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陳浩見她這舉動,還真就有點意外,猜想甄爽肯定是知道了點什麼。

一步兩步。

甄爽邁著黑絲大長腿,拿手拽著陳浩胳膊,來到了附近一個小公園裡頭。

這所謂的公園,其實也就是林城大廈的綠化休閑區,清清涼涼安安靜靜的。

還有一排排的長椅,是個適合說話的地方。

「陳總,我要是說出來,您能相信嗎?」甄爽在長椅上坐下來,拿眼睛看陳浩道。

「小祖宗,怎麼了。」

這話是陳浩說的,但不是給甄爽說的。

美女的至尊保鏢 他在甄爽對面的長椅上坐下來,攥著手機貼在耳邊,聽蘇菲菲在手機里撒嬌的喊著姐夫。

「姐夫!你跟你秘書跑哪兒去了,我跟麗麗姐都找不到你!」

無愛婚約,甜妻要離婚 「我和甄爽,在附近的小公園聊點事情。」

「哦聊事呀,還以為你帶女秘書私奔了呢,嘻嘻!」

陳浩一聽就笑了。

「臭丫頭,你再胡鬧,我可給你姐打電話了。」

「好了好了,姐夫你在那邊等我,本小姐馬上飛奔過去,姐夫一會兒見!」

蘇菲菲的聲音很甜。

焰毒醉卿 陳浩掛斷電話,還在慶幸自己有這麼一個小姨子,如花似玉還是個開心果。

「哎哎哎,陳總,你非逼著我跟你吵架是不是!」

「那咱倆誰先開口?」

「陳總你……」甄爽猛的皺上眉頭,「哎算了算了,懶得跟你吵架,怎麼攤上這麼一個不靠譜的老闆。」

「反正屠田田是冤枉的,你趕緊找她去,要想徹底給你老婆一個清白,就必須低這個頭。」

甄爽語速很快,眼神也氣呼呼的。

陳浩聽在耳朵里,卻是越來越迷糊,「到底怎麼了?」

「怎麼了?」甄爽看她一眼,就給氣的直咬嘴唇。

「屠田田!也就是你剛才見的屠總,她是你岳父弟弟的女兒,現在明白了嗎?」

「什麼?不對吧,開什麼玩笑,那她應該姓蘇!」

陳浩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自己岳父的弟弟,自然就是指那個假冒的蘇爺,也就是蘇爺的雙胞胎弟弟。

蘇爺姓蘇,蘇爺的弟弟自然也姓蘇,那女兒自然也不能改姓。

「隱瞞身份,知道隱瞞身份嗎?」甄爽無奈的看他道。

「這但凡犯罪的,只要不是個傻子,都會刻意撇開和親人的關係,不想讓他們給受牽連。」

「你岳父的弟弟,估計是怕連累女兒,所以才讓屠總跟了她母親的姓,要說起來屠總跟二小姐一樣,都是你的小姨子!」

甄爽說的很快,眼神也很著急。

陳浩聽在耳朵里,都跟聽天書一樣,吃驚的完全不敢相信出趟差,竟然還多出了個小姨子。

「甄爽,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二小姐說的!」

「菲菲跟你說的?」陳浩滿眼的吃驚道。

「要不然呢!二小姐和屠總可是堂姐妹,怎麼可能不認識,二小姐說她起初也沒認出來,還是後來突然想起來的。」

「屠總不肯和你談生意,弄不好是看在蘇墨雪的面子上,不想把你給牽扯進來,現在明白了吧!」

陳浩心頭咯噔一下,蹭的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你在這兒等菲菲,我得抓緊辦件事!」 「唉……」趙信深深地嘆了口氣,原本以為自己逃出了小洞天那個打打殺殺的日子能夠安定下來一會兒,可沒有想到這裡更加的亂套,要知道在小洞天趙信最起碼是沒有對手橫著走的。

「既然今天栽到你手裡了,我們也認了,不過你們肯定不會得逞的,終究會誰有人來處理你們的」帶頭的人還在不停的嘲諷趙信,如果不是趙信不想殺了對方的話,光憑這男子不知死活的說話,就足以讓趙信動殺心了。

「會如你所願的」趙信笑了一下,出乎所有人預料的轉過身就離開了。

「不要以為這樣就能夠讓我們信任你,鬼族是不可能完成你們妄想的」就在趙信即將要離開的時候,那個帶頭男子依舊不知死活的朝趙信大喊。

趙信猛地閃過頭,還是嚇了對方一跳「如果你在多少一句話的話,信不信我會殺了你?」說這句話的時候,趙信絲毫沒有掩飾自己身上的殺機,古稀境界的殺氣讓對方所有人都不禁膽寒的哆嗦了一下,帶頭的男子也隨即掩口。讓對方害怕了之後,趙信也不再多留,轉身就離開了。可就在趙信剛剛離開不久,一群身著黑衣的蒙面人出現在了這幾個人視線中。

