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莫殤被蘇瑾月長劍散發出來的力量,震的後退了好幾步,他看著蘇瑾月眼中有著一絲震驚之色,「你是分神期修士?」他一開始就看不透蘇瑾月的修為,就在猜測她的修為是不是已經高於自己了,可是想到蘇瑾月是一名八級煉丹宗師,他就覺得這個可能性不大。這次參加比賽的都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修士,蘇瑾月再怎麼天才也不可能煉丹水平那麼高,修為也那麼高。

可是事實卻狠狠地打擊到了他。他以為自己這個年紀,能修鍊到元嬰後期巔峰,已經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遇到蘇瑾月後才知道,他原來什麼都不是。

「嗯。」蘇瑾月點了一下頭。

「我認輸!」莫殤開口道。他和蘇瑾月的實力相差那麼多,再打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不是他不想贏,只是實力是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哪怕只是相差一級。

對著蘇瑾月拱了拱手,「蘇長老,等比賽結束后,我可以請您吃頓飯嗎?」他很和蘇瑾月多聊聊,多了解一些她,想知道她是怎麼修鍊的。

「好!」 萌寶甜妻,冰山總裁寵上天 蘇瑾月微笑著點了一下頭。

莫殤笑著對蘇瑾月施了一禮,抬步走下了賽台。雖然他輸了,但是他輸的很高興。

接著上台的是一名元嬰中期修士,他上台後,走到蘇瑾月的面前,對著她恭敬的行了一禮,「蘇長老,我是流雲宗的魏瀟,我想請您幫我煉製一爐分神丹,可以嗎?」他知道自己不是蘇瑾月的對手,所以乾脆也就不打了,不過能與蘇瑾月說話的機會可不多,所以他不想錯過這次的機會。他雖然離晉級分神還有著很長一段時間,但是早點煉製好分神丹,他以後也就不用愁了。

「等比賽結束后再說吧。」蘇瑾月揚唇道。

「我認輸!蘇長老希望您能答應我的請求。」魏瀟一臉期待的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哭笑不得的點了點頭,「等比賽結束后你去煉丹師協會的駐地找我。」

「多謝蘇長老!」魏瀟開心地對著蘇瑾月行了一禮,轉身走下了台。

接下來上場的修士也得到了魏瀟的啟發,紛紛認輸,只求蘇瑾月給他們煉一次丹。

蘇瑾月站在台上,轉頭看向其他的賽台,無語的搖了搖頭。別的賽台幾乎都是打的難解難分,而她這邊儼然成為了一個求丹現場。可是那些修士不想與她打,她也沒有辦法。他們都已經認輸了,難道她還能再出手嗎?

看向正在七號賽台對戰的戰亦萍。她那邊的戰鬥,雖然沒有其他賽台那麼激烈,但是最慘烈的,只要與戰亦萍對戰的修士,幾乎就沒有能好好的走下台的。也因此上台的修士,都是一上台就認輸。誰也不敢去招惹戰亦萍那個殺神。

見蘇瑾月看向自己,戰亦萍冷冷地一笑。他就等著跟蘇瑾月在總決賽相遇了。 沒有意外的蘇瑾月和戰亦萍都進入了決賽,不同的是蘇瑾月的高分是那些對手主動認輸,而戰亦萍的高分是眾人迫於她的實力和殘忍的手段,才不得不認輸。眾人對蘇瑾月是恭敬佩服,對戰亦萍是恐懼厭惡。

「少主,那戰亦萍的實力如此高強,我們怎麼給墨宇少爺報仇?」藍齊山神色凝重的問道。他現在已經確定戰亦萍是真的被奪舍了,一個年輕如此輕的女子,就算天賦再好,也不可能修鍊到如此境界。別說他,就算藍家的家主和長老過來,也不一定就能替墨宇少爺報仇。

「我已經通知了我父親,他已經派了人過來。」藍墨祁道。家族有飛船到這裡最多三天半的時間。現在只希望戰亦萍不要那麼快就離開墨月城。

「那戰亦萍的實力怕是已經到了合體期了。」藍齊山擔憂道。他們藍家也不是沒有合體期的修士,只是聽說合體期的太上長老,已經進入了閉關,打算衝擊大乘期,怕是一時半兒不會出來。

