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傅芊芊給裴燁使了一個眼色,裴燁會意的點了下頭,然後,裴燁便舒服的靠在靠背上,由傅芊芊操縱方向盤。

在那名男子還準備使壞的時候,傅芊芊開著車子撞了過去,一下子便將那人給撞開老遠。

男子見有人居然突然出現了一輛車子把自己撞車,轉頭便看到了虎視眈眈盯著自己的傅芊芊。

看著傅芊芊臉上戴著的黑色面具,以及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冷凜氣息,男子下意識的渾身抖了一下。

那個女人的氣場好強。

如果他將她給撞飛了,她一定會嚇哭的吧?

男子突然有了鬥志心,開著手裡的車子,便意味深長一笑的朝傅芊芊和裴燁的方向衝過去。

傅芊芊駕駛著手中的車子,巧妙的撞開了男子的撞擊。

見傅芊芊竟然躲開了自己手中的車子,男子眼中的火焰更濃了幾分,迅速調轉了方向打算再一次朝傅芊芊開的車子衝過去。

然而,他還沒有剛有動作,剛剛在他身後的車子,不知怎麼的突然沖了,猛的朝他車子的方向撞擊,再加上傅芊芊撞擊的角度刁鑽,竟然將他的車子撞的要翻起來。

在男子不敢置信的時候,傅芊芊突然退後,趁著男子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突然再一次猛烈的撞了上去,將男子的車子撞到了護欄邊。

由於傅芊芊開的那輛車子力道很大,而且,傅芊芊在撞擊男子的時候,用石子擊中男子的手腕,令男子按下了腿邊的安全帶開關,在傅芊芊用車子撞擊男子車子的同時,那名男子的身體就這樣直接飛出了護欄之外。

男子飛出了護欄之外,這一幕便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有工作人員趕緊將倒在地上的男子扶了起來。

因為男子飛出去的地方,是一片草坪,所以,男子掉在地上之後,什麼事兒都沒有。

那男子一站起來,便對著傅芊芊大罵:「你這個臭女表子,居然敢把我給撞飛,我告訴你,我要告你。」

裴燁沉下臉,傅芊芊淡定的先一步自車上下來,然後走到男子面前:「我遵守規則,你怎麼告我?更何況,如果我記得沒錯,是你自己按下了車上的安全帶,從車上掉下來的。」

又一名工作人員從旁邊的監控室中跑出來說。

「我剛剛查了監控,這位遊客他是自己按下了安全帶,才會導致從車上掉下來的。」

男子:「……」

男子惱的要握拳上前,旁邊突然傳來一陣陣噗通東西掉地的聲音,十數名黑衣護衛同時扔掉了手中的東西,攔在了男子的面前。 在這之前,男子還想對傅芊芊和裴燁倆人動手,可是,一看到眼前的架勢,瞬間所有的氣焰全部消失,嘴裡不敢再吐出半個字,灰溜溜的鑽入了人群中逃走了。

現場的人,見到眼前的陣仗,也被嚇了一跳。

裴家護衛隊的成員們在男子離開之後,各自撿起了地上的東西,隨後趕來支援的石橋,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遠遠的接到了裴燁給他的眼神,便悄悄的跟在了那個男人的身後。

見石橋帶著人離開,裴燁的臉色才緩和了一些。

芊芊是他的老婆,當著他的面侮辱她的老婆,就別想這樣輕易的離開。

雁過還要留毛呢!

因為沒有人再鬧事,景區的工作人員自然也不會追究傅芊芊和裴燁的責任,而且,就依剛才突然出現的十數名保鏢的人物來看,傅芊芊和裴燁這倆人也不是好惹的,他們自然不會輕易的去惹他們,在男人離開后,工作人員便沒有阻攔傅芊芊和裴燁倆人,任由他們離開。

剛才的事情,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不過,也因為剛才的事,讓傅芊芊和裴燁倆人出了風頭,接下來,便時有引人注目,再加上已經過了五點多鐘,裴燁便準備帶傅芊芊去之前預定好的餐廳去用餐。

玩了一下午,傅芊芊在出來之前,還一副意猶未盡的表情,出了遊樂場之後,傅芊芊面上便又換上了自責的情緒。

都說玩物喪志,沉迷於玩樂,這本身就是懈怠的一種,而她竟然在這之前還那樣沉迷於其中,是以讓傅芊芊格外自責內疚。

楚行開車載著傅芊芊和裴燁倆人到了餐廳里,裴燁挽著傅芊芊的手。

因為倆人出了景區之後,便沒有人再戴上面具,所以,旁人很容易便將他們兩個的臉認出來。

只不過,裴燁沒想到,會在這家餐廳里遇到親人。

當裴燁和傅芊芊倆人被服務生帶去包廂的時候,旁邊的包廂里正好出來一個人,與倆人剛好撞上。

「咦,這不是芊芊嗎?」

聽到這陣聲音的時候,裴燁的腦門仿若被什麼東西重重的砸了一下似的。

因為,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人,不是旁人,正是裴燁口中身體不舒服,上午去了醫院檢查的裴老夫人。

