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此時釋放出的淡紫色煙霧,是一種特殊有毒的氣體,一般人聞到,會在一分鐘之內七孔流血而斃命。

一般來說,苗秀蘭在學校基本不會使用它,除了這氣體毒性較猛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每使用一次,她的身體就會受到一次傷害,所以入學以來,她都沒用過。

但在此時,苗秀蘭卻不得釋放出這種名為紫羅蘭的毒氣,希望能一次過把林飛和李逍遙兩人給解決。

「紫羅蘭!」

林飛微微一笑,說道:「沒想到消失多年的毒氣,今天居然重出江湖了,三生有幸啊!」

苗秀蘭愕然:「你……怎麼會沒事?」

林飛指著苗秀蘭,「那你還不一樣沒事,很奇怪嗎?」

「我怎麼跟你一樣?我沒事很正常,但是……」

苗秀蘭嗔怒道:「你沒事的話就……太不正常了,難道你也懂紫羅蘭?還是你具有天生的抗體?」

根據《毒經》記載,在普通人群中,也會有極少部分人具有天生的對任何有毒氣體、物體等有抗體,俗稱「百毒不侵體」。

林飛搖了搖頭:「紫羅蘭我不是很懂,只是聽過而已,我不知道你說的這個天生抗體是什麼……」

苗秀蘭不信:「不可能,你如果不是天生抗體,又怎麼會對紫羅蘭沒反應呢?」

「你問我啊? 一見傾心:腹黑王爺忙追妻 我怎麼知道?」

「管你知不知道,既然你們今天主動送上門,那就別想活著離開!」

話音一落,苗秀蘭目光一沉,整個身體猛地向後彈射而開,她原來站立的地方,立刻憑空多了幾條毒蛇!

「絲絲~」

毒蛇吐著蛇信,露出獠牙,飛快地朝林飛和李逍遙二人撲來。

「林飛,小心,這幾條蛇可不是普通毒蛇,它們每一條的體內都匯聚了天下各種劇毒,就算只是被它噴一口氣,也會立刻中毒身亡的……」

一旁正在憋氣的李逍遙見狀,趕緊出言提醒,眼前的這種毒蛇他幾十年前去苗寨時曾經見過,並且差點喪命於此,後來幸得苗寨一位資深老苗醫將其治好。

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即便是現在,李逍遙在見到這種毒蛇時候,還是會覺得頭皮發麻,心有餘悸。

經驗教訓告訴他,眼前的毒蛇,和之前他遇到的相比,強上不止一兩倍。

苗秀蘭早已退到一旁,拉了一張椅子出來坐下,她嘴角含笑,看著林飛兩人,心想:「既然毒氣治不了你,那就讓這兩條靈蛇去結束你的生命吧!」

靈蛇,是苗寨毒醫特有的一種寵物蛇,說白了就是毒蛇之王。

它們都是由毒醫捕捉毒蛇幼蛇,叢小開始餵食各種毒液毒物,並且長期將其置於原始森林中瘴氣瀰漫的區域,進行放養式飼養,等它們成年後,就會統統變成了身負各種劇毒的「靈蛇」。

苗秀蘭放出來的這幾條靈蛇,一直都被她給飼養於一個肉眼無法看到的隱形儲物櫃中,所以從未被人發現過。

要不是今天碰上林飛,她也不會將其放。

靈蛇兵分兩路,分別對林飛和李逍遙同時發起進攻。

畫面驚險萬分,靈蛇口中不停吐出蛇信,同時一股淡綠色的氣體從每一條靈蛇口中瀰漫而出,並且迅速在現場散開。

這淡綠色毒氣和剛才的紫羅蘭雖然同是毒氣,但毒性和腐蝕性卻無疑要比紫羅蘭更勝一籌。

如果將紫羅蘭比作一名小學生,那麼淡綠色毒氣肯定是一名大學碩士研究生的級別了,威力遠非紫羅蘭所能比。

「絲絲~」

眨眼之間,兩條靈蛇分別從左右兩側進攻林飛,獠牙盡開,眼看著就要將林飛給圍攻致死時,林飛身形猛地一閃,化作一團殘影,迅速在兩蛇之間環繞一圈。

「噗~」

待林飛再次現身時,攻擊他的兩條靈蛇早已被他雙手分別往裡猛推,導致它們相撞,繼而「接吻」了。

「咻咻~」

兩條靈蛇很快分開,再次朝林飛撲來,而且這一次較剛才更加來勢洶洶,一副勢要將林飛一口吞食的架勢。

「林飛,打蛇打七寸啊!」

突然,李逍遙的叫聲響起,瞬間提醒了林飛。

靠,對啊!

都怪自己剛才心太急,沒有冷靜下來,否則如此淺顯的道理怎麼會想不到呢?

