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哼,八婆!整個高原,還沒人敢這樣跟我羽無情說話!」羽無情伸出左手抹乾嘴邊的血跡,身影一晃倏忽消失,掌風已將鳳姐完全罩住,陡然一枚暗器從極其刁鑽的角度射來。

顯然對方已經看透了羽無情的掌路,是要當初掌摑鳳姐,挽回顏面,可如果羽無情旨意這樣做,必然會被暗器刺中手掌,若是普通暗器倒還無所謂,要是喂毒暗器,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裡,羽無情心中略生怯意,鬼使神差地居然讓開了一個缺口,鳳姐急忙閃出,雖然被凌亂的掌風撥落了發簪,但好在毫髮無損。

羽無情知道越在這裡呆下去,情況就越是對自己不利,顯然,對方的高手陸陸續續地趕來助戰,只是楊青楓等人顧忌到鎩羽盟的勢力才不敢對自己下殺手,但再這樣拖下去,全身而退就越來越難了。

他將信揣在貼身的口袋裡,狠狠瞪了楊青楓等人一眼。作勢就要離去,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道:「閣下,鳳姐說的是讓您留下信再走,您怎麼就走了呢。」

羽無情循聲望去,只見一名藍衣少女手捧一架古箏,笑盈盈地站在門前,當真是艷若桃李。只見那女子走到可卿身邊的位置上,也同樣將古箏放到膝蓋上,伸出修長的十指彷彿是調試了一下琴弦。

「寶釵,你……」可卿眼中居然流露出憂慮的神色。

「姐姐,您且稍等……」那名叫做寶釵的女子明著轉過頭與可卿說話,實際上右手一捻古箏琴弦,一聲嘈雜的爆音竟然從那柔弱的纖指上傳來。

羽無情只覺得一個炸雷在頭頂轟響,幾乎站立不住。

顯然這爆音是有指向性的,其他人除了耳膜微微疼痛之外,並無異樣。

只見寶釵細長的手指從第一根弦滑到第二根弦,又是一聲爆音轟鳴開來。

羽無情只覺得頭痛欲裂,一種力量幾乎要將他的身體生生撕裂開來一般。

寶釵淺笑了一下,右手中指又伸向第三根琴弦,這一次的爆音如同霹靂一般在房間內炸響。

那是一架古式的十三弦古箏,顯然,十三根弦威力一弦勝於一弦。

「十三音爆!」楊青楓不禁大吃一驚,這裡恐怕也就只有博古通今的賢者楊青楓知道這詭異招式的典故了。眾所周知,練習暗黑術的咒術師大多學習一門樂器,由於暗黑術創始人,暗黑天使嘉百莉琴技超群,傳說只有光明天使米凱爾能夠與她匹敵,所以這些樂器當中又以弦樂器威力最強。這琴技中最狠辣的,就莫過於十三音爆了,在本身咒術力量足夠強大的情況下,十三音彈完,對手即使不當場暴斃,也會因為受不了刺激變成瘋子……

可是這面前的女子,分明只有二十歲上下,又怎麼可能會如此高超的暗黑術琴技?

