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陸奇道:「暫時沒有了。」

宮裝女子點點頭,自我介紹道:「屬下名叫倪蕾,您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她之所以如此說,就是為了讓陸奇記住她的名字,因為陸奇的大名早已響徹整個東盟島,且地位還如此超然,而她卻好不容易遇到了這個機會,肯定要好好地攀附一下。

「好的,我記住了,」陸奇點點頭,不由得對倪蕾頗為讚許。

兩人便走邊聊,很快就穿越諸多攤位,那倪蕾在前端找到了一塊平地,用那雙秀目望著陸奇說道:「這裡的面積又大,且人流量極廣,大人不如就在這裡擺攤吧?」

陸奇滿意的答道:「此地甚好,就這裡吧。」

「那屬下就為您布置,」倪蕾說完,便麻利的摸出了一個櫃檯放在地上,只見那櫃檯長寬皆有一丈左右,且分為上下五層。 倪蕾笑著問道:「客卿大人,這櫃檯您可否滿意?」

陸奇道:「太好了,這櫃檯簡直就是百里挑一的精品,你做的不錯。」

聞言,那倪蕾頓時心花怒放,整個人有些飄飄然起來,因為她如此示好,無非就是要這個效果,而且她發現陸奇的性格隨和,只要能夠獲得這客卿大人的青睞,說不定就能幫她提個一官半職,這是她夢寐以求的願望。

一念至此,那倪蕾躬身道:「既然如此的話,大人就在這裡安心擺攤,有事隨時喚我,我就在那攤位管理處。」

說完,倪蕾蓮足輕點,留給陸奇一個曼妙的背影。

「等等!」陸奇說道。

倪蕾回眸一笑:「客卿大人有何吩咐?」

陸奇道:「你今日做的很好,我會牢牢記住,並且日後若有機會,定會照顧你一二的。」

說完,陸奇對著倪蕾擠了一下眼睛,頗有暗示的意味。

那倪蕾聞言大喜道:「多謝客卿大人的抬舉,屬下告退。」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此地……

陸奇望著她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接下來,他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摸出了一大堆的物品,其中有丹藥、法器、妖獸材料等等,並且都以高階的居多,他依次把這些物品全都擺在了櫃檯之上,雖然那櫃檯很大,但也被陸奇給塞得滿滿的,就連頂部都擺放了一大堆。

陸奇望著那空地似乎還有空間,便又摸出了一張桌子,在桌子上面擺放了很多物品,至此他總算是輕舒一口氣,拿出一把椅子坐了上去,開始等待那購買之人。

大約等待了一盞茶的光景,便有著零零散散的修士來他這裡觀看,但都是簡單的翻閱了幾下就離開了,為此陸奇也沒在意,反正東西在這裡放著,買不買是你的事。

這時,走過來一名年約四旬的男修,穿著極為得體,只見他拿起一件法器不停地翻看,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隨後,他開口問道:「這件法器多錢賣?」

陸奇伸出三根指頭,道:「三千靈石。」

「太貴了,」那男修搖搖頭,轉而離開了此處。

望著男修離去的背影,陸奇暗自思索:『這個法器可是上品的,若是放在飛天城售賣的話,最少也能賣九千多顆靈石,可在這東海之濱,賣三千靈石他們都嫌貴,可見此地定跟靈石極為匾乏有關。』

想到這裡,陸奇都差點想把攤位給撤了,反正他也不缺靈石,之所以在此售賣,完全是因為包裡面的物品太多了,能夠處理一些最好。

就在這時,一個高挑的女子走了過來,但見她有著一張鵝蛋臉,身材極為圓潤,著一身玫瑰紫色綉金交領褙子,逶迤拖地石青底緞子菊花刺繡緞裙,身披駝底色孔雀紋羽緞碧霞羅,一頭烏雲般的秀髮,頭綰風流別緻,輕攏慢拈的雲鬢里插著赤金花勝,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三色赤金儲物戒,腰系淡藍色花卉紋樣綉金腰帶,腳上穿的是蓮花軟緞錦鞋,整個人新月如佳人,瀲瀲初弄月。

