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小妹,我們下去。」蘇言麒開口道。他也看不慣對方的囂張態度,而且他也想試試這次去死亡峽谷歷練的成果。

蘇瑾月無奈的搖了下頭,降下飛船落了下去。這閑事她是真不想管,可閑事偏偏就是找上了她。

蘇言溪和蘇言麒落在地上,看著剛剛叫嚷的那名分神後期修士,「我們已經下來了,你要怎麼個不客氣法?」

分神後期修士冷冷一笑,「先報上名來。」

「我怕報了名,你就不敢動手了,還是打完了再說吧。」蘇言麒祭出武器說道。他和二哥一樣,修為都在分神中期,不過他們修鍊的功法不同,一般的分神期修士想要打敗他們還真不容易。

分神後期修士冷冷一哼,也祭出了自己的武器,腳下一動,沖向了蘇言麒。

藍墨離走到蘇瑾月身旁,恭敬的行禮道:「多謝蘇前輩出手!」這次若不是遇到蘇前輩,他們藍家怕是會全軍覆沒。

「我沒有要幫你的意思。」蘇瑾月淡聲道。若不是那名分神後期修士挑釁,她根本就不會下飛船。

藍墨離露出尷尬之色,「蘇前輩!我知道之前是我們藍家的錯,我代藍家向您道歉,希望你能不計前嫌。」因為家族和蘇瑾月的矛盾,他堂哥離開了家族,家族找了他許久,依然沒有他的下落。

「藍墨祁他現在怎麼樣了?」蘇瑾月問道。她和藍家是有過節,但是在她的心中,藍墨祁永遠是她的朋友。只要藍墨祁沒有做出對不起她的事,她就會將他當成是朋友。 當初若是沒有遇到藍墨祁,她來到天月大陸或許不會那麼順利,單是通向丹城的莫邪沙漠,她都會過的很艱難。那些沙狸獸的攻擊,絕對不是當時的她可以承受的。

「他已經離開家族快三年了。」藍墨離神情黯然的說道。他明白堂哥這麼做的原因,換成是他,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一邊是家族,一邊是自己最重視的朋友,無論選哪一邊心裡都不好受。

蘇瑾月微微皺眉,「藍家沒有找他嗎?」藍墨祁不是藍家的少主嗎?

藍墨離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道:「找了,一直找不到。」堂哥就好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藍家派出那麼多人去尋找,就是沒有半點線索。家族的人懷疑,堂哥是不是已經隕落了,或者去了別的界面。

「你們走吧,這些人交給我。」蘇瑾月淡聲道。她真的沒有想到藍墨祁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謝謝蘇前輩!」藍墨離拱手道了聲謝,帶領著藍家的眾人向著遠處行去。

「站住! 霸道總裁枕邊前妻 今天不把東西交出來,你們一個也不許走。」一名合體初期修士,攔住了藍墨離他們的去路。他們攔住藍墨離一行人就是為了得到那件寶物。他之前沒有出手,是因為藍家的這些人的實力實在太弱,讓他沒有興趣出手。而且他也喜歡看他們在恐懼、害怕,絕望中掙扎的神情。

蘇瑾月目光冷冽的掃向合體初期修士,同時釋放出身上的氣勢壓向了對方,「你對我的話有意見?」

感受到蘇瑾月釋放出來的強大氣勢,合體初期修士心中一震,連忙搖頭,「沒…沒意見…」她究竟是誰?怎麼會這麼強大?

「那還擋著做什麼?」蘇瑾月冷聲道。

合體初期修士連忙向著一旁退了幾步。在強者前面他哪裡敢反抗?早知道之前他就不裝x了,那麼現在寶物也早就到手了。不過只要對方不殺他,他肯定能在藍家眾人到達藍家之前攔住他們的。

藍墨離恭敬而又崇拜的對著蘇瑾月行了一禮,帶著藍家的眾人向著遠處快步行去。

蘇瑾月收回視線,轉頭看向正在對戰中的蘇言麒和分神後期修士。

此時蘇言麒已經佔了上風,將分神後期修士打的節節敗退。

分神後期修士奮力的抵抗著,心中充滿了震驚,「你究竟是什麼修為?」對方絕對不是分神中期修士,在修真界雖然也有越階戰勝的修士,但是卻是極少的。

「鳳天宗蘇言麒。」蘇言麒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鳳天宗?」不僅分神後期修士愣住了,和他一個戰營的人都愣住。現在整個天月大陸上怕是沒有人不知道鳳天宗的威名了,他們真是找死怎麼會惹到這樣恐怖的存在。

