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聚元丹融於經脈中,緩緩凝聚成一道真氣河流,緩緩流入丹田。

這股真氣卻不是玄門真氣,而是實打實的魔門真氣。

一時間,伴隨著丹田真氣不斷充盈,季川微閉的雙眸浮現出一抹漆黑之色,一縷縷漆黑色真氣猶如水銀般黏稠環繞周身,魔氣凜然。

充滿空虛丹田,遠比散功要輕鬆很多倍,加上從陳巍那裡取來的聚元丹,恢復起來可謂輕而易舉。

如同將玄門真氣抽離出去,然後在向丹田灌入魔門真氣,好比恢復耗盡的真氣。

因此,這一次沒有花費一天時間,僅僅打坐幾個時辰,丹田處一陣充盈感襲來。

緊接著,季川臉上露出一抹喜色,宗師境瓶頸終於觸摸到了。

沒想到還有這種意外之喜,原先以為至少還需一月時間,才能觸摸到瓶頸。

怎麼也沒料到散功還有這種功效,也難怪,不斷消耗真氣再恢復真氣,確實能夠提升真氣質量。

「這種意外之喜有些難得。」季川低語一聲,連忙再次閉目凝神,準備趁熱打鐵直接破入宗師境。

此時停下,無疑將這種機會喪失,再想等到這種千載難逢的時機,可就不是那麼容易。

萬龍戰尊 再次丟了一顆聚元丹,立刻融入經脈中,丹田真氣不斷高漲,出現一絲鼓脹感。

季川心神一凝,開始不斷提純著丹田真氣,不知過了多久,也許一天也是一個星期。

一天,季川如老僧坐定,就在這時,季川動了,將懷中一枚紫色丹藥拋入口中。

就在這時,一股磅礴似潮水般真氣陡然季川房間內傳出來,讓葉青冥和穆絕兩人心頭一震,連忙走了出來。

這時,柳媚兒慢慢走來,望著季川房間,一股可怕氣息正在醞釀,直讓她覺得驚悚。

「季兄這是突破宗師境?好快,修鍊速度怎會如此之快,著實可怕。」

葉青冥瞳孔微縮,臉上殘留著震撼之色,望著呼嘯不斷的房間,喃喃低語。

穆絕冷著臉,然而心頭卻是火熱,如今他大仇得報,一直跟著季川,追尋武道盡頭成了他唯一追求。

葉青冥環視四周,慶幸道:「還好還好,真氣波動雖然強烈,但也僅限於狹小空間內,外界卻是很難知曉。」

柳媚兒直覺得胸口發悶,極為壓抑,幾乎難以喘息,低聲道:「怎麼回事,我怎麼呼吸急促,難受得緊?」

葉青冥和穆絕對視一眼,連忙道:「媚兒,你趕緊出去,突破宗師境期間內,會短暫出現天地威壓。

你剛修鍊不久,這種天地威壓,不是你能承受的。」

柳媚兒臉色霎時蒼白,踉踉蹌蹌走了出去。

一離開,柳媚兒終於好了一點,呼吸通暢,眼中露出恐懼之色。

她不知道什麼是天地威壓,直覺得季川越來越恐怖。

她也該越加小心謹慎,不能隨意惹怒他了。

「季兄實非常人也,修鍊速度讓我望塵莫及。」葉青冥自愧不如道。

房間中,季川陡然睜開雙眸,一抹宛如實質的精光一閃而逝。

季川臉上再次露出一抹喜色,辛苦這麼長時間,終於成功邁入宗師境。

「武道宗師,舉手投足,威能莫測,果然不是虛言。」

季川握了握拳頭,感受著丹田處充盈的真氣,一拳凌空揮去,呼嘯而過,頓時虛空震蕩。

「以後遇到元神境,再也不用狼狽逃竄,完全可以與之周旋。

雖說不可能戰而勝之,輕而易舉離開還是很容易。

元神境優勢皆在於元神之力,讓人無所遁形。

與季川相比,哪怕元神境的元神也是極為稚嫩,不值一提。」

接著,季川並沒有出關,而是繼續修鍊鞏固修為,而且他也不想讓陳巍知道他這麼快破入宗師境。

就算拖,季川也要將時間拖到三個月時間。 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胸大,臉好看,腰細,腿長嗎?有什麼了不起的。憑什麼叫老娘小孩子?老娘長不大怪老娘咯?

