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夜幽雨話落,那些人猛然衝上前,直接將夜冰依包圍在中間。

夜冰依一個人,對付他們二十幾個人。

這要是換成別人,猛虎難敵猴群,就算再怎麼有能耐,一個人又豈能是二十多個人的力量?

但是遇上夜冰依,那就另當別論了。

夜冰依口中冷冷的喝道,「夜雨江湖!

『唰!』

夜冰依手中的長劍猛然揮出。

一道刺眼的光芒乍現,將所有人的眼睛都給照耀得睜不開,轟鳴聲,宛若海嘯,淹沒了整個人的耳朵。

眾人一時間失去了戰鬥能力,他們什麼都聽不到,只能看得清一道聖光之中,紫衣女子衝天而起,手中拿著一把長劍,女子的臉龐清冷狠厲。

他們這些夜家的人,皆震驚的望著這一幕,聽到女子剛才喊出的名字。

有人就有人驚呼道,「難道這是我們夜家失傳的夜氏秘法?」

「呵呵,對呀,你說的沒錯,那麼能死在你們夜氏密法當中,也是你們的榮幸。」

夜冰依冷笑一聲,嗓音冷得讓人害怕,長發如雪飄飄。絕美的臉龐美得驚人。 安靜的練功室內,陳志凡微閉雙眼,一點靈念如同春天柔風吹向大地般,朝着四面八方無聲探知了出去。

於是,他“看”到了,一個外貌俊朗、身形挺拔,體內氣機充盈的青年男子,在走過林間小徑,踏在了石樓前的小廣場上。

還“看”到了,七八公里遠外,身穿一套精緻裙袍的小蘿莉,正縮手縮腳躲在一片茂盛的半人高灌木叢裏。

在離她藏身的灌木叢只有不到二十米遠的地方,就是一棟高三層的木樓。

木樓前門,一左一右站立着兩個從頭到腳都包裹在一套深灰色連體作戰服的持刀武士,嗯,又或者說是持刀忍者。

而在木樓背後不遠,是兩座高不過數百米的青山。兩座青山之間,是一個用成人大腿粗原木連接而成的小小關卡。

穿過關卡,是一條寬不過兩米的荒野小路,小路的盡頭,則是一片連綿起伏的青綠山脈。

老實說,對於小蘿莉在短短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摸到了甲賀駐地邊緣,眼看着就要穿過那個關卡,離開這裏時,雙腿盤坐在石樓練功室裏的陳志凡,還是感覺有一點點意外的。

從這一點就可以說明,小姑娘就算不是從小生活在這裏,但是對這裏面的情況,至少也是瞭解個七七八八。

否則的話,在這一段直線距離七八公里遠的範圍內,可是有大大小小三處明崗、兩處暗哨。

不否認小蘿莉潛行隱跡的本事不錯,但她畢竟還只是一個不過十一二歲的小姑娘,能避過那麼多的明崗暗哨,說她不清楚這裏面的情況,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可惜,爲了你的安全着想,我怎麼可能讓你就這麼離開這裏。”嘴角掛着一抹無良微笑的某青年,嘴裏輕聲嘟囔了兩句後,眼裏神光倏地就是一閃。

霎時間,光線稍顯暗淡幾分的練功室內,就如同虛空生白了般,驀地一道銀白光芒閃過。通體銀白光芒閃爍的閃電錐,就憑空漂浮在了半空。

看着閃電錐,他又抿嘴一笑,然後單手一拂,練功室其中一扇關閉的窗戶就隙開了一條縫。就見白光一閃,閃電錐就不見了蹤影。

電光一剎,千千萬里路。

目前的閃電錐,還暫時達不到那種程度,但是彈指一揮間,就穿越七八公里的距離,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於是,正當矮身躲在灌木叢裏的小蘿莉,趁着木樓前的兩個守衛注意力鬆懈,準備繞過木樓穿過關卡的時候,忽然就聽到頭頂上方傳來了一道清脆的“咔擦”響聲。

心裏咯噔就是一響的她,條件反射般仰頭看向了頭頂,然後視界裏就出現了一大叉長滿了茂密樹葉的樹枝從灌木叢邊上的一棵大樹上掉了下來。

該死!今天運氣真差!

