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剛才還興高采烈的楚雪瞬間蔫了,這個問題她還真沒考慮過。要知道第四區並不像其他區一樣擁有著大勢力坐鎮。這裡是小勢力的天堂,無數個小勢力坐落在這裡錯綜複雜。所以爭端不斷。

像楚雪這樣敢大搖大擺帶著靈藥進去的還真不多,那隻會成為戰爭的導火線。

她將目光看向了童曉風,眼中還有幾分可憐巴巴的樣子。

童曉風無奈地搖了搖頭,楚雪已經大致了解了他的性格,這會兒還玩兒上演技了。

「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做,送你回家也行。」

「好耶。」

楚雪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笑得有些天真又有些狡猾,這讓童曉風很是無語。

想想之前還說不跟她扯上關係,可是現在似乎已經斷不開聯繫了。

「不過你也不能就這麼把靈藥帶進去。」

「那怎麼辦,我也沒地方藏啊。」

想了想,楚雪捲起了自己的衣服,並將靈藥塞進去,奇怪的形狀加那翠綠色的熒光讓這個計劃以失敗告終。

一旁的童曉風看的有些無語,不過也確實沒什麼辦法,記得之前童顏給他的靈藥是用一個盒子裝著的,可惜這裡別說盒子了,就連袋子或是破布都沒有。

楚雪也有些著急,他們離第四區已經不遠了,若被人看到恐怕會引來不小的麻煩。

看了她這個樣童曉風暗道一聲自己還是太心軟。

「小丫頭,你還願意相信我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楚雪愣了愣神,她不明白童曉風為什麼會這麼問,不過還是選擇了最機智的回答。

「相信啊。」

「那就把靈藥給我,我幫你帶進去。」

一雙小手直接就將那株靈藥遞了出來,沒有半點猶豫。

她的果斷不是因為她有多相信童曉風的為人,而是她別無選擇。若童曉風想要這株靈藥直接就可以殺了她,根本沒必要繞那麼多彎子。

童曉風一手接過那株翠綠色的靈藥,另一隻手輕點虛空,一面小鏡子憑空出現,他就這樣直接將靈藥扔了進去。

在楚雪的驚愕中,小鏡子一點點消失不見,連帶那株她千辛萬苦尋來的靈藥。

「曉風哥哥,那靈藥……」

楚雪有一些慌了,畢竟這可是她好幾次與死亡擦肩才換來的靈藥啊。

「放心吧,靈藥沒有消失,等一下會給你的。」

雖然還是有些半信半疑,不過楚雪也沒什麼選擇權,如果這樣能夠成功將靈藥帶入的話也省去了她很多麻煩。

「走吧。」

「嗯。」

童曉風發現楚雪的神色黯淡了許多,不由地一陣苦笑。

他並不貪求這些靈藥,如今他的修鍊順風順水,即便不用外物也能快速提升實力。最主要的是他不確定這靈藥會不會對成長造成限制。

所以說楚雪的擔憂根本就是多餘的,只是她本人似乎並不這麼想,只能到時候用事實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了。童曉風還真想大喊一聲在這個世界想做一回好人真難。 紅雁面露諷刺:「李廣延執念於你,如果我是你,就該好好躲在大燕皇宮好保住性命,而不是像你這樣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宗蜀,將自己弄成了活靶子。

姜雲卿半點不惱,只是說道:「可惜你不是我。」

紅雁臉上的諷刺之色僵住。

姜雲卿看著她:「你不是我,你也成不了我。」

「而且我也不會讓自己落到你現在的處境,將大好的局面拱手讓給旁人,將自己從執棋之人變成了他人手中棋子,如今更被當成了廢棋輕而易舉的捨棄,將自己淪落成了階下囚,生死全掌握在他人手中,是生是死全憑他人意願。」

紅雁彷彿被戳中了痛點,臉色猛的鐵青,下一瞬猙獰。

她豁然抬頭怒聲道:「你以為你能好得到哪裡去?!」

「當初大燕之時,你不一樣險些被李廣延所擒,後來赤邯關外,你還不是照樣差點死在了那裡。你如今還能夠安穩活著,不過是運氣找了個好男人罷了,你又什麼資格來嘲諷我?」

「姜雲卿,你還不是跟我一樣?你有什麼資格來說我?!」

姜雲卿靜靜看著紅雁臉上的怒氣,淡聲道:

「我被李廣延所擒,我能廢了他逃脫,我險些死在了赤邯關外,可我還是活了下來。」

「你說我運氣好找了個好男人,我不否認,可是我還是跟你不同。」

「我就算遇險,我也脫了身,能夠好好的自在的活著,而你如今卻被關在這裡,你所在意之人也被我們擒獲,你覺得如果我和小舅不願意放你,你有機會活著走出這地牢嗎?」

紅雁怒目而視:「你!」

姜雲卿看著她:「你不用這麼恨我,至少在這之前,我從未傷過你半點,反倒是你,屢次幫著李廣延加害於我,若換成往日里,你早就沒了性命。」

「如今你還活著,只不過是因為你還有用處罷了。」

姜雲卿聲音不急不緩,對著紅雁說話時,哪怕在提起她先前所做之事,也不見有多少怒氣。

她只是平鋪直述的跟她點明了她眼下的處境。

姜雲卿說道:

