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兩個人纏著這男僵打了起來,但是一時半會兒他們也弄不死這東西,這東西呢,好像也不太好整死他們兩個,但是,這男僵吃了痛,竟然越來越火大,而兩個人經過剛才那一場大戰,可沒少消耗體力,所以就打了一個勢均力敵。

隨著那個男僵一起跳過來的還有那個一起的女僵,三個老頭之中,紀良道;「我去會它。」說著話,拉出一把單刀,跳過去就砍,他這刀當然也是經過特殊處理的,但是一刀下去,只是一溜火星子,那女僵大吼一聲,聲音其實跟男僵差不多,然後,插,掄,掃,招招致命,紀良也是老當益壯,就當是活動身體了。

莫劍晴那面還有三個被付了身的屍體,也就是胡海華和他的兩個手下,還有一個劉傑,抱著兩個怪罈子,裡邊應該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而這面還有兩個老頭和第五楓,那第五楓是盯著劉傑的,可能早就已經說好了,只要劉傑動,他就會動。

雙方還沒有完全展開大戰,只是這雨卻有要下大的意思了。 軒一南和李興娟進去公共廁所已好一會兒了,莫劍晴有些奇怪呢,怎麼還沒有搞定,雖然今天已讓胡海華的手下全部動了起來,全城一起動手,以便引去公家的人,到時候自己走的時候也順利,但是時間可不是很多,怎麼能這麼耽隔呢?

再說了,自己的女兒至從變成陰屍以來,陰氣讓她媚惑天成,對男人有致命的誘惑之力的,而且那方面更是十分利害,如果想要一個男人很快的泄出來的也是很隨心的,那個胡海華看上去也是個極彪悍之輩了,但是就算是手下留著情也不過幾天就玩完了。

但是,看對面的那老乞婆好像是一點不擔心啊,這可有點不對啊,這老乞婆見多識廣,怎麼可能不知道陰屍對男人的致命誘惑呢?可是,她又為什麼不擔心呢?

莫劍晴和陳小荷打本來就落於下風,現在竟然有些擔心自己的女兒來,就更是險像環生了,可就在這時,忽然廁所里傳來一聲女聲的大叫。

「啊――哦――」

這一聲很怪,在打鬥著的人都是一愣,過來人聽上去有點熟悉,但是卻又很有不一樣,沒經過那樣事情的人當然更是聽著怪了,這聽著很像是慘叫,但是卻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又過了不大一會兒,只見軒一南吹著口哨,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到了門口,還伸了下懶腰,叫了一聲「爽」,然後一直走了過來。

「哎,怎麼都不打了?別管我,你們繼續開打。」

莫劍晴瞪著他問道;「我……女兒呢?」

「你女兒?」軒一南一臉欠扁的看著莫劍晴道;「你是說剛才那個美麗的……不是人的東西嗎?」

莫劍晴的眼中飄起了暗紅色的鬼火,恨恨的道;「正是,她人呢?」

軒一南笑了下道;「真不好意思,你的女兒啊……我沒忍住,射了幾發,她就著了火,然後就成灰了……」

「你說什麼?」莫劍晴大吃一驚,不能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看上去極欠打的小子道;「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你……你倒底是什麼人?」

軒一南翻了下白眼道;「好人啦,男人啦,喜歡女鬼的男人啦,怎麼?就你這樣的我是不會看上的,你還是死心吧。」

「你……你……你難道是……」莫劍晴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但是那不是一件很不可信的事情嗎?難道是真的?而眼前的這個男孩子……哇呀呀,氣死我也,我堅持著一直活到現在,為的是什麼?我變成這個樣子又是為了什麼?還不都是為了女兒?可是現在女兒竟然被化成了灰……

「啊……」莫劍晴絕望的大叫一聲,只見她那兩隻深深的,黑黑的眼窩裡竟然呼的一下,冒起了老高的血紅色的鬼火,然後她一伸手,只見劉傑抱著的那兩個怪罈子的蓋子忽然飛了出去。

而隨著罈子口的打開,劉傑連忙將之往地上一放,只見那罈子里忽然衝出數道黑氣來,正是一個個已被煉化了的惡鬼,只見那些惡鬼一出來,四處看了看,就想要往陳小荷這邊沖,忽然莫劍晴兩手一抓,「啊」的一聲大叫,兩手的手心裡忽然生出一股吸力,那些惡鬼好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嚇得連忙想在四散逃跑,但是卻早就晚了,只見那些惡鬼很快的就化成了黑色的鬼氣,肉眼可見的被莫劍晴吸入體內。