悻然在心裏唉聲嘆氣了兩句後,小蘿莉趕在那兩個守衛過來探查動靜之前,迅速趴伏在地,動作迅速的飛快逃離了灌木叢。

一路上發出的動靜,讓不知道是她潛藏其中的別人,以爲那是一隻最大不過老鼠發出的響動而已。

“呵呵,動作這麼熟練,可見平時有多麼的精於此道。”石樓練功室裏,陳志凡輕笑着搖了一下頭。

下一秒,他拂袖又一甩,一道輕微細響過後,窗戶開了一條縫,然後閃電錐化作一道銀白電光,倏然之間就出現在了練功室裏。

看着短短不過幾秒鐘的時間,閃電錐就飛掠七八公里的距離,然後一擊打斷一叉三歲小孩手腕粗的樹枝,又倏然返回。

其精準快速的能力,比之精準導彈的效率都還要好。可惜的是······

陳志凡看着凌空懸浮在自己面前,通體銀光閃爍、上尖下圓的閃電錐,輕輕晃了一下頭:“之前其實應該把你煉成一把飛劍的······動念之間,於那千里之外取敵人之首級,是爲劍仙爾······”

隨着他的話語聲,筆直豎在半空的閃電錐,狀似不滿的左右搖擺了兩下,錐尖迸出一束一指多長的熾白電芒,打得空氣發出了一陣隱隱的“嗤嗤”輕響。

感受着撲面而來的一股強烈電勁,呼吸着被超強電力淨化一新的幾口空氣,陳志凡笑着點了點頭:“好了好了,是我錯了,你應時順命而生,比那飛劍可厲害多了。”

“哧哧······”

閃電錐通體閃爍着銀白電光的在半空左右搖擺了起來。

靈念觸碰着從閃電錐體內發散出來的一縷淺淺靈智波動,他像是誇兩歲小孩子般說道:“對對對,知道你厲害,尋常飛劍,怎麼可能敵得過你先天雷霆之力。”

好生撫慰了閃電錐一番後,陳志凡心念一動,將其收進了丹田虛空,隨後在仔細探查了一番六角晴子四人的身體,發現四人體內氣機比之剛纔還要強大至少三倍後,微感滿意的輕輕點了點頭。

雖然氣機強大三倍,並非意味着她們四人的實力就增強了三倍。不過堅持修煉下去的話,總有一天會實力增強到那個程度的。

其實還有一個捷徑,那就是藉助外力,諸如一些縮短修煉時間的天才地寶,或者是靈丹妙藥,又或者是靈石寶晶之類蘊含了大量天地靈氣的寶貝。

天才地寶,在如今的大環境下,可以不做考慮。靈丹妙藥也是同理,畢竟靈藥之流的來源,本就是一部分能煉製成爲丹藥的天才地寶。

靈石寶晶的話,嚴格來說,血元珠也算是一種。

可惜的是,礙於六角晴子四人身體素質的限制,目前爲止,她們就只能承受最多兩點的血元之力罷了。

驀地,陳志凡兩眼微微一亮,卻是想到了昨晚在那片蘊含着大量赤鐵礦脈的地底尋摸到的極陰靈氣石。

不多,只要每人一顆,在短時間內,四人的實力就會迅速增強。

“女性先天屬陰,倒是不虞屬性相剋,進而損傷身體。”摩挲着光華下巴的他,嘴裏輕聲嘀咕了兩句,隨後眼神一轉,開始後悔剛纔不應該把鬼撲滿給留在莊園那邊了。

“罷了,早些晚些其實也無妨,只要有自保能力就行。”微微點了點頭,低聲輕呢了一句後,陳志凡驀地神情一動,眼裏幽光閃爍的將視線投向了房間一角往下的位置。

因爲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一陣腳步聲停在了石樓門外,而靈念裏,也已經“看”到了一個身形挺拔的青年帥哥伸手欲敲石樓木門。 緊接著,只見女子高高的抬起劍,轟的一下,從天上砸了下來。

