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對於已經活了最少一百多年的大青蛇來說,人類,它已經吃過不下百十個了。

「小弟!小弟!」被叔伯們驚慌中拉上船的濤哥大叫著,剛剛眼前的一幕,讓他既害怕又很心焦如焚著!

大蛇!大蛇把小弟吃了!其實不僅是濤哥,漁船上的漁民們此時都在既驚又害怕著,那條傳說中的大青蛇真的出現了…

「怎麼了怎麼了?!」這時候葛叔正好從漁船的另一面水域中游過來,手裡抓著一隻大蚌。葛叔本是滿臉興奮的神色的,可是聽到漁船上自家小子的著急大喊后…

一艘花船,這時正從附近經過,花船上鶯鶯燕燕笑聲不斷,達官貴人們喝酒吟詩,姐兒們賣弄風情撫琴,花船上好不風流快活。

「咦,那裡是怎麼了?」很快,花船上的貴人們就看到不遠處一條漁船上有人在大喊大叫了,雖聽不清是在叫喊什麼,然旁邊的水中正翻著渾,像是水下有什麼東西似的。

便在這時,一段蛇身忽然從水中翻了出來,只見那蛇身能有人腰粗細!而在蛇身纏繞中,好像還有個孩子被大蛇纏繞著?

那小孩還在掙扎,好像還沒死…

「孽畜! 拒愛成寵 安敢在此傷人性命!」

就在花船上的貴人們吃驚,漁船上的漁民們心焦如焚時,花船中一個打扮的像是俠客的身影,已經憤然衝出!

俠客雙腳在花船船幫上一借力,身影如同鷂子飛天一般,輕飄飄卻又迅疾的已經衝到了那片水域上空。

「是白大俠!」花船上的貴人、姐兒們自然認出這是誰了,一個縱情於風月,卻又武力值超高的江湖浪子。

白沖從花船上施展輕功而起,雙腳在水面上稍微借力就能重新躍起,其修為已然達到了宗師境界,背後長劍噌的一聲被其拔出,白沖一劍快速向著那水中的大蛇斬去!

「嘶~吼!」那大蛇果然是活的年頭不短了,被白沖一劍斬傷后,竟發出了一聲似蛇又不像是蛇的痛吼聲,原本剛要吞吃獵物的動作停下,似是能感覺到眼前這個人類能要了它性命,大蛇已經開始生出智慧了,大青蛇瞬間撒開獵物,就快速向著遠處逃去。

「噗通」一聲,白沖這才掉進了水裡。

他也只是凡人,雖然已經臻至宗師境界,但到底還是凡人…

一根魚線,這時從無盡高天上垂了下來,魚線墜入湖中后,直接勾在了一隻大蚌上,而這隻大蚌,恰恰就是那個已經得救了的小皮猴子剛剛從水下摸到的那隻…

只是因為剛剛遭遇大難,大蚌已經重新沉下水去,此時被魚鉤釣起…

……

「咦,一隻大蚌?」

老宅中,嘩啦一聲,隨著陳默把魚竿拉起來后,一隻足有一米直徑的深青色大蚌,就被他拉出水面了…

「叮!恭喜宿主垂釣到凡品大蚌一隻,垂釣經驗+270!」系統的聲音響起在他腦海中。 第一百零五章

三四道人一見自家師傅被擊倒在地,趕緊奔至青山真人身前,將青山道人扶了起來。

「桀桀,先天高手也不過如此,還是乖乖地納命來吧!」那鬼帥怪笑著,朝著青山真人逼了上去。

三四道人見狀,閃身攔在了青山真人身前,沉聲喝道:「你這孽障,想要傷我師傅,先過貧道這關再說!」

「桀桀,既然你要搶著先死,那本帥就成全你!」鬼帥自然不會客氣,緩緩地將巨爪抬至胸前,黑煙繚繞在巨爪之間,蓄勢待發!