「我今日來找你,不是想跟你說往日你做的事情。」

「我比你了解李廣延,你有沒有用,是廢棋還是有用的棋子,都不是你說了算。」

「我想讓你幫我做件事情,你如果願意配合,我可以保證,就算事後你活不下來,你那位小公子也能夠安安穩穩、無憂無慮的過完後半生,除了那皇位與他無緣之外,只要大燕不滅,我一日是大燕皇后,便保他一日周全。」

「你如果不願意,那我和小舅留著你也毫無用處,我會讓人直接解決了你,當然為了永絕後患,那位小公子稍後也會送去陪你。」

紅雁聽著姜雲卿這般直接了當的話,又氣又怒,卻半點都沒辦法。

她如今落在姜雲卿和孟少寧手中,小公子顯然也被他們所擒,他們捏著她的軟肋,甚至能夠決定她生死。

哪怕紅雁再恨姜雲卿說的這些,卻也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第四區沒有自由區那麼繁華,甚至看上去有些蕭條,過往的行人不多,建築也沒有那麼繁密。

不過比起自由區,這裡的街道更為顯眼,到處是染血的牆面,遠處的幾具屍體橫在街上無人處理。

「這就是第四區?」

楚雪知道童曉風想說什麼,畢竟這幅樣子比起其他區更加烏煙瘴氣。

「第四區是最亂的一個區,當然,這也只是因為我們生活在最外圍,如果走到裡面也是有一定製度的。」

兩人不斷地行進,不多時一塊獨立的區域出現。

只是環境看上去很糟糕,破碎的街道聳立著怪異的亂石,將對面的房區與這邊的房區分割開來。有的如同針錐般鋒利,若一個不小心可能會把鞋子劃破,甚至將腳扎個小窟窿。

在這裡生活了十數年的楚雪自然是輕車熟路,她靈活地踩在一塊塊碎石上,很順利地跨過了這道障礙。而童曉風作為體修這點東西根本難不倒他,一腳直接踩在一塊亂石上飛躍出去好幾米,沒幾步就已經來到了楚雪的身邊。

如果說剛才那叫亂的話,那這邊恐怕只能用地獄來形容了。

枯瘦如柴的屍體隨處可見,腐臭味衝天刺鼻。童曉風只是向遠處看了看,一種噁心想吐的感覺就已經在他腦海盤旋。

他看到的是一具屍體,色如白霜病態盡顯,裡面早已經乾癟,蒼蠅成群結隊享用美食,皮膚表面上下鼓動著,像是有什麼在蠕動著,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蛆蟲。

面對這一切,楚雪就像是視若無物般繼續向房區走去。童曉風努力忍住想吐的衝動跟在身後。

難怪當初童曉風將暗殺者和那三人殺死的時候楚雪似乎沒什麼波瀾,生活在這樣的地方那也確實不會對死人有什麼恐懼,因為早就麻木了。

童曉風看著眼前這個背影,突然覺得有一種高大的感覺,畢竟換做他,恐怕是無法在這樣的地方生活下去,早晚會被逼瘋吧。

「為什麼不到別的地方住?」

這恐怕是人人都會問的問題,所以楚雪回答起來很隨意。

「因為沒辦法啊,其他區都有大勢力坐鎮,散修很容易因為一些摩擦死在那些勢力手中。自由區就更不是我們這種下賤的人能生活的地方,只有這盤根錯節的第四區才能讓我們亂中求生。」