分神後期修士在慌神之際被蘇言麒的法器刺中,快速的後退了幾步求饒道:「蘇前輩,我認輸,請您高抬貴手。」在鳳天宗蘇姓絕對是招惹不起的存在,鳳天宗的門主可是就姓蘇,說不定對方和蘇瑾月有著親密的關係。

蘇言麒收回法器,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現在的實力。對方雖然是在他報出自己名號之後才認輸的,但是之前對方可沒有佔到半點便宜,也是被他壓著打的。

見蘇言麒的戰鬥已經結束,蘇瑾月抬手祭出飛船,身形一躍上了飛船。

蘇言溪和蘇言麒緊隨其上。

看著飛船消失在遠處,合體初期修士收回視線,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他可以肯定那名年輕女子就是蘇瑾月。

「長老!我們還追嗎?」一名分神中期修士問道。

「你敢追嗎?」合體初期修士冷冷地掃向分神中期修士。除非他們是不要命了,才敢去追藍家的人。蘇瑾月要保的人有幾個人敢動?

分神中期修士不敢再言語。連長老都不敢,他怎麼會敢?

合體初期修士不甘的看了一眼藍家人離去的方向,對著自己一方的人一揮手,「我們回門派。」再不甘又能怎麼辦?得罪了蘇瑾月,他們的門派都會有危險。他們門派再強大,比起當初的封天宗還是弱了很多。 蘇瑾月降下飛船,落在鳳天宗的主峰之上,微笑著看著正等著自己的戰亦寒,「亦寒。」她很想撲進他的懷裡,只是這裡除了他們,長老和她的家人都在。

戰亦寒走上前,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辛苦了。」他更想說『我想你』。

蘇瑾月搖了搖頭,與戰亦寒對視的眼中充滿了思念和濃濃的愛意。

「亦寒,你陪瑾月回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我們明天再議。」蘇離赫開口道。他是過來人,自然明白這小兩口現在更加希望單獨相處。

「好。」戰亦寒應了一聲,拉著蘇瑾月的手與她向著他們所住的方向走去。

「爸,我們也先回去了。」蘇言溪和蘇言麒說道。他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自己的妻子了,真的很想她們。

「去吧。」蘇離赫笑著點了點頭。門派的公事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他們在這裡就是為了迎接他們回來。至於他們這些日子在外面的經歷,什麼時候說都可以。

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自己的所住的山峰,與王美珍一行人打了一聲招呼后,就回了自己所住的小院。這麼久不見,他們有很多的話要和對方說。

在沙發上坐下來,戰亦寒伸手將蘇瑾月攬入懷中,深邃的眼眸溫柔的凝視著她,「我想你了,很想!很想!」「我也想你!」蘇瑾月伸出手指,勾勒著戰亦寒那猶如刀削一般的完美五官。所以她一找到二哥三哥,就立馬趕了回來。

戰亦寒勾唇一笑,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跟我說說小妖的事。」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將古藤樹告訴她的那些有關於小妖和精靈族的事娓娓道來。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戰亦寒伸手將蘇瑾月額前的髮絲撩到耳後。

「越快越好。」蘇瑾月道。離開也要等亦寒將門派的事都安排好才行。

「那就明天吧。」戰亦寒道。他在收到她的通訊后,就已經將門派的事都安排好了。

蘇瑾月詫異的看向戰亦寒,「你都安排好了?」

戰亦寒淺笑著點頭,「我已經將手頭上的事都處理好了,剩下的事也都交給了爸。」現在蘇言溪和蘇言麒也已經回來了,他就更不用擔心了,只要安心陪著瑾月就可以了。

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安心的靠在戰亦寒的懷中,「那就明天出發。」

戰亦寒笑著點了一下頭,「你睡一會兒吧,這一路上也累了。」看著她略顯疲憊的倦容,他心中滿是心疼。

蘇瑾月搖了搖頭,「我不累,我想跟你聊天。」看著他,她就一點都不累了。

「好。」戰亦寒寵溺的點了點蘇瑾月的鼻尖,深邃的眼中溢滿了濃濃的柔情。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不知不覺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爹娘他們知道我們要出去嗎?」蘇瑾月問道。

「我還沒有告訴他們。」戰亦寒道。這陣子他們一直在忙著門派的事,基本上都住在主峰。

蘇瑾月抬腕看了下時間,「正好快到吃晚飯的時候了,我們去跟他們說一聲吧。」天月大陸計時都是看外面的天色,或者用香火和沙漏來計時的,她覺得還是用手錶計時更方便。

「好。」戰亦寒點了點頭,拉著蘇瑾月的手,與她向著王美珍他們所住的院子走去。

「你們又要出去啊?」聽到戰亦寒說明天要離開,王美珍皺眉道。

「大嫂不是剛回來嗎?」戰亦萍詫異道。原本還想大嫂回來了,就可以帶著他們出去遊玩了。

「有點事要去辦,估計要半年左右吧。」戰亦寒道。他現在也無法確定什麼時候能回來。

「要那麼久啊?不危險吧?」秦曉雲擔憂的問道。

蘇瑾月搖了搖頭,「不危險,就是陪一個朋友回去看看。」她也沒有去過精靈國,也不知道那裡的情況。不過根據古藤老者的描述來看,應該不會太危險。當然古藤老者也已經有幾千年沒有回去過了,他現在對精靈國的情況也不是很了解。具體還得他們去了之後才能知道。