眾人的瞳孔逐漸縮小,隨即便一個個喪失了生機,他們的眼前一片血液模糊。

夜冰依看著這一幕,滿意的勾唇一笑,她這種劍法越來越驚人了,每當自己的實力晉陞一層,它們也有所提升。

若是之後她的實力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夜冰依不敢想象,這劍法究竟還會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天空烏雲翻卷。血腥氣息瀰漫了整片天空。

地上,這些人的屍體破碎,死得極為慘烈。

然而當夜冰依的眼睛掃到了躲在一個屍體背後的夜幽雨,眼眸立即冷了下來,「你居然還沒有死?」這女人居然不要臉的藏在一個屍體後面。

「你為什麼……」夜幽雨震驚的望著夜冰依,為什麼她的劍法精進了這麼多?

她的實力也增長了這麼多,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只不過才短短几天沒有看到她而已!

「呵……你想知道,那要不要我再給你來一劍?」夜冰依冷冷的望著夜幽雨,在她的眼中,夜幽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夜幽雨雙手緊握,死死地瞪著夜冰依,她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再承受夜冰依的第二劍了,剛才那一下,她雖然沒有死,但是也受了極為重的內傷。

突然,她的眼眸一亮,有個東西從袖口倒了出來。

夜冰依立即眼尖的看到,冷哼道:「你還想要找求救信號,沒有門。」長劍更快的刷的一下,將那個白色的東西給劈到了一旁。

上次已經讓夜幽雨逃跑了,這次她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該死的!」夜幽雨低咒了一聲,恨恨的咬牙望著夜冰依,手中握著長劍,準備和夜冰依拼了,一決死戰,就算死,她也不會讓這個賤人好過。

突然,懸崖下面傳來了一道聲音。

夜幽雨的眼中又閃過一抹奇異的色彩,突然大聲笑了起來,「哈哈哈,夜冰依!沒想到吧,我為了殺你可是費盡心機,專門安排了兩次隊伍,剛才你殺了一批,但是下面還有一批!你就等死吧!

你看我為你費了這麼多心機,你就算死了,也是你的榮幸啊。」

夜幽雨笑得妖嬈無比。

夜冰依望著她,眼中沒有一絲波瀾,突然嘴角勾起了一個詭異的弧度,淡淡的道,「蠢貨,你真的確定那背後來的是你的人嗎?」

夜幽雨臉上的笑意頓時僵住,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你什麼意思?」接著她回過頭一看,只見背後有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

那男子長得極為俊美,臉色卻極為冷酷。

而在他的旁邊,另外一名紫衣男子負手而立,那宛若天神之姿的男人……怎麼會是他?!

夜幽雨狠狠向後倒退了一步,望著那雙天下間最美的寶石般的紫眸,他是那樣冷淡的看著她,眼中充滿了殺意。

渾身也是毫不掩飾的殺意,朝著她看來,他要殺了她?為什麼?怎麼是他?

可即便如此,這個男的要殺她,她還是忍不住犯賤的喜歡他,為他著迷,喜歡他的每一個動作,無法自拔的愛上了他! 三面環山的山谷口,面沉如水的掌刀大長老仰頭眯眼望着那十幾架直升機嗡然着,迅速遠去。

在他身側不到一步遠的地方,三長老面有不甘的沉聲說道:“老大,我們就這麼讓他們離去嗎?”

一旁,四長老暗自撇了撇嘴:不然怎樣?事實是對方想走,就能走。真要不讓他們走的話,自己這邊還要死多少人?

掌刀大長老偏頭掃了三長老一眼,眼底一抹陰翳一閃即逝。

少頃,他將注視的目光投在了仰面躺在地上,已經沒有了一點生氣的二長老屍體上。

沉默片刻後,大長老長嘆了一聲,然後環顧了在場的諸人一眼後,臉上表情肅然的凝聲說道:“四長老,通知長老會那邊,就說有一批敵人正在靠近駐地。”

“敵人?”四長老臉上表情微微一滯。

掌刀大長老看了他一眼:“二長老都已經死了,你覺得他們還不是我甲賀的敵人嗎?”

