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和傅沉年紀相差無幾,這個年紀的男人,都在奮鬥事業,他肯花時間陪你,甚至花心思取悅你,比送任何貴重的禮物都來得重要。

兩家知根知底,傅聿修這人他接觸下來,不大喜歡,母親過於強勢,所以他骨子裡有點軟,傅沉和他明顯不同,被傅老打的時候,認錯也沒低頭。

這一點,他是欣賞的。

喬西延難得夸人,又是自己男朋友,宋風晚自然高興。

「你倆出去,我也不反對,你也成年了,有些話我也不好多說,交往接觸,你自己把握好分寸和尺度。」

宋風晚小臉一紅。

「我知道。」

喬西延一想到是自己親手把宋風晚送到傅沉家裡的,這心底還是憋著一口氣。

真是恨不能磨刀霍霍向傅沉。

**

喬西延到京城后,傅沉與宋風晚接觸的機會自然不多。

宋風晚陪著喬西延到古玩市場逛了三四天,她給傅沉買了一塊玉穗,其他時候都是陪著喬西延觀摩人家賭石。

賭石這東西,神仙難斷,若非真的有異能金手指,運氣爆棚,根本不可能每回都能切到好料。

喬西延並不沉迷這個,只是偶爾買幾塊石頭,結果自然是有好有壞。

過程總是讓人期待心跳,宋風晚在邊上圍觀,都能看上一整天。

平安夜當天,宋風晚有門選修課的開卷考試,考試結束,喬西延去學校接她,既然他過來了,自然是他們兩人去賀家參加認親宴。

車內暖氣充足,也難免覺得悶。

喬西延將車停在宿舍門口,走到垃圾桶邊,抽了個煙。

宋風晚四點考完試,說要回宿舍放下書,換個衣服,這都四點半了,真是能磨嘰,他完全搞不懂,女生出門前為什麼要花那麼長時間。

因為明天就是聖誕節,學校里節日氛圍濃烈。

喬西延偏頭吐了口煙圈,卻瞧見一個略顯熟悉的身影。

這是……

吳雨欣。

自從抄襲事件,吳雨欣幫忙作證,她在學校名聲也不像以前那麼惡臭,和宿舍同學關係處得也不錯。

那天事情結束,喬家原準備請她吃飯,她拒絕了。

吳雨欣也看到了喬西延,她猶豫片刻,還是走過去打了招呼。

「喬先生。」

「你好。」喬西延待人素來客套疏離。

吳雨欣這半年也經歷了不少事,也深知,自己配不上喬西延,自然不會奢想與他有什麼糾葛,「今天是平安夜,這個送您。」

她手中提了一袋子包裝好的蘋果,顯然都是送人的。

喬西延怔了下,看著她一下子拿出了好幾個蘋果給自己,「我不愛吃蘋果。」

「那也可以給您夫人和孩子。」

喬西延手抖了下,煙都掉了,「夫人孩子?」

吳雨欣也算接觸過喬家人,也查過他們家,雖然網上的信息,都說喬西延單身,但是這種大家族,隱婚生子也很正常,她並沒懷疑過宋風晚的話。

「嗯,您拿著吧,也不值錢,平安夜快樂。」吳雨欣將蘋果給他就笑著走開了。

夫人孩子?

他什麼時候結婚了。

吳雨欣又去宋風晚宿舍,送了平安果,其實即便抄襲事件后,她們見面會打招呼,來往也不算多。

「謝謝。」宋風晚笑著接過蘋果,她桌上已經擺滿了各種包裝的平安果。

一胞三胎,總裁爹爹超兇猛 「我看到你表哥在樓下。」

「我知道,我很快下去。」宋風晚回來后特意洗了頭髮洗了臉,耽誤了點時間。

她換了衣服,將高跟鞋裝在包里,裹著羽絨服就往外跑,上車之後,還凍得打了個寒顫。

畢竟待會兒要參加晚宴,她裡面穿的不算多,露出一截腳踝,寒風吹透,冷得刺骨。

「表哥,平安夜快樂。」 愛如潮水,染指首席總裁 宋風晚特意給喬西延帶了個蘋果,結果一上車才發現,他車內也有幾個,單看包裝,她就猜到是吳雨欣給的。

喬西延手指輕輕敲打著方向盤,一言不發。

「你遇到吳雨欣了吧,她怎麼給你這麼多個蘋果。」宋風晚忽然不覺,還將手靠在風頁前搓著烘手。

「因為還要送給我的老婆和孩子。」

宋風晚身子一僵,悻悻笑著,「老婆……孩子?」

「你不知道?」

能和吳雨欣說這種話的,除卻宋風晚,不作他想。

「表哥,時間不早了,我們快點出發吧。」宋風晚咳嗽兩聲。

「我還沒交女朋友,居然連孩子都蹦出來了?」

「還不是你爛桃花太多,我才故意這麼說的。」宋風晚咬了咬唇,她都把這事兒給忘了,「再說了,你以後肯定會有孩子的。」

「這種事要是傳開了,你覺得我還能找到對象?」

宋風晚垂頭,「吳雨欣不會和別人說的。」

「你就和她一個人說過這話?」喬西延發動車子,緩緩駛出學校。

「還有一個。」宋風晚怯生生說道。

「還有?」

「這次沒說你生孩子,只說你有個女朋友。」

喬西延輕哂,「女朋友?」

他一個母胎單身狗,莫名其妙連孩子都有了,她可真是厲害。

「還不是那個賀奚想追你,我實在不喜歡她,只能出此下策。」

賀家的?喬西延攥緊方向盤,「她也信了?」

「我說表嫂在國外啊,而且雕刻技術比你還好,她又查不到國外去。」宋風晚忽然覺得自己真是個小機靈鬼。

喬西延輕哂,看把她能耐的。

「表哥,你什麼時候給我找個表嫂啊?」宋風晚好奇。

「談戀愛比雕刻有意思?」喬西延反問。

宋風晚咋舌,單身這麼多年不是沒道理的,整天抱著破石頭,也不出去交際,怎麼可能交到女朋友。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

