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風雲之中,下降了沒多久,姜小白忽然覺得,腳下一硬。

再看時,他的腳下,多出了一個平臺。

平臺並不大,從懸崖邊上伸出來。

一眼望去,眼前的場景,頓時映入眼簾。

這一下,姜小白總算明白,爲什麼會有金鬆聖廟的傳說了。

在他的面前,長着一棵巨大的松樹,有着需要十來人才能合抱的體型,松樹的下面,有一間廟。

一間整個房間、都是由金瓦鑲嵌的廟,金光籠罩下,讓那棵松樹,也變得金光閃閃。

這廟,就是金鬆聖廟了。

也許之前,廟是建立在松樹的面前,但隨着松樹的成長,眼前的廟,慢慢被松樹包裹,長在了松樹的裏面。

廟並沒有門。

姜小白解開身上的繩子,將鋤頭當作武器,扛在肩上,緩緩走入其中。

在廟的裏面,有一個巨大的香案,幾乎佔據整個廟。

而香案之上,供奉着一尊奇異的石雕,猶如菩薩般盤坐,但有三面,每一面都是猙獰可怖,凶神惡煞至極。

廟裏,蘊含着一股子邪氣,姜小白一進去,就感覺如墜冰窖之中。

這種感覺……

陰窟?

姜小白赫然發現,這金鬆聖廟裏面的環境,居然和之前他見到的陰窟,有七八分相似!

顯然,那溶洞陰窟,和眼前的金鬆聖廟之間,存在着一定的聯繫。

而這,也驗證了姜小白的猜測:那陰窟裏面長着血蘑菇的白棺,棺中被鎖住的東西,怕就是那作祟的陰靈!

來到那奇異石雕的面前,姜小白本能感覺到,那石雕的六隻眼睛,正盯着自己,猶如狼一般。

如果是普通人類,在這種注視下,早就渾身發寒了。

姜小白因爲和冥寓簽訂過契約的關係,有一部分的靈魂,已經和冥寓融爲一體,故此時此刻,這來自陰靈的凝視,並不能讓他畏懼半分。

他扛着鋤頭,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在那雕像的下方,掉落了一把鑰匙。

車鑰匙。

高佳蘭的車鑰匙。

顯然,之前那神祕的黑影,帶着高佳蘭,來到了這金鬆聖廟。

再觀察了一會兒,姜小白髮現,那雕像,似乎可以移動。

但他找了半天,沒有找到機關。

“既然這樣,那就對不住了。”說着,姜小白抓起手裏的鋤頭,“砰砰”的兩聲,便砸了下去。

幾鋤頭砸下去,眼前的雕像,很快便被砸出裂痕來。

“砰!”的一下,隨着最後一鋤頭砸落,雕像應聲倒地,碎成一地的碎片。

與此同時,在雕像的下方,露出了一個約莫水缸大小的通道。 眼前的這個通道,看起來有些粗糙,和整個金廟的造型完全不同。

姜小白下去一看,發現這通道的周圍,泥土以一種均勻切割的方式打開,應該是人用小鏟子,一點一點挖出來的。

根據奇門九遁:虎遁中的記載,這種手法,應該是從外面往裏面打,是盜墓手法中,最爲穩妥保險的一種打洞方式。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盜洞?

既然是盜洞,那就有盜墓賊。

姜小白心思轉動,想到一個可能:難道,當初的那個財主,其實是個大盜?

他修建這個金廟,只是個幌子,其根本原因,只是爲了挖掘這下方的大墓?

這麼一想,姜小白覺得很有可能:畢竟,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財主,怎麼可能,建造出這麼一座大墓來。

想着,他身影晃動,向着通道深處爬進去。

通道里面漆黑一片,姜小白小心翼翼的爬着,一邊爬,一邊警惕着前方。

好在一路,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終於,隨着他的爬行,十多分鐘後,前方豁然開朗!