青山道人卻是一把將三四道人扯到一旁,揩去嘴角的血跡,口中不滿地說道:「你這臭小子,為師還沒打完,敢搶為師的生意!」

三四道人急急地說道:「不行,師傅,你已經受了傷,讓徒兒對付它!」

青山真人白了三四道人一眼,從衣兜里掏出一面小鏡子和一把小梳子,照了照,發現果然頭髮有些亂了,趕緊梳理了一下,嘴裡嘟囔道:「這個醜八怪,把本大帥哥的髮型都弄亂了,貧道一定不和它善罷甘休!」

青山真人說著,收起小鏡子和小梳子之後,將西服脫下,扔給了三四道人,口裡囑咐道:「臭小子,你上去是白白送死,你把為師的這套報喜鳥西服收好了,為師泡妞可就靠這身衣服啊!」

青山真人脫掉西服之後,卻是又想了想,便將身上的襯衫也解開扣子脫了下來,口中說道:「這襯衫可是柒牌的,也花了好幾百大洋,也脫了吧!」

青山真人說著,將襯衫和領帶都脫下來扔給了三四道人,上身只剩下了一個黑色背心,低頭看了看褲子,卻是搖了搖頭道:「唉,可惜有女孩子在,這褲子還是留下吧!」

三四道人大為窘迫,只好收起衣服,站在一旁,眼神里卻依舊是無比的焦急擔憂。

而吳賴幾人也是啼笑皆非,若非看三四道人如此尊重這位青山真人,幾人一定以為這廝是哪裡鑽出來的花花公子!

青山真人安頓好之後,立在原地,口中念念有詞,一股懾人的氣勢從身上勃發開來,一雙手抬了起來,手掌漸漸發紅,便似是兩個烤熟的豬蹄一樣,指尖噗噗地冒出了火苗。

「呃?也是玩火的!」吳賴一見心中暗暗一動!

「桀桀,要拚命了啊!」那鬼帥口裡哂笑道,神色卻是凝重起來,畢竟一個先天高手的拚命,已然能傷害到了自己,絕不可以小覷!

青山真人卻是收起了之前的玩世不恭,臉色肅穆,冒著火苗的雙手在胸前不斷地划著玄奧的法訣,然後朝前緩緩地推去,一道火焰突然從掌間迸射而出,便似是一條火蛇一般,朝著那鬼帥猛地竄了過去!

而青山真人發出這一招之後,似乎已然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指尖的火苗齊齊熄滅,整個人搖搖晃晃,幾欲摔倒在地,身後的三四道人見狀,急忙扔掉手中的衣服,一個箭步上前,將青山真人扶住。

「控火訣!」那鬼帥看到那火蛇頓時大驚失色,怪叫了一聲,巨爪在胸前舞弄成風,一股股的黑煙噴薄而出,迎著那火蛇而去。

「呼!」

那火蛇倏地穿過了黑煙,所過之處,黑煙紛紛如同冰雪遇火一般消融,而火蛇也分明變小了一圈,正中那鬼帥的當胸!

「啊?」

鬼帥發出一聲慘嚎,身子朝後翻滾而出,踉踉蹌蹌地跌坐在地上,胸口處已然是多了一個黑漆漆地大洞!

吳賴等人見狀頓時一喜,以為已然搞定了那鬼帥,正要歡呼,卻見那鬼帥胸口處一陣黑煙翻滾,胸口的大洞頓時恢復了原樣,而那鬼帥身子也是直直地站了起來,雖然看上去比剛才要虛弱了一些,但是很明顯並無大礙。

反觀青山真人,卻是大大地有些不妙,臉色蒼白如紙,全身無力,軟弱地靠在了三四道人的身上,看上去已然沒有了再戰之力!

「桀桀,你這牛鼻子竟然會控火訣,還好火候不夠,不然的話,本帥還真著了你得道,現在你已經法力用盡,乖乖地受死吧!」那鬼帥雖然有些心有餘悸,但是看到青山真人那虛弱的模樣,不由得意地狂笑道。

青山真人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唉!今日大意了,沒有想到這控火訣竟然也奈何不了你這惡靈,不過你想要取勝,也不是那麼容易!」

青山真人說著,一把推開了三四道人,強撐著站了起來,開始強行催動起來體內殘餘的真氣,只是力不從心,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出,身子倒仰下去,幸好三四道人及時攙住。

「哈哈,牛鼻子,你就不要逞能了,還是乖乖地獻出魂魄吧!」鬼帥得意地狂笑道,緩緩地朝著青山真人逼了過去。

吳賴見狀,暗暗嘆了一口氣,心中明了若是青山真人戰死,自己等人也定無幸理,還不如放手一搏。想到這裡,吳賴大喝一聲道:「啊呔,你這惡鬼,休要傷人,看小爺我降你!」

吳賴說著,已然斜剌剌地衝到了鬼帥的身前,攔在了青山真人和鬼帥的中間。

鬼帥一見之下,氣極反笑道:「桀桀,你這小子,不過是有把好力氣而已,不是怕壞了本帥的計劃,本帥昨夜就活活地吞了你,本帥正要和你算算剛才的帳呢,你卻自己先送上門來,那正好,你肉^身血氣旺^盛,正好做本帥的開胃小菜!」

