓它見鬼去吧!你等不及,老子更等不及!」

韓星翻了翻白眼,在心中潑口大罵,臉上卻不動聲色!

「多謝大師兄提醒,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沒想到靈鷲峰居然想毀三年生死台之約,要藉此機會除掉我,這不是同門相殘嗎……宗門能不管嗎?」

「若不是大師兄親自帶隊,只怕我又危險了!」

韓星一臉的可憐無辜,三言二語就把南宮衡拉到了自己這一邊!

「放心,我不會袖手傍觀,更不會不管!誰不給我面子,我會讓誰死的很難看!」南宮衡有宗主親自授意,自是不把這些人放在眼中。

「對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人……只是大師兄啊,進入秘地,不管你修為多高,若不壓制到黃級戰者,只怕就會被天道鎮殺,對方與你修為一般,你就是想護著我們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只怕…」

南宮衡傲然說道:「只怕什麼?秘地只壓制修為,對靈器法寶卻不受限制,只要你能催的動!臨行時師尊曾賜法寶,防的就是外患和這窩裡反的內鬥!」

韓星這才知道,修為若是一樣,體質強橫的人佔優勢。這就猶如倆個同齡人打架,一個體重二百多斤,一個只有七八十斤,後者又怎能打的贏!

這就是煉體與修神者的區別。

而南宮衡則冾冾是體神雙修者,況且又有宗主親賜法寶彈壓!

兩人越聊越投機,說到開心之處,韓星突然悄聲說道:「我也實在是想殺啊……」

南宮衡一楞……

卧槽……這什麼情況?

怎麼這麼不像是弱者應該講的話,這口氣……怎麼……這麼強?

南宮衡滿腹狐疑……乾笑道:「你真的想殺了他們?」一邊說,一邊看著韓星的臉色。

韓星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想,只是對方人多勢眾,同為黃級戰者他們的修為也高出我好幾層,所以也只能想想而已……再說了,有大師兄在……我也不會這樣做的。」

南宮衡心中冷笑一聲,心道:你不會這樣做?才怪!你小子膽大,上龍淵宗沒幾天,什麼事沒幹過……不過與自己還是挺對路的!

看架式靈鷲峰的人肯定要招惹韓星,要下死手,這分明是不給自己面子。

他眼晴朝四下環顧一周,森然道:「誰若無端招惹你,就給我打!狠狠的打,打出了人命,我負責!」

臨了又綴上一句:「打不過還有我!」

韓星要的就是這句話!

他有些激動的語無倫次:「大哥……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爽死了…謝謝哈!」

親傳弟子擁有生殺特權,可代宗主維護紀綱,有南宮衡這句話,雖然與靈鷲峰的人份屬同門關係,但殺了也白殺!

王梟龍,這回老子不打出你粑粑來就算你拉的乾淨,就算連帶把你手下的人全宰了,也不過是小萊一碟!

看著韓星興奮加亢奮的樣子…南宮衡有些暈……

這什麼情況……虐人、殺人也能爽死?

韓星卻嘿嘿的陰笑了兩聲,轉身退了下去。

此刻,人越聚越多,那些三山五嶽的散修們己經足足等了有大半天了。

「秘地怎麼還不開啟,難道消息是假的?」有人開始不耐煩了。

「消息來源絕對可靠,你急什麼,沒見各大門派的人還末到嗎?」

「何以他們不急?難道他們能掐會算,知道秘地開啟的時間?」

「一聽這話就知道你孤陋寡聞,是個雛兒,告訴你,大凡秘地開啟都是從太陰蔽日時開始,這一刻天道壓制最輕,禁制封印才能鬆動,當空中太陽被月亮完全擋住了,估計就差不多了!」

聽的人一臉神往,說話之人卻背負雙手,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種高手風範,很是自得。

「哦………」好多人哦了一聲……又長見識了。

眾人不約而同的望向空中,天狗食日啊,只是那月亮的東邊緣尚未接觸到太陽圓面,看樣至少還得一個時辰。

突然,一個穿著綉有禿鷲圖案服鈽的人說道:「除了各大門派的人要來,聽說還有一人要與我們爭搶傳承,這人才是本次最強的競爭者。」

「還有一人,是什麼人?難道比各大門派的傳人還強?」

「荒古血脈!」

「荒古血脈是什麼東西?傳聞不是個廢體嗎……哼,我們這麼多人,一刀一劍也把他剁成肉醬了!」

「別……別……小弟多言了,大哥神勇!」

「哎,兄弟你別走啊……還有什麼消息……」一個黑袍鬍子拉碴的年輕人沖著離的背影大喊到。

往往消息就是這樣散發出去的!