「等來了再做打算吧。」藍墨祁皺眉道。他現在只擔心蘇瑾月,他希望她可以放棄和戰亦萍對戰。兩人的實力相差如此懸殊,就算蘇瑾月會陣法,也不可能是戰亦萍的對手。實力是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哪怕一絲一毫也差不得。所謂一步一登天就是這個意思。

進入決賽的一百名修士,已經在台上開始了對戰,比起之前的對戰,決賽顯然要更激烈一些。不僅修士的實力強大了,而且法器,攻擊的手段也比之前更厲害了。眾人為了贏得比賽,可謂是手段盡出。

不過賽台上最引人矚目的,還是蘇瑾月和戰亦萍。兩人的實力在進入決賽的一百人中算是頂級的存在,所以即使別的賽台上攻擊激烈無比,打的你生我死,兩人依然像沒事人一般站在賽台上,等著她們的對手上台與她們對戰。只是每一個上台的對手,之前就已經知道了她們的實力,就算真的對戰也只是意思一下。

當然結果是不同的,蘇瑾月只是將對手拍飛,而戰亦萍是直接將人拍死。

隨著時間的過去,進入最後總決賽的修士也決了出來。

一共十人,除了蘇瑾月和戰亦萍外,分別是風雨派的劉武嘯,岳山宗的馬玉恆,丹城的魏正君,封天宗的許碧瑤,江峰,還有落月宗的何其華,墨月城的司徒冥幽,以及天青學院的風駿。

墨月城的副城主走上台,對著進入決賽的十人道:「請進入總決賽的十名修士,上台抽出自己要對戰的對手。」這十人中,最讓他頭痛的就是戰亦萍,聽說她是被一個強大的神魂奪舍的。只是對方的實力深不可測,他們也正在計劃著對付她。這樣一個危險的人物,他們墨月城怎麼可能放任不管?

蘇瑾月走上台,伸手抽了一支簽,看到與自己對戰的是丹城的魏正君,無奈的笑了笑。看來要對上戰亦萍也沒有這麼快。

戰亦萍抽到的對手是許碧瑤,她看向許碧瑤,陰惻惻的笑了起來。封天宗的弟子嗎?他喜歡。他之所以只剩下神魂,就是因為封天宗的門主東方擎婓。

他和東方擎婓的實力不相上下,那時他們大戰了整整一個月,最後東方擎婓利用手段將他殺死,要不是他見機快,怕是連神魂也被滅了。所以封天宗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等他完全契合了現在的這具身體,實力完全恢復后,他就會去封天宗報仇,他要讓封天宗雞犬不留。

許碧瑤看到戰亦萍臉上的笑容,頓時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她怎麼那麼倒霉,遇到了戰亦萍。之前戰亦萍的比賽她都看了,那些對手除了一開始認輸的,與她對戰的幾乎沒有活口。這個女人真是太殘忍了!

「碧瑤師妹,你上台後立即就認輸,千萬不要遲疑。」江峰提醒道。他覺得那個戰亦萍很危險,碧瑤師妹上台後若不立即認輸,說不定就沒有機會了。

「嗯。」許碧瑤點頭應道。在知道自己的對手是戰亦萍的時候,她就已經有了這個打算。她一個元嬰後期巔峰,怎麼可能是戰亦萍的對手?之前死在戰亦萍手裡的元嬰期修士,可是有著十幾人之多。

懷著忐忑不安的情緒,許碧瑤走上賽台,看向對面的戰亦萍,對她拱手道:「我認…」只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有一股強大的威勢壓向了她,讓她根本就無法將接下來的話說完。

戰亦萍冷笑著看著許碧瑤,「你沒有那個機會,所有封天宗的弟子都沒有那個機會。」等這場比賽結束,他滅了蘇瑾月,就會去找這次來墨月城的封天宗弟子,他現在無法對付封天宗,但是對付那些封天宗的弟子,他還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就當提前收點利息。