而隨著莫劍晴吸入那數只惡鬼的鬼氣,只見她原本就很寬大的黑袍竟然鼓了起來,頭上的灰白的枯發無風自揚,兩眼鬼火一下竄起老高,整個人看上去真的是極度的恐怖。

「咯」莫劍晴吸完了鬼氣,怪叫一聲,悠忽一閃就衝到了軒一南的身前,鬼爪閃電一般的抓下,但是她還沒碰到軒一南,只見旁邊「叭叭」飛起來兩腳,陳小荷已一臉嚴肅的推開孫子;「閃邊。」並且兩腳接下了莫劍晴的爪子。

「死」莫劍晴大叫一聲,化成一道黑色的閃電,瘋了一樣撲向陳小荷。

軒一南早就媽呀一聲滾出了好遠,看著那瘋了的老鬼婆,心裡一個勁的亂跳,剛才真的是太快了,如果不是奶奶一把將自己推開,只怕自己現在身上已多了好幾個洞洞了,現在想一想,他們四個當初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去了那老鬼婆的鬼窩,如果不是走了超級狗屎運,只怕一個個都得被撕成碎片,再看從來沒有這麼嚴肅的奶奶,他真的是一陣的后怕,既然奶奶都這麼的認真了起來,那這個老鬼婆當然是真的很難對付的了。

陳小荷這一次接下莫劍晴,可就不是那麼好打的了,這老鬼婆吸入那多的鬼氣,這完全就是開了掛啊,和剛才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語,「你們幾個,快點打發了那些小嘍啰……」下邊的話竟然被莫劍逼得說不出來了,不得不全神貫注的對付莫劍晴。

其它人可也不是傻子,一看老鬼婆發飆了,而且是那樣的恐怖,心裡都著了急,唐朗一把拉出短棍,就要去幫陳小荷,沒想到那三個鬼屍竟然沖了過來,他只好上前接往,劉傑大叫一聲,不知道從哪兒拉出了兩把護手叉,第五楓一看,大叫一聲;「小子,你的對手是我。」九節鞭一放,向劉傑而來。

陳二一看,那好吧,跳過去幫著妹妹雙戰莫劍晴,不過陳二的功夫可比不過陳小荷,差的還不是一點兩點,所以,真正的,兩個老太太的大戰,他也插不上幾手。

軒一南拍了拍心口,將戰場看了一圈兒,都在打著了,雖然這場大戰並不關他們門派什麼事兒,但是這可都是他的親人,朋友,當然,他是被專門借過來,對付那個李興娟的,但是現在可不是只對付一個陰屍的事情了。

「我說。」軒一南忽然大叫一聲;「別都光顧著打了,用法寶啊。」說著,他呀呀大叫著沖了上來,幫著陳十一和班長共同對付那男僵。

剛才軒一南的插曲,他們可沒停,男僵可不知道看笑話,所以,陳十一和班長還是和這男僵打的不亦樂乎,軒一南這個時候大叫一聲沖了上來;「老僵,上一次你很牛,今天軒爺要報仇……」他衝到陳十一的身邊小聲道;「兄弟,你沒帶符?」

陳十一連忙道;「帶了,只是打的都快藤不出手了,南哥,你幫我頂著點,我用符甩它。」

軒一南連忙接了陳十一的位置,道;「你快點。」誰知道他和陳十一打法不同,總有點礙著班長出腳,幾招過後,班長氣得罵道;「哎呀,你能不能躲開點,我要是踢著你可別怪我……」

軒一南道;「你叫個啥子,怪你老公去……我說兄弟,你倒是快點……」

陳十一道;「來了,」伸手夾出一支雷火符,這可是老太太早就備下的,那功效可不是一般的利害,而且現在他距著男僵又近,剛才如果不是顧著班長和軒一南早就甩出去了,現在是剛好找到了一個不會波及兩人的角度,一符甩到了男僵的背上。

