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咳咳…方離啊!」

「怎麼了?」

「你們家是誰說了算啊?」

「當然是我說了算,咦,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看未必吧!」先是蕭軍,然後是丁文華,最後,連顧勇的臉上都隱隱有那麼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

方離驀地明白了眼前這些傢伙在想些什麼,自己老婆天生神力的話,自己這個當丈夫的,難免就有點夫綱不振了。萬一兩人生活中有點什麼小摩擦,動起手來,在他們的心中,自己一定會是吃虧的那個。

「我靠,那我不成了小受受了嗎?」方離暗罵了一句,看著面前這幾個擠眉弄眼的傢伙,有氣無力的辯白道:「日了,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我老婆很溫柔的!」



有了這個小『插』曲,伍勝男的能力也得到了大家的首肯,在伍勝男提出也要參與外出「狩獵」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一致同意了,對於大家來說,多一份戰鬥力,就是多一份安全的保障,三個人看守的營地,比起兩個人看守的營地,怎麼看,也要安全一些。

既然是要出去,當然是安排他們兩口子在一起,這一點,沒人有任何的異議。雖然顧勇他們傾向於朝著城區內搜索,以期待發現更多的倖存者來充實自己的團隊,但是,方離和伍勝男第一次出去,還是把目標放在不遠的小鎮上,他們兩沒有一個會開車的,距離太遠,顯然對他們很是不利。

說是小鎮,實際上在方離看來,和一個普通的縣城差別也沒有什麼了,這是和伍勝男首次出去,方離心中竟然隱隱有點小興奮,他心裡明白,這樣的任務對於他和伍勝男來說,都是相當的簡單,至少,喪屍們不會主動的襲擊他們,這和山上的諸人相比,就已經是一個無可比擬的優勢了。除了搜尋糧食、食品以及必要的生存物資,他們主要的目標還是放在搜尋那些初級進化過的喪屍身上,比起自己居住的那座大廈周圍,這裡顯然是一個新的區域,相比之下,發現那些進化過的喪屍的機遇也會大大的增加。

方離和伍勝男很幸運的發現了被丟棄在路旁的兩輛山地自行車,對於他們二人而言,沒有比這更適合的交通工具了,兩人背著背包,踩著自行車,就如那些自費旅遊的驢友們,優哉游哉的進入了這個死一般寂靜的小鎮。

「方離,我覺得他們挺不錯的!」伍勝男顯然對於收留他們的這個團隊里的人都有不錯的感觀。

「是很不錯!」方離一邊逡巡著路邊的情形,一邊隨口回答道。

「可是我怕他們發現我們的不同之處,要是他們發現我們和那些喪屍一樣,肯定不會對我們這麼好了!」伍勝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氣餒。

「那就不要讓他們發現!」方離笑了笑,「你不知道,他們以為我個妻管嚴,老是奚落我呢!」

「你不滿意?」伍勝男嬌嗔著瞪了他一眼。

「滿意,怎麼敢不滿意,我心甘情願的,行不行!」方離知道和伍勝男討論這樣的問題,不會有什麼結論,急忙豎起白旗。

伍勝男心裡甜蜜蜜的,一臉的笑容跟著這個男人身邊,她突然覺得,這突如其來的災難,似乎也沒有那麼值得可恨了,要不是這場災難,她和方離不過仍然是居住在同一座大廈里的兩個互不相識的陌生人而已。

「我們要找的那種有腦晶的喪屍是什麼樣的啊!」順著街道溜達了半天,伍勝男打破緘默,好奇的問道。一直到現在,方離都沒有找到那種他說的有腦晶的喪屍,伍勝男覺得有點厭煩了。

她知道這種從喪屍腦袋裡找到的結晶,對於方離和自己都是很重要的東西,重要到他們可以一步步改變自己的形態,變成和顧勇他們沒有什麼區別的人類,但是,在內心深處,她知道自己和方離的本質還是一個喪屍,這些都是假象而已。方離想通過這些喪屍的腦晶變得更強大,更敏捷的心思她是知道的,但是,她自己並沒有感到有多迫切需要這個東西,在她看來,只要自己的外表不發生變化,力氣大一點小一點,真的沒有什麼區別。