「開尼瑪的胃,小爺倒是要活活地烤了你!」吳賴口中斥罵著,全力運轉南明離火訣,掌心抬起,「蓬」的一聲,一道寸許長的火苗跳躍著出現在掌心上。

「呃?哈哈哈!你小子也會玩火,不過這麼小的火,你也敢拿出來……咦?不對!」那鬼帥看到吳賴召喚出來的火焰甚是微小,不由哈哈狂笑起來,可是話剛說了一半,卻是感覺到那火焰雖小,裡面卻是蘊含^著自己深深畏懼的氣息,話語頓時戛然而止,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

而此時已然是力竭身疲的青山真人卻是神色一變,精神一振,一把推開攙扶著自己的三四真人,一步跨到了吳賴的身邊,緊緊地盯著吳賴掌心的火苗,滿臉的驚駭,顫抖著聲音問道:「啊?這……這……這不是凡火,莫非是……是,算了,不知道是什麼火,反正不是凡火!」

重生之嬌嬌 吳賴見那鬼帥滿臉的驚駭,青山真人也是激動無比,心中暗暗得意,沒想到自己這麼小的一個火苗竟然引起了這麼大的動靜,便嘿嘿一笑說道:「青山真人,我煉的是南明離火訣,這個自然就是南明離火了!」

「南明離火?」那鬼帥聞言,臉色大變,竟然是腿一軟,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

而青山真人也好不到哪去,嘴唇哆嗦著問道:「南明離火,竟然是神火?真的是神火嗎?」

「神火?咳咳,不是吧,剛才真人你的火才厲害呢,能將那鬼帥燒得那麼狼狽!」吳賴端詳著面前的火苗,心中暗暗詫異,這麼小的火苗,不過就能點個煙什麼的,怎麼能是神火呢,剛才青山真人的火蛇看上去比這火苗壯觀多了!

青山真人聞言,差點兒沒一屁^股坐在地上,趕忙惶恐地說道:「前輩說笑了,神火何等尊貴,豈是我那點微末伎倆能夠相提並論的!」

吳賴聽得是一頭霧水,正要說話,卻聽得腦海里一個聲音響起:「臭小子,那個牛鼻子用的不過是提煉過的凡火而已,和你的南明離火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你就不要丟炎帝陛下的人兒了!」

吳賴一聽,差點兒沒原地跳了起來,頓時在心裡破口大罵道:「你妹的老綠,你這老傢伙,才出來啊,你再遲出來一會兒,小爺就要嗝屁了,你妹的,一入定半點兒反應也沒有了!」

「哼哼,是你這個臭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前面招惹一些厲害的凡人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敢招惹起來鬼帥來,你有幾個腦袋啊,媽了個巴子,每次老夫一出現,你就是快要完蛋的德性!」老綠也是毫不示弱,冷哼了一聲還擊道。

那青山真人見吳賴手裡托著火苗一動不動,對於能夠使出南明離火的「前輩」卻是也不敢出言詢問,倒是那鬼帥見吳賴注意力似乎不在自己這裡,卻是偷偷地爬著準備溜之大吉,它雖然自認兇悍,但是和能夠使出南明離火的高手相比,卻是差得太遠,還是識相一些,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啊!

「哼哼,那是小爺我英雄了得,自然要衝在前面,你還是說說,這南明離火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感覺好牛叉的樣子啊?」吳賴吹噓了一句,便趕緊問出了心中的懷疑。

老綠聞言,帶著幾分得意地說道:「那是自然,南明離火乃是天上神火,正是這陰氣惡靈的剋星,只要那惡靈身上沾染上一點半點,那便嘿嘿,頃刻之間化為灰燼,你說是牛叉不牛叉啊!」 ?「曼曼姐,你說我們這樣過來真的好嗎?多不好意思啊…」

通往大榆村方向的公路上,李曼孫萌跟姜成語三人正在向著大榆村開車過去,自從一周前從老宅離開后,李曼姜成語幾人就都會時不時回味起那晚在老宅吃過的『土豆燒雞肉』美味來。

明明那就是一道很普通的家常菜,可是那晚…她們卻吃出了從沒有吃到過的好味道?!