給老娘等著,等老娘找到了那樣東西之後,一定會比你美,比你高,比你腰細,比你身材更S形。

更重要的是,比你的胸更大的,給老娘等著吧!你這個沒禮貌的大胸女。山無凌這樣想著,忍不住又狠狠的瞪了桃之夭一眼,恨恨的道:「誰怕你啊?老阿姨。」說著手中頓時浮現出一柄劍

桃之夭:「……」誰都別來阻止她,她今天一定要宰了這個小屁孩。桃之夭這樣想著,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兩人糾斗到了一起。

叮叮叮

噹噹當

咣咣咣

嘭嘭嘭

鏗鏘

一時間只剩下了兩人拚命朝對方攻去的身影在空中不斷的閃耀著,還有武器不斷碰撞的聲音。

眾人:「……」女人好可怕。我家的小恭舉更是如此。我們還是離她們遠點吧!不然被波及到了那就完了,畢竟,生起氣來的女人真的好可怕,完全沒有道理可言。 重生之超級仙帝 想著零幕度和星宿還有肖狩和木研月都下意識的遠離了山無凌和桃之夭。女人啊,真可怕,惹不起惹不起。

好在時亦和單清凜兩人本來就離桃之夭他們夠遠的,所以根本不用擔之被波及到。不然以現在時亦這副獃滯的樣子絕逼會是頭一個糟殃的。

單清凜看著還僵著身體,完全對外界沒有任何反應的時亦。忍不住捂臉,瑪吖,怎麼感覺這貨越發的蠢了呢?之前在暗中觀察的時候就感覺這貨比小時候蠢了不止一倍。現在看來何止是一倍,簡直就是二三四五六倍。

激情似火,腹黑顧少強索歡 難道智商真的會隨著人的年齡增長而倒退消失的嗎?如果是,那還真的是應證了那句,歲月是把殺豬刀,殺死了智商與瘦肉,只留下了魚唇和肥肉。

單清凜這麼一想著,忍不住笑出了聲。正在這時單清凜已經走到了時亦這貨面前的,單清凜站定,同時伸手在時亦面前晃了晃。嘴角勾起一個惡劣的弧度。「嗨……傻了你?回神了,難道被我的絕世容顏所驚到了?」說著單清凜摸了摸下巴。

時亦刷地一下抓住了單清凜的手,那張向來逗逼的臉上此露出了山無凌他們從末見過的神色。

驚訝、驚喜、意外、難以置信、還有說不出喜悅。時亦感受到了單清凜手上傳來的溫度,慢慢的笑了,那笑容說不出的溫柔和喜悅還有開心和如負重釋。

單清凜猝不及防下被時亦抓了個正著,然後就看到了滿臉喜悅開心的看著自己的時亦。

單清凜忍不住打了個寒戰,身上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地,單清凜用力甩開時亦抓著自己的手,然後邊後退邊搓了搓胳膊。直到感覺退到了安全的地方,搓掉了身上的雞皮疙瘩。這才停了下來。

然後雙手抱胸的看著時亦,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戲謔。「哈!你吖的要不要這麼肉麻?還有,麻煩把你臉上的溫柔收一收,你吖的一臉溫柔的看著我幹嘛,我又不是女孩。你這樣如狼似虎的看著我好可怕啊,總感覺……

你吖的在暗戀我。啊……我知道了……」單清凜像是一下子就想通了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一臉恍然大悟的看著時亦。「你吖的不會從小就暗戀我,所以才會從小時候開始就老是讓我幫你背黑鍋,目的就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吧?卧卧卧槽,你好深的心機。小時候就有這麼深的心機了,當真可怕。

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你現在卻變成了這樣?整一個白痴,智商什麼的難道隨著年齡的增長都餵了妖精嗎?