「碧瑤師妹!你這個混蛋放開她,她已經認輸了。」江峰對著台上的戰亦萍憤怒地大吼著。

戰亦萍冷冷一笑,抬手一揮,一道白光飛快的射出沒入了許碧瑤的身體。

「啊!」許碧瑤痛苦的發出一聲凄慘的叫聲。

圍觀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憤怒了起來。

「那個女人真是太狠毒了,竟然對封天宗的弟子抽魂煉魄。」

「我忍不下去了,我們一起去滅了她。」

「她簡直就是個女魔頭,想不到天衍宗的弟子這麼狠毒。」

有些人將憤怒地目光射向了言云裳一行人,恨不得衝上前爆揍他們一頓,出了心中這口惡氣。

「言師姐,我們該怎麼辦?」李晴兒害怕的躲在了言云裳的身後。她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大家被誤會,她已經不是我們天衍宗的弟子了,她被人奪舍了。」顧青涵大聲的對著眾人解釋道。此時她心裡真的很憋屈,為了那個戰亦萍,他們天衍宗的弟子不知道糟受了多少人的白眼。要不是這裡禁制打鬥,怕是眾人已經衝上來了。 聽到顧青涵的話,眾人都是嗤之以鼻,心中也更是憤怒。

「你們以為我們是傻子嗎?這樣的話也會相信?」

「就是,你們天衍宗的弟子給我等著,我們封天宗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我們華宇派也不會放過你們。」

「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要是不相信,可以問藍家的人,他們是知道的。」顧青涵焦急的解釋道。

言云裳擺了擺手,「我們現在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的。」現在天衍宗因為戰亦萍已經成為了公敵,戰亦萍對那些沒有認輸的門派弟子,可沒有手下留情。

顧青涵神色黯然的低下了頭。言師姐說的沒錯,換成她是別人,也不會相信這樣的理由。

「言師姐,我們怎麼辦?難道就只能這樣坐以待斃了嗎?」天衍宗的弟子都看向了言云裳,等著她想辦法。現在言師姐是他們的主導,他們能依仗的就是只有她。

言云裳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等師父他們過來了。」只是他們能等到那一天嗎?她真的沒有信心。

戰亦萍哈哈大笑著。今天他真的很高興,這麼多年壓在心中的惡氣終於出了一點,讓他無比的暢快。

蘇瑾月走上台,目光冷冽的看著對面的戰亦萍。

戰亦萍看到蘇瑾月,笑的更是暢快,「你終於來了,讓我等的可真辛苦。」了結了蘇瑾月,戰亦萍的魂魄就可以了無牽挂的散去了,他就可以完全的接收這具身體,與這具身體契合了,這也是他一開始沒有直接奪舍的原因。直接奪舍,即使他滅了原主,身體里也會殘留一絲原主的怨氣,他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將那絲怨氣去除,但是原主心甘情願的離開,他就不會有這個麻煩了。

蘇瑾月沒有與對方多話,抬手一揮,無數陣旗和符籙向著戰亦萍而去。這些陣旗和符籙都是用高級材料製作而成的,鎖魂陣又是八級陣法中頂級的陣法,她就不信對那個奪舍的神魂一點作用都沒有。

戰亦萍一愣,看了一眼已經困住了自己的陣法,不屑的一笑,「沒想到你還是個陣法宗師,我倒是小看你了,不過以你的修為想要用陣法控制住我也太自不量力了。」他承認自己破不開這個陣法,但是蘇瑾月只是一個分神初期修士,她要維持這個陣法需要的靈氣可不是一點半點,他只要等她的靈力消耗的差不多的時候,在慢慢的折磨她。

「你有把握嗎?」戰亦萍的魂魄不放心的問道。她現在不求什麼,只求這個奪了她身體的人能夠殺了蘇瑾月。

「放心吧,我會滿足你的願望的。」已成為了戰亦萍的神魂自信的說道。他一個合體後期修士,要是連一個分神初期都對付不了,那他還混什麼。

「好!只要你滅了蘇瑾月,我就自己煙消雲散。」戰亦萍的魂魄道。她落到今天的下場都是因為蘇瑾月,不是蘇瑾月,她不會來到這個鬼地方,不會和家人分開,她還是那個父母和哥哥們疼愛的戰亦萍。