「和普通的喪屍看起來沒多大的區別,但是,他們似乎有智慧,就好像…」方離有點語塞,他不知道怎來形容這些傢伙。

「打個比方吧,我們看到的喪屍,是普通的笨喪屍,那麼初步進化過的喪屍,就該就是聰明喪屍!」 娛樂之華娛第一巨星 他想了想,舉了一個看起來不怎麼恰當的例子。

「那我們呢?」伍勝男笑語靨靨。

「我們啊,我們是屬於那種狡猾的!」方離微微笑了一下,停了下來。

這是一家禮品回收店,方離覺得有必要給自己找條好煙,畢竟,在營地里抽了兩天別人的煙,他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這東西算不得是生活物資,充其量算是個人物品。

店子里一片狼藉,方離簡單的搜尋了一下,煙倒是找到了幾包,但是成條的就找不到了,至於酒,那是一瓶都沒有找到,他原本還想弄點紅酒給伍勝男一個驚喜的。

他悻悻的踢飛一個倒在腳下的紙箱,又是一個被清掃過的店鋪,他就不明白,為什麼災難發生后,這些人不急著逃命,而是首先想到的就是打劫店鋪,人都要死了,要這些身外之物有用嗎!

「方離!方離!」門口突然傳來伍勝男急促的喊聲,方離心中一驚,幾步就跨出店鋪的大門,朝著門外等候的伍勝男望去,陽光下,伍勝男瞪著一雙大眼睛,手臂直直的指著前方,一副驚呆了的樣子。 ?一個和煦陽光照耀的下午,從屋子裡的窗戶朝著外面看去,是一片綠油油的麥田,一條人工修築的鄉間小路,筆直的從麥田的中間向遠方延伸過去,好像一塊漂亮的綠布上安上了一道拉鏈一樣。

在窗前,一個扎著馬尾巴的女孩,正托著下腮,凝視著窗外的畫卷,陽光透過窗帘謝謝的照在她的身上,屋子裡的微塵在她周圍的陽光里歡快的跳著精靈的舞蹈,把她襯托得猶如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神。

在她不遠的屋子中央,一位風韻猶存的美『婦』人,鼻樑上架著一直玳瑁眼睛,坐在椅子上,手裡忙碌著編織著什麼,女孩看過去,編織的東西太短,還沒有成形,很難看出這是一件『毛』衣還是一個別的什麼。

美『婦』人喃喃的說著,像是給女孩說著故事,又象是回憶起那年那月那段與他初相識的日子。

「你不知道那時候他做事有多麼的不靠譜,僅僅是因為自己煙癮犯了,便把我一個人仍在到處都是喪屍的大街上,自己鑽進旁邊的小鋪子里去了…」美『婦』人自嘲的笑了笑,「當時的我,比你現在大不了多少,真正一個人遇到了什麼,我還是感到很害怕的!」

「你並沒有遇到什麼,對嗎,媽媽!」女孩臉上的沉穩和她的年齡看起來很不相符合,「當時除了你和爸爸這種一星突變體以外,其他的應該都是0星和一星的感染者,二星感染者最起碼要在病毒爆發四個禮拜之後才出現,所以,就算遇到了什麼,也不會對你造成威脅,更不會有死亡危險!」

「傻孩子!」美『婦』人笑嗔著罵了她一句,「當然沒有死亡危險,要不然,我現在怎麼還會坐在這裡和你說話!」

美『婦』人看著聽自己絮絮叨叨的女兒,一弧笑容掛上了嘴角,漸漸的沉入了自己的記憶,又回到了那年的那個下午。

……

……

方離一竄出屋子,就看見騎在自行車上的伍勝男一手握著車把手,一手指著前方,嘴裡卻在大聲喊著自己的名字。

他順著伍勝男的手勢看過去,不禁目瞪口呆。

前面的十字路口,原本可能是這個小鎮的一個交通指揮『露』台,此刻在『露』台的前面,一隻碩大的雪白的老虎,懶洋洋的邁著悠閑的步子,晃悠悠的從十字路口走了過去。

他急忙一把捂住伍勝男的嘴,兩人就這麼靜悄悄的看著這隻老虎招搖過市,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深怕引起老虎的注意。