好吧!這就算了,重點是你吖的居然這麼早熟?可怕太可怕了,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時亦。好險小時候爸媽讓我和你一塊睡,我沒答應。

不然,你現在豈不是要找我負責?可怕可怕真可怕。」說著單清凜滿臉防備的看著時亦又後退了兩步,那樣子活脫脫的像是時亦立馬要對他做什麼似的。

「……」時亦心中所有的喜悅開心高興還有難以置信如負重釋等等情緒都被單清凜這翻話給沖的支離破碎,然後被沖走了,還是連渣都不剩的那種。

時亦一臉黑線的看戲精上身的單清凜,忍不住怒道:「老子才不攪基呢!還有,尼大爺的誰白痴了?講清楚。還有誰早熟了?你才早熟,你全家都早熟。還有還有,我就算攪基也絕不跟你啊!

老子又沒有自虐傾向,哦!最重要的是,老子看不上你,誰讓你比我丑還沒有自知自明呢!那句話怎麼說來著?丑拒。」

單清凜在時亦剛說完時就一臉驚恐的雙手抱胸同時又後退了幾步,然後一臉防備的看著時亦。「卧槽,原來你真是個基佬啊?沒想到啊沒想到,你隱藏的可真夠深的,一起n年了我都沒有發現。嘖嘖嘖……」說著單清凜斜了時亦一眼,那眼裡寫滿了我懂的我都懂的信息。

時亦:「……」尼瑪,這種熟悉的場景,鬱悶的心情是怎麼一回事?好像他每次也都是這麼坑零幕度肖狩還有小審審的。嘖,這種輪到了自己的酸爽,他簡直就是……再也不想體驗第二遍了。

單清凜看著一臉鬱悶的時亦,臉上閃過滿意的笑容。尼瑪,你也有今天,老子小時候可是被你坑慘了的。這是利息,小時候那種鬱悶的心情我會全部還給你的,不要急。

全程被迫圍觀的劉一傑:「……」

時亦正鬱悶著,然後眼角的餘光掃到一旁的劉一傑,臉色一凝,一正,正想開口說什麼。

單清凜卻沒有任何預兆的手中浮現出銀鐮,然後,狠狠的掃向時亦的脖子。

時亦一驚,瞬間回過神來。抬手就是一擋,抬手的瞬間千幻浮現,手握千幻擋下了單清凜的銀鐮。然後同時往後退去,後退跳躍了三步然後站定,看著單清凜滿臉不解的道:「你幹什麼?」

單清凜看著離自己兩米遠的時亦,甩了甩手中的銀鐮。直接上前提起劉一傑的后衣領。漫不經心的道:「這還用問嗎?你不都看到了嗎?明知故問還是說……」

單清凜說著停頓了一下,然後滿臉似笑非笑的看著,一臉疑惑看著自己的時亦道:「這些年的安逸生活讓你的腦袋裡都裝滿了水,然後生鏽了,都不會轉動了?這麼明顯的事都要問。既然你問了,那麼,看在我們小時候的交情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好了,誰讓你的智商被狗吃了呢? 突破宗師境之後,季川再無後顧之憂,好好梳洗一番,換了一身乾淨衣服。

