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許辰笑了笑,看向面前的畫板,指了指上面角落上早已畫好的一隻飛鳥道:「你看,比如說我畫的這隻飛鳥,在畫好它之後,只要對著它吹一口氣。」

說著他對飛鳥吹了一口氣。

「嘩!」

一陣白光閃爍,緊接著響起撲騰撲騰的聲音,畫中的飛鳥開始振翅動作,一隻鳥頭從畫紙中伸出,又掙扎著把翅膀和身體也拽出來,嘩啦一聲,它整個身體騰飛在空中,在許辰和小孩頭頂繞了兩圈后飛向天穹消失不見。

旁邊的母子兩人全部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獃獃看著飛向天空的白鳥消失不見。

「怎麼樣,學會了嗎?」許辰笑著看向小孩。

「會了會了!」

小孩頓時驚喜,手舞足蹈,拿著畫筆激動不已。

「……」旁邊的季月頓了頓,然後搖頭:「想不到這個店家還會變戲法。」

「好了,走了球球,吃飯了。」季月拉住小孩,同時對許辰道:「還是多謝店家了。」

「嗯。」

許辰平和的點了點頭,看著兩人走去,他右手朝著小孩的背影虛空一點,頓時就見小孩一點金光鑽進了小孩身上,然後流轉到了小孩手中的畫筆之中。

那小孩彷彿有所感覺的回頭,許辰揚起手朝他搖了搖露出笑容。

晚上的時候,母子兩個返了回來,買了畫紙回到了屋子。

許辰在櫃檯邊閉著眼睛靜修,神念散出。

只見在母子的房間里,小孩踢掉鞋子就趴在了桌子上要作畫,季月只好給他準備文房四寶。

「娘,你晚上沒吃飽,我給你畫一張餅來吃。」小孩舉起畫筆道。

「娘吃飽了,乖。」季月欣慰的摸了摸小孩的腦袋。

也在同時小孩畫筆落下,笨拙的畫了一個圓便急匆匆的往上面吹氣。

季月看著不由笑道:「就算你真信了下麵店家伯伯的話,那畫的東西也應該像一點啊,你這歪歪扭扭的像什麼,來,娘教你……」

話音未落,季月聲音戛然而止,驚懼的張大了嘴巴。

在桌上那白色的宣紙上,被小孩畫的不像話的圓圈忽然發出了光芒,當光芒散去后,畫上的顏色消失,而在畫紙上靜靜的躺著一張餅,香味撲鼻。

「成功了!娘我成功了!」小孩頓時興高采烈的拍手。

「這,這……」季月又驚又喜的跌坐椅子上,震驚的看著畫紙上的餅一臉茫然。

難不成下面那個店家說的話是真的?!這畫筆……

季月看向小孩手中的畫筆,連忙起身奪了過來,蘸墨便在宣紙上開始作畫。

「娘。」小孩有些不滿畫筆被搶,不過還是待在一旁看季月作畫。

「唰唰唰。」

季月提筆而落,瀟洒幾筆之後,一柄十分逼真的寶劍就出現在了畫紙之上。

她沖著畫紙吹氣,但不見任何神異。

等了片刻后,畫上的畫依舊沒有活過來。

「這,為什麼?」

季月愣住,為什麼她作畫就沒有效果,不能落筆成真?

「娘你為什麼要畫一柄劍啊,不過這柄劍真漂亮。」小孩從季月手中要回畫筆,像模像樣的學著畫上的長劍臨摹,不一會後,一柄歪歪扭扭的劍成型。

「娘,我要吹了。」

順勢小孩就吹了一口氣。

「唰!」

光芒再次綻放,一柄寒光肆意的劍從宣紙裡面變了出來,小孩再度高興,手舞足蹈:「又成功了,娘我又成功了!」

「咦?」

季月遲疑的看著小孩還有宣紙,又扭頭看看門口想到了開店的許辰。

「那個店家把筆給了球球,所以這筆只有在球球手中才能具有神效?」她念頭轉動,在驚奇中沉思不已。

外面。

門口的許辰搖了搖頭,睜開眼睛道:「貧苦之中得到畫筆的第一時間不圖財也不圖飽,反倒是畫了一柄劍……這個女人應該有故事啊。」

吱啦。

上面的客房打開。

季月帶著小孩蹬蹬蹬就跑了下來,到了許辰面前後,季月神色已是變得無比恭敬,她遲疑了一下把畫筆遞出彎腰道:「小女方才有眼無珠不知上神真身,此時醒悟特來把畫筆還給上神。」