那女子那櫃檯上一陣翻看,久久不願離開,陸奇本以為此女會出價,可等了一盞茶的功夫,此女仍是並未言語。

於是,陸奇終於忍不住的問道:「您需要買什麼,大可直說。」

聞言,那女子緩緩地抬起頭,朱唇輕啟道:「這裡的東西我全要,您開個價吧。」

陸奇聞言頗驚:「你說的是真的?」

女子莞爾一笑:「當然了,你看我像開玩笑的樣子嗎?」

「不像,」陸奇嘿嘿一笑:「由於這裡的物品太多,您若全要的話,我需要計算一番。」

「好吧,希望你快些,」女子說完,便從儲物戒中摸出了一把椅子,輕柔的坐了上去。

接下來,陸奇便開始計算起來,從那些丹藥、法器、材料等一一算起,直至桌子上的也一併計算起來,最後他得出一個數字:124560顆靈石。

於是,他對著那女子說道:「這櫃檯及桌子上的所有物品售賣的話共計12456顆靈石,看在您打包的份上,我就把零頭碼去,您給我十二萬顆靈石即可。」

聞言,那女子沉思片刻,爽快的應道:「可以!」

說完,她從儲物戒中摸出了一袋子靈石,拋過來說道:「你點點吧,看看數目夠不夠。」

陸奇接過靈石,把神念探入進去,粗略的點驗了一番,發現那數目正好是十二萬顆,便滿意的回道;「數目準確無誤。」

說完,他指著那些物品道:「你還請把這東西收下吧。」

「好的,」女子說完,便伸出玉手一揮,那些物品便如長了翅膀一般,徐徐的向著她飛了過來,最後都被她收進了儲物戒之中。

望著眼前的一幕,陸奇頓時吃驚不已,雖然這驅物之術是金丹期的固有技能,但要同時控制如此多的物品,還需及其強大的精神力才行,即便是陸奇現在的修為也做不到,而這個女子非但能夠做到,而且還做得如此輕描淡寫,足見此女在神魂的造詣上頗為強大,至少是目前的陸奇無法比擬的。

於是,陸奇忍不住的向那女子查看了一番,卻發現根本看不透其修為。

但這一幕卻被女子所察覺,其面上一冷,漠然道:「閣下身為一名攤主,連最基本的禮數都不懂嗎?」

「什麼禮數?」陸奇詫異的問道。

「不能隨便查看買家的修為,這是最基本的常識,」女子淡淡的道了一句。

「不好意思,在下是初次擺攤,這個常識還真是不知道,剛才並非故意冒犯您的威嚴,還請見諒,」陸奇趕緊抱拳施禮,態度極為誠懇,畢竟此女的修為極高,能不招惹盡量不要招惹,況且他犯錯在先,理應致歉。

那女子原本想要發怒,卻看到陸奇如此的謙遜,便也沒了怒意,平靜的道:「念你是第一次擺攤,我就不去投訴你了。」

聞言,陸奇暗自心道:『這擺攤的規矩還挺多,是不是被投訴之後,就會受到懲罰呢?』

女子道:「是的,只要被投訴之後,一經核實,攤主不但會被逐出東盟島,而且還會受

到相應的罰款。」

聞言,徹底讓陸奇吃驚不已,因為剛才的那番話屬於他的心中所想,可仍是被這個女子知曉,足見此女能夠洞穿他的心理活動,於是他便也不敢再胡思亂想了。

同時,他從女子的口中得知,被投訴之後還要繳納罰款,可見這擺攤也不是容易之事,看來他接下來需小心行事了。

那女子把所有物品收完之後,抱拳道:「今日的交易讓我很是滿意,告辭了。」

陸奇抱拳回禮:「姑娘慢走。」

望著那女子離開之後,陸奇便又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摸出了一大堆物品,瞬間把那櫃檯及桌子擺的滿滿的,由於他這段期間擊殺的修士太多,所累計的寶物早已數不勝數,即便剛剛賣出了一些,但那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他身上還剩下很多很多。

