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超凡元素像是受了刺激,怒罵道。

「看不出來,你們元素生物還是狂熱的宗教徒啊。」

八卦女王 易林難得開了句玩笑。

「我們是元素之神的後裔,自然是元素之神的信徒,只不過我的信仰沒有那麼絕對的堅定。」

玖說道。

「接下里怎麼做,讓我吃了這元素生物嗎?」

易林說道。

「不用,我吃了它就行了,主人你啥事都不用做,等著突破就行了。」

「行。」

易林點點頭。

「你這個叛徒!叛徒!」

超凡元素還在大罵,易林眉頭微皺,將其四肢捏斷,扔給了玖。

玖抓起超凡元素,在其開始變得驚恐的目光中,一口咬在了超凡元素的脖子上,大口大口地啃食起來,場面略顯血腥。

易林對此自然沒有什麼感受,玖吃人的場景他都見過,更何況是吃個超凡元素了。

嘎嘣嘎嘣!

玖終於將整個超凡元素都吃下去了,連根骨頭都沒有剩下,與此同時,光明術源中有一股澎湃的魔力誕生了,它比之之前都要強大好多倍,像是海浪在翻湧怒吼。

易林感受著這股力量,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光明系終於到正式魔法師級別了,這就意味著他可以開始使用攻擊類的光明魔法了,比如說之前的那道光明·裁決,那威力至今讓易林印象深刻。

「接下來,便是尋找黑暗元素。」

想到自己每一次突破都需要超凡級的元素,易林頓感頭疼,這玩意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搖搖頭,將念頭散去,易林開始清點奧麗斯娜的儲物戒。