知道老虎的身影消失了街道盡頭好大半天,方離才鬆開捂住伍勝男的嘴,輕聲埋怨道:「你叫那麼大聲幹嘛,想當武二郎?」

伍勝男眨巴眨巴眼睛,「白老虎吖,是白老虎吖!」語氣中除了興奮,卻沒有半點驚恐的味道。

「甭管什麼老虎,都是會吃人的!」方離恨不得狠狠的敲了她的腦袋,她那小腦袋裡究竟想的些什麼。

伍勝男饒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輕輕說道:「你覺得,在老虎的眼裡,我們和那些游『盪』的傢伙有很大的區別嗎?」

方離腦海里「轟」的一聲,有如一道驚雷閃過。

原來一直到現在,自己都還沒有真正的承認自己的身份,反而不如一個女人更能接受現實。自己不管思考行動,都還是按照自己是一個人類的習慣,自己一直沒有脫離人類的這個桎梏。

田園小辣妻 見到方離臉『色』變幻,伍勝男有點後悔,自己這話是不是說的有點過分了。

「對不起!」她拉了拉方離的手:「我不是那個意思!」

方離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牽起她的手,「沒事情,你說的對,我有些事情沒有轉過彎來而已!」

他盯住她的眼睛,認真的說道:「不管我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最重要,我們還活著,是不是!」

伍勝男微笑的看著這個認真的男人,點點頭,心中一片柔情。

與此同時,在山上的營地里,喬巧兒正拿著一個精巧的撥浪鼓逗弄著方香兒。

昨天丁文華回來的時候,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順手拿回來這個玩具,當做禮物送給了方香兒。此刻幾個女人從屋子裡拿來一床柔軟的毯子,鋪在溫暖的草地上,方香兒就趴在毯子上,隨著聲響追逐著女人手中的撥浪鼓。

女人們一邊說著閑話,一邊逗弄著方香兒,也許是方香兒的嬌憨笨拙模樣,不時在女人中響起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也不知道是女人們逗弄著這個小傢伙,還是這個小傢伙逗弄著他們。

方香兒的到來,為這個小小的營地,平地增添了許多的生氣,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下午,所有的人似乎都忘記了山下那些醜惡的喪屍,忘記了自己失去親人的痛苦,整個營地里到處都瀰漫著一種溫馨祥和的氣氛。

「顧哥,他們兩口子下去不會出什麼事情吧!」丁文華扭頭看了看那邊的女人,丟給顧勇一隻香煙。

「應該不會!」顧勇接過香煙,叼在嘴上,「你別小看了他們,他們帶著一個小保姆還有個嬰兒,在沒有遇到我們之前,活的挺滋潤的,絕對不是簡單人物!」

「是啊!」旁邊的蕭軍『插』話道:「方家嫂子天生神力,還有著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手槍,自保應該是沒有問題,一想起昨天的情形,我現在腿肚子還有點打顫呢!」

「你就這德行,不是老是吹牛,你一個人對付三五個喪屍絕對沒問題的嗎?」丁文華鄙視了他一下。

「那不是三五個啊,老大!」蕭軍心有餘悸的說道,「那是三五十個啊,隨便一個招呼不到,碰破了點皮,我就算交代在這裡了,方家嫂子那叫牛啊,跟打乒乓球似的,就堵在路口,誰敢過線,就是一傢伙,那狠勁,我看了都害怕!」

「方離呢?你昨天看到方離怎麼戰鬥的了嗎?」顧勇抬起面無表情的一張臉,一個字一個字的問道。

「我去四周巡邏去了,回來的時候倒是好像看見他是從外面殺回來的,好像是主動沖了出去,那軍刺黏黏糊糊的,不知道割了多少喪屍的腦袋,也是猛人啊!」蕭軍仰著臉回憶道。

「顧哥,我們是撿到寶了,這兩口子以前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反正挺不含糊的,看他們的身手,不會是傳說中的雌雄大盜吧!」