寶釵的笑容很迷人,使人如沐春風,但從她手指間傳來的,卻是這世間最為冷酷的死亡之音。

這時,一支發簪陡然從右側掉落過來,正好擋住了寶釵按第四根弦的手指,尖銳的簪頭將寶釵的手指刺破,殷虹的鮮血驟然滴落在古箏上。

就在音爆暫歇的霎那,羽無情急忙運起晨月軒,映月心法,心中一陣通明,勉強克制住了十三音爆的震懾效果,也不再說什麼,一腳踩上窗框,凌空而去。

「可卿姐姐,您這支發簪掉的也真是時候……」寶釵顯然知道可卿這支發簪是故意掉下的,可她故意隱忍不說,甚至還強顏笑道。「我為姐姐插回去吧。」

可卿也只好乾笑了一下,伸過頭去,誰知道寶釵側過臉,用腹語對可卿低聲說道:「我不會傷害他的,姐姐你又何必這麼著急呢?」

可卿不禁心跳慢了一拍,如同觸電一般將脖子鎖了回來,伸出手說:「不勞駕妹妹了,我自己來吧。」隨即從寶釵的手中接過了自己的發簪。

寶釵自知掃興,緩緩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就要回房休息。

「寶釵姑娘……請留步。」楊青楓陡然喊住了她。

「先生有何指教?」寶釵會轉過身,星目瑩瑩地問道。

「這『十三音爆』,你從何處學來的?」楊青楓不禁問道。

「呦,先生,您忘記規矩啦,怎麼可以隨便問我們這些問題呢?」鳳姐嬌笑著走上前,點了點楊青楓的肩膀。

「咯咯。」寶釵掩口笑道:「這件事情,但說無妨,瞞住大家,我本不意外,居然能夠連賢者楊先生都瞞過,小女子也真是長臉了。」

「難道……」楊青楓聞言,恍然若失。

「不錯,剛才的只是假象而已,我練習的是暗殺術中的精神系分支,我仗著他不知道我深淺,故意撥出爆音給他聽,再配合精神力的刺激,使他自然而然地就聯想到這是一種極其厲害的幻術。」寶釵捧琴欠身道:「小女子根本就是不知道什麼『十三音爆』的……」

「厲害,厲害!」楊青楓不禁又拍了拍手掌。

「只可惜,那封信……」鳳姐哼哼了一聲,「還是被他拿走了……」隨後十分不悅地走出了房門,四春與寶釵,可卿也相繼跟了出去。

楊青楓感覺肩膀上的壓力頓時一輕,這錦雲十二釵的實力居然如此強大,四春的劍陣精妙無比,可卿的琴技高深莫測,寶釵心機城府極深,鳳姐更是深藏不露,僅這些人就足以讓楊青楓感到后怕,更何況十二釵的另外五人還未現出真正本事。這樣一支隊伍,又為何要在蒂沃特府內充當侍衛,實在是匪夷所思。

這時他見索風領主莫瑞爾依然昏睡著,剛才爆音那麼大的動靜,居然都沒有驚動他?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賢者的心頭,他走到莫瑞爾身邊,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沒有絲毫的反應。

楊青楓急忙抓起領主的手,才發現手指都已經僵硬了,在血管里凝固的血液化成紫色的斑塊漸漸顯露出來,顯然已經死去多時了。

「靠!」賢者不禁爆了一聲粗口,「是誰下的手!這麼快,居然連我都沒有看出來!」 紫華城外,寒夜成霜。

翼朔雪一人獨立在荒蕪的原野上,原本這裡應該是繁華的城郊,卻因為戰爭而荒廢了。

翼朔雪也曾經對明楓說,這場戰爭之後,紫華三城的繁榮,恐怕五六十年都無法恢復了。

明楓卻說,紫華三城的繁榮是病態的繁榮,即使我們不發動復國戰爭,也會有人自下而上地推翻他們,戰爭是不可避免的,我們能做的,也只有以戰止戰而已。

「以戰止戰……以戰止戰……」翼朔雪嘆息道:「這聽起來多麼像一個好戰者虛假的借口啊,他還是我的明楓嗎?或者,他已經是巴菲尼索斯了。」

陡然翼朔雪警覺地看了看四周,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翩然落在他的身邊。木屐踩在略略枯黃的草上,發出一聲輕響,惹的翼朔雪回過頭,陡然就看見了手持摺扇的羽無情。

「余天,你回來啦。」翼朔雪急忙走上前,卻見夜幕之下的羽無情臉色非常不好。「你怎麼了,這次去銀河要塞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怎晚了這麼多天?」

羽無情默默點頭道:「我在軟禁索風領主的地方與一支神秘的隊伍交手了。在此之前,高原上從來都沒有她們的名號,她們名義上是蒂沃特領主府中的婢女,實際上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強大力量,叫做『錦雲十二釵』。」

「十二釵?」翼朔雪輕咬貝齒,微微皺眉道:「還真的不知道有這樣一支隊伍,他們的實力如何?」

「雖然我探測過他們的能力,最多不過是八級巔峰,但這些實力應該都是偽裝的,有的個體能力詭異,有的可以聯手對抗強敵,實在不容小覷。」羽無情停頓了一下說道:「而且,我在其中還遇到了一個故人……詩雅。」

「詩雅?」翼朔雪問道。

「不錯,正是我的師妹詩雅,她在浩劫時並沒有在暮雲天闕,所以躲過一劫,而且她已經精通了晨月軒古曲。」羽無情看了看翼朔雪,意味深長地說:「常言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是上天給予我們晨月軒後來的恩賜啊,朔雪,我幫助你,其實也是希望有朝一日我回暮雲天闕恢復晨月軒正統……」他輕輕拍了拍翼朔雪的肩膀說:「到時候,你和明楓的復國軍能夠做我的靠山。我當你是兄弟,所以才全盤都告訴了你……」

