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且不說他並沒有用魔法打傷年長的法師,他用的是手槍,卻被這兩個人誤以為是魔法,這個已經夠他吐槽的了。然而,這兩人不是都以為自己傻了嗎,為什麼還覺得自己能救他們老師?

他們的腦子裡,到底裝了些什麼東西?

「你不是說我傻了嗎,我傻了要怎麼救人?」本傑明反問道。

「對誒,他都被拍傻了,救不了老師了。」聽了這話,矮個子一愣,馬上又從急沖沖的狀態,變成一臉喪氣。

「你已經傻了,沒有用了,你走吧。」高個子也搖了搖頭,對本傑明這麼說道。

「……」

不知道為什麼,被這兩人這麼一搞,本傑明反而感覺自己邁不開離開的步子了。

真是夠了……

算了。

糾結了一會,往外走了幾步后,他還是重重地嘆了口氣,又走了回來。他有些無奈,對著二人這麼說道:「我沒傻,你們老師在哪裡,帶我去看看,說不定我能救他。」

他感覺自己跟個幼兒園的老師似的,小朋友跌倒了,就忍不住要去扶。

二位「小朋友」聞言,對視了一眼,露出驚喜的表情。

「你一定要救我們的老師,不然我們就殺了你。」矮個子拉住本傑明,一邊往倉庫深處跑,一邊興高采烈地說出了這些話。

「……哦。」本傑明一臉冷漠。 ?年長的那位法師,被這兩位藏在了倉庫角落的麻袋裡。

當本傑明看到矮個子走過去,粗暴地把年長法師從麻袋裡拖出來的時候,他腦中第一個蹦出來的念頭,就是如果這位法師知道他這兩個學生做了什麼,哪怕死了也得氣得活過來吧?

不過他還沒死,應該也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

——至少目前還沒死。

「你們老師是倒了幾輩子的霉,會收你們當學生啊?」本傑明忍不住感嘆道。

「老師也說過這種話!」矮個子的聲音聽上去很高興,不知道在高興些什麼,「老師常常說,如果不是我們兄弟倆的元素親和力好得嚇人,咒語念跑調都能用出魔法來,他才不收我們呢!」

「……」

對於矮個子的這番話,本傑明心情複雜,不予評價。

還是救人吧,對,專心救人。

他做了一個深呼吸,讓注意力重新集中起來,看向了年長法師胸口上的傷口。

嗯……應該還有得救。

中彈的位置大概在心臟往下的地方,血還在一點一點地往外流。不管有意無意,本傑明確實打偏了,位置不致命,也沒有傷到內臟。不過如果繼續把他放在麻袋裡,再過個十幾分鐘的,估計就失血過多而死了。

看他那臉色蒼白的,在這段時間裡已經流了不少血了。

「我們都不會治療魔法,怎麼樣,你可以救老師嗎?」高個子問道。

本傑明聳了聳肩,答:「試試看吧。」

他也有點迷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這麼做。他已經感覺到自己頭頂那閃耀的聖母光輝了,不過,既然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那就乾脆聖母到底吧。

他不是醫生也不是護士,不知道槍傷到底該如何處理。不過他有治療水球,而且,看了那麼多電視劇,他至少還有一點常識,知道先得把子彈取出來。

這裡也沒有別的工具,只能上手了。

面對血淋淋的傷口,不知為何,本傑明的心情反而平靜了下來。他撕開傷口處的袍子和衣服,讓整個胸口露出來。他又仔細看了兩眼傷口,然後,把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伸了進去。

他一邊伸,一邊還想:這人也該感謝本傑明還是個青少年,手指沒那麼粗。不然子彈沒拿出來,說不定這人就被先搞死了。

「這是什麼魔法,好可怕!」矮個子在邊上看著,忽然傳出一陣抽泣聲。

「別哭,老師他不會死的。」高個子安慰他。

本傑明露出一臉「媽的智障」的表情。

子彈的位置似乎不深,應該是被肋骨給擋住了,本傑明很快就摸到了血肉之中那冷冰冰的金屬。不過因為本傑明的手指,傷口也被擴大了不少,血幾乎染紅了整隻手。

見狀,本傑明也不敢再拖。確認了手指捏住子彈,他便輕輕用力,把子彈給取了出來。

成功了!

整個過程相當順利,除了出血量有點多,但也不到致命的地步。

本傑明都感覺自己是不是有當醫生的天賦了。早知道這樣,他就改行去當學醫了,那樣穿越后還能多點有用的技能,起碼系統的資料庫里也會多點醫學論文之類的東西,不會只有一篇給領導寫的演講稿。

哎,後悔啊!