蘇瑾月沒有理會對方的話,快速的翻動手決控制著陣法。她的陣法傳承於金葉界,和其他的陣法可是不同的,即使那個奪走戰亦萍的神魂再強大,她都有一半的把握可以將他的神魂抽出來。若不是怕傷了戰亦萍的身體,她會直接自爆了陣法。

台下的眾人都盯著台上的蘇瑾月,有激動,有期待,更多的是緊張。

「蘇長老的實力應該比那個戰亦萍要弱,她會贏嗎?」

「蘇長老可是陣法高手,當初在天青海遺迹中,她的陣法可是救了很多人,我對她有信心。」

「蘇長老加油!滅了那個惡毒的女人。」

「蘇長老加油!」聽到有人為蘇瑾月加油,其他人也齊齊的為蘇瑾月加起了油。

已成為了戰亦萍的神魂釋放出身上的強大氣勢,同時祭出一把巨大的黑剪刀,攻擊著蘇瑾月布置的陣法。他雖然破解不開這個陣法,但是他可以和蘇瑾月耗真元,只要蘇瑾月的真元耗完,那就是他的天下了。

蘇瑾月手決一翻,一條巨龍在陣法中突兀的出現,帶著強大的氣勢,向著戰亦萍攻擊了過去。

已成為了戰亦萍的神魂冷哼一聲,手中黑色大剪刀在空中一抖,瞬間化為了無數把黑色的小剪刀,向著攻擊過來的巨龍攻擊了過去。只是雕蟲小技而已,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

「轟!」一道轟天巨響在賽台上響起,就連地面都震動了起來。

眾人震驚的看著台上激烈的戰鬥,心中有著擔心,更多的是熱血沸騰。他們見過無數戰鬥,也經歷過無數戰鬥,但是這麼激烈的戰鬥還是第一次見到。強者的戰鬥果然是不同的。 戰亦萍愣愣的看著天空中的鳳凰,一雙眼睛瞪的猶如銅鈴,眼中充滿了震驚之色。蘇瑾月那個變態要不要這麼打擊人,修為比他低,他沒辦法滅了她就已經很憋屈了,她還整出了個神獸,這讓他還怎麼打?

火鳳在天空中盤旋著,強大的氣勢無窮無盡的釋放而出,向著陣法中的戰亦萍壓了下去。

即使火鳳還處於成長期,但是屬於神獸的威壓,卻不是一個人類修士可以承受的,戰亦萍身上的氣勢被壓制住了不說,連反抗都做不到。

蘇瑾月伸手拭去嘴角的鮮紅,冷笑著看著陣法中的戰亦萍,快速的翻動著手決。

鎖魂陣上光芒閃爍,一道道攻擊向著戰亦萍接連不斷地攻去,戰亦萍只覺得他的神魂劇烈的疼痛了起來,似有著要破體而出的趨勢。

身體內戰亦萍的魂魄看到外面的情景,嚇得瑟瑟發抖。蘇瑾月怎麼那麼可怕?如果還有一次機會,她絕對不會去招惹她。

戰亦萍感覺到自己的神魂越來越痛,他想要逃走,可是面前有鎖魂陣,天空中又有神獸鳳凰,他根本無處可逃,可是讓他坐以待斃也不可能。

看向蜷縮在一旁的戰亦萍的魂魄,神魂眼中閃過一絲惡毒的光芒,伸手一抓,帶著戰亦萍的魂魄一起破體而出。他只要爭取到幾息的時間,就有著逃走的希望。

兩道魂魄衝出戰亦萍的身體,神魂將戰亦萍的魂魄向著攻擊過來的巨龍一丟。

戰亦萍的魂魄只感覺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傳來,接著就被席捲而來的巨龍吞噬,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蘇瑾月發現神魂將戰亦萍的魂魄帶出來時,連忙收住了攻擊,可是即使如此也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戰亦萍的魂魄被巨龍吞噬。這個鎖魂陣是針對那個強大的神魂布置的,如戰亦萍這樣弱小的魂魄,根本就扛不住,哪怕只是半息的時間。

