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明知道連眾位大仙都著了道,可以肯定那個胖子不是一般的厲害角色,可是徐飛還是鬼使神差的走過去。

也許是好奇心的驅使。

當他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三人跟前時,想要轉身就已經來不及,只能裝作什麼也不知道,路過打醬油的。

「嘿,眾位大仙好啊,你們這是看風景呢?」表面和顏悅色,其實徐飛已經緊張得要死。

三人僵持不下,無心理會他的存在,甚至都沒有人捨得看他一眼。

徐飛小心翼翼的又退了到了安全區。

他心想,既然你們把老子當耳旁風,那隨你們意,老子就隔岸觀虎鬥,心安理得的繼續當觀眾。

其實真正的觀眾在凡間,圍看直播秀的凡人不下十萬人,早就已經炸開鍋。

「小哥哥,那個胖子是什麼仙?感覺好強大的樣子。」

「都是沖著元獸來的,都不是什麼好人,應該都去死,元獸應該屬於徐博士才合理。」

「飛哥哥,等他們兩敗俱傷,你衝上去踢屁股。」

「這些仙家都傻不拉幾,整天圍著糞坑,吃屎啊!」

「徐飛,你確定他們的智商比你還弱嗎?」

「樓上的哥們注意言辭,禁止人身攻擊,不愛看就趕緊滾蛋。」

「飛哥這坑挖得有點大,穩住點,別把自己也坑了。」

「有坑必有毒。」

「弄巧成拙,天意不可違啊!」

「我很期待那個胖子完美虐眾仙的結果,更期待元獸出來秒殺胖子,然後徐博士挺身除害,完美大結局。」

「都別再發彈窗了,搞得老子眼花繚亂。」

「……」

看了看觀眾的口水仗,也權當是緩緩心情。

說到口水仗的事情,還真有故事發生。

之前有兩個異性觀眾開懟,一言不合就揚言要PK,而且還把地址透漏了,結果兩人不打不相識,居然變成了情侶,就昨天在SH某個教堂主辦了盛大的婚禮。

自己的節目能給觀眾帶來福音,也不失為一壯舉,如果是演變成了惡性事件,那就是萬分罪過了。

徐飛此刻想到的問題是,要不要召喚青蛙和蝗蟲過來護駕,萬一待會不幸捲入了戰局中,也好有個幫襯。

其實不需要召喚,兩隻大蟲就蹦躂到了跟前。

這主人和寵物關係密切了,就自然而然會形成心靈感應,有了心靈感應也就有了默契,一旦主人有危險,寵物會第一時間趕來護衛。

看著躲在腳下的蟲子,徐飛臉上露出了慶幸的笑容。

即使一句話也不用說,彼此心裡也都明白,那種不離不棄的情愫,是永遠也割捨不下的。

那邊僵持到最後,還是胖子站了上風。

高手之間的對決,有時候未必就是驚天動地,只是眼神和靈識上的交鋒,就足以決定勝負成敗。

普渡仙尊和琵琶仙子不想自取其辱,也不想輸得太過狼狽,於是相互對視了一眼,一前一後躍入了糞坑中。

再見鍾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直到看見下面的陰風暗流把二位大仙徹底湮滅,胖子才迴轉身來,朝著徐飛步步緊逼,那種超強的氣場宛如死神一般湧來,逼得徐飛五臟六腑都快要炸裂。

這是何等的高人,這有是何等的修為?

尤其是胖子那攝人心魄的笑,令人產生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

胖子走上前,與徐飛只有一步之隔。

徐飛心想,難道我也得跟著跳糞坑?