「砰」只見一團大大的雷火爆了起來,砰的一聲大響,只見那男僵身背後本來就爛著的衣服被炸的沒了,身上也被炸了個坑,露出了血呼呼的骨頭。

「吼――」男僵痛苦的搖頭大叫,這一下子很顯然是痛極了,竟然一時之間連功擊都停了下來,對軒一南的拳腳和班長的腳打在身上渾然不覺。

軒一南一看,叫道;「就是這樣,兄弟,往死里整啊。」

說著,往後一退,班長也知機的往後一跳,陳十一一見,馬上就閃電一般的又甩出兩張符,一張符打在胳膊上,另一符打在了前胸,只見兩團雷光爆起「砰砰」兩聲,一條胳膊被打的只剩下骨頭,而前胸也被炸的露著肋骨。

「我靠」軒一南叫道;「這麼恐怖……」班長看著那噁心又恐怖的樣子,差點吐了。

那男僵這兩下子被打的叫都叫不出了,身子亂晃,頭猛烈的搖著,看上去上痛苦已極,但是這邊剛炸完,紀良那邊也動手了,他用的也是他師姐姐的符,不過,他出手可比陳十一快,更比陳十一狠多了,出手就是五張符,從上到下,頭,兩臂,胸,兩膝,只聽「砰砰……」炸的一看雷光亂閃,就像是天上忽然擊下的天雷一般,再一看那女僵,兩臂也斷了,高高的胸也被炸平了,頭被炸掉了一個角,膝上炸

的完全露著骨頭,剛才還算是一具完整的屍體,現在卻已面目全非了。

「我靠,」軒一南一看,叫道;「可惜了……」

紀良五符連珠,炸倒了女僵,跳上去一刀砍下,將那女僵的頭砍飛,「哧」的一聲,頸子里一股鬼氣竄了出來。

圍棋傳奇 軒一南一看那邊紀老爺子竟然是那麼利索的搞定了,真是完美的詮釋了什麼是對敵人要夠狠,「兄弟,你看看姥爺,都已搞定了,你快點。」

陳十一又何嘗沒看到姥爺那邊的情況,他也連忙又掏出了幾張,一起甩了出去,「砰砰……」只見那正難受異常的男僵身上接連炸起了雷光,雷光過後,「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全身上下開始往外冒鬼氣,看這意思,再來一刀都可以省掉了。 卻說在軒一南的提醒下,兩隻殭屍很快就被搞定,這兩隻殭屍一完,就剩下三具付了身的惡屍和劉傑了。

只見正和陳小荷對戰的莫劍晴忽然「嘎嘎」一笑,「嗖」的一聲竄了回來,到了場中兩手一伸,飛快的將兩隻老僵噴出的鬼氣吸收,然後忽然一跳,跳到唐朗的面前,「刷刷」幾下將唐朗一口氣打出好遠。

大家正不知道莫劍晴是又要怎麼樣?難道她要跑?但是想跑也不用顧及那三具惡屍了吧?

只見莫劍晴封開了唐朗,悠的閃了回來,兩手一伸,直接將兩隻鬼爪抓進了其中兩具惡屍的頭上,將那兩具惡屍的鬼氣也吸收了,眼看著那兩隻惡屍沒有了鬼氣的支持,一塊塊的腐肉開始往下掉,腐肉沾連著惡臭難當的屍油,真的是噁心已極。

莫劍晴吸完了那兩具惡屍身上的鬼氣,手一松,那兩具差不多隻剩下骨頭的架子往下倒了下去,大家看著瘋狂的魔鬼一樣的莫劍晴,也真的是吃驚不小,是的,現在莫劍晴已真的成了一個魔鬼了。

「嘎嘎嘎嘎……」吸完了鬼氣的莫劍晴怪笑了一聲,忽然一翻身,竟然一下子趴到了剩下的那具惡屍的背上,也就是已死了的胡海華的背上,這個時候,眼見得極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

隨著莫劍晴趴到了那惡屍的背上,身體緊緊的和那惡屍貼在一起,只見那惡屍忽然大吼了一聲,身上一陣「喀喀」亂響,本來就很高大的身體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外往高的長了起來,不一會兒就長到了三米多高,全身的腐肉也在鬼氣的支持之下暴起,這個時候的惡屍已成了一個巨大的怪物。

再看那趴在惡屍背上的莫劍晴,那本來就很乾枯的身子已差不多陷入了那惡屍的背上腐肉之中,她的兩胳膊從那惡屍的肩上越過去,兩個爪子回抓,完全的剌入那腐屍的體內,經過惡屍腐肉的堆壘,已將她的胳膊差不多埋了起來,而她的身子也像是要擠進那惡屍的身體裡邊一樣,只露出一條幹癟的背還在外邊,下邊的腿也差不多,只有一個鬼火冒起老高的頭還支愣在那惡屍的肩上。