「呸!」丁文華啐了他一口,「你小子看多了不是,還雌雄大盜,現在這麼大個城市,活著的人沒幾個,還用得著盜嗎,再說,你看見過帶著小孩保姆一起出去作案的雌雄大盜嗎?」

蕭軍楞了一下,想想也是,管他們兩口子以前是幹什麼的,現在對自己這個團體有幫助就行,至少不會白白浪費團體的糧食,想到糧食,蕭軍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顧哥,你看,我們現在這樣輪流下山搜集物資,效率低不說,危險還不小,尤其我們下山的時候,對山上的『婦』孺是一個重大的考驗,如果再來幾次昨天那情形,誰敢保證沒有人會受傷呢!」

「嗯!」顧勇沉『吟』道:「這個我昨天晚上就想過了,你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

「你看,我們現在這個營地,電力能夠維持,水源也充足,甚至可以挖野菜或者是種植一點蔬菜來補充維生素,我們缺乏的不過是糧食而已,我們的糧食儲備的越多,將來能夠收留的倖存者就越多,既然我們的問題在糧食上,我們何不集中人手,乾脆打一打糧庫的注意,這比我們每天下山零打碎敲的要有效率的多吧!」

「哪裡有糧庫,找到糧庫后,我們怎麼運輸,山下到山頂這麼長的一段距離,汽車可開不上來!」

「就算我們運到山下,我們慢慢往山上搬,也比每天到喪屍窩裡去拿命拼要划算吧,至於糧庫,那根本不是問題,我可是這裡土生土長的,雖然對你們城裡不熟悉,但是這裡倒是能認清地方!」

顧勇陷入了沉思,顯然,不知不覺間,所有的人都把他當做了一個領導者,而他也沒有意識到,蕭軍提出這個建議,等待他決定,實際上更像是下屬給上位者提供的一個計謀,兩人緊緊的盯著顧勇,等待著他的決定。

一次『性』的獲得大量的糧食,的確能起到一勞永逸的作用,按照現在的消耗數量,一噸大米足夠維持所有的人兩到三個月的口糧了,弄上一輛卡車,至少能拖個三五噸出來,那麼,就意味著至少在一年內,營地里所有的人無需為生計發愁了。在這一年內,事情總歸應該有點變化,國家總不能看著這麼大的一個城市從版圖上被抹去吧,總歸會有救援,會有軍隊來收復這些地方,在這段時間內,保證自己這些人能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勝利了。

「你確定能找到糧庫,而且糧庫里有足夠的糧食?」

「我確定,在鎮子的西邊,就是一家糧站,除了大米,還有麵粉,玉米等等,就算是一個倉庫都夠我們吃上很久了!」蕭軍毫不猶豫的說道。

「等方離他們回來,我們和他商量一下,如果他們同意,我們就這麼干!」顧勇點點頭,做出了決定。 ?方離一直很恍惚,鬧市中怎麼會有白老虎的出現,就算是動物園裡跑出來的老虎,也不至於肉光皮滑的在街頭優哉游哉啊。自己那時候看到的貓貓狗狗都被病毒感染,難道個頭這麼大的老虎能逃過這一劫?

說是幻覺,但是又不像,當時可是伍勝男和自己都看到了這個大傢伙,難道現在幻覺可以共享了?方離當然不相信這樣的謬論。帶著這個疑『惑』,方離整整一個下午都顯得有點心不在焉。

「回去吧!」伍勝男還以為是自己先前的話觸動了方離,導致他一下午都顯得有點怏怏不樂,搜索了一大片街區,背包里一些需要的雜物都裝滿了,但是遲遲沒有發現那些初步進化的喪屍的蹤跡,伍勝男有點氣餒了。眼看著天『色』慢慢的暗淡下來,她提醒著方離,應該到了踏上歸程的時候了。

嗯!方離漫不經心的答應道,眼光朝著遠處狠狠的剜了一眼,回去吧,看來,今天是沒什麼收穫了。

昏暗的街角處,一個晶瑩的微微發光的小身影吸引住了他的眼光,看起來,倒像是一個小小的人兒孤獨的站在街角。

「哎,勝男!」他輕聲叫著伍勝男,示意她朝著街角看去。

「咦!」伍勝男輕輕發出了一聲含糊的聲音,顯然也是有點驚訝。兩人放下手中的自行車,朝著街角走去,

一陣微風吹過,一些飄落在街道上的落葉和地下凌『亂』的紙張隨著風飄起,在無人的街道上翩翩起舞,彷彿是在這個舞台上進行著他們生命的最後一次演出。在二人的背後,一輪長長的落日將他們的影子投『射』在他們的面前,隨著他們的腳步,逐漸和角落的陰暗融為一體。