「那就好,我們能聯繫到你們嗎?」王美珍問道。陪一個朋友回去應該不會有危險。

蘇瑾月搖了搖頭,「我的那個朋友住在另一個界面,娘你放心,我和亦寒肯定會安全回來的。」就算真的有危險,她和亦寒還有小世界和金葉界,絕對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那你們要早去早回。」王美珍叮囑道。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頭應道。 吃過晚飯,蘇瑾月和戰亦寒又去了徐天生夫婦那裡,和蘇離赫夫婦那裡,將他們要出遠門的事跟他們說了一下。

「你們這兩個孩子總是閑不住。」林素問無奈的搖頭道。瑾月要出遠門的事,言溪他們已經跟她說過了。

蘇瑾月將頭靠在林素問的肩膀上,撒嬌道:「媽媽,我們很快就會回來的。」

「一定要注意安全。」林素問伸出手輕輕地揉了揉蘇瑾月的髮絲,看著她的眼中滿是複雜之色,有不舍,有心疼,也有愧疚。自從和瑾月相認后,都是瑾月在照顧他們,若是沒有瑾月,他們就沒有今天,醫谷就沒有今天。她一直想要好好的補償瑾月,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瑾月不是在修鍊,就是到處跑,幾乎沒有停下來的時候。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

在蘇離赫夫婦他們那裡留了一會兒,蘇瑾月和戰亦寒就離開了。

兩人走在山間的小道上,吹著夜風,欣賞著周圍的夜景。

在銀白色的月光的籠罩下,整個鳳天宗彷彿被蓋上了一層薄紗,美麗而又神秘。

「一直都沒有好好看過宗門的風景,現在發現真的很美。」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 蘇瑾月勾唇道。

戰亦寒點了點頭,看向蘇瑾月,「再美的風景都及不上你,在我心裡只有你最美。」

「就會說甜言蜜語。」 守護甜心之回憶的夢 蘇瑾月嬌嗔的睨了戰亦寒一眼,心中感覺甜絲絲的。她就喜歡聽他說甜言蜜語。

「這是實話。」戰亦寒微笑道。在沒有和瑾月在一起的時候,就算打死他,他都說不出這樣肉麻的話,但是只要和瑾月在一起,這一切就會變的自然而然了。

「我才不信呢。」蘇瑾月對著戰亦寒做了個鬼臉,快步向著前面跑去。她當然知道亦寒說的都是真的,在她的心裡,他也同樣是最美的那道風景。

「小壞蛋,看我不抓住你。」戰亦寒笑著追向了蘇瑾月。

天色剛亮,蘇瑾月和戰亦寒就告別了眾人,出發前往了死亡峽谷。古藤老者說,通往精靈族的傳送陣就在那裡。

藍墨離回到家族,就去見了家主藍嚴敬,將自己遇到蘇瑾月,蘇瑾月如何幫助他們的事說了一遍。

藍嚴敬聽完,搖頭嘆了一口氣,「蘇門主是個有情有義之人,是我們藍家對不起她。」當初如果不是大哥因為眼前的利益,聯合幾個宗門一起對付鳳天宗,以墨祁和蘇瑾月的交情,藍家和鳳天宗現在的關係,肯定不會如此。只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家主!蘇門主這次肯幫我們藍家,就說明她還念著和堂哥的舊情,我們應該藉由此事去感謝一下蘇門主,或許有機會與鳳天宗重歸於好。」藍墨離提議道。

藍嚴敬贊同的點了點頭。

「我不同意!」藍嚴覺沉冷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得知墨離回來的消息,他就過來了。他心中對於藍嚴敬這個家主一直都不服氣,若不是當初在家主之爭中,他稍遜一籌,現在藍家的家主就是他。

「為什麼不同意?我覺得墨離說的很有道理。」藍嚴敬看向藍嚴覺。當初之所以自己會當選家主,是因為家族覺得藍嚴覺太過急功近利,性格也有些偏執。當家主必須要有冷靜的頭腦,凡事都要再三斟酌,而不是憑著自己的喜好處事。