「小心」陳小荷大叫道;「這是控屍。」

此時,場上除了劉傑和第五楓還要大戰著,剩下的都已圍著這巨大的惡鬼了。

「嘎嘎嘎嘎」莫劍晴怪笑一聲,瘋狂的叫道;「死,你們都得死,啊嘎嘎嘎嘎,」她已完全瘋了。

「呵」莫劍晴一催巨鬼,只見那巨鬼狂吼一聲,「通通」的跨著大步直向陳小荷過來,那沉重的步子震的大地都在顫抖,巨鬼幾步到了陳小荷的身前,「哈」的一聲,兩條巨木一樣的胳膊向下砸了下來,別看這東西這麼大,竟然十分快疾,那巨大的力道夾著勁風,胳膊沒到,勁風已吹動了老太太的秀髮。

陳小荷連忙往旁邊一躲,「叭叭」兩腳踢在那巨鬼的腿上,看起來老太太這兩腳是凌厲與氣勢並存,但是踢到那巨鬼的腿上卻是像踢到了橡皮沙袋上,人家根本就沒反應。

其它人一看,老太太都已動上手上,那還等個啥,紛紛跳上來,各施拳腳往那巨鬼的身上打了起來。

莫劍晴「嘎嘎」大笑,指揮著惡鬼兩臂一掄,也不用管誰是誰了,反正現在身周都是敵人,對手,那還管什麼,掃到誰都可以,掃到誰都只能怪他自己躲的慢了唄。

眼見著巨鬼兩臂亂揮亂掃,力大無窮,勁風四起,莫敢正迎其鋒,一見巨鬼胳膊掃來,只能往一旁閃開,而已方出的拳腳卻是傷不到巨鬼分毫,就是刀砍劍剌都沒有用,這仗還怎麼打?看這意思,用不了多久,等大家累到不行的時候,只怕是都得玩完了。

軒一南大叫道;「都別客氣了,用符啊……」

陳十一,紀良,還有老太太不約而同的一起掏出符來甩了出去,陳十一兩手也是四五張,紀良和老太太一手就是四五張,只見一陣雷光爆閃,「砰砰」之聲大起,那巨鬼仰天大叫一聲,向著老太太就是一胳膊甩了過來。

老太太一看這些符對這巨鬼竟然沒有什麼用,也是吃驚不小,正這個時候,那巨鬼已一胳膊甩到,老太太想躲就慢了點,連忙舉起胳膊架了上去,她還沒架到,只見旁邊人影一閃,陳二一把堆開了妹妹,這一胳膊正甩到陳二的身上,就聽得「喀」的一聲,陳二一下子被甩飛了出去,嗖的落到兩丈之外,砰的摔在地上,右手一捂前胸,一口血噴了出來,而左胳膊卻耷拉著,肯定是斷了。

「哥」老太太大吃了一驚,驚叫一聲就想過去看看,那巨鬼又是一胳膊甩了過來,連忙躲開。

「師兄,師弟……」紀良和唐朗同時一聲大叫,唐朗回身跑到陳二身邊,只見老頭已面如金紙,連忙掏出一顆葯塞到了陳二的口中。

「爺爺――」陳十一一看爺爺受了重傷,急的眼都快瞪烈了,想在過去,但是這邊形式更危急,「爺爺……你怎樣?……」

陳二吞下藥,無力的搖了搖手,沒說話,這個時候,已說不出話來了,唐朗向外邊一招手,只見樓角那裡飛一般的跑來兩個農民工,跑過來架起陳二就走。唐朗一順兩隻短棍,恨恨道;「拼了。」回身就向巨鬼撲了過來。

陳二這一受傷,可真的是緊緊的牽動了大家的心,陳十一,陳小荷,紀良還有唐朗無不拼了命的發動了功擊,但是,這巨鬼真的是太巨大,太利害,太堅硬,他們發動的功擊根本就不能使巨鬼掉血,哪怕是一點血呢。

沒打多大會兒,紀良和唐朗一個沒躲利索,只見「喀喀」兩聲,紀良踉踉蹌蹌的退出老遠,右胳膊被打斷了,而唐朗直接飛了出去,一條胳膊被打斷,一口血也咳了出來,連忙自己掏出顆葯吞了下去。