並沒有出去,而是選擇繼續留在房間內,鞏固剛剛修為。

雖說境界滑落這種事情不常有,季川可不想被他遇到。

這次如此之快突破,完全得利於散功之後,那福如心至的瓶頸。

原先至少需要一個多月時間,才能觸摸到宗師境瓶頸。

無形中,散功之舉為季川省下一個多月時間。

不僅如此,而且散功過程中,先天真氣不斷溢散,淬鍊著經脈和肉體。

此時,季川肉體力量今非昔比,為日後練成金剛不壞的魔軀打下堅實基礎。

由此可見,蒼璩當年良苦用心,散功過程縱然痛苦,但得到的益處卻是超乎尋常。

早知如此,就算再痛苦百倍,季川也願意嘗試。

加上從陳巍那裡拿來的紫心破障丹,兩者加成,硬生生將季川突破宗師境時間提前了三個月。

不得不說,幸運成分佔大多數。

不過,若是沒有紫心破障丹,季川真不一定能順利突破宗師境。

這就是資源,紫心破障丹至少玄級高階丹藥,一般門派都不可能有這種丹藥,遑論散修,,更是可憐兮兮。

一枚黃級丹藥,就能讓他們欣喜若狂。

哪怕大門派弟子,能得到玄級高階丹藥,也需為宗門立下貢獻,根本不是輕易就能得到的。

季川再一次感受到了資源的重要,在沒有能力自立門戶之前,尋找一個靠山遠比一個人拚鬥優勢大得多。

好比散修,運氣不好,一輩子都不可能得到一枚玄級丹藥。

為何?

皆因為,天底下幾乎所有煉藥師都被各大勢力招攬,形成壟斷。

就算一兩個煉藥師遺留在外,那也是渴望而不可及。

這也是散修眾多,卻極難出現一個返虛境之上武者。

一旦出現,其實力必定石破天驚。

這種人都是經過千錘百鍊之後,方才修鍊至返虛境。

比起宗門大派那些溫室成長的弟子,多了一絲韌性以及狠勁。

季川握了握拳頭,驀然間,感覺體內湧來源源不斷的力量。

實力比起之前,強上太多。

我靠做菜獨寵後宮 不僅因為丹田魔門真氣不需再壓制玄門正宗真氣,開始變得肆無忌憚,丹田中魔氣洶湧澎湃。

魔氣比之玄門真氣強了何止十倍,魔門真氣講究殺伐之力,因此其攻擊性更強,威力更盛。

「比起之前,強了不少。」季川露出一抹喜色,喃喃低語。

到了宗師境,再也不必戰戰兢兢,只要不招惹返虛境強者,天下之大哪裡不是容身之地。

現階段,季川還是準備依靠陳巍,從中攝取資源,此次晉陞千戶,開始真正掌握實權,才是最重要的一步。

季川微閉雙眸,意念向外延伸,一切都是那麼清晰。

門外葉青冥和穆絕一呼一吸間,都能被察覺一清二楚。

失去玄門心法,魔種成為身體主流,其陽神之力自然而然變強。

陽神之力可以獲得超凡靈覺,此刻,季川覺得他的靈覺遠勝元神境。

總而言之,季川發現這種提升,完全就是一種全方面的提升。

無論哪一方面都出類拔萃,遠勝他人。

如今與人相比,恐怕都是老一輩,年輕一輩能與季川比肩,少之又少。

季川丟了一口培元丹,開始鞏固剛剛突破宗師境修為。

一縷縷真氣在丹田中暢遊,隨著真氣不斷匯聚,真氣在不斷被提純。

……

一晃三月時間,轉眼即逝。

葉青冥兩人等在門外,見季川久久不出來,無奈之下,只好繼續回屋修鍊。

有了季川警告,也不敢隨意在城中瞎逛,葉青冥連消息都不敢去打聽,唯恐被有心人盯上。

畢竟,葉青冥都沒有忘記,季川在寧州可是得罪過鑫雅閣,這可有點要命。

後來,葉青冥暗中打聽一番,才知道鑫雅閣是秦皇十七子成王的勢力。

京城可是那些皇子們的天下,不像寧州,打不過還可以跑。

在京城,跑都跑不掉,簡直是瓮中捉鱉,輕而易舉。

然而,你不去找別人麻煩,麻煩自會找上門。

「砰、砰、砰……」

一陣有節奏的敲門聲,傳入葉青冥和穆絕耳中,穆絕眉頭微皺,眼中血光閃過。

雖然剛才那道敲門聲,並沒有失禮,反而很有禮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