「我不是什麼上神。」

許辰笑著道:「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店家,這筆是送給小孩的禮物,豈有收回的道理,你莫要讓我失信與一個孩童啊。」

「可是……」季月遲疑。

「何況你已經拿一文錢把它買下了,交易有道,你買下了它就是你的。」

季月臉龐微紅,抬頭繼續道:「可是這,太貴重了!」

「只是一支筆而已有什麼貴重的,拿去吧。」許辰搖頭。

……

(小紅前兩天身邊出了一點狀況沒來得及通知,抱歉了,今天恢復更新,至於書評區說小紅出了車禍那位我並不認識,大家也不要信他謠言,感謝,見諒。) 季月母子千感謝萬感謝帶著畫筆離去。

許辰饒有興趣看著兩人的背影,他知道一支這樣的畫筆在凡人世界中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命運的反轉,他很有興趣看這對母子在得到他的畫筆後人生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反正三千年的尋道路已經過去了,不差於凡人這短短的百年時間,何況這何嘗不是一種另類的體悟。

自此許辰每天都會觀察得到神奇畫筆的母子的動態,近期很是平淡。

季月只是要求小孩用普通畫筆苦練畫功,這一練就是一年,期間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而在這期間,許辰也隨著他們在這凡塵客棧內以店家的身份安頓了下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也融入到了這條街道之中,或者與對面的老李頭下下棋,或者和隔壁客棧的王大娘爭爭客源,倒也安心。