面色微微一驚的四長老垂首應道:“遵命,大長老,我這就去通知長老會的長老們。”

掌刀大長老點了點頭,然後轉而看着三長老沉聲說道:“老三,你去告訴首領一聲,讓他有一個心裏準備。”

“心理準備?”三長老語帶幾分疑惑的眨了兩下眼睛。

掌刀大長老微瞪雙眼,擰眉說道:“你把剛纔發生在這裏的事情,大致告訴首領一聲就行了。其他的,想必首領會有決斷。”

“知道了,老大。”三長老點了點頭。

環顧了周圍一眼後,身形微微佝僂了起來的掌刀大長老,眼裏劃過一抹陰沉的揮了揮手:“藤川、貴元,你們兩個把二長老的遺體收斂入棺,健次你留下,其他人照我的說的去做事吧。”

“嗨!”諸人齊聲應了一句。

隨後三長老和四長老,以及四個中年男子紛紛朝山谷裏邁步走去。

很快,山谷口的草地上,除了躺在地上的二長老屍體外,就只剩下了掌刀大長老和那個叫健次的中年男子。

一股山風,嗚咽着從山谷裏吹了出來,帶來了陣陣清涼的同時,也帶走了漂浮在草地半空的淡淡血腥味道。

掌刀大長老頭微揚,遠眺着山谷後方的山峯,眼裏微光閃爍。

名叫健次的中年男子垂手靜立一旁,面上不悲不喜,如同一尊沒有生命氣息的人形雕塑。

“你確定小稚是被剛纔那幫人的同夥帶走的嗎?”忽然,他的耳邊響起了大長老的問話聲。

健次微微一怔,然後垂首恭聲回道:“大長老,屬性也不是很肯定。同那個年輕人親身接觸過的是藤川,過後不久,屬下發現小稚小姐離開了山谷,然後和貴田循着小稚小姐留下的蹤跡追了出來。”

伸手指着不遠處的一片草地,他接着說道:“出來之後,屬下和貴田兩人經過一番尋蹤後發現,小稚小姐最後走過的地方,留下了一對成年男子的足跡。結合之前藤川說有一個年輕男子闖入了山谷,於是屬下才判斷出小稚小姐是被那人給擄走了。”

微微頓了一頓,健次眼神一閃凝聲又說道:“但是大長老,屬性並不能肯定,那個擄走小稚小姐的人,跟剛纔的那幫人是一夥的。”

遲疑片刻後,他又眉頭一皺眨了兩下眼睛。

注意到手下的神情有點異樣,掌刀大長老眼神一凝,長眉抖了一抖:“怎麼,還有什麼事是我不清楚的嗎?”

“屬下不敢!”健次神情惶然的埋下了頭,“經過屬下和貴田的仔細查驗,發現小稚小姐留下的痕跡,並未顯示是被人暴力擄走,反而更像是······”

“是小稚那個小丫頭自願跟着那個闖入山谷的人走的,對吧?”掌刀大長老嘴角掛着一抹苦笑的搖了搖頭。

健次擡起頭來點了點頭:“之後屬下和貴田分頭尋找,可是哪怕有小稚小姐從小養大的七彩錦雉的幫助,也沒有發現小稚小姐有留下什麼別的蹤跡。所以屬下才敢肯定,小稚小姐她應該是自願跟隨那人,然後一路上將留下的痕跡給完全消除了乾淨。”

“唉,小稚那個丫頭,這兩年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挖空心思都想出去。”掌刀大長老仰天長嘆了一聲,“說不定並非那人帶走的小稚,而是她讓那人把自己給帶走。”

天上一朵白雲悠悠飄過,大長老收回注視天空的視線,轉而看着健次沉聲說道:“不過既然剛纔那幫人答應在找到駐地的一個小時後,就會把小稚給帶回來,那麼那個帶走小稚的人,就肯定是他們的同夥。”

沉吟片刻後,他接着說道:“稍後,你通知駐地那邊,讓他們派一架直升機過來接你。如果不出預料的話,小稚她最後一定會出現在那邊,你的任務,就是務必將小稚那小丫頭給帶回來。”

“遵命,大長老!”健次恭聲應下。

少頃,他又面帶三分疑惑、七分擔憂的擰眉說道:“大長老,那幫人到底是什麼來歷?看他們的出手以及做事風格,實在是有些詭異。屬下擔心他們要是找去駐地的話······”

“你覺得我剛纔不該告訴他們駐地的位置嗎?”掌刀大長老面無表情的看了健次一眼。

中年男子霍然一驚,隨即語帶好幾分惶恐的又埋下了自己的頭:“屬下不敢!”

