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千毒金剛掌果然了得,神力四溢,太恐怖了!」

「這小子向他挑戰,肯定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可惜啊,此番寶物盡被他一人獨佔了!」

有人驚訝,也有人惋惜。

下一刻,沒出手的人竟開始商議起來,要怎樣黑吃黑,才能從墨成殤手中再把寶物搶回來。

眼看已經不可逆轉——

突然,墨成殤一聲悶哼,身子踉蹌後退,似乎是被韓星輕飄飄的拳力給轟得一個倒翻筋斗,翻上了高空。

「啪唧!」 名門隱婚:獨寵囂張小萌妻 緊接著,墨成殤人還沒等從空中落下來,一隻比熊掌還大的手掌先掉了下來。

這隻堅不可摧的千毒金剛掌,足有鍋蓋大,像被什麼利刃順著手腕骨關節處的骨縫被整整齊齊的割掉了,白花花的骨頭裸露在外面,上面竟然沒沾一絲血跡!

就在這一刻,人在空中的墨成殤也驚覺變故,他突然覺得自己胳膊的前端輕了,

這是什麼情況?他心念電轉,身子一邊下沉,眼睛一邊向手腕處看去。

當纏繞在胳膊上的黑霧散開時,他這才臉色慘白,發覺自己手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自己這隻手堪比靈寶,堅如神兵利刃,怎麼就會被人從腕骨處寸寸斬斷?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人,已重重地摔落在了地底下。

墨成殤反應極快,他張嘴吐出一顆黑色珠子,現出華光萬丈,結成的防護結界,將自己圍在裡面。

他用那隻好手,掏出三粒回天再生丹吞服了下去,想利用短暫的時間,再重新生出一隻手來。

「鯤鵬虛空術!」韓星做事從不留後手,他身軀化成一道虛影,如一道電光向前衝去。

天鵬極速,有著不可思議的速度……

韓星母指與食指捏合著那根繡花針,僅僅向前劃了一下。

墨成殤變色,黑色珠子結成的防護結界被繡花針划的開始龜裂,緊接著,就像脆玉般的爆裂開來。

他的抵抗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這個繡花針寒氣刺骨,冒著騰騰的煞氣,迅捷無比的在他的脖子上轉了一圈,他那斗大的頭,撲騰一聲,便掉了下來。

他的脖腔沒有一絲鮮血,足見這根繡花針的的鋒利—-殺人不見血!

「你真以為可以殺我?」戰尊境的強者,豈能那麼容易死去!

墨成殤元神突然一跳,化成一道人形金光從脖子里竄了出來。

「自然可以殺你……」韓星的速度何其快,一下子就追了上去!

那根繡花針更是如跗骨之蛆,根本甩都甩不掉。

從墨成殤的元神上傳來「叮噹」一聲,寸許大小的元神小人,被繡花針從上到下穿了個透,然後,竟從繡花針中傳出詭異般的笑聲,他的元神被刑天活活給吞噬了!

形神俱滅!

實在是太恐怖了!很多人驚的目瞪口呆,摸摸後腦勺,那裡依然有著一絲髮涼的感覺。

直到此刻,墨成殤脖子里的血光才驟然噴洒出來,身子一歪,噗地一聲,把地面上激起了一片塵土。

……

所有人的眼睛,都猛然睜大到了極致,只覺得自己的心跳也在這一刻猛的停止!

這還是一個少年嗎?這簡直就是一尊殺神!

鎮壓戰尊強者!

而且還是用針鎮殺!

一個煉丹師怎麼會……有這麼出神入化的身手?

韓星知道,現在必須要顯出手段,才能力壓眾人!

他看了看地下的無頭屍,搖搖頭:「老實說,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用針殺人,委屈你了,一路走好!為了不委屈下面的人,我要改用刀了!」

韓星手腕輕輕一動,轟的一聲,繡花針快速放大,變成了一把屠天神戟。

屠天神戟沉重如山,輕輕一震,整片黑松林被壓塌了一半。

韓星雙眉倒豎,眸綻冷光,戟指眾人,獰笑一聲:「今天你們誰都走不了!」 轟!

霎時間一桿百丈巨戟出現的韓星手中。

屠天神戟煞氣衝天,頓時有一股極端狂暴的靈力從中爆發出來,讓人毛骨悚然。

屠天神戟黑里透金的戟刃上面有殺氣波紋席捲開來,有著一股讓人心驚膽顫的威勢!

這股驚人的壓迫之力,引得所有前來奪寶的各方強者面露驚容!