「嗤嗤嗤,沒有想到大人居然如此的好心,居然將這幫螻蟻給放掉了,但是不要認為你們真的可以就此活下去……」這幫突然出現的蒙面人沒有給妖族人任何機會,說完之後立即下手。因為趙信的關係這個時候這幫人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了,所以場面之下只剩下了無盡的屠殺。

血留三千,染滿青坂,屍橫遍野,戰爭索然。屠殺般的戰鬥是最讓人不能接受的,也是最殘忍的,不過這幫突如其來的人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手下留情,全都是致命傷,解決完了之後,這幫人幾乎沒有什麼交流轉過身就離開了原地。

少頃之後,原本已經死透了的妖族人群中,有一個身體緩緩地動了動。

「呼……」冷風吹襲,血腥氣充斥在整個山谷之中,誰也想不到在這場碾壓般的屠殺中,居然會有一個人能存活下來,而幸運的人還是一個女子。只見這女子渾身是血,但是嚴重的卻異常的尖厲,轉過頭看了一眼,輕輕地喚了幾聲沒有一個人與之回應,只有呼呼作響的風聲,女子應該也能想到,這裡沒有人再活著了。將手放入懷中,女子拿出了一顆已經破碎的珠子,可以看出她能僥倖活下來和這個珠子有著不可分離的關係。

「此仇不報……」女子狠狠的說了一句,嘴角露出了一絲血跡。

「阿嚏……」另一邊率先離開的趙信突然打了個噴嚏,不過並沒有太過在意,明白了如今大荒界趨勢的趙信,心中確實有些不舒服,儘管自己的血脈適合戰鬥,但趙信還是想要休息一段時間的。

不知不覺的趙信走了很久,在此期間還是見了很多人,不過都是妖族和人族,魔族比較少見,但還是有的,而鬼族則一個都沒有見到。所以也沒什麼戰鬥發生,但是趙信能夠感受到這幫人再見到自己的時候,那一股強烈的敵意。

一陣迷茫的走了很久,趙信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原來只是想要離開小洞天回到大荒界,但是當自己真的回到大荒界之後卻又不知道該去哪裡,該做什麼。無憂無慮的溜達了下半個月的時間后,趙信還是決定要先回到妖族聯盟去看一看,畢竟不管怎麼說,那裡也是自己的一個陣地。

「知道妖族聯盟在哪裡嗎?」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大荒城,由於離開了許久,原來妖族聯盟所在的大樓已經易主,趙信不得不找個人來打聽妖族聯盟的位置。想當初,自己還是一個四界皆知的妖族統領,可現在居然要跟別人打聽自己地盤在什麼方位,也實在有些譏諷。如果不是當時已經預見自己將要身隕,獨自一人離開,或許現在會更好一些,但是趙信病沒有後悔過,因為自己在失去的同時也得到了許多,最顯著的就是自己多了兩個孩子。

「你是哪個?」趙信打聽的對象是一個老者,可能是因為趙信眼睛的問題,老者對趙信並不是特別的相信,畢竟現在趙信不管是體貌還是氣質都有些偏向鬼族,所以就算是有人會這樣想也無可厚非。

「我是人族,因為身體上有些和其他人族不一樣,所以想要去投靠一個妖族聯盟」趙信隨意說了一個謊話,不過並不是他想要隱瞞自己的身份,而是就算是自己說出去可信度也實在是不高,怎麼說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記得自己的人可能都少了,更別說妖族聯盟自己早都交給花一步去處理了。

「是嗎?」那個人族老者忽然睜大了眼睛,似乎對趙信所說的這件事情很感興趣。一時間也開啟了話匣子「小夥子,你選擇妖族聯盟是對的,要知道妖族聯盟可是如今這麼多勢力中最穩定的一個,你加入他們絕對是沒有錯的,只不過已你現在的形象想要加入的話有點難的,需不需要我幫助你點什麼?」。

看到老者終於露出了自己本來的面貌,那一臉市儈的樣子,讓趙信頓時覺得很自豪的,不管怎麼說妖族聯盟是自己一手建立起來的,現在有這個口碑,自己也是覺得很有面子。

「不過我沒有荒石啊……」趙信不想聽對方再聽下去了,直接堵住了對方的嘴。

而當聽趙信說出自己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時候,老者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臉色也冷淡了許多,對趙信更是沒有了之前的熱情,愛答不理的。