伍勝男瞪大眼睛,看著角落裡那個小小的人影,此刻,她已經忘記了感嘆,純粹被面前的景象給『迷』住了。

從身形看,這隻小小的人兒應該屬於那種曲線凹凸有致的女『性』。一身非常『性』感的三點式裙裝,足以吸引任何男人慾望的眼球。女人應有的所有特點,在她身上顯『露』的是如此徹底。暴『露』在空氣中的白嫩肌膚、大腿根部與胸口兩個半圓之間的醒目『乳』溝,足以引誘男人們在生理慾望的趨勢下而犯罪。

沒錯,這的確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非常漂亮、『性』感的女人。只不過,這個女人實在太小。當然,這並不是指她的年齡。因為,從頭頂到足底,她的整個身體長度,充其量不過僅有三十厘米罷了。

而且,在她的身後,赫然晃動著一副晶瑩透明的膜狀翅膀。在不斷的忽扇與昏黃的落日的輝映下,散發出一種奇特而妖異的幻麗『色』彩。這就是在遠處看來那些晶瑩的光芒來源。

「好漂亮的小傢伙!」伍勝男彷彿夢囈般的說道,這樣的生物,看起來是那麼的美麗而脆弱,讓人不由自主就有一種將其抱在懷裡好好憐愛一番的衝動!

方離沒有象伍勝男那樣失神,他甚至還用手輕輕的拉了伍勝男一把,讓他們和這個奇怪的生物保持一段足夠遠的距離。女人入眼看到的是這種生物的美麗,但是,在方離看來,這種從來沒有見過的生物,代表著的就是危險,他腦袋裡為數不多的生物知識告訴他,自然界里的生物,越是美麗就越是危險,尤其還是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

他冷冷的看著面前這個美麗的生物,手裡確實慢慢的抽出了軍刺。

這個生物撲騰著翅膀,看著『逼』近自己的這兩人,口中發出一陣尖利的聲音,有點刺耳,似乎在喊叫著什麼。

「方離,你嚇到了她了!」伍勝男不知道是憑著什麼判斷的,直接對著方離喝道:「她在害怕!」

這個生物口中的尖叫一直沒有停止,短短的10來秒,似乎換了幾次語音音軌,方離心中一動,難道,這個美麗的生物在嘗試和自己溝通。

人類在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個陌生的環境中,大都是通過語言和人交流,當發現這種語言交流不了,很自然的就會換一種語言,一直到對方能領會自己的意思,這和面前的這種情況何其的相似。

他仔細的聽著她的聲音,果然,沒過多長一會,她又換了一種音軌,如果這尖叫聲是求救或者是呼喊同伴,那也未免太抑揚頓挫一點了,方離現在有點確定自己的想法,這個奇怪的生物的確是在嘗試和自己溝通。而且,對方有翅膀,如果感覺到自己的惡意,大可以抖抖翅膀一飛了之,不用在這裡傻獃獃的尖叫的。

他對著對方亮亮自己的雙手,然後緩緩的將軍刺放回自己的腰間,他清楚的看到,這個奇怪的生物臉上,『露』出了讚許的表情,這讓他心裡更加踏實了,這個生物是有智慧的,而且,看起來智慧還不低。

「你們好,我是你們的朋友!」突然,從這個生物的口中,方離聽到這這樣一句熟悉的話語,很拗口,甚至和現代的漢語的發音大相徑庭,但是方離卻是聽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在以前沉『迷』於某個武俠網游的時候,方離曾經很有興趣的查找了一些關於漢唐時代語言和文字的資料,現代漢語的發音和古代漢語的發音有著天壤之別,如果將生活在同一地域,而年代相差千年的兩個人放在一起,方離毫不懷疑,這兩個人根本溝通不了,而這個奇怪的生物口中分明是發出的唐音。