胖子完全把徐飛當空氣,探出雙手,就那麼很隨意的一抓,兩隻蟲就被他抓到了手心裡。

「就你們這些跳樑小丑,也想跟本聖搶元獸,真是滑稽可笑。」

在仙界敢自稱為聖的寥寥無幾,他竟敢自稱為聖,自然是有強大的實力做後盾。

要知道當年的孫悟空就是個例子,明明沒有聖的實力居然自稱齊天大聖,結果落得很慘的下場。

在仙界,神和仙只是代名詞,如何自稱都沒人理睬,聖乃是至高無上的象徵,一旦被人玷污,自然是要接受嚴酷的制裁。

一向自稱打遍地仙無敵手的二位蟲子,這回算是碰到了鐵壁上,被人虐得毫無招架之力,只能如同螻蟻一般任人擺布。

一般這個時候,徐飛應該說點什麼,以此來證明自己的存在,但是他卻選擇了沉默。

「都快死了,你就不想說點什麼嗎?」胖子先開口問道。

徐飛輕描淡寫的回應道:「如果你想殺我們,你也犯不著浪費唇舌,如果你再不動手,我們可就不陪你玩了。」

「呵呵,你還真不是一般的凡人,你的跟班已經被我攢在手心裡,你應該跪下來求我,也許我一心軟,興許會留你們一個全屍。」

胖子邊說邊將青蛙和蝗蟲往地上一摔,然後一腳一個,把他們踩在了腳底下。

青蛙和蝗蟲想要反抗,努力幾次都無果,全身的修為完全被封死,不要說是抗爭,連變化體型的能力都喪失掉了。

「呱呱!」青蛙被踩得很難受,忍不住發出了呻吟。

「唧唧!」蝗蟲也不堪重負的叫出了聲音。

這種被人狂虐的感覺,比死還有難受百倍不止。

徐飛算是體會到了普渡仙尊和琵琶仙子的感受,要不然他們二人也不會跳得那麼的洒脫。

「請把你的臭腳移開,有本事就沖我來。」徐飛強壓著心中的怒火。

「你可以選擇……」

徐飛打斷了胖子的話:「你先打住,殺我可以,想讓我跳糞坑,門都沒有。」

人一旦把性命置之度外,就沒有什麼可以畏懼的了。

徐飛也一樣,他只是想要給自己留點尊嚴,即使是死也不能死得太難堪。

可問題是敵人未必會給你選擇的機會,連八級修為的地仙都沒法選擇,魔仙一級的他豈能由自己做主?

之前那個彼岸花仙子已經夠變態,現在又來了一個死胖子,只能把他們聯繫在一塊來想,難道說胖子是彼岸花仙的同夥,是來報仇的?

可是也說不通,既然是來報仇,自然是直接沖著徐飛來,何必要為難眾仙家?

只有一種可能性,那便是沖著元獸而來。

徐飛開口解釋道:「我不想跟你爭元獸,如果你是沖元獸而來,請你自便,何必非要為難於我們?」

胖子笑道:「你騙鬼呢?有沒有元獸,難道你心裡不清楚?」 「不管你想要幹什麼,此事跟他們沒關係,你放了他們,我這條命就隨你處置。」到了危機時刻,徐飛並沒有選擇苟且,而是想用自己的生命來保全兩隻蟲。

胖子連內幕都一清二楚,他究竟是何方神聖?

既然知道這一切都是謠言,為何還要過來湊熱鬧,還把眾仙虐得一個也不剩?

首先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此人非人仙,不是魔仙就是妖仙,即使和這些仙家沒仇,但也至少是敵人。

黃鼠狼大仙也是妖仙一族,排除胖子是妖仙的可能性,那就只剩下魔仙一族。

雖然魔仙在仙界已經被默認,但還是如同凡間的老鼠一樣,人人喊打,一直生活在陰暗的地帶,也都是修為一般的存在,像胖子這種高深修為的魔仙寥寥無幾,如果真存在,可能早就被天庭採取各種手段封印或者滅除。

徐飛壯著膽子,猜問道:「你是魔仙一族?」

胖子狂笑不止,邊笑還邊用腳蹂躪兩蟲:「哈哈,無知的鼠輩,魔仙算什麼東西,在本尊眼裡,只不過都是螻蟻。」

那會是什麼種類?

在徐飛的印象中,三界也只不過那麼幾個種族,除了人,魔,妖,之外,也就只有鬼了,難道是鬼仙。

也說不通,鬼修鍊成仙之後,直接就是神,除了沒有肉身之外,也算是神仙的範疇。

無論怎麼講都解釋不清,莫非是這胖子在故弄玄虛?

「也罷,讓你死個清楚明白。」胖子終於開口表明了身份,「創世元靈創造宇宙之初,我們是最先出現的種族……蟲族。」

以徐飛對遠古傳說的了解,他完全無法相信胖子所說的是事實,可以肯定的是胖子的原形應該是蟲類。

結合之前的種種奇異現象,也可初步判定,胖子八成就是屎殼郎的化身。

本想給胖子留點尊嚴,但是徐飛有點口快:「扯淡,直接說你是屎殼郎不就完了,何必給自己扣那麼多虛榮的帽子,害得老子膽戰心驚。」

胖子這回是真的怒了,臉上的笑容早已全無,氣得渾身直發抖:「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直接擼死你。」