此戟戾氣衝天,也不知斬殺了多少生靈,慘烈無比的氣息,讓所人都受到了波及,頓感胸口有被壓迫的憋悶,難受的差點一口鮮血噴出。`

「此等神兵絕非我秦洲大陸所能鍛造出來,怪不得有人說他依託於大羅天界,看來此言不虛!」

「這桿神兵與丹藥靈石相比,更勝一籌,已經具備道器的神彩,看得讓人眼熱!」

韓星剛才秒殺墨成殤,或許在外人眼中看來,他是憑藉著偷機取巧才僥倖成功……因為他根本沒有施展半點神通,純粹靠的就是神兵之利,不然他絕非戰尊境修士的對手!

饒是如此,卻是無人敢靠近。

眼下情形,已經完全超出這些人認知,不過,通過屠天神戟,他們猜想確定……這個煉丹師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

便在此刻,突然有人「咦」了一聲……

「我怎麼看他那麼面熟呢……?」

這人在荒古密地開啟時,曾經見過韓星。

他連連皺眉,將目光死死盯著韓星身上,僅僅三息時間便確認出了他的身份!

「居然會是此人?」他面色複雜,自然自語,隨即又搖頭:「不可能啊……他只是龍淵宗戰力殿的一名弟子,雖傳此人資質逆天無比,乃是荒古血脈,有成就聖體的資質,但也不可能成長這麼快!」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人影出現……殷天祥!

他怕韓星獨木難支,趕來與他會合,情急之下,連易容都忘了。

殷天祥乃是龍淵宗戰力殿的殿主,卻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哈哈哈!我道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原來是龍淵宗的一個普通弟子在此裝神弄鬼!」歐陽世家的家主歐陽天雷,哈哈大笑。

落日谷的一位長老也一拍腦門,道:「你說的沒錯,正是他,嘿嘿,這小兔崽子人是假的,手中的兵刃與所拍賣的丹藥卻是真的,傳聞他從荒古秘地中得了不少寶貝,看來,今日合該我等發財!」

適才韓星斬殺墨成殤時被驚的面色慘白之人,聞聽此言,頓時臉色紅潤了起來。

他們心中的驚懼感,瞬時間被一掃而光。

聲音落下,三道人影同時出現,太上玄天聖地剩下的一位長老與另外三人呈四面包圍態勢,將韓星團團困在其中。

下一刻,周邊氣息大變,一股股無形壓力瞬間產生,澎湃轟殺而至。

總裁奪情:霸寵甜妻抱入懷 剛剛趕到此地的殷天祥,感應到四人氣息,難掩心中驚懼……競然是修士中的梟雄……四名戰尊!

二名中期,二名後期修士!

這些人的戰力疊加起來,不亞於一名地級戰聖,甚至能達到戰皇境界修士的戰力!

頓時一股苦澀之意從他心中生出……看來,今日韓星所得罪之人實力太過強大,恐怕無法善了!

自己的生死倒不重要,只希望韓星別出事才好。

殷天祥護徒心切,心情無法平靜,無需韓星開口,便與他達成一致,絲絲殺機從體內散發而出。

他一步跨出,與韓星並肩而立。

他冷哼一聲,怫然不悅,拱手道:「汝等何故在此截殺我等,難道要強搶寶物不成?道友既然已經認出我二人了,也應當知道龍淵宗也不是好惹的,還不速速退去……」

說話間,歐陽天雷從殷天祥的眼神捕捉到一絲慌亂之色,頓時心中大定,神色也越發的變得凌厲起來。

他大聲喝道:「一個小小的二流門派,剛剛晉陞為大派,就敢在我等面前耍威風,莫非想要找死不成!拍賣行的羞辱,你以為就這麼就算完了?放下身上寶物,也許還有活路,不然的話,定將你師徒二人碎屍萬段!」

殷天祥聞言,面色徹底陰沉下去,他審時度勢,目光陰冷的從四位戰尊臉上掃過。

半響,他才冷哼一聲,道:「所有的寶物,都在老夫身上,放我徒兒先走,這些東西你們盡可拿去!」

他伸手將掛在腰間的儲物袋取下,丟在腳下,道:「爾等若是不答應,我即便拼得性命不要,哪怕是自曝,也要將你等斬殺於此!」

韓星知道,師傅的儲物袋中,根本就沒有幾塊靈石,就連丹藥也沒有幾顆,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在用命換取自己逃生的機會。

歐陽天雷流露淡淡譏誚,搖頭道:「同歸於盡?在下心中雖然有所顧忌,但只怕你在我四人合力之下沒有這個本事!再說了,這小兔崽子適才將墨成殤瞬間斬殺,從這一點看,也是個狠人,我等豈能將他放虎歸山,若今日不能擊殺,日後豈不養虎成患?他,唯有死路一條!」

「對,不可手下留情,必傾全力出手誅殺此人。一則替我家墨長老報仇,二則奪寶成功,也可免除我等百年苦修!」太上玄天聖地長老陽奉天正義凜然說道,只是卻難掩眼眸深處一絲貪婪的灼熱。

所有的修士目光都匯聚到韓星身上。

這個在拍賣行將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少年,在他們心中自然缺乏好感。

撒旦殘情:豪門抵債品 眼見他此刻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一時間大感痛快,怨毒、冷嘲之聲頓起!