就在這時,一道香風襲來,陸奇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靚麗的女子,正是之前的那名高挑女子。

那女子一改剛才的冷漠態度,甜甜的笑道:「想不到你還有的賣啊,為何不早說。」

陸奇淡淡的回了一句:「你又沒問我,我哪裡知道。」

「好吧,」女子被懟的有些無語,便只能無奈的道。

「不知您又折轉而回,所為何事?」陸奇問道。

「當然是買你的東西啦,」女子仍是帶著笑意,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這聲音如此甜美,立馬讓陸奇為之一振,即便他對此女有些怨氣,也即刻煙消雲散。

於是,陸奇指著那些東西說道:「這些你還是全要?」

「不錯,」女子點點頭。

「好吧,」陸奇道:「這些東西比上次的還要優秀一些,念你是第二次到來,就算你十萬顆靈石吧。」

「成交,」女子爽快的應道。

說完之後,她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摸出了一袋子靈石,給陸奇拋了過去。

陸奇連點都沒點,便把靈石收進了儲物戒,說道:「這些物品都是您的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女子說完,便抬手一揮,把櫃檯及桌子上的物品全都給收了起來,由於她的速度過快,只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已完成。

之後,那女子對著陸奇略微抱拳,便抬腳離開了此地。

「姑娘且慢!」陸奇道了一聲。

女子聞言止住了腳步,回頭說道:「莫非你還有?」

陸奇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開口道:「我們畢竟有過兩次交易,在下還未請教姑娘的芳名呢。」

女子淡淡一笑:「我們只是買賣的關係而已,我的名字沒必要告訴你吧,除非……」

這句話勾起了陸奇的興趣,他趕緊問道:「除非什麼?」

女子道:「除非你還有東西要出售,我就可以告訴你名字。」

陸奇嘿嘿一笑:「東西多著呢,你要多少都行。」

「是嗎,那我全要了,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女子神秘的一笑,開口道。 陸奇道:「可以,那你該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了吧?」

女子思索片刻,說道:「我叫武香菱。」

陸奇拱手道:「幸會幸會,鄙人名叫陸奇,咱們算是認識了。」

聞言,那武香菱神色一凝,問道:「你就是陸奇?」

「是的,」陸奇點頭道:「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武香菱聽聞,暗自心道:『聽說最近有一個名叫陸奇的年輕人剛剛擊敗了無為劍派的少宗主,想不道此人就是他。』

想到這裡,那武香菱淡淡一笑:「沒有問題,原來你就是那個陸奇啊,果真是有著非凡的氣魄。」

「姑娘過獎了,在下也只是尋常人而已,」陸奇謙遜的道了一聲。

武香菱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言語,轉而說道:「你把東西都拿出來吧,我全要了。」

陸奇道:「東西多著呢,你確定能夠吃得下?」

武香菱粲然一笑:「放心,你只要拿得出來,我都能吃得下。」

「好吧,」陸奇點點頭,便輕觸儲物戒,直接摸出了一大堆的物品,這其中有丹藥、法器、材料等等,而且他還把那些繳獲的儲物戒給拿了出來,從裡面傾倒了很多物品,很快就把桌子擺的滿滿的,由於地方不夠,陸奇所幸把那些東西放在地板上,四散的到處都是,一片狼藉。