她們那晚真的吃得好多好多哦,最後都吃的要撐到了才停下…

陳默做出的那道土豆燒雞肉家常菜,真的是一下子就把她們俘虜了…

這幾天在JCY設計會所里,凡是那天去過老宅的幾個姑娘們,聊天時聊著聊著,就都會莫名的討論起那天的晚飯來,尤其是這幾天訂外賣時專門訂過幾家土豆燒雞肉對比后…

嘔~,別家的真難吃!(某餐館老闆:嚶嚶嚶,俺們又不會開掛,嚶嚶嚶~)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不就是去蹭吃嘛,再說了,咱們今天過來也是有工作在身的好吧!恩!咱們就是來談工作的!是吧老大!」李曼一邊開著車,一邊給自己幾人過來蹭吃的找著借口,說道。

姜成語臉蛋微不可查的紅了下,像是很認定李曼找的借口似的,也笑著點了點頭。

今天她們過來大榆村,也確實是因為有『公務』的,JCY有一批新材料貨源能應用到老宅的修繕材料中去,雖然如此的話,修繕老宅的報價還得提高几十萬,估計是沒戲,畢竟陳默當時的預算是五百萬。

但為了能過來蹭頓吃的,李曼就主動請纓過來找陳默『商討』一下了,生意能不能談成是其次,過來蹭頓好吃的…哦哈哈,呃,這次過來談生意,其實只需要一個人來就成了。

但一聽說要去大榆村,好傢夥,JCY的小姑娘們嘩啦啦就都想要跟過去看看了,就是上次沒去過的,這些天也被孫萌她們幾個聊天時都聊嘴饞了,要不是最後姜天仙大老闆鎮住場子,還指不定今天會過來多少人來老宅這邊呢。

於是在李曼準備過來時,被孫萌賣萌撒嬌著就跟過來了,姜天仙以自己身為JCY的老闆,親自過來跟陳默談更顯得正式,於是就也過來了。

三個妹子名義上都是來洽談新材料合作的,但其實嘛…

……

「我擦!好大的大蚌啊,這麼大塊頭?」

陳默可不知道自己已經快被JCY的小姑娘們神話成廚神了,嘩啦一聲從某個異世界中釣上來一隻大蚌后,陳默驚訝了。

這麼大的大蚌?

原諒陳默同學以前真心沒見過世面哈,這貨長這麼大,見過的最大的大蚌也就洗臉盆那麼大,撐死了40cm直徑,可是這個被自己釣上來的深青色大蚌,最少都有一米以上直徑了啊!

「這麼大的大蚌才價值270垂釣經驗值嗎?也是,這只是一隻凡品大蚌嘛。」

陳默嘀咕著,就把大蚌放到了小池塘旁邊的青石小路上。

「汪汪~」

「汪汪~嗷嗚!」

「ge~!」三小隻原本正在小池塘旁嬉戲,見到陳默變戲法似的,從小池塘中忽然弄出來個這麼大的大傢伙后,三小隻就都很好奇的圍了過去。

深青色大蚌上散發著濃郁的魚腥氣息,三小隻都是食肉動物,包括小白!雖然小白是一頭靈鵝,卻也無肉不歡的,各種魚蝦蟹泥鰍等肉食,都是它的最愛。

「這麼大的大蚌!嘖嘖,不知道裡面有沒有珍珠呢?」陳默打量了幾眼后,腦海中忽然就冒出了一個念頭來。

其實蚌類並不是所有蚌都產珍珠的,陳默純粹是一時念頭升起,於是,他就忍不住想要打開看看了。這麼大的一隻蚌,指不定活了多久了呢,裡面有珍珠的概率應該很大?

於是陳默就去找了個小號的鎬釺跟菜刀過來,這麼大的蚌,那力氣可是很大的,要想打開可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兒。

也確實如陳默猜想,雖然他這些天每日修鍊不墮,力氣增長了許多,陳默還是稍微費了些力氣后,這才把大蚌打開。而要是換做其他普通人的話,一兩個人還真別想輕易打開這隻大蚌的,當然了,如果你直接暴力破拆,拿鎚子直接砸開的話,算我沒說…

大蚌被打開后,頓時一股腥氣散出,味兒很沖,陳默拿手扇了幾扇后,這才開始在已經變成淡褐色的蚌肉中翻找起珍珠來。

其實也不用他細找,很明顯的兩個圓珠凸起物,很顯眼就能看到了。

「還真有?不過這麼大的大蚌,才只有兩顆珍珠嗎?」陳默拿指甲扣了扣,就把大蚌中的兩枚珍珠取出來了。

然後他就樂了。

這兩顆珍珠的個頭還真不小哈。

陳默對於珍珠價格市場的行情不太了解,但也聽說過一句老話叫:「七分為珠,八分為寶」的。

說的就是這珍珠的個頭越大,珍珠的價格也就會越高,越值錢。

而且珍珠這種東西還講究『圓潤』,珠圓玉潤嘛!真正頂級上品的珍珠,甭管是淡水珠還是鹹水珠,個兒大、圓潤者,絕對價格高!