轉眼之間,三個老頭全傷了,「嘎嘎嘎嘎」莫劍晴一陣怪笑,「陳小荷,輪到你了,你就給我死吧,」說著,也不再管顧那三小的功擊,專一向陳小荷功了過來。

陳十一此時是眼裡都冒火了,爺爺傷了,現在姥爺也傷了,那哪還有不拚命的,他是拼了命的往巨鬼的身上刺,班長看著陳十一的樣子,心裡也是很心疼,當然也是拼了命的踢打著,軒一南也是一收嘻哈的脾氣,因為這個時候巨鬼已開始專打他的奶奶了,要是奶奶再受了傷,那……可就真的不敢想了。

面對這巨鬼的瘋狂進功,老太太苦苦的支持著,行走了江湖這麼多年,她還從來沒對付過如此難對付的東西,如果是年青的時候,還可能拼上一拼,但是現在,畢竟已是老了,想一想當年,就算是獨自面對那麼多的降頭師,又何曾有過畏懼,但是現在,她忽然發現,現在竟然拿莫劍晴已沒有什麼辦法。

巨鬼一下又一下,如狂風一般的往下狠砸著陳小荷,哪用多久,老太太就累得呼呼直喘,眼看體力已差不多了,汗水和著雨水也順著臉往下直流。

三小也是看在眼裡,急的心裡,但是你根本就打不動這玩意兒,還能怎麼樣?

說著話間,那巨鬼又是雙拳一起猛砸,這一次更快,更疾,眼看老太太已躲得不利索了,只能拚命往上架,那哪裡能架得往?

眼看著那巨大的拳頭就要砸到陳小荷的身上,這一下砸下去,老太太非得成肉泥不可,莫劍晴已瘋狂的笑了起來,縱聲大叫「死――」

「啊――」身後受傷的紀良和唐朗一聲驚叫,想撲過來已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忽然一隻靈龜憑空隔在了兩者之間,一下將陳小荷護了下來,並硬生生的接下了這一砸。

就聽得「砰」的一聲巨響,這一拳砸得靈龜玄武的靈體一陣晃動,陳小荷連忙藉機拚命的往後一跳,閃了出來。

再一看,只見自己的寶貝弟子,正拚命的支持著,因為養靈人和聖靈之間是心意相通的,此時班長只能苦持,如果她支持不住,睡過去,那可能玄武就有可能回體,這可不是她想要的。

卻說那莫劍晴,眼看得就要報仇血恨了,沒想到半路上殺出一隻龜,竟然壞了自己的好事兒,這可把她氣壞了,「呀」的一聲仰天大叫,然後拚命的往下砸了直來,「砰砰」的一下下砸在玄武的背上,直震得班長氣血翻滾,雙腿一軟,一下子跪到了地上,但她還是拚命的支撐著,眼看她脖子一伸,竟然有想吐血的跡像。

「班長――」陳十一大叫一聲,再也顧不了許多了,去他奶奶的,死就死吧,「白虎――」一聲大叫,心口一道靈光射出,白虎也閃了出來。

「吼――」只見那白虎一現,先是一陣王者之吼,然後一道白光,直奔巨鬼的臉上抓去。

此時的白虎個頭可已不是打那紅衣妖鬼的時候那樣,像只白貓了,此時已長到了二尺多高,一米多長,早已頗具王者之勢,只見它快如閃電一般的一下子撲到那巨鬼的臉上,狠抓亂撓了起來,只聽「哧哧」一陣響,那巨鬼的臉上已被它抓出數道肉槽。

「吼,」巨鬼沒提防這一下子,被抓了個正著,氣得它一聲大叫,兩隻大手一回就抓住了白虎,猛的往外一甩,就將白虎摔了出去…… 卻說那白虎被摔了出去,在空中一陣翻滾,忽然被後邊的玄武一接,那白虎也是伶俐,借這一接之勢,四爪一蹬,又跳了上去,不過,這一次那巨鬼已有了準備,白虎可沒那麼容易得手了。

借著這個機會,老太太總算是喘了口氣,看著陳十一和班長各自指揮著聖靈白虎玄武戰鬥著,她的心裡一陣的欣慰,但是也有嘆惜,如果此時他們兩個都已能人靈合體,那這一個區區巨鬼怎麼會在話下?只是,如今這兩聖靈都還小,只怕也不是這巨鬼的對手啊。

