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是啊!這天下的匹夫、蠢人實在是太多了。本以為這萬佛城作為聖都,城裡的人應該有些眼力才是。」

「沒想到、沒想到啊!」

翩翩公子看著石柱,一陣搖頭嘆息。

「…………..」

石柱看看對面那年輕公子和一群手下的作態,心中有些鬱悶。

今日這是怎麼了?

我就想帶走兩個女人而已,怎麼這一路上凈出幺蛾子呢!

你的心我的心 那什麼天驕團也就算了,怎麼說也和祝嬌她們沾點邊,自己不好出手。

可是這幾個人,又是為何出來阻攔自己呢?

看那小子和一群狗腿子的態度,一看就是那個大勢力出來的公子哥。

莫非這大聖天境的那些大勢力,都喜歡培養這種眼高於頂的主?

「今日我還有要事,就不陪極為談笑了。」

石柱微微拱手,然後帶著眾人準備繞道走。

街上路面這麼寬,我讓開一點總行了吧?

偏偏那公子哥今日好似特意和石柱他們作對一般,就是擋著去路不讓他們過去。

「說吧,想要什麼?」

石柱心中有些惱火對方的無禮,沉聲問道。

生氣了?

翩翩公子微微一笑,伸手一指祝嬌:「很簡單,我想要她!」

「只要你們將她交給我,這條路隨你們走,而且絕對沒有人敢阻攔。」

翩翩公子看向石柱,自通道。

「不行!她是我的朋友,我絕不讓任何人帶走她。」石柱臉色沉了下來,沉聲說道。

身後祝石、祝痴等人都是看向那翩翩公子,一臉的怒氣。

「既然這樣,那事情就有些難辦了。」

翩翩公子攤攤手,一副無可奈何地樣子。

「大哥,怎麼回事兒?」

寧龍臣和少仲謀將天驕團解決了,跟了上來,看向石柱問道。

「這幾個人,想要將小嬌留下。」石柱皺眉說道。

寧龍臣臉色一沉,看向對面翩翩公子,頓時明白了石柱的心思。

寧龍臣知道,石柱這是看出來對方的身份不簡單,不想把事情鬧大。

尤其是萬佛朝宗盛會在即,在這萬佛城中,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可能為自己和身邊這群人招惹來大麻煩。

石柱能夠將祝嬌、白飄飄二人從那群和尚手中搶回來,就已經做好了與萬佛聖地為敵的準備。

此刻若是在得罪其他勢力,以自己等人的實力,定然難以應付。

這就是身為上位者需要考慮到的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

寧龍臣有些欣慰地看了眼石柱,自己大哥是真正成長起來了,知道作為一個盟主有多麼的不容易。

只不過就因為前面有困難,就可以退縮不前嗎?

「大哥,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寧龍臣低聲提醒道。

石柱心中一震,頓時明白了寧龍臣的意思。

「嗯。」石柱看看周圍再度聚集起來的百姓們,微微點頭。

————

「不好,石兄他們有危險了!」

人群中,剛剛走上來的諸葛青雲看著中間的石柱和對面幾人,眉頭就是一皺。

「的確是很危險!」

諸葛青雲一個屬下看了看對面那翩翩公子幾人,臉色凝重道。

「公子,您這是準備出手?」那下屬似乎看出了諸葛青雲的心思。

「以石兄此時的能力,斷然無法與他相比。也罷,我就出手助石兄一把。」

諸葛青雲微微皺眉思索了一會,然後踏步朝石柱走了過去,後面一群手下也是急忙跟上。

「石兄,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諸葛青雲已經看出來石柱露出來的三分怒火,剛一上來就是先聲奪人,打斷了正準備開口的石柱。

「諸葛兄!」

石柱看向來人,眉頭微微一皺,沒想到居然會在此遇到諸葛青雲,而且是在這個情況之下。

「嗯?這不是司馬兄嗎?當真是好久不見了,司馬兄這一向可好?」

諸葛青雲轉過身來與石柱站在一塊,看向對面翩翩公子,臉上露出一股驚訝。

「原來是諸葛兄!」

對面司馬認出了諸葛青雲,臉色微沉,似乎有些驚訝此人怎麼會跳出來。

「二位這是?」

「哦,我明白了!想不到幾年沒見,司馬兄還是這麼貪玩啊!」

「區區一個女人而已,司馬兄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吧?」

諸葛青雲看看司馬和石柱二人,心中一動,好似明白了其中的原因,看向司馬說道。

「諸葛兄,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正所謂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對這位姑娘一見如故,想邀請她回去陪我家老祖宗過壽,這等大事在諸葛兄眼中只是一件貪玩的小事兒嗎?」

司馬微微搖頭,眼睛盯向祝嬌說道。

「…………」

諸葛青雲看著一臉認真地司馬,心中微微有些無語。

我只不過是想讓你放手而已,你何必抬出你家老祖宗出來?