他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把染血的子彈放到了一邊。那兩個傻子立刻圍上來,好奇地看著那顆子彈,一付想碰又不敢碰的樣子,只能發出嘖嘖的驚嘆聲。

「這是手槍射擊出的子彈,是一種武器,跟魔法沒有關係。」本傑明見狀,搖了搖頭,忍不住解釋道,「接下來我要用的,才是魔法。」

說完,他念起咒語,召喚出水球。他調整著水球內部的元素結構,讓它具備治療能力,然後,便把水球輕輕地按到了法師的傷口上。

水球融進了傷口之中,因為取齣子彈而擴大了的傷口,流血量一下子減少了很多。

本傑明一付意料之中的樣子。他也很清楚,不可能一個水球就把傷口給抹平了。他猜測,哪怕是正版的生命之水,治療效果也不會特別好,否則會這一招的法師都是不死之身了。

他如法炮製,治療水球一個接一個地往傷口上砸。

就這樣,在砸了大約十多個水球之後,傷口終於不再流血,開始有癒合的趨勢,法師那蒼白的臉頰也變得有點血色了。

想了想,本傑明停下了動作。

就這樣吧,傷勢已經穩定,不會死人,他也懶得再耗費精神了。

「他的傷已經沒有大礙了,只要你們不再動他,過一陣子他應該自己就醒了。」本傑明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向患者家屬宣布手術結束,也算是結束了他短暫的醫生生涯。

那兩人看著他,一臉獃滯,沒有說話。

「怎麼了?」雖然感覺自己可能會後悔,但本傑明還是問出了口。

矮個子驚奇地看著他,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突然叫道:「你會魔法,你居然是個法師?天啊,你是法師!你跟我們是一邊的!」

對不起,我不太想跟你是一邊的。

本傑明有點想吐槽。這兩人不是以為手槍是魔法嗎?那按他們思路來,本傑明就是法師啊,為什麼他們現在才反應過來?

不過,算了……

面對這兩個人,他連吐槽的力氣都喪失了。

「是的,我是法師。」他無奈地這麼答道。

「怪不得你能夠打傷老師。」高個子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老師說了,只有法師才能傷到法師,教會那群人,都是一幫廢物!」

「……」

要是他們遇到「清洗者」,不知道還會不會這麼想。

不過,本傑明也不打算在這裡跟這兩人墨跡了。

他想先回到那個小巷,看看那兩位聖騎士怎麼樣了。

對了,還有那個偷錢的熊孩子。不過,本傑明懷疑,那個孩子可能已經死在了大招魔法之下,畢竟他先前就中了一槍。

這讓本傑明感覺有點唏噓。

一個孩子就這麼死了,雖然是個偷錢的賊,雖然不是本傑明親手殺的……

那他在這裡糾結個什麼勁?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天堂,那就願他在地獄里過得慘一些吧。等自己死後下了地獄,再抓著他的領子教訓他為什麼要偷自己的錢。

這麼一想,本傑明心裡好受了不少。

完蛋,被這兩個年輕法師傳染了清奇的腦迴路,他得趕緊離開這裡才行。

「我走了,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訴任何人,更不要告訴別人我是法師。」 厚愛蠻妻 他對著二人這麼說道,轉身準備離開。

「你為什麼要走?」這次,高個子卻站出來,攔住了他,「你是法師,應該跟著我們回家啊。老師說過,法師一個人在外面很危險的。要不是有老師帶著,我們也不敢離開家的。」

回家?

本傑明像是想到了什麼,又轉回來,問:「你們的家在哪裡?不,你還是回答這個問題吧,你們的法師組織來叫什麼名字?」

他忽然想起了之前他從這三人身上感受到的,一種組織的味道。

他得多問幾句。

「叫什麼?家就是家啊,我們從小到大一直生活的地方。」高個子似乎有點疑惑,皺著眉頭想了一會,道,「不過,我記得好像有一次,我聽見別人把家叫做……叫做那個什麼……」

高個子似乎一時間有點想不起來,矮個子馬上跑過來,大聲地提醒道:

「叫『靜默學院』!」 ?很快,本傑明離開了他們所藏身的倉庫。

離開前,他從那兩個年輕法師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些有關「靜默學院」的信息。

霍里王國建立之初,教會確立了自己的地位,開始大肆搜捕法師,法師的活動被迫轉入地下。倖存的法師聚集在一起,交換彼此的咒語和心得,相互幫助逃避教會的追捕,這就是靜默學院的雛形。

後來,教會的地位逐漸穩固,凌駕於王權,也加大了對法師的搜捕力度。當時幾個最強的法師為了生存,一起建立了靜默學院,旨在將魔法傳承下去,夢想建立一個全新的、屬於法師的國度。

靜默學院的大本營,在王國西面的群山之中。那裡地形複雜,人煙稀少,再加上魔獸眾多,教會很難派人搜索。而法師們則憑藉著自身的魔法,在那裡開闢家園,謀求發展。

就這樣,多少年過去了,教會也知道王國內有一個法師組織存在,但他們卻始終沒能把這些法師剿滅,反而還被法師們製造過幾次動亂。與此同時,來自國外的威脅耗費了教會大部分的精力,靜默學院也得以紮根,就這麼發展了下去。

了解到這裡的時候,本傑明忽然想到年長法師說的那句話:「不能讓他們倆妨礙了我們!」這次這三個人潛入王都,恐怕也另有所謀吧,莫非他們又準備策劃一次動亂?