果然,雖然陳十一和班長都已招出了聖靈,但是少了老太太全力的支撐,依然是被巨鬼壓著打,很多時候白虎並不能功擊得手就會被甩出去,如果不是班長指揮著玄武每次都能接住白虎,只怕白虎都已回體了。

但是,本來招出聖靈就是一件特費功力的事情,比如上一次班長只是招出玄武擋了一下眾惡鬼,就已暈睡了過去,並且一睡四天,現在,竟然已同玄武一起戰鬥了這麼長的時間,那可能完全就是意志的支持啊,可如果班長一個支持不了……

陳十一不敢想,只能在白虎的功擊同時,也同樣的拚命的功擊。

老太太一看,也別總是歇著了,這仗除了打下去,還有別的辦法嗎?所以,她只是喘了口氣,就又跳了上去。

這一次有了兩隻聖靈的支持,情況稍有好轉,但是它們的主人卻隨時都有暈睡過去的可能,而那巨鬼的功擊差不多都會被玄武接下來,其它人壓力頓時小很多,只是苦了班長。

莫劍晴一看,「哎呀」好一個丫頭片子,那麼好的一個機會就那樣的擦肩而過了,如果不是她,只怕她已報完仇,雪完恨了,而現在自己大部分的功擊都會被這玄武接下,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啊,臭丫頭,看來得先除了她了。

莫劍晴想到這裡,也不先追著仇人陳小荷了,而是運足了力往那玄武背上猛砸了起來,「砰砰」聲大起,直砸得玄武靈一陣一陣的閃晃著,隨時都有回體的可能,班長拚命的支持著,眼見得汗水直冒出來,和著雨水順著美麗的臉頰落下。

「砰――」又是一聲巨響,班長一個沒支持往,「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美麗的大眼一閉,一屢殷紅的血順著口角流了下來,然而班長卻臉上一陣痛苦的抖動,倔強的一伸玉一般的美頸,竟然將那口血又咽了下去,然後美麗的大眼睛猛的一睜,滿眼的堅強與倔強。

「班長――」陳十一急得大叫一聲,拚命的狠刺幾刀,眼見得那巨鬼又要砸下,這要是再砸一下,非得要了班長半條命不可,這可怎麼辦?怎麼辦,陳十一直急得腦筋蹦起老高。

忽然,他看到了巨鬼背上的莫劍晴,心裡一轉個,「拼了,無論自己如何,也不能再讓她傷到班長――」想到這裡,陳十一一個墊步,然後縱身一躍,一下子跳到了巨鬼的背上,也就是那莫劍晴的背上,左手一把抓往莫劍晴的那不多的灰白的亂髮,兩腳蹬在莫劍晴的背上,狠命的往後一拉,這一下子還真管用,莫劍晴被拽的往後一仰,那巨鬼也是往後一仰,陳十一一看有效果,哪還管那麼多,左手往下一摞,右手的短劍照著莫劍晴的後背,也不管是左心還是右心,就是一頓猛刺……

只聽「噗嗤噗嗤」幾聲,刀刀沒根,這一下子是真的命中要害了,直疼的莫劍晴「呀呀――」一陣慘叫,她自己的胳膊回不來,只能指揮著那巨鬼回胳膊,想要將陳十一從背上抓下來,但是,那胳膊太壯了,竟然回不過來。

陳十一拼了命的狠剌著,隨著他的刺擊,莫劍晴的後背被刺破的地方「哧哧」的射出一股股的黑色的鬼氣來。

陳十一連忙閉住呼吸,又刺了幾刀,便連忙往下跳,沒想到,他剛一跳,那巨鬼忽然猛然轉身一個橫掃,陳十一想躲是不可能了,連忙兩臂一屈,兩腿一抬,頭一低,用胳膊和腿護住身子,就聽「砰」的一聲,陳十一被掃得橫著飛了出去。

卻說那劉傑和第五楓的大戰,這兩個人竟然打了個棋逢對手,那邊都倒下好幾個了,第五楓還沒拿下劉傑,也是急的不行,可正這麼個時候,那陳十一剌莫劍晴得手,莫劍晴慘叫連連,鬼氣亂射,劉傑可急了,大叫一聲「師父,」舍了第五楓就要過去,讓第五楓從後邊一個索拿,一抖鞭,纏住了劉傑的脖子,用力往後一拉,「呃」劉傑讓他這不及防的一下子,勒的差點背過氣去,連忙伸手一拉纏在脖子里的鞭,沒想到第五楓嗖得一下竄到了他的身後,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法,九節鞭三饒兩繞,然後「喀」一扣竟然將劉傑捆了起來。

