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班吉拉臉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滿意地拍了拍手。

不過在他製造沙床的時候,卻是有幾位不速之客靠近了他們。

——————————

第五更!求月票!為喵斯喵喵喵大佬的第四個盟主賞加更1011!

感謝恍夢涼蘇大佬的萬賞! 在班吉拉剛剛搗鼓完的時候,三隻精靈就好像是嗅到了什麼味道,慢慢地朝著他們這裡靠近。

班吉拉也在第一時間注意到了他們的存在。

三隻紫色的坦克臭鼬。

本來還有些安逸的班吉拉表情頓時嚴肅起來。

班——

班吉拉站起身朝著三隻坦克臭鼬吼叫了一聲。

示意他們不要靠近,否則自己就要發起攻擊了。

聽到班吉拉的叫聲,三隻坦克臭鼬頓時一個激靈。

感受到了從班吉拉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濃濃的危險氣息。

這是一隻非常恐怖的精靈。

三隻坦克臭鼬腦中出現了這個想法。

但是看到那個昏在地上的,從未見過的生物,就有一種非常美味的感覺。

坦克臭鼬們還是不願意放棄這麼美味的食物。

他們三隻坦克臭鼬從小就一起出生一起生活,成長到現在這一步,與三隻精靈一起互幫互助,彼此默契的配合有很大的關係。

在周圍這一片地方,有哪只精靈不知道他們三兄弟算是周圍的地頭蛇。

彼此之間互相配合,就算是實力比他們強的精靈,也不願意去找他們的麻煩。

而且作為臭鼬,那身上的味道的確是不太好聞,一般就算是實力強大的精靈,在聞到了他們身上的味道,所有的想法也就都放棄了。

三兄弟低聲交談了幾句。

最後決定還是…

女主她總是想不開 不放棄。

面對這種情況,他們配合的次數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從三個方向進攻,就能夠讓對方應接不暇。

當朝著其中一隻發起進攻的時候,另外的兩隻就能夠直接發起偷襲。

面前的這個大傢伙應該也差不多。

於是在商量完畢后,三隻坦克臭鼬分別跑向了不同的方向,然後站定。

班吉拉站在青木身邊,注意著這三個聞起來很臭的傢伙,準備發起進攻的樣子。

不自覺地露出了一個不屑的笑容。

在其中一隻坦克臭鼬發出指令后,三隻精靈齊齊朝著青木衝去。

他們的目標一直都是青木。

和班吉拉剛正面顯然是非常不理智的。

但他們確實忽略了一點。

曾經他們所戲耍過的那些大傢伙,腦子可沒有班吉拉的好使。

更重要的是,那些精靈的實力也沒有班吉拉這麼強。

班!!!

班吉拉興奮地叫了一聲。

雙手捏成拳頭,在胸前對碰一下。

感受到自己身上那澎湃的力量。

班——

再次吼一聲。

班吉拉的尾巴高高揚起,隨後帶著一絲能量的波動,抽打在地上。

轟——

地面出現了一絲震動,一顆顆細小顆粒的小石子從地面上彈起,就好似波浪一般地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地震!

三隻朝著班吉拉衝來的坦克臭鼬腳下一個踉蹌,從地面上傳來的震動傷害讓他們一時間無法移動。

班吉拉卻是邁著大步,直接朝著一隻坦克臭鼬衝去。

那隻踉蹌著站起身的坦克臭鼬看到班吉拉朝著自己衝來,一個嚇得驚魂失色,不過還是高聲叫了一聲。

大概的意思就是讓自己的兩個同伴抓住機會快點出手。

此時另外兩隻坦克臭鼬也才剛剛勉強站起身。

沒有任何停頓,朝著青木快步衝去。

班吉拉卻是沒有絲毫理睬。

一把抓住了剛剛站起身的那隻坦克臭鼬的尾巴。

雙方的力量完全不成正比,任憑他拚命反抗,都逃不過班吉拉的手臂。

直接將他抓了起來。

就像是丟皮球,朝著青木的方向丟去。

嗖——

坦克臭鼬這種題型的精靈在被丟的時候,都發出了這樣的聲響,可見班吉拉用的力氣究竟有多大。

另外兩隻坦克臭鼬才剛剛接近青木,就看到自己的兄弟正以一個他們難以理解的速度朝著自己奔來。

超級尋寶儀 嘭——

打擊非常精準!

