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樣的突襲之下,莫景晟根本顧不上查看自己的傷勢,甚至連具體傷在哪兒,都沒有功夫查看。

—題外話—三更一~ 「你別忘了,林文覺說過,李廣延的事情從來不會告訴他們這些不被看重的人,所以他事敗之後逃亡邊城也只是『巧合』。」

「只要林文覺夠聰明,借著我告訴他的那些東西,他未必不能取信李廣延……」

君璟墨從來不會小看任何人,而小人物有時候說不定能帶來大回報。

如果林文覺失敗了,那是他的命,他給了他機會他自己抓不住,怨不得旁人。

可如果他要是成功,一個潛伏在李廣延身邊的細作,所帶來的作用卻是足以讓人驚喜的,說不得以後會給他想象不到的回報也不一定,不是嗎?

余鶴有些不明白,更覺得君璟墨是不是太過高看了李廣延,忍不住說道:「可是,萬一他還在隴城呢?我們豈不是輕易放走了他?」

君璟墨看了他一眼:「你覺得他在?」

余鶴點點頭。

「那不如我們打個賭?」

君璟墨側眼看著余鶴,「你將李廣延在隴城的消息泄露給魏寰的人,讓他們去隴城走一趟如何?」

「若他還在,你可以跟我提個要求,若他不在,等回大燕之後,你去暗谷刷一個月的馬。」

余鶴聽到要去暗谷刷馬,頓時臉色都白了。

那暗谷是君璟墨在大燕最大的本錢和底氣,雖說只是個山谷,可實在裡面卻有上萬人,馬匹更是無數,要真是去刷馬,一天便能累死,更何況是一個月。

可是……

主子的一個承諾啊,簡直太過誘人了。

要是真得了,那賺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余鶴有些不相信的說道:「隨便什麼要求都行?」

君璟墨淡聲道:「隨便什麼要求都行。」

「真的?」

君璟墨一個眼神過去,余鶴頓時歇了心中的懷疑,可是轉瞬間卻又蠢蠢欲動起來。

君璟墨性子冷淡,又極重承諾,所以平日里鮮少會許諾給旁人,更別說是給他們了,如今有機會能得到一個承諾,余鶴說不心動那是假的。

他咬咬牙,忽略了往日里被虐的記憶,豁出去了說道:「好,我跟主子賭了,我親自帶人去隴城!!」

他就不信了,李廣延有那麼神通廣大,能夠提前布下這一樁樁的局面,環環相扣不說,居然還能彷彿有預知似得知道他們的人會被抓住然後提前離開。

只要李廣延還在隴城,主子便欠他一個承諾,要是他能抓住李廣延,等回了大燕,嘿嘿嘿嘿……

余鶴想到美好未來,臉上忍不住露出抹笑來,彷彿已經能看到回去之後,葉三和張集他們對他羨慕嫉妒恨的模樣,到時候他就用這個承諾讓葉三他們給他當牛做馬,哈哈……

君璟墨看著他那樣子,就知道他怕是已經陷入美夢裡了。

他也沒有戳破余鶴那不切實際的想法,只是點頭道:「好,你可以帶人過去,但是小心些,別賠了夫人又折兵,到時候可不是刷一個月馬就能抵消的。」

任性老婆好V5 余鶴聽著這話,猛的打了個冷顫,收斂起了心中大意。

「主子放心,我會小心的。」 這樣緊張的情況,除了感覺到渾身發冷,血液中都透著涼意之外,竟是也感覺不太出疼痛。

但卻因為失血,著實有些恍惚。

大腦的反應都慢了一些攖。

他使勁兒咬了下舌尖,腥甜的鮮血味道便在嘴中瀰漫開來。

但舌尖上的疼痛也讓他清醒了不少償。

凝目看去,側前方的大樓,目測狙擊位置不錯。

按自己右肩上的位置來看,對方很有可能就在那樓里朝他射擊。

剛才才剛收到新的情報,馬上就遭到了襲擊。

想到剛才那封信里說的,恐怕那卧底最近在R組織里的日子,也不安全。

不知道暴.露了多少,現在還好嗎?