再說陳十一被莫劍晴一胳膊掃了出去,軒一南正在旁邊,一看不好,跳起來就將陳十一接到懷裡,但是這一下子力氣太大了,就連著軒一南也往後飛去,第五楓剛索好了劉傑,閃眼看見,連忙竄了過來,使出泄力接人大法,先將勁力卸去,再一推,將兩人打橫推了出去,這兩人一落地,就跳了起來,眼看是沒啥事。

班長那美麗的大眼睛看著陳十一沒事了,嘴角一揚,想說;這一次我終於幫到你了,我沒有再成為你的累贅……可是沒說出來,終於支持不住,暈睡了過去。

而陳十一呢,憑著一口氣,雖然也是跳了起來,但是,此時也早已是功力透支,一看班長暈睡了過去,老太太已將之抱在懷中,那兩隻聖靈卻正大嘴一張,興高采烈的吸著那漫天的鬼氣,而莫劍晴和那巨鬼就像是破了洞的氣球,隨著鬼氣的噴出,那由鬼氣支撐的巨鬼身體竟然一段段的斷了開來,然後腐肉掉下,莫劍晴也掉了出來,越來越乾癟,不一會兒,鬼氣噴盡,雨水很快淋濕了衣服貼在那乾癟的骨架上,是那樣的小,頭髮也掉了下來,被雨水淋濕,風一吹,打成了一團,就像是一團爛草。

陳十一輕輕的笑了笑,心裡一時無比的輕鬆,兩眼也慢慢的閉了起來。 千年陰屍

引子

夜,王宮。

原本該是正熱鬧的時候,此時卻是一片靜悄悄,每個人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好像是一不小心,犯了個什麼小錯,就會丟掉性命一樣。

「父王……我……我不想死……」

一處奢華的寢宮裡,床上正躺著一個骨瘦如柴的少女,原來該是美麗的,容光照人的臉上,此時已毫無光華,了無生機,就連曾經紅紅的唇,此時也已變成了灰白色。

她的那枯瘦的手正被握在一雙溫暖的大手裡,可是那雙大手再溫暖也已溫暖不了她那枯手的冰冷。

生命正漸漸的離開她的嬌軀。

「乖女,你放心,父王不會讓你死的,一定不會讓你死的……」

天下每一個父親都不想讓自己的子女死去,誰都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可是很多時候,就算是貴為王爺又如何,就算是皇帝又怎麼樣?誰都擋不住死神的腳步。

他之蜜糖,她之砒霜 那雙枯瘦的手越來越涼,越來越涼,活力一點點的從那好看的眼中消失,一直到兩滴淚悄悄的落下……

「女兒……」王爺悲痛的將那枯瘦已無半點力的手放到嘴邊,失聲痛叫,從不流淚的虎目中淚光泛泛,淚終於落了下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院子里忽然一陣大亂,士兵護衛的喧嘩,宮女的尖叫忽然響了起來。

王爺的眼中忽然射出了兩道寒光,他輕輕的將女兒的手放下,霍然起身,然後一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什麼事……」他的聲音不高,卻讓人冷得發抖,因為這個時候他已準備殺人了。

「王爺,您看。」一個待衛連忙一指那寬大而燈火通明的院子中間。

王爺定睛看去,這一看之下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此時那院子里的一匹高約六尺的大黑狼,正口中流涎的站在那裡,而這大黑狼的背上卻坐著一個一身黑衣,風姿卓越的蒙面女人。

所有的侍衛都已亮出了傢伙,遠遠的圍著這個騎大黑狼的女人,但是可以看得出,這些人都嚇得不輕。

「你是誰?你有什麼事?」王爺不愧是殺過人,上過戰場的豪士,此時也就只有他還能穩住自己的心神了吧。

「咯咯咯」那個女人忽然笑了幾聲,她的聲音很好聽,也很有魅惑力,「我是來救你女兒的命的,王爺,你不想你女兒活命嗎?」

「嗯?」王爺眉頭一皺,沉聲道;「我女兒已經……你是什麼人?敢說這樣的大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