「看來了!」

人群中有人激動得滿臉通紅,高喊一聲。

遠處空中,一聲龍吟長嘯響起,三條張牙舞爪的螭蛟,駕著一輛青銅戰車,掠過洶湧的雲層露了出來,傳來一陣驚雷般的轟鳴,一會兒,戰車就懸浮在了眾人頭的上方。

一個雲梯斜落而下,開始有人從雲梯中走出。

第一個走下之人,身穿玄色窄袖蟒袍,腰系白玉帶,斜掛一把削天劍,身上散發出一股捨我其誰的氣勢。身後一行,都是年輕弟子,眼冒精光,身上強橫氣息逼人,緩緩散發出來,讓人不敢小視。

「啊,這是荒古世家天皇宮的聖子龍海江,他怎麼也到龍槽澗?看來這荒古秘地裡面真的有重寶啊!」

「又來了……」

「咚咚咚……」

一聲聲隆隆的戰鼓從雲端傳出,但聞「哞——!」的一聲齊吼,九頭猙獰威武的血麒麟沓沓踏雲而落。

從血麒麟上下來的九個人都身披紫紅道袍,像一朵朵火雲,飄然落地。即便是在這萬人之中,也未曾收斂威勢半分,正是那秦洲大陸頂尖門派火雲宗的人。

空間又是一陣激蕩……

隨之一道冷哼傳來,一種古樸的氣機透雲而發,並伴有濃烈的荒古殺伐之意。隨著一陣陣詭異的波動,有燦燦鱗甲從雲端降了下來。

共計有十八人,人人體內有絲絲霞光散發。長相各不相同,有肩生雙翼的,有人頭麒身的,也有人面虎足……等等不一。

顯然,他們不是來同一個地方,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與人族大不一樣。就連跨下的每一頭坐騎,都是荒古蠻獸的異種……幽冥玄虎、昊陽鳥、紫雷電豹、狻猊獅獸……神駿而恐怖,讓人生畏!

眾人看的目瞪口呆,怎麼可能,連湯谷的妖族都來了……

一時間群賢畢至,人妖咸集! 「太囂張了,這些妖族怎敢到我人族之地爭搶寶物與傳承……」南宮衡身後的夏雨柳眉幽眸之間透露出一股英氣,咬牙說道。

南宮衡看了她一眼,輕聲道:「師妹有所不知…太荒古之大神風皇帝媧,即是開天闢地時妖族……因泥土造人,積累了無量功德,被尊稱為人之始母,故而人妖二族有些緣源割而不斷……諸天萬界,百族林立,這荒古秘地之中,有人族傳承,焉知沒有其它族的寶物?」

那人頭麒身的大漢白了要夏雨一眼,發出低沉的聲音:「這片秘地,有我族遺留,如今顯現,我等來此尋機緣,有何不是之當之處?難道這位姑娘是要與我族為敵嗎?」

南宮衡神色平靜,道:「傳承、仙寶各憑機緣!這位兄台,咱們裡面見!」

夏雨這才知道,一句不經意的話,己經為自已樹起了強敵!

一個前來觀光,壽元將盡的老人看了一眼妖族,發出了一聲長嘆:「是啊,各族有緣之人領納繼承,才使得諸天萬界各種大道源遠流長。只是……秦洲大陸平靜了千年……又要再起波瀾!」

這個老人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清晰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

「咦,這聲音怎麼這麼熟?」韓星心神一震,轉過身來向老者看去。

「離昀!」

藏經閣中的神秘老人,韓星的結拜大哥,龍帝!

只見那老者沒有絲毫遮掩,但在他的身前,卻有一團氤氳的霧氣,將他的相貌隱藏在濃霧之中。

雖然如此,但韓星僅憑聲音依舊能夠辨認的出來!

離昀老人嘆了口氣,又道:「這都是一方大勢力的聖子、聖女和大宗大派的後輩精英,以後皆可為世間人傑和一方雄主啊,可嘆……為了傳承,進入荒古秘地,在天災人禍中,又有幾人生還?……空為世間留下戰端!」

離昀站在那裡沒有動,霧中身體似乎很瘦弱、佝僂,但聲音之中,卻充滿了狂風暴雨和濃雲密布之意:「荒古秘道即現,只怕以後這個世界已經不屬於我們節制了……應劫吧!」

「應劫吧!」這一句話,讓眾人心神大震!

他頓了頓,出神的停下話語,朝韓星望了一眼,良久,低沉地道:「大道三千,殊途同歸,源歸於一本『道經』,能否改變天地格局,就在於機緣造化了!」

離昀老人說完這句話,再次深深地朝韓星看了一眼,霧氣盡散,人也倏忽消失不見了。

韓星一愣,凝神思索,這句話顯然是說給自己聽的,心中的震動,不亞於天崩地裂。

《道經》,可改變天地格局!

荒古秘地傳承關健竟是《道經》!

這太讓人震撼了!

《道經》雖不完整,但己經在自己體中,為什麼還存在傳承?