那是一個人爲挖掘出來的大洞,約莫有一間臥室大小,裏面有一道石門。

此時此刻,石門虛掩,露出一條縫。

在石門的兩邊,有兩個石墩,石墩的上面,雕龍刻鳳,看起來,華貴至極。

顯然,眼前的石墩,就是這墓穴的守墓石雕。

從周圍的環境來看,更加驗證了姜小白之前的猜測:這洞坑的挖掘痕跡太過明顯,和眼前的石門一比,高下立判。

傳說中的那個“財主”,十有七八,是一個盜墓高手,不知怎麼找到這座古墓,並打下了這麼一大個盜洞。

姜小白握着鋤頭,小心翼翼的靠近石門,擔心裏面是個陷阱。

等仔細一看時,才發現那石門,也不知被打開了多久,石門和地面之間,早就卡死,無法動彈。

進入其中,便發現石門的後面,是一座“橋”。

沒錯,一座石橋。

石橋不過半米來寬,直直延伸到遠處,而石橋的下方,有一條河,河水呈暗紅色,透着刺鼻的氣味。

這種味道,和之前他挖掘那片土地時,嗅到的氣味,幾乎相似。

顯然,這是一條“護墓河”,在墓主的大墓中間,挖下這麼一條河,其中灌注獨特液體,讓蟲蟻等物,無法進入墓中。

一眼望去,只見那石橋的盡頭處,一片濃霧,觀之不明。

這讓姜小白想到了之前金鬆聖廟上方的那片風霧之地,想來,這建墓的大師,應該是以風爲力,將那峽谷之中的大霧,通過某種手段,給引導過來,注入墓中。

這樣一來,整個大墓裏面的風水,便是循環不絕,生生不息。

高手啊!

看來,眼前的這座墓,不但是窮盡財力物力,更是極盡天地自然之力,將遁甲風水之術,發揮到了極致。

姜小白想着,踏足往前方的石橋走去。

這才走過去,就見到在那石橋的兩邊,有兩朵花,似乎聽到他的腳步聲,迅速浮起來。

那兩朵花,約莫有臉盆大小,花朵迅速盛開,裏面露出尖銳獠牙,猶如一張兇獸巨口,擇人而噬!

食人花。

貨真價實的食人花。

姜小白握着手中的鋤頭,手腕上黑蓮圖案亮了亮,只等這兩朵花撲來之時,便打算將它們直接剷斷。

但令他沒想到的是,那兩朵食人花,在嗅了他一會兒後,居然無精打采的縮了回去,只聽得“嘩啦”的水聲響,它倆已經重新回到橋下,盤踞在水中。

看起來,這兩朵食人花,對姜小白並不感興趣。

對了,食人花,其實和野獸一樣,算是一種半樹半獸的存在,十分獨特。

而大凡兇獸,都只吃活人不吃死人,這食人花,應該也有類似的癖好。

所以放過了他。

這麼一想,姜小白松了口氣,小心翼翼的穿過兩朵食人花的攻擊範疇,繼續往前方走去。

等慢慢穿過石橋,濃霧裏面的場景,也映入姜小白的眼中:在他的面前,是一座被暗褐色污水包圍的“島”。

島上,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

咦?

這裏,既然是一個墓,那前方,應該就是正墓室所在,是安放主人棺槨的地方,但這裏,居然什麼也沒有?

不應該啊。

難道,被人盜走了?

可就算被人盜了,那也應該只是盜走有價值的東西,不可能連棺材都盜走了吧?

姜小白想着,覺得,也許墓室,就在自己的腳下。

他決定挖挖看。

舉起鋤頭,一鋤頭挖下去,就聽到“當”的一聲,在這空蕩蕩的洞窟中,十分清脆的迴盪來。

咦?

腳下黑色的土地,並不是泥土。

仔細觀察一下,他發現,這東西,非土非鐵,有點像……甲殼?

甲殼的話……難不成,自己現在,是站在一個巨大的烏龜殼的背上?

也不是沒可能:在大海中,異獸衆多,小山大小的烏龜,雖然稀少,卻應該存在。

如果是龜殼的話,那眼前的這個格局,就是“養龜局”。

龜,長壽者也,是祥瑞之物。

所謂龍從雲、虎從風、龜從水。

眼前這個局,有水,有霧,有河,如果墓主真的受到這個養龜局的加持,那子孫後代,肯定發達無限的。

但,也有個缺點。

這點,在風水之外,處於奇門九遁中,鬼遁的範疇。

“龜”,又通“鬼”,所謂的“養龜局”,也可能變成“養鬼局”,墓主的後代雖然能夠因此發達興旺,但墓主的靈魂,卻可能永遠被禁錮在此,成爲一方惡靈,永世不得超生!

這麼一想,姜小白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個陰靈,會那般的強大了。

而姜小白當初見到的那個陰靈,手腳被鐵鏈鎖在棺中,顯然,這個養鬼局,其後人,也是知道的。

正因爲如此,才特意把它鎖在裏面。

而那陰靈,也是受到養鬼局的加持,這才無比強大,可以禍害那麼多的人,白棺之上,滿是血蘑菇。

只是不知道,這墓主人,到底是誰,爲什麼,會有那麼心狠手辣的後人,願意以父母永世不得超生爲代價,構建這麼一個風水格局? 既然看穿這養龜局的本質,姜小白當即找準方位,按照烏龜的頭部位置,去尋找入口。