就像當初藍嚴覺決定對蘇瑾月出手一般,他明知道藍墨祁和蘇瑾月的關係,還孤注一擲對付蘇瑾月。最後損失了藍家的大批弟子不說,還將藍墨祁逼的離家出走,將藍家推到了鳳天宗的對立面。

「我們藍家是大家族,怎麼能做出去討好別人事?反正我不同意。」藍嚴覺說道。鳳天宗又怎麼樣?他們藍家總有一天會超越鳳天宗的。

「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你無需多言。」藍嚴敬沉聲道。這次他絕對不會再縱容藍嚴覺了,他必須要抓住這次的機會,與鳳天宗重歸於好。也只有那樣做,墨祁才會回來。

「你!」藍嚴覺氣得渾身發抖,指著藍嚴敬。

藍嚴敬抬手一拍桌子,目光沉冷的看著藍嚴覺,「你別忘了我才是家主。」

藍嚴覺憤怒地咬了咬牙,拂袖而去。

藍嚴敬收回視線,在心中嘆了一口氣。大哥何時才能明白自己錯在什麼地方。

「家主!」藍墨離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一邊是家主,一邊是自己的父親。

「墨離,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來處理就好。」藍嚴敬道。他不想讓墨離夾在中間。

「是。」藍墨離應道。心中對藍嚴敬很是感激,他當然明白叔叔不讓他插手是為了他好。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死亡峽谷,峽谷中依然一片死寂。

按照古藤老者所說的方向,蘇瑾月和戰亦寒駕馭著飛船向著前面一路行去。

一路上,偶爾會看到有一兩名修士正在峽谷中歷練。

看到蘇瑾月他們的飛船駛過,正歷練的修士露出了崇拜的神情。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敢在死亡峽谷中飛行。

飛船駛過古藤林原本所在的區域,繼續向著裡面駛去。

一天後,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了一片漆黑的峽谷,這裡的山水、岩石、樹木…全都只有一個顏色,就是黑色。

「這裡好奇怪,怎麼全都是黑色的?」蘇瑾月打量著四周。

古藤老者和小妖從金葉界中出來,古藤老者說道:「這裡是死亡峽谷的最深處的黑風嶺,這裡有一種黑暗之氣,一旦進入黑風嶺的區域就會變的全身漆黑。」當初他經過這片黑風嶺的時候,也被黑暗之氣所感染,修復了百年才將那股黑暗之氣清除。

「你們先進入小世界,我試試能不能用陣法抵擋住黑暗之氣。」戰亦寒說道。

「好。」蘇瑾月應了一聲,帶著小妖和古藤老者進入了小世界。

戰亦寒打出一個防禦陣,抬步踏入了黑風嶺,剛剛踏入,立即陣法外就被一股黑暗之氣所包圍,周圍變的一片漆黑。那種漆黑和黑夜不同,而是一種純粹的黑,完全沒有一點亮光。 戰亦寒打出一團火焰,周圍瞬間變的一片明亮。

根據古藤老者所指的方向,慢慢的向著前面行去,兩個時辰后戰亦寒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洞穴。

「這裡就是通往精靈族的傳送陣。」古藤老者帶著一絲激動地聲音響起。

戰亦寒抬步走入黑色的洞穴,隨即就感覺到了一陣眩暈。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戰亦寒眼前一亮,同時腳下傳來了腳踏實地的感覺。

蘇瑾月帶著小妖和古藤老者出了小世界,只見周圍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荒原。

「這裡就是精靈族嗎?」小妖看向古藤老者問道。

古藤老者點了點頭,眼中滿是落寞之色,「原本這裡是一片美麗的世界,到處都是花草樹木,精靈族的精靈們每天快樂的飛行在花叢中,采著花草上凝聚出來的靈液和花蜜。」只是如今這一切都只能在回憶中去尋找了。

「古藤長老,我們精靈族住在什麼地方?」小妖問道。

「一萬裡外的精靈宮。」古藤老者說道。它離開的時候精靈宮已經開始封印了,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那你快帶我們去吧。」小妖迫不及待道。

古藤老者點了點頭,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我們精靈族是可以使用飛船的。」一萬里的距離雖說不遠,可是也需要一兩天的時間。

蘇瑾月點了點頭,祭出飛船,等到眾人坐上飛船,根據古藤老者所指的方向,快速的向著精靈宮飛行而去。

一路行去,到處雜草叢生,一片荒涼。

古藤老者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真的不想再看現在的精靈國了。

小妖伸手拍了拍古藤老者的肩膀,「長老,有主人在精靈國一定可以恢復到原來的樣子的。」她對於主人是很有信心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可以難倒主人。

古藤老者點了點頭。他知道蘇瑾月和戰亦寒很厲害,可是精靈國的封印不是那麼好解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