難道億萬載流傳下來的經文不純正,有偽經偽論混入其中?

還是為把經文真實密意,正確地傳承下去……所以這位著經的先賢至尊要進行口耳講授,把大道的加持力量也一併傳承給後人的不成?

這太不可思議了!

另外,「荒古出,天地舞;青鼎現,星辰哭;仙域破,應劫變……乃萬年來秦洲大陸流傳的一句偈語,與離昀老人所言「荒古出……應劫……」是什麼關係?

難道天地大劫真的要來臨了?

秦洲大陸的各大世家及頂級宗派弟子這次進入荒古秘地歷煉,是天地動蕩,應劫的開始?

只是在這等機緣面前,天下人趨之如鶩,誰還管應不應劫,自已不也一樣嗎?

這個傳承,自已志在必得!

不然,什麼打開登天仙路……長生不老……與赤虹霞比翼雙飛就純屬址蛋,連個毛的希望都沒有!

一想到赤虹霞,韓星心中突然有一種感覺:這荒古秘地開啟的機會她能放過嗎?

但一想到一個戰尊境後期的大能,將修為壓制到黃級戰者,進入秘地隨時都有被視為螻蟻的低層修士殺死的危險,心中又一陣黯然……

既盼……又怕……真他奶奶滴糾結啊!

空中,仍有神華璀璨,為了一步登天,瞬間成就夢想,一道道神虹劃破天際,向著龍槽澗飛來。

或戰騎或車輦,衝天而落……無上大教的最強傳人都趕來了!

終於,天空光華盡斂,又恢愎了往昔的平靜。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以為再無來人之際……

突然,從天盡頭有霞光一閃,一隻赤眼閃爍的火鸞鳥出現了,身上火雲繚繞,霞光流轉。

一名身穿綉有火鳳鈽紋的白衣少女,手中握著一把冰清玉女劍,端坐在上面。

她只有十五六歲,俏臉晶瑩,眉目如畫,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秀髮飛揚,腰不盈一握,美得不像人類,太不像話!

她身後還坐了一個十三四歲的侍女,同樣美艷不可方物,優雅的氣質和迷人的俏臉,加上一襲淺紅色收腰振袖羅裙,美得更是分不清是人還是仙!

二人輕輕地一撫火鸞鳥,人己落地。

所有人這才看清那白衣少女左手提著一顆人頭,而右手提的那把劍上尚在滴血,只是她人卻一塵不染,不曾沾有一點血腥。

火鸞鳥!

韓星一見此鳥,渾身激動的近乎於抽筋!

「這是仙霞峰仙女赤虹霞的坐騎!」

「赤虹霞本人怎麼沒來?這美嬌娃難道是她的弟子?」眾人驚呼。

白衣少女,臉色冷峻,雙眸中的寒意冷的令人膽寒,她用冰冷的目光掃了眾人一眼,這才冷哼一聲道:「本小姐在來的路上斬了一個登徒子,膽子不小啊,竟敢調戲仙霞峰的人,也不知是那門那派的敗類,煩望有認識,替小女子捎個話,讓其掌門自裁了吧……如若不然舉派皆滅!」

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全身顫抖,仙霞峰太強大了,一個小女娃就這般狠辣、霸氣。

這女娃看上去很是普通,但氣息卻跟殺神一般,讓人窒息,宛若天神不可冒犯!

所有人紛紛躲避,雖不是赤虹霞本人,亦不敢招惹。

人們都知道,仙霞峰赤虹霞最恨的就是淫賊,只要犯在她手裡,不論王公還是大臣,那怕你是天王老子,也是萬里必誅!

「我們走!」白衣少女道。

紅衣侍女在前開路,她以無形的真氣在人山人海中開闢出一條道路,步步向下。

紅衣侍女給人一種感覺,好像她就是主子,身後的白衣少女反到像是侍女。

她筆直向前,不斷說道:「借過、借過……」當路過韓星面前時,卻低頭而過,直待走的老遠才回眸一笑……

韓星眸光流轉,在這侍女走過身邊的那一刻,他感覺到了一些熟悉的氣機,只覺到一陣熱血上涌,身子突然劇烈搖晃了一下,幾乎要暈了過去。

他聲音顫抖著,夢囈一般的道:「赤……虹……霞……」

原來……原來是……她!

這白衣少女身傍的侍女回眸一笑,豁然與赤虹霞當初與他四目相對,嫣然一笑,一般無二!

看著沒入人群中的紅衣背影,韓星揉了揉眼晴,有點目瞪口呆……怎麼可能……她怎麼突然間變的年輕了?

易容?

還是壓制修為造成的……?

這年令,似乎……和自已……很般配呀……!

這個世界太瘋狂,一個戰尊境後期的大能,「仙子」般的人物,竟然變成了一個小姑娘,而且成了侍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