而也許是因為之前作畫的原因,更多的日子許辰都在獨自畫畫。

他畫的是一個人,巧笑嫣然、美不可方物,一個女人,名叫葉素嫣,每天畫一張,熟能生巧,畫的越來越栩栩如生,動人心境,彷彿葉素嫣真的會從畫中走出來一樣。

每次落筆,許辰都會安靜的待上一刻鐘,沉默的看著畫中人,然後默默收起畫卷,走出店門外後繼續與街上的人平凡生活。

只是誰也不知道,在他店子裡面的一個角落裡,經過這一年的時間已經堆了厚厚的一堆畫紙,如果打開會發現三百六十五幅畫,畫中都是同一人。

店外。

許辰正站在門口,靜默的看著隔壁一家店門關閉,那是一個老頭開的裁縫店,昨天那老頭死了。

本就有些寂寥的後街,因為少了一個人,更顯得有些空蕩,街上所有店家的人都在門口站著,默不作聲,隱隱有悲戚傳達。

許辰知道這些人的心境,如同他們之前的戲言,每個人都是在排隊等死,今天是老王死了,明天也許就是老李,誰也逃不過。

等店門關閉,弔喪的人走了以後,各個店家的人都去裁縫店前面拜了拜。

在他客棧里住了一年的母子兩個也下了樓來拜了拜,平日里這條街上的人對他們也很照顧,沒有冷漠的理由。

許辰也去站了一會,不過他沒有拜,只是彈出一點金光到了店門上。

「緊鄰一年,你我相遇也是緣分,你走了我就在你後人身上灑點祝福,也算你遇到我後為你後人積的善果。」

許辰回到店內關門,這一天所有的店家都關了門,算是一種特別的默哀。

僅僅一天後,後街的氣氛就又恢復了平常。

第二天老李特意搬出了之前下賭的桌子,揚聲道:「之前押老王先死的誰啊,來來來,賭對了,拿錢來,這個月又有肉吃了。」

「另外重開賭局啊,我賭下一個死的是我自個啊,哈哈哈,咳咳咳。」枯朽的老李大笑又大咳。

人人笑他,卻是不忘端茶上座,給他拍拍後背。

「你這身體的確是不行了啊,不過我偏不賭你,我也要賭我自己先死,那為了不讓我輸,就的讓你活啊,來來來,這是我藏了半輩子的靈丹啊,快治治你這咳嗽吧。」

每天都喜歡呵斥他人,一副凶樣的老趙從懷裡摸出一個瓷瓶。

把這瓷瓶塞進老李手中后他就轉身回店,不管老李在後面如何叫喊,他都不予轉身,只是搖頭擺手,示意自己老了,聽不見啊。

「這老趙的耳朵啊。」

老李淡淡搖頭也就不再叫喊,把丹藥塞進袖子里就沒了下文,並未服用。

許辰平靜的看著這一切,然後回頭看了看樓上苦做畫功的小孩。

屋子裡。

小孩淚眼婆娑的畫畫,一邊畫一邊道:「娘,王爺爺平時很疼我,我不想要他死,你教我畫什麼才能讓他活過來。」

季月憐惜的摸了摸球球的腦袋:「傻孩子,人死不能復生。」

「可是我有畫筆。」小孩道。

季月搖頭:「這是天命,哪怕你有畫筆也不能讓你王爺爺起死回生的。」

「那,那……」

小孩緊握拳頭,抬頭道:「那我不要讓其他的爺爺死去了。」

「……」季月先是沉默,過了一會臉上浮現笑意道:「也許你真的能幫他們多活一段時間。」

「真的嗎?」

小孩驚喜,破涕為笑:「那娘你快教我,我要畫什麼才能讓爺爺他們活的長長久久。」

「這具體畫什麼……娘就有些不知道了。」季月驟起眉頭想了想搖頭。

「那我去問許叔叔。」小孩一翻身跑出了店門。

季月在後面伸了伸手沒有阻攔,許辰能有這樣的畫筆,也許真的能有辦法。

看著小孩出門,許辰收回神念,在櫃檯前坐好。

「許叔叔。」

很快小孩跑了過來,手握畫筆認真道:「許叔叔,我想學能讓爺爺他們長生不死的畫,你能教我嗎?」

「長生不死。」

許辰笑著搖了搖頭:「你的心是好的,可是太貪了。」

「為什麼?」小孩不滿道:「長生不死不是很好嗎。」

「是好啊,但這是很厲害的強者苦修很多年才能修來的東西,你如果想要只靠畫畫就讓人得到,老天是不會同意。」

許辰眯起眼睛說道,同時暗忖,如果我超脫之後,這一切也許會實現,但現在是不可能的。

「那我該怎麼辦,我不想讓爺爺他們再死去了。」小孩神情再度變得幽暗下來。

許辰笑了笑:「長生不死難,不過讓他們多活幾年是可以的。」

「多活幾年……那也可以的。」小孩頓了頓點頭道:「叔叔教我。」

「教你行啊。」許辰點頭,然後沉聲道:「但是有一個條件我要和你說清楚。」

「叔叔你說。」

「嗯。」許辰看著小孩道:「你想讓一個人多活幾年,那就要相應的減掉你幾年的壽命,如果你想讓這裡所有的人都活幾年,那你之後可能馬上就會皮膚皺巴巴,長出白鬍子,還有白頭髮,變成一個小老頭,你願意嗎?」

「變,變成小老頭?」

小孩聲音立刻顫抖起來。

「對,你願意嗎。」

許辰點頭,再度問道。 在遲疑中小孩頗有些緊張的點頭。

「願意?」許辰問道。

「嗯……」小孩繼續點頭,聲音有點拉長。

許辰笑著搖了搖頭:「那我就教你這個辦法。」

「好。」小孩應下又遲疑問道:「那我馬上就會變成老頭了?」

「不一定。」許辰道:「如果你用心的話,老天也許會對你開恩,讓你不用變成老頭。」

「我明白了,我一定會特別用心的!」小孩肯定點頭。

「嗯。」

許辰笑了笑又搖頭,這孩子明顯不願意卻懂的犧牲……他沒理由不幫忙。

「世上有一種花叫曇花,凡塵的曇花一年一現,每次花開只在短短的一夜間就會凋零,但它在盛開的時候卻格外美麗,因此能看到曇花的人都會帶來好運。」許辰道。

小孩眨了眨眼睛:「所以我是要畫曇花嗎?」

「這只是凡間的曇花。」

許辰搖頭:「傳言在天上有一種更漂亮的曇花,叫月上曇花,三千年才會開一次花,每次花開只有一瞬間就會凋零,十分短暫,如果有人能夠得到這種月上曇花,那就能讓一切都心想事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