但現在情況緊急,也容不得他再多想別的,一個不好,自己的命就得交代在這兒了。

莫景晟咬牙,突然猛打方向盤,右手強忍著肩膀上的劇痛,猛的一拉手剎。

同時,車就原地打了個轉。

輪胎摩擦著平整的柏油馬路,發出刺耳的「吱」聲。

在掉轉頭的同時,第二聲槍響緊跟而上。

莫景晟感覺車后被猛的擊中了一下,發起了劇烈的顛簸。

在調轉過車頭的同時,莫景晟就放下手剎,猛踩油門沖了出去。

背對著狙擊點,總比迎面而上要強得多。

但他仍然趴著身子,不暴露在車窗內。

又隨著一聲「砰」響,緊接著便是一聲「稀里嘩啦」的響聲。

莫景晟透過後視鏡一看,後面的玻璃全都破碎,傾倒了進來。

莫景晟一分鐘都不敢耽擱,當即開著車往前沖。

車不多的馬路上,開著開著,便連一輛車都沒有了。

但莫景晟一點兒都沒敢放鬆,神經依舊緊繃著。

只是失血逐漸多起來,就算再堅持,反應也有些慢。

這時候,後方突然傳來轟鳴聲。

他透過後視鏡一看,一輛黑色的轎車,突然沖了過來。

兩旁雖然有路燈,但現在家家戶戶都關燈睡覺了。

兩旁的店鋪,商場,寫字樓,也都熄了燈。

只靠路兩旁的路燈,還是暗了許多,身後那漆黑的車彷彿融於黑暗中一樣,如同鬼魅突然現身。

莫景晟抿住唇,點開屏幕上的導航,屏幕上立即便出現了複雜又細緻的線路。

這導航,並非車裡自帶的,而是莫景晟的父親,莫家大家長,親自讓國.安部門給莫景晟導入的,安全等級,就與他們幾個大佬的一樣。

作為莫首長的兒子,莫景晟其實一點兒也不安全。

這些微於細節的保護措施,非常必要。

就如同現在,就用上了。

莫景晟的右臂實在是抬不起了,就只能口述指令。

在莫景晟的指令下,導航很快便給出了一條通往狹窄小道的線路。

B市有許多隱於繁華馬路中的窄衚衕道,好些甚至就是在B市土生土長几十年的人,都不一定知道。

莫景晟一邊注意著後面跟來的車輛,一面按照導航給出的線路沖。

幸虧現在半夜沒人,就算是狹窄小道,只容一輛車通過,但沒有人擋道,開的順暢。

就在拐彎的時候,一顆子彈「砰」的打到他的車尾。

撒旦奪歡 車子都被擊打的稍微偏顫了一下,莫景晟趁機看後面的車輛。

沒有車牌。

莫景晟面色一緊,咬牙轉進一個衚衕小巷。

後面的車緊追不捨,但到底不如莫景晟識路。

跟了幾次之後,莫景晟終於將後面的車甩掉。

導航顯示附近有家醫院,莫景晟本想過去,可突然想到了什麼,本已經轉了方向盤決定要去醫院了,突然又調轉了方向。

***

楚恬正睡得熟,突然聽見急促的門鈴,她還以為是在做夢,翻個身,把蓬鬆又保暖的被子往脖子上拉了拉,下巴埋在被子里,睡的舒舒服服的。

但門鈴還在不停地響,楚恬漸漸地從夢中清醒,半夢半醒間,門鈴的聲音也越發清晰。

漸漸地,楚恬醒來,發現門鈴並不是她做夢響起的,而是真的在響、

她揉了揉眼,拿起枕邊的手機看時間,手機屏幕上的光亮讓她眯起了眼。

一點半了,這時候,誰會按門鈴?

這麼急促,楚恬有點兒害怕。

她拿著手機,打算一有不對就報警。

這處公寓離醫院不算遠,但也不算太近。

毒後權傾天下 但總比楚家的別墅要近得多。

平時需要工作,要值班,所以楚昭陽給她在這兒買了一處公寓。

為了她的安全,楚昭陽哪會給她買隨隨便便的住宅?