而他從大蚌中挖出的這兩顆…

陳默手裡沒有測量珍珠直徑的專業工具,但就是拿肉眼看!這兩顆珍珠都有剝了皮的青皮核桃那麼大了!…這最少都有三厘米以上直徑了吧?

而且還那麼渾圓!

陳默就趕緊上網查了下有關珍珠的介紹行情,他發現,一般在珍珠市場,直徑在6毫米以下的珍珠不被列入到珠寶級的珍珠範疇中;7-9毫米直徑的珍珠為廣大消費者所普遍喜愛的,畢竟價格相對便宜,也就幾百塊?上千塊?

10毫米以上直徑的珍珠就比較少見了,越往上數量就越稀少,而價格則往往也成倍的增長。

另外根據珍珠的光澤飽滿度、圓潤度、產蚌珠地理區域等不同,價格也會出現較大差距。而鹹水珍珠一般價格要高於淡水珍珠。

那麼自己手裡的這兩枚最少在30毫米直徑以上的『大個兒』珍珠…

「我要~這鐵棒有何用~,我要~這變化又如何~」這時,陳默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陳默一看是曼姐打來的,他就直接接聽起來了。

「喂,曼姐?」陳默說道。

「默子,你幹啥呢剛才,我給你發信息你都不回,現在在家吧,我跟我們老闆已經快到大榆村了。」李曼把車停在了大榆村村口,這才想起給陳默打一個電話通知一下,她都不怕陳默根本沒在家、她們給直接撲空了的…

「哦,我剛才在忙來著,沒聽見…曼姐你們過來了是吧,那行,我去門口接你們去。」陳默就說道。

然後兩人又簡單聊了幾句后,那邊就掛斷電話了,陳默把大蚌先直接收入儲物袋中,就把兩顆大珍珠在池塘里洗了洗,就拿回正院去了。

小池塘別看只是個死水池塘,但裡面可是有著水源石養水的,能改善水質環境,而且陳默還有系統這個大殺器在,小池塘雖然沒有活水源頭,卻一點不會水質變壞,反而比一般的活水還要水質好上一些。

……

陳默在老宅門口沒等多會兒,一輛BMW就開過來了,X5停下后,李曼姜成語孫萌三人就打開車門下了車。

「陳先生好!」孫萌趕忙打招呼道,這必須得在陳默眼裡先留下好印象啊,畢竟自己可是純過來蹭吃來的。

「默子,快過來拿東西,這可是我們老大從餘杭弄來的上好龍井,你這裡的茉莉花茶喝著太掉價了。」口直心快的曼老大就從後備箱中拿出了兩個包裝精美的禮品盒來,這次為了過來蹭吃的,她們也真是拼了哈。

上次李曼姜成語幾人在陳默這裡吃的土豆燒雞肉,那味道真是好吃的沒話說,可是陳默用來待客的那種三塊錢一包的茉莉花茶,真心就有點太廉價了哈!這次過來,姜成語辦公室里正好有幾盒好姐妹從餘杭給她寄過來的精品綠茶,姜成語就隨便拿了兩盒當見面禮,就給陳默拿過來了。

畢竟過來談生意是假,過來蹭吃的才是真真兒的事情哈~

其實她拿過來的那兩盒精品綠茶,一點不便宜… 吳賴聞言大喜,膽氣大增,一抬頭,卻是正好發現了那鬼帥的舉動,頓時大喝一聲道:「啊呔,你那惡靈,小爺沒有發話,你就敢逃遁嗎?信不信小爺我使出南明離火將你燒為灰燼!」

那鬼帥剛挪動了幾步,聞聲剛剛爬起的身子頓時「撲通」一聲栽倒,動也不敢動彈一下,它可是清楚南明離火的威力,別看那搖曳的火苗只有一寸多些,但是只要沾染到自己身上一絲一毫,那自己就算是交代在這裡了!

青山真人卻是狐假虎威,此時已然稍稍恢復了些力氣,見那鬼帥要逃跑,立即氣哼哼地跑過去,一提腳踩上了那鬼帥的屁^股,狠狠地跺了兩腳,口裡罵罵咧咧道:「你丫的竟然敢跑,沒看前輩沒發話嗎?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你妹的,剛才不是挺狠嗎?起來再試試,怎麼了,碰到前輩就認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