“算了,我知道你也是擔心駐地的安危。”掌刀大長老一邊往前走着,一邊挑眉說道,“不錯,剛纔那幫人的實力,確實是很強,但是不要忘了,我們乃是傳承了千年的甲賀一派!”

拂袖一甩,將地上一把刀鋒雪亮的長刀捲到半空,手掌一探,迅速將之握在手心後,掌刀大長老神情一片肅然:“區區一百多個整體實力堪比上忍的強者罷了,以我甲賀一派駐地的底蘊,並非一件不能解決的事情。”

一百多個實力堪比上忍的強者?

健次聞言,身形微微一顫。不過轉而想到甲賀三大家族加起來的上忍數量,怎麼着也不止這個數,他又將剛剛提起的心,稍稍放了下去。

是,雖然一個擁有一百多個實力堪比上忍強者的組織,一定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組織。

但是對傳承了千年的甲賀一派來說,高手的數量雖然是組織強大的基礎,可卻並不是絕對的唯一。

要不然的話,整個上忍數量比之甲賀還要多上一籌的伊賀派,恐怕早就打上門來了。 夜幽雨突然閉了閉眼睛,眼角落下一滴絕望的淚珠,她認命了,如果是死在他的手下的話,那麼她也心甘情願了。

似乎看出了夜幽雨的企圖,帝玄胤嘴角勾起了一抹冷酷的笑,直接越過她,來到夜冰依的跟前,將夜冰依抱在懷中,上下檢查一遍,道:「你有沒有受傷?」

「我沒有。」夜冰依對帝玄胤搖了搖頭,抬了抬下巴,望向旁邊死去的那些夜家人。

超品神農 意思死都是別人,才不是她。

帝玄胤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子,「那便好,否則,我一定不會饒你。」

男人的語氣帶著嗔怪,眉眼之間卻全部都是濃濃的情意。

聽著帝玄胤的話,夜冰依俏臉不由一紅,深知他們的懲罰是什麼意思。

看到女子還會對他撒嬌害羞,帝玄胤這才滿意的從夜冰依身上收回視線,一邊拉著她的手,一邊望向夜幽雨,淡漠的聲音不含一絲感情,「你的人,不,現在已經都是鬼了。現在,便到你了。」

帝玄胤一揮手。

煉獄的弟子立即上前將夜幽雨圍住。

現在的夜幽雨別說沒有了再戰的能力,就算是有,也插翅難飛了。

可是夜幽雨好像也沒有逃跑的欲!望,她的眼睛自從帝玄胤來到,就沒有從他的身上移開過。

她望著帝玄胤對夜冰依的柔情,幻想著,如果那是對她,那多好呢,那麼她就算死了也甘心了。

她夜幽雨這一輩子心高氣傲,這個男人是她唯一一個動心的男子,可是,他卻是別人的。

「我要死在你的手下!」夜幽雨望著帝玄胤,眼中滿是痴迷之色,如果死在他的手下,她也沒有什麼怨言了。

帝玄胤還沒有說話,夜冰依的臉色便猛然一黑,這個賤人真不要臉,死到臨頭了還想勾引她的男人?!

問過她的允許了嗎?

也不看看她同不同意!

帝玄胤看也不看夜幽雨一眼,淡淡的道,「就憑你,還沒有資格讓本尊親自動手。」

夜冰依一聽到這話,瞬間就樂了,滿意的回給帝玄胤一個笑容。

夜幽雨瞬間瞪大雙眼,口中哇的一下狠狠吐出了一口鮮血!

這一次真的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這個男人好生殘忍,她都求死了,他都不願意殺她,還說出這樣傷她的話。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我夜幽雨哪一點配不上你了?我有哪一點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