「你要給我介紹?」喬西延挑眉。

「我就問問。」

「技術比我好的。」他順著宋風晚的話往下說。

宋風晚嘴角一抽,他這是註定要孤獨終老啊。

**

車子快開到賀家設宴的酒店時,道路已經非常擁擠,賀家請了不少安保維持秩序,宋風晚隔著很遠就看到綿亘百米的紅毯。

他們家這是認親,還是舉辦頒獎禮啊,弄得這麼誇張。

她從包里摸出高跟鞋,低頭換鞋,喬西延瞥見她長裙下的裸色秋褲,悶笑一聲,這丫頭倒是會保暖。

兩人到酒店門口時,五點半左右。

天色黑沉下來,濃墨渲染,濃稠壓城,寒風颯颯肆虐,給人的感覺極不好。

碩大的LED顯示牌上,全程都在播放著賀氏集團的宣傳廣告,他們家為了替公司宣傳造勢,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喬先生,宋小姐。」接待小姐,領著兩人往裡走。

漠里寒陽 媒體記者都被擋在外圍,不過賀氏有專門的宣傳部門,今天認親宴全程直播都落在他們頭上。

肥水不流外人田,賀家將自私貪婪展現的淋漓盡致。

宋風晚往裡走,會場都是用香檳玫瑰布置,浪漫夢幻,還有餘漫兮的巨幅照片,賀家人正在接待客人,瞧著他倆過來,賀茂貞夫婦急忙迎上去。

「歡迎……」

「恭喜。」喬西延說話素來沒什麼表情。

「謝謝!詩情,你們過來招待一下喬少爺和宋小姐。」身為女主人的鄒莉立刻叫來自己女兒。

她還想著讓他們好好聯絡感情,多條人脈多條路。

「賀夫人,你們忙吧,不用刻意招待我們。」喬西延說完,領著宋風晚往裡走,顯然不願與他們多交流。

「這喬家人好像都天生壞脾氣,他爺爺就是個月硬骨頭,沒想到孫子也難纏。」賀茂貞忍不住吐槽。

「他們是來參加晚宴,居然是空著手的,這喬家的教養也不過如此。」鄒莉咋舌。

「他家人本就沒什麼教養,當年他爺爺也是怪脾氣,大家都說他特立獨行,我看就是沒教養。」

畢竟是認親宴,算是喜事,前來道賀的客人,幾乎都帶了禮物,極少有人空手而來。

其實喬西延真的準備了賀禮,但是宋風晚直接說,「不用帶禮物,我們就是去看戲的,帶了也沒用,禮物最後要是被賀家收走了,白便宜了他們。」

喬西延心底就清楚,這場認親宴怕是沒那麼簡單。

「行了,別說了,有客人到了。」鄒莉戳著自己丈夫,讓他少說兩句。

「老爺、夫人,大小姐到了。」有人小跑進來。

賀茂貞喜出望外,僅穿著單薄的西裝,迎著寒風出去迎接。

自從要舉辦認親宴,他邀請余漫兮回家好多次,她都不肯,這讓他一度懷疑,她會在當天放自己鴿子。

余漫兮卻篤定地說,「認親宴當天我肯定會去的。」

他這才寬心。

「詩情,你還愣著幹嘛,還不趕緊跟我出去接你姐姐。」賀茂貞看著賀詩情居然站著發獃,臉上略有慍色。

「嗯。」賀詩情提著裙擺往外走。

剛到門口,就瞧著余漫兮剛下車,身上還披著羽絨服,與傅斯年一道往裡走。

賀茂貞特意給她準備了一套紅色禮服,她沒穿,卻穿了一身黑,渾身上下,只有無名指的鑽戒熠熠生輝,挑眉看向門口賀家人時,還眯眼笑了下。

寒風肆虐……

吹得賀家人渾身發涼。

------題外話------

認親宴開始啦,這波虐渣結束,晚晚和三爺就要出去跨年了,吼吼……

單獨出門神馬的,你們都懂的,哈哈

**

表哥表示自己母胎單身,連孩子都生了是怎麼回事?

我要採訪一下表哥,你當時什麼感受?

表哥:煙掉了,可惜了。

我:…… 聽說余漫兮過來,所有人都在朝外張望。

她回到賀家,一直飽受爭議,有人覺得理所當然,畢竟是一家人,即便之前拋棄,也是當時客觀條件,後來接回來又送出國,也算補償。

家長體罰懲戒孩子,以前並不少見,有幾個人沒被父母打過。

但是另一方則覺得隔閡很深,慈善晚會上,傅三爺怒懟賀老太太,兩家又有積怨,即便認回去,也是潛藏隱患。

大家最期待的還是傅家會來多少人,畢竟余漫兮是傅家兒媳。

「據說傅書記還在江城主持工作,根本沒回京,他夫人不知回來沒?」

豪門之假婚真愛 「傅家一點消息都沒有,也不知對這次認親宴是個什麼態度?」

「上回三爺懟得那麼狠,余漫兮要是回來,認了賀家,估計三爺臉上都掛不住吧,我覺得三爺肯定不會到場。」

……

眾人議論紛紛時,緊跟著傅斯年車后,傅沉已經下來。

和他一道前來的是段林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