裴老夫人一看到傅芊芊,便高興的拉著傅芊芊的手。

「芊芊,真是太好了,奶奶正想著,什麼時候才能看到你呢,沒想到,在這裡會碰到你!太巧了!」

傅芊芊因為裴老夫人的熱情,有些招架不住。

裴老夫人拉著傅芊芊的手說道:「對了,芊芊,你跟誰一起來這裡的?」

婚情幾許:老婆,劫個婚 裴燁:「……」

感情他剛剛一直站在這裡,只是空氣呢?這裴老夫人沒看到他嗎?他畢竟還是她的親孫子啊。

「奶奶,您不認識我了嗎?」

裴老夫人抬頭斜睨了裴燁一眼,責備道:「原來是小燁啊,你這臭小子,芊芊已經回來了,你也不跟我說一聲,把她帶到家裡來。」

裴燁的嘴角輕抽了一下:「她這不是剛回來嗎?還沒來得及通知您。」

「相逢不如偶遇,既然咱們在同一家餐廳里遇到了,那你們就跟我們一起用餐吧。」

裴燁的腦門一緊。

「奶奶,你是跟你的朋友一起用餐的吧,我們就不打……」

裴燁的話還未說完,裴夫人的聲音便從裡面傳來。

「這裡沒有外人,你們進來和我們一起吃吧!」

「就是就是。」裴老夫人說完,不由分說的就把傅芊芊往包廂裡面拉了去。

裴燁:「……」

裴燁看了一眼隔壁的包廂,裡面還準備著他的驚喜,結果……傅芊芊被人半路截胡了,這半路截胡的人還是他的親娘和親奶奶。

末了,裴燁只能嘆了口氣,任命的朝包廂內走去。

在包廂里,不僅有裴老夫人和裴夫人,還有裴皓、盛延和甄洋。

看到傅芊芊,其他人都是很歡喜的。

而看到這麼多人,裴燁的臉色只是更黑了。

他本來就只想與傅芊芊單獨相處,過過二人世界,順便給她一個驚喜給她過過生日的,沒想到,現在變成了大家一起聚餐,只剩下了驚,喜沒了。

這個包廂很大,即使裴燁和傅芊芊倆人進來坐了,也不顯和擁擠。

在倆人坐下后,傅芊芊的目光便落在了裴老夫人的身上。

「奶奶,您的身體真的沒事了嗎?」傅芊芊冷不叮的開口。

當傅芊芊這句話出口,坐在一旁的裴燁腦門再一次緊了一下。

不好,怕是要露餡。

「芊芊啊,你要吃什麼,再點兩道你喜歡吃的吧!」裴燁立刻開口打斷了傅芊芊和裴老夫人倆人之間的交流。

不過,裴燁的計劃很快就破產了。

「身體?我的身體怎麼了?」裴老夫人奇怪的看著傅芊芊。

傅芊芊一臉認真:「之前裴燁說您的身體不適,今天去了醫院檢查。」

在場的眾人:「……」

裴燁:「……」

裴燁忍不住撫額。

裴老夫人則是黑著臉的看向了裴燁:「小燁,我的身體什麼時候不舒服了?」

危險的聲音從耳側傳來,裴燁頭皮又緊了緊。

「呃,奶奶你這兩天一直不是說,胃裡不大舒服嗎?」

裴老夫人直接一掌拍在了裴燁的肩頭。

「我呸,你這是詛咒你奶奶我呢?我這兩天身體倍棒、吃嘛嘛香,我什麼時候不舒服了?」

裴皓瞥了一眼,心裡有點不太平衡,奶奶打他都是打頭,而且,每一掌都很重,打裴燁的時候,就只是輕輕的拍了一下,還只拍他的肩膀。

唔……他有可能不是裴家親生的。

落井下石!

