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精華丸對於葉天根本沒什麼用,但對於練武的寧傲雪來說,卻是作用非常巨大,能夠迅速的提升她的實力,快速步入內氣宗師的境界。 到時候,葉天會根據寧傲雪的情況,從系統兌換最適合她修鍊的功法了。

知道了精華丸的藥效,寧傲雪也沒有拒絕,主動的親了葉天一下后,便羞澀的轉身跑走了。

葉天笑了笑,沒有多想,帶著愈秀兒也走了。

當他們剛走到山下時,同樣也看到了那具裴羽塵的無頭屍體,愈秀兒倒是沒有尖叫出聲,只是臉色也有些蒼白。

葉天上前,看到無頭屍體衣服凌亂,自然知道是有人先前一步,將裴羽塵身上的好東西都搜走了。

對此,他也不在意,並不覺得裴羽塵身上有什麼能讓他矚目的好東西。

唯一能夠讓他有點矚目的,恐怕也就是沛城所修鍊的那種奇怪功法,居然能夠利用那些絲線將他困住。

要不是葉天利用劍意,催動兩儀劍陣,施展李太白傳授的辰星落,險險逃生,恐怕之前就得死在那次的五人聯手了。

不過看裴羽塵後來的作態,那功法絕對有某些後遺症,才會讓他一個大男人表現的像個女人一樣。

所以葉天就算得到這功法,最多也就是看看,滿足一下好奇心,看看這功法奇異之處,絕對不可能去修鍊的。

至於先他們一步拿走這門功法的人會不會傻逼的去修鍊,但總覺得不太可能,畢竟凡是功法,都有前置的修鍊條件。

不能出現在這裡的,不是修真者,至少也得是武者。

誰會傻逼的男人不做,去做那不男不女呢?

可有著系統在身,完全不用為功法、丹藥等憂慮的葉天,自然不可能想像得到,這世界上有多少的武者、修真者,為了能得到一本低級修真功法,拼死拼活的。

這還是低級的修真功法,那些中高級以上的修真功法一經現世,更是打得腦漿塗地的。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 所以這樣一門有缺陷的高級功法,想要修鍊的傻逼多的是,這其中便有他的同父異母的便宜哥哥了。

葉天不再去想這事,而是放開神念,在周圍搜索起來。

很快,他飛向了一個地方,帶回了裴羽塵的頭,將那仍瞪著眼睛的頭放在無頭屍體的脖子上。

葉天飛劍一出,削斷了邊上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樹,取了一段筆直的樹榦,一分為二。

其中,飛劍在大的那邊繼續飛舞著,很快便在上面掏出了一個長方形的孔洞來。

葉天收劍而回,運轉真元,將裴羽塵的屍身放入那掏出的孔洞中,

當下,葉天說道:「雖然知道身死道消,魂魄離去,重入輪迴,這屍身的下場如何,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可不管怎麼說,你我雖然為敵,可既然生死已定,那過往一切便已了解,你不該落個曝屍荒野的結果。

而今,也算是有緣,我便為你收屍吧!條件簡陋,也沒辦法給你個豪華儀式,你就將就著點吧!」

葉天這話本來只是調侃,可不想他這話一落,裴羽塵那原本還瞪著的眼睛,居然緩緩的閉合了起來,似乎聽得到一般。

正錯愕之間,葉天眼神一動,突然看到一縷黑氣從裴羽塵的身上飄出,飛向了遠處,似乎有著目標。

葉天有些發怔,呢喃道:「剛才那道黑氣難道便是傳說中的怨氣嗎?似乎是裴羽塵的,似乎入土之後,才得到解脫。

難怪古人會有入土為安一說了,這曝屍荒野,魂魄不得安身,只能心生怨氣,最後化作冤魂怨鬼一類。

可這樣,居然不用輪迴了,但怨氣纏繞,也就失去了理智,再不複本我,渾渾噩噩的。

要嘛解了仇怨,重入輪迴;要嘛亂傷性命,被人打個魂飛魄散;只有少數有機會走上鬼修一途,但就算如此,也已不復自己了。」

一看這裡,葉天立馬從系統那裡,了解到了這些情況。

停了一下,他又疑惑道:「只是奇怪了,裴羽塵是我殺的,可裴羽塵恨的人不是居然我,反倒恨的其他人,這真是靈異的啊!