苗秀蘭也聽到了李逍遙的叫聲,當即秀眉一蹙,但立刻又舒展開來,笑了:「靈蛇又豈會跟普通毒蛇一樣?它們的七寸,早已被百毒給包圍保護,即便是武功再高的高手,也別想能夠傷到它們的七寸!」

這一番話,苗秀蘭並沒有說出口,而是繼續坐山觀虎鬥,靜候佳音。

在她看來,靈蛇是不可戰勝的,即便林飛和李逍遙的實力再高,在靈蛇面前,最後的結果只有一種,那就是死!

「本來我也不想開殺戒,是你們親自找上門送死,那就不要怪我了,要怪就怪你們自己太蠢,居然與我為敵。」

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 苗秀蘭越想也淡定,一副穩操勝券的模樣。

「你們聽好了,給我咬她!」

突然,林飛猛地一個轉身,戲謔地看向苗秀蘭,然後快速地朝兩條靈蛇招手,說道。

(本章完) 「啊?」

苗秀蘭被嚇了一跳,但立刻又冷靜下來。

不可能,靈蛇怎麼可能忽然倒戈相向呢?它們可是師父林阿娣從小養到大的寵物,而自從通過替換主人形式后,師父送她的這幾條靈蛇,早已默認苗秀蘭是它們的新主人。

既然如此,靈蛇是絕對不可能調轉槍頭進攻她這個主人的。

但是……眼前接下來發生的這一幕,卻不由得苗秀蘭不信了。

只見,剛剛還拚命追殺林飛的兩條靈蛇,在聽到林飛的「命令」后,同時頓了頓,接著「咻咻」兩聲,蛇尾一甩,飛躍而起,朝苗秀蘭飛撲過來。

它們皆張開血盆大嘴,獠牙閃亮,擺明了就是一副要將苗秀蘭一口吃掉的架勢。

「反了你們,竟敢攻擊我?」

苗秀蘭臉色一黑,雙手探進口袋,再次伸出時手上已經抓了一把不明物體,朝著兩條靈蛇撒去……

頃刻間,半空白灰瀰漫,視線迷糊。

可兩條靈蛇卻好像百毒不侵般,同時張嘴呼氣,很快就將白灰吹散,令苗秀蘭再次完整地出現在它們眼前。

「怎麼會這樣?」

苗秀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養的靈蛇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厲害?

只是,還沒等她驚嘆完,靈蛇早已將白灰吸食完畢,接著停頓片刻后,再次齊齊奔向苗秀蘭……

一時間,苗秀蘭和自己養的兩條靈蛇斗得難分難解,場面顯得格外精彩及混亂。

林飛得以抽身,翹著雙手看著這一幕,嘴角上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但也僅僅是看了不到一會兒,就被李逍遙的喊叫聲給打斷:「林飛,你小子太不夠意思了吧,只顧著自己一個人風流快活,也不管我的死活了是吧?」

循聲看去,林飛頓時哭笑不得。

一代武學宗師李逍遙,此時卻被兩條靈蛇給追的狼狽不堪,要不是他見招拆招,恐怕早就葬身於蛇腹之中了。

李逍遙見林飛如此神速就令到靈蛇倒戈,驚訝不已之餘更多的是不爽,於是就趕緊大喊起來。

沒理由讓你小子輕鬆抽身,而老身還要跟這兩條祖宗糾纏吧?