你這樣一開口,還讓我怎麼接下去?

司馬也知道,這諸葛青雲是來勸和的。

只不過司馬心中自有一股常人難及的傲氣,即便是諸葛青雲在此也無法阻擋自己想做的事。

司馬將自己老祖宗抬出來,目的就是想要讓諸葛青雲知難而退。

「我還從未聽說過,給人祝壽的時候,居然要將一個女人當做禮物的!」

一旁石柱微微冷笑,嘲諷道。

「阿對,我也從未聽說過。」白驚仙跟著石柱後邊附和道。

老實說,對面這個叫司馬的小子,讓白驚仙心中感到非常不爽。

因為白驚仙看出了對方的身份不煩,這輩子他最討厭的就是像司馬這樣仗著先祖餘蔭,在外邊招搖的人了。

要知道他白驚仙,還在為了如何名震天下而感到傷神呢!

「石兄,這位司馬可不是簡單人物。」

「我這麼跟你說吧,整個人間界,所有勢力加起來,都比上一個司馬!」

「人間界七重天,唯司馬第一!」

諸葛青雲見勸不動司馬,只好在石柱耳邊低聲說道。

諸葛青雲的低聲細語,讓石柱身旁站著的寧龍臣、少仲謀、白驚仙等人都聽到了,而且是聽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那句司馬第一,這個分量可謂是比泰山還重,眾人表情都是不一。

石柱、寧龍臣、少仲謀等人是臉色凝重,白驚仙純粹是濃濃的羨慕嫉妒恨了。

諸葛青雲這麼說是什麼意思,莫非是要我放手,將祝嬌讓給對面這個姓司馬的小子?

石柱臉色凝重地看了眼對面司馬,不解的看著諸葛青雲,不知道對方心裡打的是什麼主意。

就在石柱等人僵持在這裡的時候,萬佛聖地的一群人也已經趕到了這兒。

上方一朵金雲上,六師兄等人恭敬站在一個中年和尚身後。

「師叔,下面這群人,就是劫走那兩位女子的強人!」

女主人美路子野 「您看,她們二人而是那伙強人的隊伍中呢!」

六師兄伸手指著下方的石柱等人,向中年和尚說道。

「阿彌陀佛!」

中年和尚自然看到了下方的石柱和祝嬌她們,本來是準備直接動手的,可是看到了另一邊的司馬之後,頓時收起了心思,誦了一聲佛號。

中年和尚這一聲佛號,好似在為自己壓壓驚一般。

旁邊六師兄等人不知道,自己師叔為何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

莫非下面這伙強人如此厲害,連師叔也感到非常棘手? 「師叔,咱們直接動手,還是?」

六師兄見中年和尚一直不說話,遲疑了一下,開口問道。

「此事不急,看看再說,看看再說。」

中年和尚看了六師兄一眼,盡量控制著聲音說道。

「是。」

六師兄無奈,只能和一群師弟站在金雲上,耐心等待之中。

下方。

「諸葛兄,你這話什麼意思?」

「莫非要讓我妥協不成?」

石柱沉著臉,看向諸葛青雲質問道。

諸葛青雲眼中一亮,好似有些意外石柱此時的表現。

對方聽到自己這麼說,不是應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寧人嗎?

為何我將司馬說得那麼厲害,對方反而膽色漸長呢?

要知道方才石柱的表現,諸葛青雲可是看在眼裡的,可現在這樣和有些不同,而且是大大不同啊!

「石兄,你誤會了。我只是不想你和司馬兄之間,因為一個女人而發生爭端,甚至是大打出手。畢竟…」

諸葛青雲看著石柱,有些猶豫道。

諸葛青雲那眼神,分明是在說我這麼做,那都是為了你好。

畢竟你實力比不過人家,委屈點兒也算不了什麼啊!

「不行。祝嬌是我天盟的人,我身為盟主,絕不可能將她交給外人!」

石柱微微搖頭,拒絕道。

「這…」

諸葛青雲有些無奈,好似不知道該怎麼勸他了。

「諸葛兄,我看你是在徒勞了。」

「按照修行界的規矩,誰的拳頭大,誰的道理就大。」

「這樣吧,你我都想要將祝姑娘帶走,不如就看看誰的道理更正確好了!」

司馬朝諸葛青雲微微搖頭,看向石柱說道。

這道理,還不是全憑一張嘴,誰來說都可以啊!

什麼時候,這道理也有是非對錯之分了?

白驚仙等人有些疑惑,古怪地看著對面自信滿滿的司馬少主。

「好,就比誰的道理最大,你想怎麼比?」

石柱看向對面司馬少主,沉聲問道。

比道理?這些年來,我還從未見過誰的道理比少主更硬的!

司馬少主身邊,幾個手下都是微微冷笑,覺得石柱有些太不自量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