碰撞聲響起后。

三隻坦克臭鼬一起被彈射了出去。

在地面滾動了好幾圈,才勉強停了下來。

不過,也不是他們自己想停的,而是在他們身後出現一根巨大的石柱,直接將他們給攔住了。

那隻被班吉拉當成皮球的坦克臭鼬直接暈了過去,另外兩隻想要起身逃跑,卻發現自己眼前的畫面在倒退。

他們在被往回拖!

班吉拉的沙子抓住了他們的腳,愣是把他們往回拖拽著。

兩隻前爪死死地勾在地上,卻只是在地上留下了兩道划痕。

毫不留情的被拽到班吉拉的面前。

此時坦克臭鼬們才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撞到鐵板上了,無論是實力還是能量的控制亦或是乾脆的身體力量,都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

居高臨下的看著這三個傢伙。

尾巴再次狠狠地在地面上抽打了一下。

班——

低吼一聲。

尾巴魚地面接觸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很深的鞭痕。

還醒著的兩隻坦克臭鼬頓時站在原地不敢亂動。

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種情況,只有在他們還小的時候,面對那種森林真正霸主級別精靈的時候,才會露出的表情。

班吉拉滿意地點點頭。

剛剛還正愁無聊。

現在就有三個不長眼的傢伙來找麻煩。

雖然臭是臭了點,但總比無聊好不是。

民國之威震關東

三個小時后,趴著躺在沙子上的青木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此時的他感覺渾身都非常地酸痛,只是稍微動一下身體,都有一種好似被撕裂的感覺。

之前暈過去了還好,現在這種疼痛感卻是如潮水般衝進他的腦中。

差點讓剛剛醒過來的青木差點再次暈過去。

勉強緩過神。

才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

睜開眼睛看了看自己視野內所能過看到的場景。

然後就看到一隻體型巨大的班吉拉,正坐在地上,他面前有著三隻坦克臭鼬,身上好像多多少少有一點傷。

在班吉拉的一聲聲吼叫聲中,三隻坦克臭鼬不斷的改變著自己身體的動作。

蹲下、趴下、起立、倒立…

反正青木從未見過這樣的坦克臭鼬。

倒是這隻班吉拉,青木認出來了,不就是自己的那隻班吉拉么?

原來自己最後釋放出來的那隻精靈是班吉拉,看到這一幕,青木也就稍微放心點了,安全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然後才注意到自己身上。

「嗯?怎麼自己現在的姿勢好像有點怪怪的?」

青木這才感覺到,自己是趴著的,雖然趴在了沙子上,感覺還是比較柔軟的,但這頭朝地,臉緊貼著沙子,屁股朝天是什麼意思?

⊙▂⊙??

——————————

第一更!求月票! 宕機三秒鐘。

青木才明白過來自己的這個姿勢是班吉拉擺的。

因為小由基拉以前就喜歡用這種姿勢睡覺。

可能是覺得這樣的姿勢讓自己睡覺更舒服。

腦門上出現了一道道黑線。

再看到不遠處還在逗三隻坦克臭鼬的班吉拉,青木不知道該怎麼叫他。

不過還好,班吉拉對於自己所製造出來的沙床上的變化,比較敏感。

轉頭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發現了睜開眼睛的青木。

頓時一興奮,站了起來。

三隻坦克臭鼬嚇得趴在地上不敢亂動。

班吉拉三步並做兩步,跑到了青木的面前。

「扶我…起來。」青木艱難地開口,哪怕嘴巴只是稍微動一下,都感覺到了劇烈的疼痛。

之所以不用心電感應,是因為青木發現此時自己的超能力好像正在發生某種變化,短時間內是無法調用了。

沒有辦法,只能用最原始的手段。

靠得很近班吉拉才聽到了青木細如蚊子一般的聲音。

露出了一個疑惑的神色。

這個姿勢不舒服嗎?

看到班吉拉的表情,青木覺得自己的臉可能已經黑下來了,要不是一邊緊緊地貼在沙子上無法移動,估計都快黑成碳了。

還好,班吉拉還是聽從了青木的話。

只不過在移動青木身體的時候,再次感受到了劇烈的疼痛。

當班吉拉將自己製作出來的沙床轉換成為了一張非常霸氣的椅子,將青木從原本趴著的姿勢變成了坐在沙子上的模樣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