看樣子楚雪很自卑,不過卻沒有對生活的不滿,因為她還活著,這就夠了。

也不知是被楚雪觸動,還是對這遍野的屍骨觸景生情,童曉風竟然心生憐憫。

不過這個念頭也很快被他掐滅,對這個世界,憐憫是不需要的,這隻為拖累他,讓他在這個混亂的世界死的更快一些。

他們進入了房區,這裡相對好一些,沒有了漫天撲鼻的腐臭味,也沒有了隨處可見的屍骨。

相較於另一邊的房區,這裡顯得更為破舊,有幾棟建築似乎隨時都可能坍塌。

在童曉風的印象中古城的建築有許多都是空房,他們完全可以去另一邊的空房中生活,沒必要在這裡受難。

楚雪早已看到了童曉風眼中的疑惑,因此出言解釋。

「你覺得我們可以搬到另一邊生活?」

童曉風不可否置的點了點頭,在古城是沒有房產證這東西的,只要是空房那就可以居住,既然如此,有什麼理由放棄好的生活條件而選擇來這個鬼地方呢。

「可以的話我也想啊,可是我爸爸說過如果搬到另一邊住那等待我們的只有死亡,唯一可以供我們生存的只有這塊外圍區域。」

「為什麼?那裡的房子都有主人?」

楚雪搖了搖頭。

「那裡都是小勢力的地盤,若不選擇加入勢力的人在那邊居住會被清除的。我的父母修鍊天賦太差,沒什麼勢力願意收,所以只能居住在這裡。」

「……」

世事多無奈,可人心卻依舊強大。就像眼前的小女孩,僅僅十二三歲,面對整個世界的惡意卻能笑談苦事。

對此童曉風只能自認不如。他過的實在太幸福,以至於小女孩能接受的事他卻沒一件能夠接受的。

隨著兩人腳步的移動,童曉風發現這裡生活的人也不在少數。大多都是修為極弱,又或是受了傷身體烙下殘疾。

有的人沉默寡言坐在靠椅靜等死亡的到來。有的人交談甚歡,卻有種苦中作樂的感覺。有的人沒有放棄希望拚死修鍊著,就像是落水的蝴蝶,垂死掙扎卻濺不起半點水花。

他們也是這個世界的最底層,甚至有人過的比起那些大勢力的傭人還要不堪。

這裡以老人小孩為多數,青年佔少數,就像是個老幼婦孺的集結地,童曉風不會去問他們的家人呢這種蠢話,對這個世界他已經了解了很多,這是不用問也知道答案的問題。

行走之間一名老者迎了上來。灰白的頭髮與鬢毛飄散著,看上去很邋遢。

「楚雪,你回來了?」

老人看上去有些驚訝,畢竟他知道楚雪的計劃,甚至早就猜測楚雪不可能再回來了。

「林老頭啊,我回來了。」

看來兩人很熟絡,楚雪的言行毫不忌諱。在他們互相打了個招呼后童曉風卻發現了一絲異樣。

老人的神色隱藏著幾分猶豫,在他轉身離去的時候竟然有幾分同情露在眼中。

當然,這份同情不可能是給他的,那自然是給楚雪的。

只是這一切楚雪似乎並不知情,因為那名老者是背對她離去的,童曉風也只能在側邊看個大概。

雖然不知道這其中究竟代表著什麼,但想也不用想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看了一眼還露著笑臉的楚雪,他突然有種心疼的感覺,誰知道前方在等著她的是什麼。

「小丫頭,那老頭有事瞞著你。」

聞言,楚雪轉過身,笑臉換成了疑惑。

「林老頭人不壞,應該不會瞞著我什麼吧。」

「……」

童曉風很想來一句你太天真了,不過想想還是沒說出口。

輕嘆了一聲,他做出了個決定,既然來到了這裡,那麼無論前方等待楚雪的是什麼,都幫她最後一次。

「走吧,去你家。」

楚雪只覺得童曉風有些怪,卻並不在意,因為她的心情很好,靈藥已經找到,家也就在不遠處,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

看著重新恢復笑臉的楚雪,童曉風沉默地跟在了後面,像是一個衛士守護著即將被刺殺的主君。 姜雲卿將她所能走的兩條路明明白白的擺在她眼前。

要麼替她做事。

要麼,死。

紅雁緊緊咬著牙,恨恨的看著姜雲卿許久,才寒聲道:「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麼?!」

姜雲卿聞言就知道她答應了下來,揚唇道:「繼續做李廣延讓你做而你又沒有做完的事情,然後替我交一封信給你和他聯絡的人,把信送到李廣延手上。」

她看著紅雁道:

「我知道你在南梁多年,早在李廣延還未入南梁時就已經積攢了一些勢力,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簡單,挑起李廣延和獻王之間的爭執,借著你那位小公子突然失蹤為由,將其嫁禍給李廣延。」

「李廣延到時必會否認,你讓人告訴獻王,李廣延意在皇位,而他那位小公子如今人在大燕,而李廣延早和大燕之人聯手,大燕幫助李廣延奪得南梁皇位,李廣延則是在事成之後將南梁邊境八城送給大燕做禮。」

紅雁眉心一跳,沉聲道:「獻王不傻,他不會信的。」

「李廣延去了南梁兩年,獻王跟他更是名義上的父子,只是靠著旁人幾句話,就想要他們反目,根本不可能。」

姜雲卿說道:「這個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做我讓你做的事情,辦成南梁的事情,將我給你的信送到李廣延手上,至於獻王信不信,那是我的事情。」

姜雲卿說完之後,看著紅雁:

「除了這些,你還要將李廣延交代給你在宗蜀的事情做完,其他的不需要你操心,你願不願意做?」

「你如果願意的話,我可以做主放你離開,事成之後無論你是生是死,我都保你那位小公子周全,你如果不願意……」

「我願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