「死吧!死吧!」

「侮辱我等上位者,終遭報應。」

「殺人奪寶,實在是痛快!哈哈!」

不過此刻卻無人發現,面對四名戰尊的合圍,從韓星的眼神中,卻看不出半點驚慌和畏懼不安,甚至他連要拚死反抗的姿態都沒有。

有的只是臉上掛著譏誚冷嘲的笑容。

韓星十分的平靜,無半點焦慮,對殷天祥搖了搖頭,道:「師傅你和他們說這些,無異於對牛彈琴,你見過狼松過咬到嘴邊的肉嗎?既然四個老鬼明知我有滅殺戰尊修士之能,還聽不進勸,那就是他們急著要下地獄,你且站到一旁,看我怎樣屠狼!」

遠處,眾人難以平靜:「這小子都到了這個節骨眼,還敢如此大言不慚,難道他荒古聖體己成?」

很多人都在猜測,不過韓星的身體表面荒古血脈沸騰,形成了一層繚繞的血色霧氣,眾人根本看不清。

「出手!」四人中,太上玄天聖地長老陽奉天低喝一聲。

下一刻,四道恐怖氣息轟然爆發。

「轟」……!

四道神通出手。

火浪呼嘯,領空怒卷,一把殺意無邊的巨劍立斬了下來!

又有一座燃燒的石塔,火燒十方般的朝韓星撞來。

歐陽天雷掌中更是衝起一道赤紫絢光,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雷球,摧枯拉朽般的激射而下,要將韓星炸散成萬千齏粉。

落日谷的那位長老也祭出了一個兩寸多高的火爐,快速放大到十丈,裡面彷彿有一輪太陽在燃燒,沉重如岳,向韓星頭上落了下來。

面對四名戰尊境的強者聯手絞殺,就是戰聖也要頭疼,必被其斬滅,對於這點,出手四人信心十足。看,

就在眾人以為他必死之機,韓星動了!

他的身子突然凌空翻轉,他一手握住擎天大戟,另一隻手祭出了一具青銅天棺。

這具青銅天棺像一隻噬人的荒古巨獸,恐怖的波動,如海嘯一般席捲天地,一下子沖向四面八方!

韓星亂髮飛揚,氣勢不可阻擋,一聲長嘯,單手托棺沖了過去……

「起!」

他神力沸騰,手托青銅巨棺向空中壓下來的四件戰尊巨擘的兵器直接劈砸了過去!

這是一次驚天動地的大碰撞!

四件兵器,落在青銅天棺上,打的天棺不斷的搖動,發出天崩地裂般的聲響!

「轟!」

青銅黑棺跟山一般沉重,巨劍斬在上面咔咔作響,光華盡失,直接斷為數截。

那座燃燒的石塔更是被撞的出現了一道道大裂縫!眼見的是廢了,不能再用了。

落日谷的那位長老祭出的火爐未損,光芒大盛,向下壓落,裡面的太陽真火,直若將韓星壓成肉醬,再烤焦燒透。

歐陽天雷掌中的天雷也滾滾猛擊而下,似乎要青銅天棺的防守,劈殺進去,摧毀一切!

這個場景讓人驚悚,只怕再有三息,世間上便再無韓星這個人存在。

突然,青銅黑棺轟隆連震,從韓星手中飛出。

無數的煞氣不斷地從棺縫中湧出,「哐當」一聲巨響,棺身搖動,棺蓋竟突然打開,一股強悍的力量翻湧而出,向天雷與火爐迎了上去。

慘烈煞氣充斥天地,青銅天棺張開的棺口像蒼穹裂開的黑洞,把天雷與火爐竟然雙雙裝進了棺內。

無敵天下 眾人只聽的頭頂上「呯!」一聲巨震,棺材蓋又合了上去。

「這棺材如同一方地獄,將法寶吞了進去!」眾人大驚失色!

他們哪裡知道,青銅天棺內有青銅鼎及雷池、仙火等仙器,收取這天雷與火爐實在是太容易不過了。

法寶盡失,這讓歐陽天雷四人震驚的差點眼球落了一地,他們獃滯的張大了嘴,久久合不上去。

「敢寶者,死!」韓星氣勢陡升。

他一聲長嘯,手持屠天神戟,大步前行。

「刷」眾人突然面前一道烏光閃過……天地皆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