「不知道現在能夠告訴我妖族聯盟到底在什麼地方?」趙信已經想到了對方會這個樣子,所以也沒有太多吃驚的地方,淡淡一笑繼續追問道。

「沒有看到我現在很忙嗎?哪有時間搭理你一個窮鬼」老者不耐煩的瞟了趙信一眼,轉過身就離開了。

悻悻然的離開了原地,趙信又連續問了數個人,但是無一例外,全都是一個模樣,本來抱著的是想要在趙信身上大賺一把的,但是當得知趙信沒有任何油水可撈的時候,也就沒有人會去理會趙信了。 傍晚,林城的一個酒吧里。

聒噪的音樂,昏暗的光線,還有瘋狂扭動身子的男男女女,空氣中到處瀰漫著刺鼻的酒精味兒。

屠田田軟著身子,坐在吧台跟前,仰頭又灌進肚子一杯烈酒。

頃刻間。

她感覺嗓子辣的生疼,臉頰燙燙的,肚子里都跟著火一樣……

「美女,一個人啊!」一個染著黃頭髮的年輕人,滿眼壞笑的坐在了旁邊。

「滾。」

屠田田冷聲說著,根本都不削扭頭。

「哎呦夠辣的呀,剛好合我胃口!」

「少惹我,趕緊滾。」

「嘿嘿滾什麼滾,這裡又沒有床單,哥哥帶你去個有床單的地方怎麼樣!」

年輕人嘿嘿笑著,就探著腦袋往她領口裡頭瞄。

屠田田心情差的要命,要不然也不會來酒吧買醉,她嘴角劃過一抹恨意,踉蹌著站起來抓起酒瓶子。

但聽嘩啦一聲。

她手裡的酒瓶子,還沒等砸到年輕人頭上,卻先給年輕人一巴掌,狠狠扇了過來。

「竟然敢打我,我給你臉了是吧!」

年輕人抬腿就是一腳,屠田田啊的慘叫一聲,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但即便是這樣。

年輕人依舊沒有放過她的意思,一個快速貓腰蹲下來,當眾對她拳打腳踢起來。

屠田田蜷縮在地板上,任由年輕人打著自己,絲毫沒有還手的餘地。

幸好。

酒吧保安及時出現,這才拉開年輕人,把她給送到了門口的計程車里。

這一路上。

她除了跟計程車司機,說了自己家裡的地址,就再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任憑眼淚,一串串溢出眼眶,從臉頰匯聚到下巴上,一串串滴落下來浸在衣服上。

等計程車開到她家門口,領口上已經濕了一大片。

「姑娘,到地方了。」計程車司機,有些不忍心的扭頭看她道。

「啊?哦謝謝師傅,給你車錢。」

她慌忙擦掉眼淚,快速從錢包里掏出一百塊錢,就要塞給計程車司機。

「讓你拿就拿上,用不著你可憐!」

屠田田大聲喊著,扔下一百塊錢,猛的推開車門走下來。

頃刻間。

她感覺渾身疼的要命,好像只需要一陣風,也吹不干她委屈的眼淚。

但在這下一秒。

她就快速擦掉了眼淚,不想讓別人看見自己這麼狼狽,因為家門口竟然站著個男人……

「你、你怎麼在這兒!」

「等著看你好心給當成驢肝肺。」陳浩扔掉煙頭,從她家門口站了起來。

「人家司機,剛才也是好意,你沖人家發什麼火。」

屠田田一聽,就知道他看見了剛才的一幕。

忽然的。

一陣汽車發動機聲,兩道燈光照在陳浩臉上,計程車司機調頭離開了。

但在這一瞬間,

屠田田單手拎著包,趁著轉瞬即逝的亮光,看著陳浩硬朗的臉頰,還有這高高大大的身子。

她突然的,特別羨慕蘇墨雪。

「你,怎麼了?」陳浩也趁著剛才的車燈,看見她嘴角有血。

就連她這黑色長裙,都髒兮兮的,還有好幾個地方破了口子。

「你,你在我家門口乾嘛。」屠田田不好意思說,自己原本是想打別人的。

沒想到給別人打成了這樣。

「你是小雪的堂姐?」陳浩直奔主題道。

「我有這麼老嗎,小雪是我堂姐,我是小雪的堂妹!」

行行行,好好好!

你年輕你年輕行了吧,你比你媽都年輕!

「那這麼說,你白天在辦公室故意為難我,真就是不想讓我牽扯進來,才不跟我做生意對不對?」

「真就是,是什麼意,有人給你說了什麼?」

屠田田很吃驚。

她完全沒想到,陳浩一開口,竟然就猜中了自己的小心思。

但與此同時。

陳浩看到她這種舉動,也就知道甄爽說的沒錯,可是……

「蘇爺,介紹咱倆做什麼生意?我到現在都不知道。」

「你走吧,我要回家睡覺了。」

「我從中午,等你等到現在,你都不讓我進去喝口水?」

什麼?

他從中午,等我等到現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