翼朔雪微微點頭,似懂非懂,但同樣身為羽戾天的她卻從心裡冷笑了一下,我當初就知道你加入鎩羽盟必懷異心,果然,你是想借我鎩羽盟之力恢復晨月軒劍派。

羽無情從懷中取出一封信交到翼朔雪的手中說:「這封信我取來的,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寫完,索風領主莫瑞爾已經死了……」

翼朔雪嘆息道:「是你動的手嗎?」

「不是,連我也不知道他是何時,用什麼方法殺死他的……」羽無情說。「你還是先看信吧……」

「不必了。」翼朔雪接過信,也不展開就放進了袖中,「還是讓雷諾將軍親自打開吧。」說完,他朝羽無情作揖道:「余天,你這一次為復國軍做的事,我翼朔雪代表復國軍感謝你,並且保證為您完成一件復國軍力所能及的事情。」

羽無情這一場可謂是九死一生,本來以為又是為翼朔雪義務勞動,聽到他這樣一說,心中的不快與惆悵頓時煙消雲散,急忙回禮推脫道:「不必如此客氣。」但心裡卻笑開了花,好,好,我等的就是你這一句話……

明楓的營帳門又被掀開了,只見明楓不由分說,捏住腰帶的脖子忙著將『腰帶』繫到腰上,顯然,剛才又是一場人龍大對決。

「怎麼? 愛上美女市長 這麼晚還沒休息?」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明楓對著門外的翼朔雪扮出一個笑臉。

「你還不是一樣……」翼朔雪放下門帘走了進來。「晚上冷,也不升個爐子。」

明楓憨憨地笑了一下。

「羽無情將信帶來了。但據他所說,索風領主還沒有寫完就已經……已經遇刺了。」翼朔雪略帶遺憾地說。「也不知道信有沒有寫完……」

「朔雪,你先不要打開信,盡量保持原貌。」明楓的想法居然與翼朔雪不謀而合。「另外,明天你再幫我帶一件禮物進城給雷諾將軍。」明楓邪笑了一下說:「這件東西,他們也許不想要,但是絕對不能不要……」他又看了看翼朔雪道:「朔雪,早些休息吧……」他見翼朔雪好像還想說些什麼,隨即兩手抱住後腦,向仰在皮椅上,用戲謔的口吻說:「難道你想跟我一起在大帳里休息,我這裡可只有一張吊床哦……」

翼朔雪狠狠看了明楓一眼,轉身離開了大帳。

走出大帳,翼朔雪透過門帘的縫隙,借著燈光又看到明楓將腰帶解開,放到了桌上,那腰帶果然抬起頭,像一條小龍一般神氣活現,兩隻小爪還不時變化著動作,一會叉腰,一會擺手做無奈狀,彷彿正和明楓面紅耳赤的辯論著什麼。

果然,最近的明楓顯示出少有的決斷,顯然都是這龍魂的功勞。翼朔雪也有史以來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在明楓身邊的多餘,這是自從他遇到明楓后從來沒有過的失落感。

這樣固然是好,一切都會在龍魂巴菲尼索斯的指導下,明楓將一步步走到榮耀的終點,可這樣的明楓,還是本來的那個明楓嗎?