看這怨氣去的方向,是住山下去的,追尋他所怨恨的目標難不成是之前先我一步,從裴羽塵身上拿走東西的人?

也對,拿了人家的東西,卻連給人家收屍都不肯,又怎會不遭怨恨?之前怨氣不脫沒辦法找過去。

現在入土為安,得到解脫,怨氣自然找上門去,也不知道做出這種事的人是誰?算你倒霉了!」

隨後,葉天笑了笑,也不作多想,反正和他無關了,卻不知道那倒霉的人,便是他的便宜哥哥。

當下,他手一掐,之前削開的另一截小小的樹榦便飛了起來,蓋在了大的一面上,將裴羽塵的屍身蓋住。

之後,葉天運轉真元,便見泥土翻滾,裝有裴羽塵屍體的樹榦吞沒,隨著隆起一個小墳包。

葉天心念一動,飛劍再次飛出,隨後帶了一塊不太規整的石碑過來,落在了小墳包前。

飛劍再次舞動,石屑翻飛,幾個大字龍飛鳳舞的顯現在上面,正是劍羽宗長老裴羽塵之墓幾個字。

做完這一切,葉天沖著墳墓鞠了一躬,隨後便帶著愈秀兒繼續往山下而去。

路上,愈秀兒有些好奇的問道:「哥哥,你為什麼要給那個裴羽塵收屍啊!他之前那麼可惡,可是想要殺你的!」

葉天停下腳步,鄭重的看著愈秀兒,沉聲說道:「秀兒,你已經是修鍊者,日後必然也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敵人,你要機智一點,生死之戰,自然是要用盡全力。

可如果生死已分,那便一切了結,萬事皆體,所謂的生死大敵也就不復存在了,所以給敵人一個體面的身後事,這是對敵人最基本的尊敬,也是對自己的尊敬!」

愈秀兒不解道:「可是……可是他們之前要殺我們啊!總不能殺了他們之後,還得專門給他們收屍吧?」

葉天笑道:「當然不用!如果碰到了,像今天這樣,自然是順手!而如果沒有碰到,也無需專門去做!」

愈秀兒還是有些不明白,但她認為葉天說的絕對不會有錯,自然是堅定的點頭,決定以後要象葉天那樣做。

當下,倆人繼續向山下而去。 與此同時,葉軒已經到了山下,隨隨便便在附近找了一處旅館住了下。

剛進了房間,他便將房間反鎖,隨後拿出了那門功法,顯得非常的猶豫。

這時候,只聽葉軒呢喃道:「如果修鍊了這門功法,我本來就已經達到練氣六層的境界,很快能夠晉階練氣七層。

到時候,更能得掌門的看重,說不定會將秦婉瑩許配給我,奠定我下一任掌門之位,我也可以得到更多修鍊資源。

如此一來,只要半年的時間,就能將境界推升到練氣九層!到時候,那個雜種又算得了什麼!」

說到這裡,葉軒苦笑了一下,遲疑的說道:「可若是自宮了,我豈不再是男人?萬一傳出去,豈不是要被人笑話?

還是算了,我慢慢的修鍊吧!總不能為了修鍊,失去作為男人的資格吧?

更何況若是真的這樣做了,我就算取到了秦婉瑩,又能有什麼樂趣?」

這時,葉軒並沒有發現,自窗外飄進來了一縷近乎無形的黑氣。

在他沒有任何感覺的情況下,落到了他的身上,迅速的侵入他的身體中。

在黑氣侵下的霎那,葉軒的身體一震,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原本正常的雙眼變成灰黑色,而本來黑色的瞳孔這散發著幽綠。

下一刻,葉軒幽綠的瞳孔中,露出了堅毅之色,說道:「男子漢大丈夫,當以事業為重,何必在意這小小器官的有無!