「好吧,給你一點面子,就叫你屎殼郎將軍,不對,還是叫你蟲皇吧,這樣既高大上,又光芒萬丈。」

徐飛這一刻算是無所畏懼了,他敢賭這胖子絕對不會對自己下死手,即使真被屎殼郎弄死了,也無遺憾,甚至還引以為傲。

徐飛很想說:「老子等你都等到蟠桃花謝了,你娘的居然以這種方式現身。」

胖子的臉上再次浮現了先前的笑容,只不過沒有之前的那種蕭殺之氣,如果說先前是裝出來的,那麼現在是發自內心的笑。

「蟲皇這個名字夠霸氣,我喜歡。」胖子對徐飛給自己取的名字很滿意。

會長跪地唱征服 徐飛把話題重新拉了回來:「你準備把你的同伴踩死才甘心嗎?」

胖子腳下的兩隻蟲子,已經被蹂躪得奄奄一息,如果不及時收腳,估計也撐不了多久。

愛,失格 胖子忙收了腳,向後退了兩步,很虔誠的對兩隻蟲子道歉,道:「哥們,不好意思,謝謝你們的配合,答應你們的條件,我也幫你們完成了,算是兩不相欠。」

聽這話的意思就更有意思了,說明胖子和二位蟲子早就認識,而且還拿性命在徐飛面前演了一場大戲。

唯獨苦逼的就是徐飛,感覺自己就跟大傻逼一樣,被幾隻蟲子玩弄於鼓掌中。

徐飛越想越覺得來氣,但就是找不到發泄的理由,只能一忍再忍。

本以為通過自己的努力,拉近和蟲子之間的距離,好不容易有了突破,可以更有底氣的把主人身份繼續演繹下去,可是沒想到又蹦出一個,把自己甩得老遠的屎殼郎。

對自己來說,是喜是憂,尚未可知,就目前,還是值得慶幸的。

兩隻蟲子退避到了徐飛身旁,胖子還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態立於當面。

「你於我有恩,本身應該報答於你,可是……」胖子有些難以啟齒,似乎是不想傷了徐飛的自尊心,就沒把話說下去。

徐飛也是個明白人,自然知道對方的心思,笑著補充道:「可是我的修為太過不堪,不配以主人的身份站在你跟前,但是我們可以做朋友啊。」

之前居多詭異的事情都得到了解釋。

包括當初和彼岸花仙一起掉進糞坑,可以肯定就是屎殼郎救了自己。

其實屎殼郎從各方面都早於二蟲,之所以一直不肯現身,主要還是因為他覺得徐飛不配凌駕於自己之上,所以找不到合適的理由顯露身形。

這次他主動蹦了出來,主要是迫於無奈,無奈那些大仙擾了他的清凈。

「哈哈,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那本皇也不藏著掖著,還是尊稱你一聲徐大人,以後但凡徐大人有需要用得著本皇的地方,本皇赴湯蹈火,義不容辭。」胖子很享受蟲皇這個尊稱。

徐飛把目光投向了身邊的兩蟲,很期待他們能說點什麼。

青蛙:「呱呱,主人,你永遠都是至高無上的主人。」

蝗蟲:「唧唧,一日為主,終身為主。」

徐飛本以為主僕關係就此終結,沒想到兩隻蟲子如此態度堅定,也就是說這個主人可以繼續當下去。

現實就擺在眼前,同樣是很殘酷。

就如同人與人之間,沒有一成不變的關係,如果你止步不前,不努力拚搏,你一樣會被身邊的人歧視。

胖子的出現就是最好的詮釋,即使是胖子甘願委身於徐飛,徐飛也找不到理由接受,只能放棄虛榮心,以朋友的關係交往下去。

兩隻蟲子背著徐飛和屎殼郎串通一氣,整件事情就已經說明了,他們和徐飛的關係偏離了軌道。

但是徐飛突然突破了自我,步入了魔仙一級,和胖子以死相抗衡的表現,再次俘獲了二蟲的忠心,也穩固了他們俯首稱臣的信心。

假如徐飛剛才有一絲的私心,那麼這一刻,他將面臨的必然是眾叛親離,成為光桿司令一名。

徐飛看了看不遠處的糞坑,問胖子:「你真把那些大仙都弄死了?」

胖子回應著說道:「解鈴還須繫鈴人,禍是你一手造成的,他們的生死也該由你決定,你要他們生,我便讓他們生,你若是想要滅口,我也會照做,權當報答你的再造之恩。」

沒等徐飛做出決定,胖子又建議道:「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地步,我覺得還是讓他們永遠閉嘴的好,免得日後後患無窮。」

可以初步肯定那些大仙尚有一線生機,而且決定他們生死的舵盤被徐飛掌控著,就看徐飛怎麼操控方向。

徐飛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既然你把權利交給了我,那我的決定是放了他們。」

如果是以前,蝗蟲和青蛙肯定會出聲阻止,但是此刻他們不做聲,也再度表明他們是真心誠服於徐飛了。

但是胖子就不一樣,他和徐飛沒有主僕關係,有絕對的發言權和操控權,如果他要反悔,隨時可以把徐飛踢出局。

一陣猶豫后,胖子選擇了尊重徐飛的選擇,只是嘆息的點了點頭:「好吧,既然徐大人不擔心後患無窮,我蟲皇也無所畏懼。」

胖子又補充著說道:「如果這麼玩,那就會更刺激,希望徐大人不要反悔。」

胖子的修為已經是深不可測,智商更是凌駕於徐飛之上,好像他已經預料了到,徐飛的這個決定會帶來什麼樣的嚴重後果。

全球影帝 徐飛決定的事情也不會輕易改變,更不會後悔,雖然說自己不是什麼大好人,但也絕不會讓自己變成十惡不赦的大惡人。

胖子走在最前面,來到糞坑邊,一揮手就把布下的禁制解除,坑下頓時風平浪靜。

徐飛正好奇下面會是什麼樣的洞天,胖子開口問道:「要不你親自下去一趟?」

徐飛忙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