重生小地主 這處住宅高級,保安也好,因小區不大,住戶不多,保安將小區內的住戶都認了個全,外來的人輕易進不來,得說明了是來找誰的,經過確認后才會放行。

這大半夜的,保安更不會隨便放人進來了。

但楚恬還是很謹慎,怕總有意外。

她鑽了鑽手機,發現掌心都冒了汗,走一路,把屋裡的燈也順便都打開了。

走到玄關,先啪貓眼上看了人。

這一看,吃了一驚。

—題外話—三更二~ 余鶴信誓旦旦的想要贏得賭約,賺取君璟墨的一個承諾,所以從山中出來之後,兩人便直接分開兩道。

余鶴帶著人連夜趕去了隴城,誓要抓到藏身在隴城的李廣延。

而君璟墨則是直接返回了皇城這邊。

此時已經過了三更,皇城四門早就已經封鎖,想要進出已是不可能。

君璟墨沒有走城門的方向,而是尋到城西一處無人看守的地方,借著輕功輕鬆翻過了城牆,等入城之後避開了巡邏的人後,這才在夜色之中返回了皇宮那邊。

竹林里十分安靜,君璟墨一身玄衣行走其中,整個人彷彿融入了夜色之中。

他腳下輕點,猶如幻影一樣在林間急掠而過,腳下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只聽得到風吹過竹林時那竹葉搖晃時的「沙沙」聲。

夜裡的皇宮裡也十分安靜,之前魏寰曾說過這邊不會命人設防,竹林水榭也由得姜雲卿自由進出,可是君璟墨行走其中的時候,分明能察覺到這邊留了不少暗哨,只是藏的十分隱蔽。

魏寰本就從來都沒有完全放心過姜雲卿。

君璟墨避開了那些人,直接快速到了竹樓前時,直接踩著樓后的石欄,整個人便如同影子一般縱身而上,沒有驚動樓前守夜的小太監和暗中窺視的人,便直接翻身入了樓上的橫廊。

「什麼人?」

徽羽守在門前,正微閉著眼小憩。

突如其來的動靜讓她整個人瞬間清醒,頓時朝著來人的方向低喝出聲。

君璟墨從暗處走了出來:「是我。」

「主子?」

徽羽見到他時,神色瞬間放鬆下來,移開了握在腰間劍柄之上的手,行禮道:「您回來了。」

「雲卿呢。」

「在裡面。」

君璟墨點點頭,推開門入內之後,就見到靠在椅子上的姜雲卿。

她蜷著腿半躺在窗邊的貴妃椅上,頭枕在引枕之上閉著眼側臉躺在那裡,身上蓋著件薄衫。

夜風透過窗欞吹進來時,讓得她披散在腦後的長發落了些在臉頰上,白日里的凌厲不見了蹤影,整個人反倒是透出了一絲柔和來。

君璟墨見姜雲卿睡著了,不由放輕了動作,等靠近時伸手輕撫她的臉頰時,睡著的姜雲卿才有些睏倦的睜開眼。

她眼裡帶著困意,有些迷糊的低聲道:「你回來了。」

「嗯。」

君璟墨見她醒來,輕聲道:「是我吵醒你了?」

「沒有。」

姜雲卿搖搖頭打了個哈欠,眼裡沁出了眼淚來,「這幾日總是睏乏的厲害,想是忙著朝里的那些事情太累了。」

君璟墨見她這般睏倦的模樣,伸手環著她說道:

「既然累了怎麼不去床上躺著,現在雖然天熱,可是這麼吹一夜的風也容易著涼。」

姜雲卿在他懷裡蹭了蹭聲音微啞道:「我身子好著呢,哪兒有那麼容易著涼。」

「而且方才我原本是跟徽羽在看著大燕那邊送來的信,想著萬一有什麼事情,也好替你弄好了將信送回去,沒想到沒翻上幾本就睡著了。」 竟是莫景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