那武香菱獃獃的望著這一幕,眼中升起了一道驚色,忍不住的問道:「你這是從哪弄到如此多的物品啊?」

陸奇直接回道:「當然是從死人身上撿的,難不成他們還會送給我呀!」

「撿的?」武香菱一臉的狐疑之色,試探性的問道:「你該不會是個強盜吧?」

「不是,」陸奇搖搖頭道:「我只是被搶而已,但是那些人都沒有打過我,所以才被我給撿了便宜。「

「好吧,我暫且就信你一次,若你真是強盜的話,這些東西我寧可不要了,」那武香菱撇撇嘴說道。

「為什麼?」陸奇問。

「因為……我們商會基本上不收搶來的東西,那樣有些違反道德,」武香菱默默說道。

陸奇聞言頗驚:「原來你也是商會的?」

武香菱點點頭道:「當然了,除了商會有這麼大的手筆,任何一家宗門也不可能吃得下。」

陸奇問道:「那麼你可否知道那環宇商會?」

他之所以有此一問,實則是想起了飛天城的環宇商會,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環宇商會背後的勢力素女宮,讓他一直充滿了好奇,而且這素女宮之中有一個曲靜怡,正是他在商會偶然結識的,並且在關鍵時候救了他一命,因此他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才想從旁打聽一下有關曲靜怡的事迹。

聞言,那武香菱沉思道:「知道一些,這個商會較為神秘,且和我們不是一個大陸的,所以我對他們知之甚少。」

此話一出,陸奇便知得不到什麼答案,便問:「那你們是哪個大陸的?



武香菱似乎怕陸奇再問下去,便一次性道了出來:「我們是西大陸的辛博爾商會,你可否聽說過?」

「西大陸?」陸奇聞言,其思緒又回到了學院的時光,當初陸凝就是被西大陸的龍鳳宗擄走的,而且那個人名叫鳳翼銘,至今還讓陸奇記憶猶新。

那武香菱看到陸奇仍在思索,便追問道:「你究竟聽說過沒有?」

聞言,陸奇從思緒中醒轉,搖搖頭道:「沒有沒有,但是這個西大陸我倒是知道,並且還知道有一個龍鳳宗較為出名。」

他不便直接問龍鳳宗的實力,只能旁敲側擊一番,看看此女是否知道。

聞言,那武香菱咯咯笑道:「你的心上人是否在龍鳳宗?」

聞言陸奇面上一紅,道:「你……又偷窺我的內心了?」

武香菱否認道:「不是偷窺,是感知而已,你想問就直說吧,還跟我來這一套,你難道這麼快就忘了,我可是能夠知曉你的想法呢。」

「好吧,被你說中了,」陸奇無奈的嘆道:「既然如此的話,你就告訴我龍鳳宗的整體實力吧。」

聞言,那武香菱收起了面上的笑容,正色道:「龍鳳宗屬於及其古老的宗門,並且還是隱世宗門,具體實力我也不太清楚,而且我們商會也很少與他們交易,但是有一點,那個宗門的實力深不可測,聽說還有著渡劫期的高手坐鎮。」

嘶!

陸奇聞言倒抽一口涼氣,暗自心道:『渡劫期啊,真是太強了,我還以為升至出竅期就能去營救凝兒呢,想不到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別說是出竅期了,即便我升至化神期去了也仍是無濟於事。』

想到這裡,陸奇的心思瞬間跌入了低谷,之前的一腔熱血也被磨滅。

那武香菱似乎看出了陸奇的想法,便安慰道:「其實你不用怕,那個龍鳳宗屬於正派宗門,行事也是光明磊落,你只是去找你的心上人,又不是去滅人宗門,想必那渡劫期的高手也不會理會的。」

陸奇點頭道:「姑娘說的雖然有理,可是我去的目的是要把人給帶回來,若龍鳳宗阻止的話,我只能用強了,可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我若要用強根本是以卵擊石啊。」

武香菱道:「你為何要把人給帶回來呢,見一次不就行啦?」

陸奇道:「你是有所不知啊,她本來就是我從小青梅竹馬的妹妹,我必須得把人給順利帶回來。」

聞言,那武香菱似乎看出這其中有些故事,便問:「願聞其詳?」

於是,陸奇便把他與陸凝的事情講給了武香菱,包括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互生情愫,相約一起去那學院報名修真,最後在考核場地卻被龍鳳宗之人給搶走了,說是陸凝屬於神獸體脈,需要去龍鳳宗激活才行,由於陸奇當時的修為低劣,所以才沒有辦法阻止。

武香菱默默地聽完,說道:「這是好事啊,你的心上人既然去了龍鳳宗,那麼必會激發其神獸血脈,日後定能一飛衝天,你當初就不應該阻止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