我若成了無上強者,殺了那個雜種,成就葉家家主和玉虛宮掌門,甚至是統治了整個世界!到時候,又有何人敢笑話於我?

至於秦婉瑩,一個女人,不過是取悅男人的工具而已,根本無足影響我成就無上榮耀的前途。」

說著,葉軒下定了決心,取來了一把鋒利的小刀,脫下褲子。

望著小兄弟,葉軒拿著刀,不免露出了猶豫之色,畢竟這是男人的根本啊!

正當葉軒遲疑之際,他眼中的幽綠光芒一盛,讓他再不遲疑,直接手起刀落了。

當下,在慘叫之中,葉軒是徹底的解除煩惱根了!

直到這個時候,倒在血泊中打滾慘叫的葉軒身上,漸漸的有一縷黑氣升騰,凝聚於空中。

很明顯,葉軒會發生這樣前後的變化,便和這縷侵入他身體的黑氣有關。

而那一縷凝聚於空中的黑氣,正是裴羽塵的怨氣,漸漸的顯現出裴羽塵的虛影。

作為修仙者,而且達到鍊氣七層巔峰已經覺醒神念的裴羽塵,魂魄的強度自然遠超普通人。

更是被葉天擊殺,屍首分離,暴屍荒野,不得好死,便有怨氣,所以並沒有辦法立刻進入輪迴。

而後來葉軒出現,不僅拿走他生前的所有東西,不給他收屍,還出聲侮辱他,這讓他的怨氣更重了。

巧合的是,後面葉天過來,居然給他收屍,他得以入土為安。

如此,裴羽塵自然不恨葉天,畢竟他也知道兩人當時的立場,生死立見,誰殺誰都是正常的。

這種立場之下,葉天還幫他收屍,自然沒了怨恨。

反倒是葉軒,之前居然那樣侮辱他,讓他的怨氣更深,不得解脫,自然找了過來。

正巧,之前葉軒侮辱裴羽塵是個沒鳥的死太監,怨氣附著上去后,便蒙蔽了葉軒的理智,引導葉軒也自斬小鳥。

如此一來,讓葉軒落得和他話中的死太監一樣,這怨氣自然有解了。

顯現出來的裴羽塵,看打滾中的葉軒,輕蔑的一笑,一股東方之事時,同樣出現的波動中消失不見。

這是怨氣得解,自入輪迴去了。

夜滿青蘿 另一邊,完全不知道自己一時好心,為裴羽塵收屍后,結果讓葉軒再次躺槍的葉天已經回到了市區,正帶著愈秀兒去往姜嫣然的酒吧。

在那裡,姜秋已經焦急的等待,他需要去向他說明一下。

姜秋是他前世兄弟,單單姜嫣然是因為他才出事,就需要去解釋一下了。

到了姜嫣然的酒吧外,這裡已經停滿了各種豪車,更是一大群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鏢模樣的大漢,正在來回巡邏著,一副防衛森嚴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葉天都有驚嘆於姜秋的排場也真是夠大,可憐自己這個真正的老闆,居然連個保鏢也沒用,什麼事情都要親力親為啊!

搖了搖頭,這只是開玩笑,葉天也知姜秋畢竟只是普通人,安保條件這種需要高級一點。

而他是個修真者,能給他做保鏢的人可沒有。

當下,葉天帶著愈秀兒,便要往酒吧里走去。

他還沒有走出門口,突然一道囂張的聲音叫起來。

「幹什麼的?這家酒吧暫時不營業,走走走,去別的地方玩去!」

葉天停住腳,看向聲音的來處,那是一個身寬體闊的胖子。

只是那些天有些疑惑是這人看著有些眼熟,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可仔細的想了一下,他又想不起來究竟在什麼地方見過。