總裁強娶豪奪:醉愛是你! 神魂乘機在蘇瑾月收走攻擊的那一瞬間,向著陣法外快速的衝去,只是它還沒來得及衝出去,一道火紅的火焰就向著它襲卷了過來。

「啊!」神魂發出一道凄厲的慘叫,很快就消失在了鳳凰焰之中。即使它的神魂再強大,遇到神獸的火焰,依然只有毀滅的結局。

蘇瑾月揮手收去鎖魂陣,看著地上已經沒有了氣息的戰亦萍,搖頭嘆了一口氣,走上前,拿出一顆丹藥放入戰亦萍的口中,伸手拉起她,將她背在自己的身上,向著廣場外走去。

火鳳發出一聲鳳鳴,展翅而下,盤旋在蘇瑾月的頭頂。

蘇瑾月所到之處,眾人都齊齊的向著一旁讓開,看著蘇瑾月的眼中除了恭敬還有著崇拜。一個連神獸都能收服的人,那是有多麼的強大!

「蘇瑾月。」藍墨祁走上前。此時他的心中依然充滿了濃濃的震撼,幸好他已經放下了,蘇瑾月這樣的人只能用來崇拜,當妻子的話,絕對會打擊死人的。

蘇瑾月對著藍墨祁微微一笑。

藍墨祁看向蘇瑾月背上的戰亦萍,「你為什麼要帶走她的屍體?」他問出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聲。

「她是我的小姑子。」蘇瑾月道。即使戰亦萍再不好,這一點確實事實。

「啊?」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張大了嘴巴。

「亦萍師妹竟然是蘇瑾月的小姑子,這是在太不可思議了。」顧青涵不敢相信的搖了搖頭。

「是啊。」言云裳點頭贊同。既然蘇瑾月和亦萍師妹有這樣的關係,怎麼就沒有聽亦萍師妹提及過,有蘇瑾月這樣的嫂嫂,那可是無上的榮耀。

蘇瑾月與藍墨祁說了幾句,便告辭離開了。她已經給戰亦萍吃了九轉還魂丹,戰亦萍三天過後就會恢復魂魄,只是戰亦萍還沒有晉級元嬰,所以也就沒有形成元魂,因此即使恢復神魂,她也不再是原來的戰亦萍了。她會失去很多的記憶,至於能記得多少,那就看她的造化了。

回到煉丹師協會的駐地,蘇瑾月將戰亦萍放在了床上,讓她自行恢復。對於這個小姑子,她是真的喜歡,但是再不喜歡也改變不了她是亦寒的妹妹。

「叩叩叩!」門上傳來了敲門聲。

蘇瑾月上前打開門,只見門外是徐長老。

「蘇長老!」徐長老恭敬的對著蘇瑾月行了一禮。天月大陸上從來不缺天才,可是像蘇瑾月這樣的,他卻還是第一次見。

「徐長老,你找我有事嗎?」蘇瑾月讓開一步,邀請徐長老進入房間。

「我就不進去了。」徐長老拿出一隻小玉瓶和一隻小盒子遞給蘇瑾月,「這個是這次比賽的獎品。」這次門派交流賽分數最高的就是蘇瑾月和戰亦萍,戰亦萍被蘇瑾月打敗了,那獎品自然就是蘇瑾月的。蘇瑾月離開廣場后,墨月城的副城主親自將獎品送到了他的手裡,讓他帶回來給蘇瑾月。