相較之下,他,不,應該是她反倒是更希望明楓還是那個一點小小的波瀾就寄希望於她的魯莽劍客,哪怕是像以前一樣把一切都交給她處理,她也會心甘情願地接受。可是如今卻……

第二天一早,明楓獨自一人來到城下,身邊既沒有帶侍衛,也沒有佩戴龍息劍,而是帶了二十輛敞篷馬車,上面堆著的是鼓鼓囊囊的麻袋。

明楓趕著二十輛馬車來到城下,大聲喊道:「雅比斯復國軍統帥明楓,請雷諾將軍見面一敘。」

城樓上的一個士兵有氣無力地探出頭來。

「請代為傳報!」明楓依舊在城下喊道。

士兵跌跌撞撞地跑進了城樓,剛準備跪下,面前的雷諾將軍扶起了他問道:「出什麼事了?這麼慌張。」

「將軍,明楓在城下求見……」士兵有氣無力地回答。

「明楓?」雷諾濃眉一皺問道:「他帶來了多少人?」

「一個人,而且都沒帶佩劍。」士兵回答。

「那我得去見見他。」雷諾遂整理了一下鎧甲準備走出去。

只聽見城下的明楓又喊道:「請雷諾將軍下城詳談。」

雷諾此時又覺得有些不妥了,如果自己與他下城談,那麼就等於是自己與明楓密談了,就給敵軍散布謠言提供了口實。

雷諾走到城樓上道:「明楓殿下,不如隔著城牆說吧。我們之間恐怕也沒有什麼不能公開的秘密。」

明楓微微點頭道:「閣下一定知道索風領主被軟禁於蒂沃特領主府的消息吧。」

「不錯,如果我軍能夠解紫華城之圍必定將南下,救出主公。」雷諾這具話顯然有些底氣不足。

「閣下認為,您能夠突破我復國軍的重圍嗎?」明楓側過身,用手指著自己身後的復國軍軍陣說道。「您只有多少兵力了呢?」

「只要我紫華城軍民一心,縱使你十萬大軍,也不可能攀上我紫華城一步!」雷諾一時語塞,遂轉換了話題,從突圍這個話題轉到了防守上面。

明楓又笑了。「您是冀望援軍嗎?蒼月城常駐兵力肆萬,啟天城常駐兵力叄萬,北零雲城,南零雲城對嗎?」

雷諾此時已經有些心虛了,難道明楓在半個月內就攻佔了周圍所有的城市?不可能,這絕對是虛張聲勢。他模稜兩可地回答道:「是又怎麼樣,一旦友軍在外層對你們進行合圍,你們就是滅頂之災……你難道不怕嗎?」

「將軍,您蟄居紫華城太久了吧。」明楓哂笑了一下道:「您的認識,還停留在半個月之前吧,蒂沃特挾持索風領主,各地部隊誰敢妄動反抗,除蒼月城,天啟城外其他城池已被星雲騎士團盡數攻下。雖然我承認,周圍的不是我軍的友軍,但也絕對不是將軍的友軍。」

「你胡說!」雷諾不禁呵斥道。「小小蒂沃特怎麼可能在半個月之內侵吞我索風三分之一的領土!」

「我就知道將軍不會相信。同樣一個人也知道將軍不會相信,所以特地捎來了一封信。」明楓伸出右手,將索風領主的書信託在掌心。

「這……」

明楓陡然運起雲風翔心法,踩著城牆光滑的牆壁蹭蹭地飛上了城樓,雙足穩穩地落在地上。這一著,讓守城的士兵們目瞪口呆,等他們反應過來時,明楓的殺氣已經封鎖住了周圍戰士的武器。

他們當中很多人都是紫華城近衛軍的人,若是平時,實力尚可以解開封鎖,但是如今,飢餓已經使他們的戰鬥力大減。

「不必對明楓閣下有敵意。」雷諾勸解道:「他連龍息都沒有帶,足以看出他的誠意了。而且他要殺雷諾,完全不必等到現在,綠華城時,就可以取了我的性命。」

明楓讚許地點了點頭,右手前伸將信遞給雷諾道:「我請鎩羽盟羽無情潛入蒂沃特領主府,密會了索風領主,告訴了他外面的情況,領主權衡利弊之後,寫了這封信給將軍……」 明楓看著雷諾將信將疑的眼神,遂斬釘截鐵地說道:「勸將軍留有用之身,保住索風最後的戰士,以資將來。」

「什麼?!」雷諾大吃一驚,「主公他,他叫我,投降!」

不止雷諾,所有在場的索風戰士都吃了一驚。

「正是。」明楓點頭道:「將軍已經是最後一支為索風領主而戰的隊伍了。西部的四座城市已經宣布獨立自治,東部扼守暮雲天闕的雲天要塞守將已經傭兵自立為天雲領主……」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雷諾一時急火攻心,噴出一口鮮血來。

「將軍還是先看信再說吧。」明楓急忙扶住雷諾,將雷諾手中的信又遞了一遞。

雷諾迫不及待地將信紙展開,只見索風領主莫瑞爾潦草的字跡瞬息映入眼帘。

愛將雷諾:

我自從被楊青楓挾持到銀河要塞,一直與外界隔絕,不知道外面的訊息,直到這幾日,羽無情捎來消息,我才知道,蒂沃特的狼子野心,這撮爾小邦卻有著吞併我索風的饕餮之欲。

如今他故意封鎖消息,讓你與明楓的復國軍對峙,其實是借刀殺人之策,也許在你倒下之後,就不會再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為索風的黃金獅子旗奮戰了吧。而攻下紫華城的復國軍也必然元氣大傷,需要休養生息,此時不論是和談還是組織反攻,都將對蒂沃特絕對有利……