根據五行四方對應的屬性,烏龜屬於玄武,於八卦爲坎,於五行主水,象徵四象中的老陰,四季中的冬季,對應北邊。

墓穴之中,不辨東南西北,姜小白當即拿出手機,將指南針的功能打開,找準北方的方位。

好在這墓室之中,雖然位於大山內部,手機沒有信號,但並不影響手機內部的磁場系統,所以姜小白很快就找到了方位。

正是剛纔那石橋的對立方向。

來到北方,姜小白低頭看去,果然,在腳下的“大龜殼”前方,那污水之中,有一個凸起,遠遠望去,猶如一個小亭子一般。

想必,那就是烏龜的頭部了。

烏龜的脖子埋在水下,便是如此模樣。

只是,這污水之中,蘊含着強烈的毒素,根本沒辦法過去啊。

姜小白皺起眉頭,覺得不太對勁:就算那個神祕黑影,把高佳蘭擄到這墓室之中,那他,又是怎麼通過剛纔那石橋邊的兩朵食人花的?

依據剛纔的情形來看,食人花是根據活人身上的氣息去判定是否攻擊,高佳蘭和他不同,活人氣息明顯,肯定無法通過食人花。

就算那食人花,受到黑影的控制,可黑影,又是怎麼通過前方污水的?

種種跡象表明,那黑影,應該並沒有到達這個地方。

看樣子,那東西,應該是在利用自己,給他探路!

姜小白想着,迅速轉身:如果他所料不差,那黑影,應該就藏在之前過橋的前方!

只不過,因爲自己第一印象是橋,就想着肯定是過橋了,忽略了當時身旁的環境!

這麼一想,姜小白迅速轉身,邁開步子,跑了起來。

堪堪跨過橋,果然,在橋的那頭,他見到了那個黑影,以及被放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高佳蘭!

“站住!”姜小白大喝一聲,手腕上黑蓮圖案亮起,腳步加快,舉起拳頭,就撲了過去。

黑影看見姜小白撲過來,也是一時所料不及,發出一聲尖叫,擡起手,就去攔姜小白的拳頭。

“砰!”的一聲,那黑影的力量,不過比普通人稍微大那麼一點點,哪裏打得過姜小白,一拳下去,他便被打飛,直直撞到後面的墓門上,一陣骨骼斷肋的聲音響起,也不知被打斷多少根肋骨。

“哇!”

黑影張嘴噴出一口血,見姜小白又是追過來,手腳並用,爬起來就跑。

這黑影雖然戰鬥力不行,但動作敏捷,跟猿猴一樣,如果姜小白去追他,未必能夠追到,而且後面還有一個生死未知的高佳蘭。

他只能折回去,先查看高佳蘭的情況。

還好,探了探鼻息,高佳蘭僅僅只是昏迷過去。

被姜小白拍打幾下,高佳蘭舒了口氣,悠悠醒轉。

“這裏……是什麼地方?怎麼黑漆漆的?”高佳蘭很是虛弱的問。

“別說話了,保存體力,出去我給你解釋。”

說着,姜小白反手將高佳蘭扛在肩上,順着原路返回。

路上,不時能夠發現幾滴血跡,是那黑影留下的。

他硬抗了姜小白一拳,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打死,即便他沒死,也是夠他受的,也被打成重傷。

等出到那聖廟後,因爲在黑暗中呆了太久的時間,過了好一會兒,高佳蘭才適應外面的陽光。

這時候,已經是清晨,只見那聖廟之外,金色的陽光穿透雲霧,落到廟宇之上,讓整個廟宇,愈發顯得金光閃閃,璀璨奪目至極。

“這就是那金鬆聖廟了?”高佳蘭揉了揉眼睛,問。

“對。”

姜小白把之前她被黑影擄走、自己追過來,發現這金鬆聖廟,中間發生的一切,和她說了一遍。

“這下面,居然是個墓?”

聽完姜小白的話,高佳蘭極度驚訝:“按照你說的,工程和規模,都這麼浩大的墓,那肯定不是普通人的墓。等我回去,上網查查,應該能夠查到線索。”

“恩,這裏沒有食物,咱們先回去吧。”

兩人來到之前姜小白下來的地方,還好,那黑影並不是從這邊逃走,所以之前姜小白留着的繩子,依然還在。

回到峽谷外後,兩人找準方位,在叢林中穿梭了半天,這纔回到山腳,都已經是又累又餓。

“咦,賣面的那個老伯怎麼不在了。”高佳蘭喘着氣:“他做得涼麪很好吃,我還說,再來吃一次呢。”

“可能收攤了吧,隨便吃點東西,咱們先回去,看看錢銳的情況。”

金鬆聖廟中的雕像,已經被姜小白用鋤頭給砸碎,按照姜小白的猜測,錢銳的問題,應該已經解決。

雖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根本原因,其實還是大墓下方的那個陰靈,也就是之前姜小白在溶洞白棺中、見到的那個被鎖住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