他向二人問出了這個問題,二人對他的回答則是:

「老師說了,這是機密,誰也不能告訴。就算老師自己記不清了,我們也不能告訴他!」

本傑明想了想,說:「你們忘記了,對吧?」

二人先是很誠實地點了點頭,然後,又心虛地搖了搖頭。

「……」

於是,本傑明毫不猶豫地離開了。

當然了,在離開之前,他沒忘記向這兩人收取一些「醫療費用」。這兩人很好騙,本傑明幾乎不用說什麼,他們就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東西都拿出來了。不過本傑明沒有全都要走,而是出於實用的角度,只拿了兩個東西:

一本名為《魔法入門》的書,還有一塊被他們稱作「水元素結晶」的石頭。

其他的東西,不然就是沒什麼用,不然就是本傑明暫時還用不到,而且看在這兩人這麼蠢,年長法師帶著他們那麼慘的份上,就留給他們吧。

對此,本傑明已經很滿意了。

都說好人有好報,他在這裡忍受這兩個蠢貨這麼久,也該得到點什麼東西了。

因為還處在海汶萊特的下城區,本傑明也沒有工夫細看這兩個東西。把東西收好之後,他與二人告別,按照系統的指引,向著事發的那個小巷子出發了。

仔細想想,他好像一直讓系統給他指路來著,系統都開始抱怨被當成了導航。不過本傑明對此也積累了不少經驗,三言兩語便把系統給對付了下去。

很快,他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根據系統提供的時間,此刻已經是巨浪魔法使用后的第四十五分鐘了。整個小巷子像剛經歷過了一次暴風雨一樣,地上有好幾個積水坑,路面也一片泥濘,道路兩邊的牆像被什麼東西撞過似的,出現了不少裂縫。

這場面已經夠驚人了。要知道,像本傑明召喚出一個水球,如果不去管它,不到一分鐘就會自己消散。可現在已經過了快一個小時,這裡的空氣還潮濕得要發霉,足見這個魔法有多厲害了。

然而,儘管在小巷中發生了這樣一場戰鬥,隔著幾條街的外城區主幹道,卻依舊人來人往,沒人注意到這一切。這麼久了,也並沒有教會的人趕來支援。

滿是泥濘和積水的地上,那兩個騎士倒著,生死不知。

重生八零:女配逆襲之家有嬌媳 本傑明沒時間感嘆外城區的混亂和教會的無力,而是跑過去,確認了一下他們的呼吸。

還活著。

確認了這一點之後,本傑明又開始覺得奇怪了。聖騎士的身體素質那麼強大,在巨浪的衝擊下都這麼狼狽,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為什麼自己卻十分多鐘就恢復了意識,什麼事都沒有?

就因為自己釋放出的那個防禦水球?

不是吧,自己有這麼厲害?還是說他在不知不覺間實力又增長了?

本傑明還沒來得及為此高興一會,就意識到了真正的答案。

他把掛在胸前的十字架拿出來,放到眼前,仔細看了起來。只見十字架原本隱約散發的聖光,卻比之前要黯淡了不少,看得本傑明心中一陣肉痛。

他沒有在巨浪中受傷,不是因為水球的保護,而是因為這玩意自動被激發了。

按主教所說,它可以抵擋三次魔法攻擊。

也就是說,十字架的一次抵擋加上水球的防禦,也沒能完全抵擋住巨浪的衝擊,反而讓他被拍暈了。

那要是沒有這些護盾,直接拍上來,那自己豈不是命都沒了。

想到這裡,本傑明心有餘悸,也不再覺得這是一次浪費有點肉痛了。

他又往那個熊孩子倒下的地方看了一眼。按他所想,面對這麼強大的魔法,還是一個受著傷的小孩子,這小鬼恐怕是絕對活不下來了。

然而,那裡卻空無一人。

本傑明愣住了。

見鬼了這是,人呢?

就算被水給拍死了,那也至少是有個屍體在的,不可能連屍體都給拍沒了——這又不是火魔法。難道這個小鬼跑了嗎?怎麼可能?

他向系統詢問這個問題,系統回答得很乾脆:「不知道。」

……好吧。

如果他沒死,那算是他的運氣好,本傑明也懶得管他了。畢竟,還有兩個大活人等著他處理——他總不能把這倆扔在這裡自己跑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