全高原都知道你對索風的忠誠,也許這對您來說,比死都難,但還是請您,將忠誠寄存在明楓那裡,以待來日,我索風必將東山再走……最後一個字,竟然沒有寫完。

看到這裡,信陡然沒有了下文。在一側的明楓終於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好,索風領主這死鬼,臨死之前把該說的都說了……

雷諾又仔細地將整封信都看了一遍,確實,這字跡,這字體都是別人很難模仿的,不是因為太優美,還是太潦草,連這愛將雷諾的稱呼,也是索風領主為了收攏人心,慣用的稱呼。這的的確確是索風領主莫瑞爾的親筆信。

雷諾此時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歡喜的是,苦守紫華城半月,終於得到了主公的消息,悲傷的是,這唯一的一封信,卻是勸他投降城外的「敵軍」。

這太荒謬了,就像是命運給戎馬一生的雷諾開了一個黑色幽默。如果此時他棄甲歸降,那麼高原上不知道多少非議會指責向他,沽名釣譽,還是假仁假義,在他這個視名譽勝過生命的看來,整個後半生,都會變成一種煎熬。

可倘若違令不遵,那麼自己苦守的忠誠也就化成了泡影。而且全城的士兵與百姓恐怕也就只有困厄而死和玉石俱焚這兩個結局。倘若一日,主公東山再起,又哪裡能夠尋找到可以支持他的力量?

重生美麗人生 明楓當然知道雷諾是一個粗人,腦筋很直,讓他在一瞬之間轉變想法是不可能的。於是明楓朝雷諾作揖道:「我先回去吧,三天之後等將軍的答覆。城門外有一批小小的禮物,還希望將軍能夠接受。」

「不必了……」雷諾的第一反應就是拒絕了。

「二十輛馬車,每一輛車上裝著三十袋糧食,您真的不需要嗎?」明楓故意將三十袋糧食說得很重,而且不是一輛車,而是二十輛車,總共六百袋糧食作為禮物。

雖然六百袋糧食對於城外近十萬的雅比斯復國軍來說,不過是大軍一頓飯,最多一天的口糧,但對於糧食早已耗盡,戰馬都已經要殺盡的紫華城,六千多飢腸轆轆的將士,與近四萬百姓來說,是救命的稻草。

「將軍,請您再慎重考慮一下。」明楓再次說道。

周圍的戰士一聽說有糧食,先是一激動,但陡然又想到送這些糧食的人,是復國軍的明楓,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覺得將軍應該不會接受,但都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向雷諾投去乞求的目光。

雷諾深深地低下頭。「我們,不需要……」

「請您為城內的百姓想一想,我這麼做並不是為了拉攏您。」明楓一隻手搭在自己的胸前,信誓旦旦地說道:「而是因為,我的百姓們……」

這濃郁的演講風格,自然是龍魂巴菲尼索斯的手筆,任明楓一個不樂意多讀書的老粗,是絕對崩不出這些話來的。

明楓此時已經稱紫華城內的百姓為「我的百姓「足以顯示,他對於紫華城勢在必得的決心。」他們原本都是我雅比斯王國的子民,以前是,雖然現在不是,但以後也會是。就算您不為自己著想,也請問城內無辜的百姓著想吧!」

明楓看見雷諾眼中的堅冰,一絲一點地融化著。明楓向著雷諾拱拱手道:「告辭!」

「慢著……」雷諾陡然伸出手,喊住了明楓,隨後說道。「讓他們把車送進城來吧。但是大家要嚴加盤查!絕對不能有任何隱患……」

明楓微微點頭。

「三天之後,是戰是和,我給您一個答覆。」雷諾說完這句話彷彿耗盡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幾乎站立不住。他執意不說,是戰是降,顯然,他想要保住自己作為戰士,最後的尊嚴。

明楓也不願意再傷害雷諾最後的自尊,向著他拱拱手,運起雲風翔心法躍下了城樓,左腳輕輕點地,穩穩落下。

「三日之後,我等將軍的答覆!」他並沒有回頭,而是運用殺氣將這句話精準地傳到了百里之內每一個人的耳中。

在他的身後,紫華城的弔橋緩緩放下,鐵塹被用機關開啟,二十輛滿載糧食的馬車,緩緩地駛進了紫華城。

「轟」地一聲,鐵塹再次放下,戰場又恢復了平靜。

明楓此時緩緩轉過身,仰望著紫華城高聳的城牆,負手而立,「雷諾,本座要的,根本不是你這座固若金湯的紫華城池,而是你,和你的紫華城近衛軍團!」

明楓不知不覺之中,竟然用巴菲尼索斯的口吻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