「唔,不錯。」

易林眸光微亮,不愧是魔法大師,這身家要超越尼爾加文十幾倍! 見安玉瑩爬過來了,羅陽只得騰出左手去摟住她。

3人相擁在一起,羅陽在中間,左右分別是安玉瑩和唐桂花。

聞著她們嬌軀散發出來的如蘭體香,又感受她們身子的溫潤,羅陽好想睡覺。

可是唐桂花還在練掐功,羅陽只得不時去啄她的唇,消她的氣。

見施雲還在看英語課本,羅陽說道:「小雲姐,快過來,我跟你說一件重要的事情。」

施雲很聽羅陽的話。

她便放下了手中的英語課本,爬向羅陽。

「別信他,他騙你的。」唐桂花笑道。

「我真的有事要告訴小雲姐。」羅陽笑道。

說時,羅陽將兩腿往外張開。

這麼一來,施雲才能從中間爬進來。

羅陽左右兩邊各摟住一位美人,施雲不好意思從他的兩條腿的中間爬近他。

「小雲姐,來,我悄悄告訴你。」羅陽說道。

猶豫了一下,施雲便紅著臉小心翼翼的爬近羅陽。

不待施雲爬到面前,羅陽雙腳一夾,便纏住了施雲的大腿。

正在爬行的施雲身子失去平衡,便往前趴在了羅陽的身上,臉面正好伏在羅陽的胸膛上。

施雲嬌呼一聲,脖子都紅了。

她趴在羅陽的身上后,被羅陽身體偉岸的部位那熱情的打招呼弄得心慌意亂。

「小雲姐,再爬上一點。」羅陽笑道。

到了此時,施雲只得雙手摟住羅陽的脖子,借力爬上去。

兩位村花則晃著嬌軀表示抗議。

待施雲的臉面已夠到羅陽的肩膀了,羅陽才附耳笑道:「小雲姐,我要用最先進的方法教你口語。」

施雲聽了,抿嘴一笑。

重生之少將萌妻 這時她想退出去,可是大腿被羅陽的兩腳纏住了,無法後退。

唐桂花一面掐羅陽的肋,一面嬌笑道:「姐妹們,咱們不能再慣著他了。快來教訓他。」

第一個響應的便是喬在水了。

「牛仔太會欺負人了。咱們今晚好好教訓他。」喬在水爬了過來。

喬悠思則掩嘴而笑。

此時羅陽背倚著牆壁,左邊是安玉瑩,右邊是唐桂花,前面是施雲,喬在水就算想教訓羅陽,也找不到地方下手。

「讓我到他後面去。」喬在水笑道。

隨即唐桂花雙手摟住羅陽的腦袋,要將他掰回來,好騰出空間讓喬在水進去。

喬在水好不容易擠了進去,卻是坐不下去。

這麼一來,她便相當於站在羅陽身後,兩條長腿夾住了羅陽的腦袋。

「小喬姐,你別夾我。」羅陽窘道。

「今晚要教訓你,就是要夾你。」喬在水笑道。

羅陽只得往前面移了一下,喬在水便坐了下去。

至此,羅陽背倚著喬在水的身子,只覺有兩團彈性的溫柔在按摩。

安玉瑩和施雲還算友好,沒有動手教訓羅陽。

唐桂花負責掐羅陽,喬在水則擰羅耳朵,二女分工合作,一點也不含糊。

「安姐,快救我。」羅陽笑道。

說時,已輕啄了安玉瑩的紅唇。

見施雲的紅唇也近在咫尺,羅陽便順便也啄了她的。

唐桂花見羅陽啄了二位美人的紅唇,便更用力掐他了,顯是大大的吃醋了。

「桂花姐,輕些。」羅陽又要啄她的唇。

「老娘今晚掐你一個晚上。」唐桂花冷笑道。

可是被羅陽啄了幾下紅唇后,她嘴角的笑意便溫柔了許多。

當羅陽轉頭要用嘴去問候一下喬在水時,她笑著推開了他的臉,不讓他啄。

「桂花,牛仔還要洗澡呢。讓他下床呢。」安玉瑩勸道。

「管他哩,反正老娘要掐他。」唐桂花含笑道。

房間里的笑聲引來了另外房間的美人的好奇。

方琳,林喜葭和蘇雲首先走進來,見羅陽被4位美人包圍住了,一問之下,才知是什麼事。

隨後秦飄和洪佳欣也上來了。

「姐妹們,咱們今晚教訓他一個晚上。看他還敢不敢欺負人。」唐桂花笑道。

「讓姐來。」洪佳欣自告奮勇。

可是她也沒處下手。

見羅陽用雙腳纏住施雲,洪佳欣便去掰羅陽的腳。

「班長,你要幹什麼?」羅陽苦笑道。

「姐要揍你。」

說時,洪佳欣已掰開了羅陽的腳,抱施雲出去。

由於是在雙人床上,剛抱開施雲,洪佳欣還沒站穩,又被羅陽兩腳絆了一下。

忽然之間,洪佳欣身子一歪,便倒在羅陽的懷裡了。

起先抱施雲出來時,洪佳欣並沒看清羅陽身體上有些部位特別偉岸。

歪在了羅陽懷裡后,她才感受到了那灼人的溫度。

洪佳欣連忙坐起來,揮掌就撣了幾下羅陽的褲襠。

「班長,輕些。」羅陽懇求道。

在場的美人看到這一幕,都尷尬地笑了。

安玉瑩則連忙勸道:「佳欣,別打牛仔那兒呢,很重要的呢。」

被她這麼一說,美人更忍不住大笑。

從港島電影開始 「姐回去梳好頭,再來揍你。」

洪佳欣脖子都紅了,下了床,便徑直回房去了。

「牛仔,你還不去洗澡呢,很夜了呢。」安玉瑩嬌聲道。

剛才被洪佳欣教訓了弟弟,羅陽渾身有些酥軟。

心裡的尷尬,自不用說。

「那我先去洗澡哈。」羅陽說道。

「牛仔,給你弄了夜宵,先吃了吧。」

說著,秦飄先下了樓。

不找個借口,就這樣下去,眾美人會懷疑她。

在下床時,環視一圈,透視著美人們那婀娜多姿的嬌軀曲線,羅陽感到更熱了。

下到一樓,還能聽到二樓房間里美人此起彼伏的笑聲。

秦飄已在那兒等著了。

見羅陽下來了,便連忙迎上去摟住了他。

「牛仔,你答應了我的。還剩下89天了,最好從今晚開始。」秦飄迫不急待道。

她知道若不早日爭取,日後可能會更難創造機會跟羅陽單獨在一起。

羅陽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拖住秦飄。

等找到了兩全之策,再滿足她的心愿。

「飄姐,我先洗澡哈。」羅陽輕聲道。

秦飄還道羅陽洗了澡后,就會給予她想要的東西。

「那你快點,我在廚房等你。」秦飄興奮道。

「飄姐,我還餓,你吃吧。不用等我。」羅陽拍了拍秦飄的臀。

「不是吃夜宵,是跟我……」

不用秦飄說完整,單從她嫵媚的笑意,便能窺知一斑。

羅陽明白她要叫他進廚房做什麼了,只得又咬著她的耳朵,勸道:「飄姐,別急。我一定會讓你懷上的。今晚太夜了,你先休息。養好身子,咱們再……」 金盧布一萬,黑暗系魔石低階十塊,中階二十塊,還有五個普通的黑暗元素生物,瓶瓶罐罐以及雜物。

不論金盧布,就憑那些魔石就足以是一筆很大的財富了,價值一萬以上,還有那些元素生物,總共加起來應該有三四萬左右。

「果然搶劫才是來錢最快的法子。」

易林心中感嘆。

「恩?這是什麼?」

易林忽然眉頭微皺,從雜物里拿出一個略顯沉重的鐵片,鐵片上刻有一行小字與一個猙獰的頭顱圖案。

「黑暗教會,第九使徒座下,第九門徒,奧麗斯娜。」

「黑暗教會么。」

易林嘴裡默念著這個詞,對於黑暗教會他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那是一個與光明教廷齊名的宗教,雖然光明教廷如今是所有宗教里最強大的一個,但黑暗教會的實力並不會比光明教廷弱上多少,甚至在某些方面,黑暗教會反而要壓光明教廷一頭。

由於教義的原因,黑暗教會的信徒並沒有光明教廷那麼多,畢竟,大部分人都是嚮往光明的,而且黑暗教會裡的人大多數都極為貼合黑暗兩字,人性基本都是扭曲的,殺戮是他們的宗旨,很少有正常人。

帝國通緝令上大多也都是黑暗教會的人,但由於黑暗教會的強大,這張通緝令基本就成了一張單純的紙了,很少有人會被抓到,即便抓到了,黑暗教會也會去營救。

正是這種「團結」,讓黑暗教會在這個大陸上生存並發展了起來。

「沒想到居然差點逮到一條大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