裴皓:「就是啊,哥,奶奶身體一直好好的,你怎麼能說奶奶身體不適呢?奶奶從小就教導我們,說話要誠實,不能撒謊!」

聽到了裴皓的話,裴燁直接冷冷的兩記刀子眼射了過去,後者嚇得立刻縮緊了脖子。

不過,此時的裴燁已經一個頭兩個大。

鄉村小仙醫 當裴老夫人質問裴燁的時候,傅芊芊的雙眼也是帶著一副探究的表情看著裴燁,似乎在向他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眾人灼人的目光下,裴燁輕咳了一聲,吐出一句:「咳,應當是我記錯了。」

裴夫人一針見血的拆穿他:「你最近記性可是好的很,也沒疲勞過度,記性會出錯?」

裴燁:「……」

他這都是一幫什麼親人,專門在他的媳婦門前戳穿他,讓他沒面子。

唯有盛延和甄洋兩個人沒有開口。

不是他們不想開口,而是不敢,因為什麼?因為他們的輩分低啊。

裴燁還未及回答,坐在他身側的傅芊芊冷沉著一張臉:「裴燁,你是不是該好好的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裴燁:「……」

完蛋了,他可是用裴老夫人身體不適的話,把傅芊芊從軍區里騙了出來,還讓她請了假。

現在,被傅芊芊知道,他是欺騙了她,讓她請假出來陪他玩,心裡不知道怎麼想他的。

末了,裴燁才支支吾吾的說出真相:「今天是芊芊的生日,我是想給芊芊一個驚喜的!」

裴燁的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皆是一愣,就連傅芊芊也愣住了。

她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裴燁,皺了下眉仔細的計算了一下。

坐在裴燁身側的裴老夫人一拍大腿,恍然大悟的說道:「哎喲,瞧我這記性,前幾天我還想著,今天是芊芊的生日呢,還想著讓小燁請芊芊到家裡來吃飯,給她過個生日,這兩天一忙,我就把這事給忘了。」

裴夫人沉吟著說:「既然是芊芊的生日,服務員,馬上給我們這邊的包廂加個生日蛋糕過來。」

「是!」

服務員聽話的趕緊去打電話讓人去訂蛋糕。

他們餐廳里肯定是沒有蛋糕的,但是,這個包廂里的人是裴家人,就算是他們餐廳里沒有,他們也必須要到附近的蛋糕店儘快買回來。

服務員去打電話定蛋糕的時候,裴老夫人一臉責備表情的看著裴燁:「小燁,你也真是的,芊芊過生日,就要大家一起,那才熱鬧,你居然瞞著我們。」

裴燁:「……」

他本來訂有蛋糕,原本計劃的是他們夫妻倆一起過,訂的是小蛋糕,肯定不夠這麼多人分。

夫妻過生日,倆人過二人世界,不是更好嗎?

很顯然,這話在裴老夫人的面前是行不通的。

「是,奶奶,我錯了!」

因為今天裴燁撒了謊,不管裴老夫人說什麼,他也只能聽著,誰讓他沒理呢?



吃完飯之後,裴老夫人將自己懷裡的一塊護身符取了出來,遞到了傅芊芊的手裡。

「來,芊芊,這護身符呢,是奶奶為你求的,一直想給你,一直不得機會,這符可是開過光的,能保你以後每次出任務,都能平安歸來,你以後都帶在身上保平安!」

傅芊芊鄭重的接過:「謝謝奶奶!」

裴夫人則是將一對耳環送給了傅芊芊,那是他們今天晚上下午逛街的時候,她剛買的。

其他人也將身上帶的能送的東西拿了出來。

裴皓送的是一枚胸針,盛延送的是一對護腕,甄洋送的則是吃完飯之前剛畫的一幅畫,畫的是他們幾個人聚在一起歡笑的畫面,畫面栩栩如生。

大家都送過了,最後,就只餘下了裴燁。

生活系女裝神豪 大家將目光都放在了裴燁的身上。

裴燁直接走到傅芊芊面前,遞給了傅芊芊一張黑金卡:「隨便刷!」

眾人:「……」

裴老夫人黑著臉吐槽:「太俗了!你的錢本來就是芊芊的,一點誠意都沒有,你是我親孫子嗎?」

裴燁:「……」



當生日蛋糕送到了,大家圍在桌邊,將生日蛋糕上的蠟燭點燃,裴皓順手將包廂內的燈給關上了。

隨著燈光熄滅,整個房間里便只餘下了桌上生日蛋糕上的燭光。

大家圍在桌邊,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來。

裴老夫人站在傅芊芊的身側,催促著傅芊芊:「芊芊,快許願,生日的時候許願,能心想事成哦!」

傅芊芊原本是不相信這個世上有神明可以替我完成願望,可是,經歷了這麼多事,她覺得,這個世界上,也許……真的有神明,真的……能實現人心裡的願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