「你好!」方離按照自己的記憶中的發音,嘗試著向這個生物打著招呼。

「太好了,%%¥#&&*^%&%^*」這個生物顯得有點雀躍。

「慢一點!」方離一字一句的說道:「這種語言我不太熟練,慢一點我才能聽明白!」

「這裡是鬼族的地盤嗎?為什麼你們兩個神族會在這裡,我『迷』路了,你們能幫助我嗎?」

方離微微皺眉,對於這個奇怪的生物的話語中的意思,他大多不理解,但是,『迷』路這兩個字他還是清楚的。

「你是誰,從哪裡來?」

「我是妖精一族的阿曼達,我被自主召喚到了這個地方,但是卻沒有找到召喚我的人,但是我也沒有回去的能量了!」

「妖精?!!」方離的腦袋似乎有點當機,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先是一場浩『盪』的病毒感染,人間幾成鬼蜮,現在又出現了什麼妖精,難道真的是古人說的天下大『亂』,必出妖孽嗎?

等等,妖精,欺負我沒見識吧,俺也是讀過聊齋的,西遊記也是能朗朗上口的,裡面的妖精可不是這個模樣。這個阿曼達的模樣,倒是和小時候看過的動畫片里的那個花仙子有點象,真按照地球人的看法,這位應該是精靈吧,小胳膊小腿小翅膀的,沒錯,就是精靈。

「我能幫你嗎?」方離有點奇怪,憑什麼這個阿曼達認為自己能幫助她。

「是啊是啊,你身上有召喚石的氣息!」阿曼達見到方離似乎意動,撲騰著翅膀高興的圍著他們二人飛了一圈。

伍勝男目瞪口呆的看著方離和這個漂亮的小傢伙嘰嘰咕咕,很明顯他們是在說話,但是她卻是一句都聽不懂,她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方離,卻是恨不得自己也能『插』上幾句嘴。

方離對她輕輕揮了揮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繼續和這個阿曼達說道。

「什麼召喚石?」他想了一下,自己身上除了幾顆從那些初級進化喪屍身上得到的腦晶,就沒有什麼可以稱得上石頭的東西了,這幾顆腦晶,是因為和自己與伍勝男服用的腦晶顏『色』區別太大,他才不敢服用,收藏在懷裡的。一想到這裡,他從懷裡掏出那幾顆腦晶,「你說的是這個嗎?」

「是啊是啊!」阿曼達看起來非常的高興。

方離將手上的石頭攥緊,卻是看著懸停在自己面前的阿曼達,嘴角『露』出一絲絲笑意:「好,就算我能幫你,但是,為什麼要幫你呢?」

阿曼達顯然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似乎她還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人,這樣的事情,小臉一呆,吃驚的樣子煞是可愛。

「難道你不願意一個妖精成為你的夥伴嗎?」她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夥伴?」

「是的,我們可以簽訂夥伴契約,那麼,在契約的約束下,我們不就可以互相幫助了嗎?」

契約什麼的方離不懂,互相幫助他倒是明白,他只是一個正常地球人的思維,既然是自己要付出,那麼得到什麼自然是要關心的,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那是雷鋒,享年23歲的雷鋒,和他和沒多大的關係。

還在接下來阿曼達很快就對自己做了一個介紹,這讓方離覺得有這麼一個妖精夥伴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事情。

「我會治療,會恢復!,在你受傷的時候,我能幫你痊癒傷勢,在你疲累的時候我能幫你恢復體力,如果繼續進階,說不一定我還會擁有清醒,解毒,凈化等等技能呢!」

這不就是一個專職私人醫生嗎? 龍城樂手 嗯,這是好事,有時候,向雷鋒同志學習還是很有必要的嘛。

「好吧,阿曼達,告訴我,如何和你簽定夥伴契約!」 ?天黑了好一陣,連喬巧兒都開始有點擔心起方離和伍勝男的安危起來的時候,他們兩人終於順著山路回來了。

山『色』黑黝黝的,也正是如此,山頂的那抹抹燈光顯得更是明亮,兩人『摸』黑從著山下歸來,卻是看到顧勇等人都是一臉的緊張,不禁大為奇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