會出現這種情況,自然說明對方不是什麼要緊的人物,葉天也不多想,直接說道:「我有事!」

說著,葉天也不理那胖子,便要繼續前進。

「喲!夠狂啊!老子的話都當沒聽見了,是嗎?給我攔下這小子!」那胖子大叫道。

邊上的那些保鏢們,頓時上前將葉天團團圍住了。

那胖子慢條斯理的上前,囂張的叫道:「小子,有夠狂啊!知道這裡面是什麼大人物嗎?居然敢隨便亂闖,信不信今天晚上就將你填了陵江!」

葉天皺眉,他沒打算和這些小人物過多糾纏,冷聲道:「讓開,我是來找姜秋的!」

那胖子聽到這話,先是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葉天一眼,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邊笑,他邊和身邊的那些保鏢們說道:「哈哈哈哈……他說他要見我姐夫,你們看他穿的這一身地攤貨,也好意思這樣說!」

邊上,一群保鏢附和著笑了起來。

葉天這才恍然過來,難怪會覺得這胖子眼熟,原來他便是徐流蘇的弟弟徐大志,前世的時候曾經見過,難怪會覺得眼熟了。 雖然是這樣,但其實只是見過幾面,所以葉天才會覺得眼熟,卻想不起來他是誰。

雖然能算是前世舊人葉天實在沒工夫跟徐大志瞎扯,冷聲說道:「我只說最後一次,快點讓開,我要找姜秋!」

「靠了,小子,我看你真的是不長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什麼身份,我姐夫什麼身份,是你想見就見的嗎?

告訴你,別說是你這種小癟三了,就算是江陵市的市長,想要見我姐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徐大志無比得意的說道。

說話間,徐大志的目光落到了葉天身邊的愈秀兒,頓時雙眼放光,露出了紅果果佔有之欲。

當下,他繼續說道:「你想見我姐夫也行,只要將這個女的留下來陪我,我就讓你去見我姐夫!

怎麼樣?你要是能跟我姐夫介紹一個,絕對能夠讓你在江陵市名聲大噪,到時候做什麼事情可都會變得容易了!」

說話間,徐大志似乎打定了葉天會同意,銀笑的伸手便要去抓愈秀兒的手。

風裏狼行 葉天眼神發冷,便要動手。

「住手!」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猛然自葉天身後響起。

葉天回頭,便看到周天碩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

跑到葉天的前面,周天朔顧不得擦去頭上汗,畢恭畢敬的叫道:「葉先生,你回來了,有失遠迎,還請您見諒啊!」

如今的葉天已然今非昔比,早已不是昨天說能夠平起平坐,甚至仰望的存在了。

之前的海西擂台戰前,他還能和葉天算是平行,最多只是低上一等。

而海西擂台戰之後,葉天一躍成為海西龍頭,已然是需要他仰望的存在了。

可後來,徐仁敖有一次將海西的眾大佬召集,將姜秋介紹給他們,說日後他會是海西以及江南省一個超大集團的負責人,要他們客氣相待。

而這個集團的真正所有人,便是剛成為海西龍頭不久,又一下子成了南武林魁首的葉天。

南武林究竟是怎樣一個存在,周天朔並不清楚,只知道相當於整個江南的大勢力聚合。

而葉天,在成為南武林魁首,輕而易舉的想過來江南各大勢力的一半產業,其實力、勢力之強大,周天朔說自己能仰葉天,都覺得是給自己臉上貼金。

如此一來,再次見到葉天,周天朔已經恨不得跪在他面前,自然是誠惶誠了。

此時此刻,站在葉天身前,周天朔滿心的感慨,這區區的三個月時間,葉天的身份就一再發生的巨大轉變,實在是傳奇。

而自己能夠見證這樣的傳奇,已然是三生有幸啊!

在周天朔身後,趙羽也是感慨,更是覺得自己當初能夠被葉天一頓暴打,簡直是人生最大的榮幸。

這時候,看到有人敢阻止自己,徐大志也是一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