「老前輩,你咋像個怨婦似的呢?」

林飛沒好氣地白了李逍遙一眼,接著身形為之一閃,頃刻間到了李逍遙跟前,將他和靈蛇分隔開來。

隨後,在靈蛇停頓片刻,朝林飛張開血盆大嘴撲去時,林飛雙眼的瞳孔瞬間泛起兩朵火光,繼而兩道精芒射出,劃破虛空,瞬間擊中兩條靈蛇的雙眼。

兩條靈蛇同時顫抖了一陣子后,同時軟了下來,停止繼續攻擊。

「給我起來!」

林飛發出命令,兩條靈蛇立刻像被電擊了一樣,彈了起來,齊刷刷地爬到林飛面前,就像一對聽話的乖寶寶那樣,呆萌呆萌地看著林飛,朝他不停地吐出可愛的蛇信。

之所以稱它們可愛,那也是因為此時兩條靈蛇的模樣,的確很可愛,簡直萌化了。

李逍遙在旁看得有點呆了,過了一會兒忍不住問:「小子,你這又是什麼玩意兒?竟然能將這幾條靈蛇給收服了?」

「神級催眠!」

林飛瞥了一眼還在和靈蛇糾纏不休的苗秀蘭,用千里傳音術告訴李逍遙。

李逍遙:「……」

林飛這小子,還真是深藏不漏,看來這個世界上已經沒人能打敗他了。

感嘆了一下后,李逍遙沒有再問,他知道有些事情不用了解太多,知道個大概就行。

林飛也不打算說太多,因為他這個「神級催眠術」,也是今天才正式激活使用,完全就是識海意識到危險,自動彈出來給他使用的,而且還是自動激活解鎖給他的。

這過程說起來有點複雜,但其實也只是三秒之內的事情而已。

要不是剛才那兩條靈蛇嚴重威脅到林飛的生命安全,林飛也不會感應到危險,也就更不可能自動激活神級催眠術,通過目光對視,瞬間將兩條靈蛇給催眠,且命令它們反攻原主人。

雖然這樣做有點人品不好,但為了能儘快拿到解藥,林飛還是沒有怎麼猶豫就做了。

眼下,林飛又把另外兩條靈蛇給催眠收服,正想著要不要給它們下命令去攻擊苗秀蘭呢,卻不料聽到苗秀蘭那邊傳來一陣驚叫聲。

「啊~」

循聲看去,只見苗秀蘭此刻居然被自己的兩條靈蛇給緊緊纏住,勒得她全身都快成一根棍子了,而且其中一條靈蛇已經一口死咬著她的肩膀,牙齒深深陷入骨頭之中,猩紅的鮮血滲了出來,顯得格外猙獰恐怖。

靈蛇本來就是毒蛇之王,別說是被咬,就算被它給對著臉噴了一口氣,恐怕這張臉也不敢再要了,因為很快就會容貌盡毀……

現在苗秀蘭竟然被靈蛇咬住,那簡直就是一隻腳已經踏進了鬼門關,且靈蛇的蛇毒很快就通過傷口,迅速傳遍苗秀蘭整個身體,她的臉色越來越黑,嘴唇已經開始慢慢變紫,甚至意識都已經變得模糊……

「救……我……」

苗秀蘭不想死,她還有好多事情沒做,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人?因此她在意識彌留之際,朝林飛伸出手,眼神裡面充滿了乞求和求生餓慾望。

「唉,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林飛嘆了口氣,當即向纏在苗秀蘭身上的兩條靈蛇打了一個響指,它們立刻鬆開苗秀蘭,緊接著飛快回到林飛身邊,和另外兩條靈蛇會合。

苗秀蘭整個人瞬間軟癱在地,臉色已經完全變黑,看來蛇毒已經毒氣攻心,如果再不進行搶救,她性命難保。

「好,救你!」

林飛點了點頭,手一抖,針袋已然躺在手心之中,接著他目光猛地掠過一陣凌厲之色,「咻咻」兩聲,兩根銀針飛出,精準無比地扎在苗秀蘭的心臟兩側,旋即就將已然擴散到心口的毒氣給強行壓制住,不讓它們繼續前進。

「呼~」

苗秀蘭得以喘息,硬撐著朝林飛莞兒一笑,道謝:「謝謝你……救了我……」

林飛擺手,說:「不要謝我那麼早,我現在只是暫時封住你體內蛇毒,沒有救你,而且我是有條件的,你必須馬上把絕情蠱的解藥拿出來,我才會繼續救你!」

「咳咳……果然不出……我所料……」

(本章完) 「你……你果然是為了解藥……」

「不然呢?難道我閑得蛋痛親自過來找你呢?」

對於苗秀蘭此刻的「嘲諷」,林飛絲毫不以為意,他本次來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儘快拿到解藥,然後離開。

「呵呵~」

苗秀蘭慘然一笑,說:「其實……想……想解掉肖芬芬身上的絕情蠱很簡單。」

林飛一愣,忙問:「怎麼說?」

「這……這個給你!」

苗秀蘭使勁了吃奶的力氣,從身上掏出一個護身符,遞給林飛,說:「只要你把這個拿回去,燒了后讓她用開水送服,就能把絕情蠱蠱蟲給拉出來,也就自然而然地解了蠱毒。」

「確定沒騙我?」

林飛接過護身符,問道。

苗秀蘭苦笑一下,說:「我都這樣了,還怎麼敢騙你?」

「諒你也不敢!」

林飛點點頭,接著朝李逍遙說:「前輩,既然事情搞定了,我們走吧!」

「走? 重生后我把夫君給踹了 不救這丫頭了嗎?她可是中了蛇毒……」

李逍遙疑惑不已,指著已然奄奄一息的苗秀蘭問道。

苗秀蘭拼儘力氣睜開眼睛,有氣無力地說:「林……林飛……救……救我……我……還不想……死……」

林飛笑了:「放心吧,你暫時死不了,好好躺著歇會兒就行,只要等一下肖芬芬身上的蠱毒解了,我會再來給你解剩下的蛇毒。」

說完,林飛就拉著李逍遙快步離開了苗秀蘭的宿舍。

苗秀蘭渾身無力躺在地上床上,木然地看著天花板,她現在被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感籠罩,這種感覺前所未有,真的很不好。

她怕死!

而且還是很怕的那一種。

因為,她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如果此時匆匆死去,她肯定會死不瞑目。

「林…林飛,希望你不要……騙我……否則……我、我、不會放過你……」

苗秀蘭瞬間怒目圓睜,用盡全身力氣說出這一句,然後整個身體就像被抽空般,重新落在床上,腦子驟然空白,隨後昏死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