「多謝徐長老!」蘇瑾月伸手接過獎品。

徐長老笑著搖了搖頭,「柳長老讓我問你什麼時候有時間,他想要宴請你。」

蘇瑾月想了一下,「那就明天吧。」她還要在墨月城待三天,等到戰亦萍恢復才回去。

徐長老點了點頭,「那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說完,便告辭而去。

蘇瑾月關上房門走進房間,拿出通訊符,正要和蘇言溪聯繫,問一下他門派建立的情況,就見通訊符亮了起來。

看到上面的亮光,蘇瑾月心中一陣狂喜,連忙啟動了通訊符,「亦寒,你來天月大陸了?」

「我剛到,你在哪裡?」戰亦寒開心地聲音從通訊符中傳來。

「我在墨月城,你先去星珈山等我,我過兩天就回去。」蘇瑾月開心道。她當然恨不得現在就能見到亦寒,只是亦寒沒有飛船,靠著縮地成寸到星珈山,也最起碼要一個星期左右,那時她也差不多回到星珈山了。

「我想你了!」戰亦寒深情的聲音傳來。

「我也是。」蘇瑾月揚起甜蜜的微笑。在天月大陸的這些日子,她的腦中,心中,早就被他的身影佔滿了。 與戰亦寒聊了一會兒,蘇瑾月看了一眼床上的戰亦萍,「亦寒,我找到亦萍了。」

戰亦寒一愣,驚喜的問道:「她現在怎麼樣了?」他一直以為亦萍已經不在了,沒想到她竟然還活著。

「她被一個強大的神魂奪了舍,我已經給她服用了九轉還魂丹,很快就會恢復的,你不用擔心。」蘇瑾月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如果她不是八級煉丹宗師,那這次戰亦萍就凶多吉少了。八級丹藥在丹城都是一丹難求,沒有一點勢力,或是深厚的家底,想要買到九轉還魂丹根本就不可能。

「那就好。」戰亦寒鬆了一口氣。

蘇瑾月與戰亦寒一直聊到快要天黑的時候,兩人才戀戀不捨的切斷了聯繫。

相比於蘇瑾月這邊的平靜,此時外面已經亂成了一團。

藍家駐地,藍嚴覺臉色陰沉的坐在大廳里,「既然那個戰亦萍是蘇瑾月的小姑子,那我們就找蘇瑾月算賬。」他得到了兒子藍墨宇隕落的消息,立即就趕了過來。

「伯父,戰亦萍是被人奪了舍,事情並不是她做的。」藍墨祁道。他的確很討厭那個戰亦萍,但是他必須要將話說清楚。最主要的是,他不想因為這件事和蘇瑾月連朋友都做不成。

「奪舍那又怎麼樣,墨宇死在戰亦萍的手中是事實。」藍嚴覺沉聲道。他不可能讓自己的兒子白白的死掉。

「伯父,戰亦萍和那個奪舍的元魂已經被蘇瑾月滅了,蘇瑾月算起來應該是我們藍家的恩人。」藍墨祁也沉下了臉。他知道堂哥的死對伯父的打擊很大,但是這件事已經發生了,而且罪魁禍首已經死了,伯父就不應該再追究了。

藍嚴覺冷哼一聲,「這件事你無需管。」他聽說蘇瑾月是八級煉丹宗師,又有著神獸鳳凰,那樣的一個人,他滅肯定是滅不了的,而且她身後還有著丹城,但是賠償肯定是要的。那個戰亦萍這次可是殺了不少門派的弟子,他只要聯合那些門派就不信蘇瑾月不妥協。

「伯父,若是你執意如此,我會如實稟報家主的。」藍墨祁冷著臉道。他父親一定不會為了藍墨宇與蘇瑾月反目成仇的。

「啪!」藍嚴覺一拍桌子怒道:「這是你對伯父說話的態度嗎?」這個藍墨祁真是越來越不將他放在眼中了,若是他將來當上了家主,家族還有他的地位嗎?

藍墨祁冷哼一聲,轉身向著外面走去。他要去找蘇瑾月,告訴她這件事,他可不想蘇瑾月誤會了他。

「攔住他。」藍嚴覺對著身旁的兩名長老命令道。這次他帶來的兩名長老都是他的心腹,他們對他絕對言聽計從。

兩名長老聞言,快步上前,一前一後的攔住了藍墨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