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差別大了!」薛思漳說道:「150毫米大炮重達4噸多,沒有牽引車根本拖拉不到目的地!

火箭彈就不同了,有5公斤、10公斤、15公斤、20公斤級別重量的,輕的一個人就能扛走,重的放上馬背就能駝走!

把火箭彈放在地上,校準目標,用電池就能點燃發射葯,火箭彈就可以向目標飛去!」

伍朝樞點頭道:「原來是這樣!開眼界了!」

唐紹儀說道:「這個武器厲害嗎?」

「當然厲害了!它可以成群成群的發射過去,把對方的陣地覆蓋!想想看,敵人的陣地一片火海,只怕是被燒得渣都不剩!」

伍朝樞和唐紹儀對視了一眼,相視一笑。

伍朝樞回頭說道:「本來有一件事是不想告訴你的,主要是擔心我們打不過別人,既然現在我們有了這麼先進的武器,我就直說了。」

韋步平說道:「伍長官有什麼事請你直說!」

伍朝樞說道:「法國人在4月7日、10日、11日,先後派軍艦進入我南沙群島之南威島、安波沙洲、太平島、南鑰島、中業島、鴻庥島和楊信沙洲等海區進行非法測量!我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宣布這9個小島的主權是他們的!」

韋步平說道:「瓊崖特別區成立的時候,南海也歸瓊崖特別區管轄!伍長官難道沒有一點作為嗎?」

伍朝樞說道:「除了抗議,向中央彙報之外,我們還能做什麼?事情發生之後,我想把這事通知你,你又在沙特!而且我也擔心你血氣方剛,從沙特趕回來跟法國干一仗!」

唐紹儀說道:「是啊!跟日本人的戰事還沒打完,又跟法國起爭端,我們不能同時得罪倆個強國啊!」

「不行!我們不開疆拓土就算了,還丟失國土!這事不能就這樣算了!」

韋步平說道:「如果我們不吭聲,南海周邊這麼多奸詐小人般的國家,今天這個國家占我們幾個小島,明天那個國家占我們幾個小島!不出幾年,南海都沒了!」

「那你想怎麼樣?」唐紹儀道。

「不想怎麼樣!就是想揍一頓法國佬!讓他清醒清醒!讓他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韋步平慨然道。

「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我和唐大人已經商量過了,我們身為瓊崖特別區的長官,理應維護本轄區領土完整,就算中央不支持我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法國佬把這9個小島佔領了!」

「這麼說你們也支持使用武力?」韋步平驚訝地看著伍朝樞和唐紹儀:這就是所謂的文人風骨吧?

「對!」伍朝樞說道:「我和唐大人商量了幾次,只要法國佬宣布主權,我們將組織衛隊,不計任何代價也要把9個海島奪回來!現在有你主持,把握更大了!」

韋步平拱手說道:「麻煩兩位上官以後有關於國家方面大事,有用到武力的,請你們直接給晚輩下令,晚輩無不遵從!」

「好好好!難得你小小年紀,如此深明大義,國之棟樑啊!」唐紹儀老懷大慰!

「只是你跟法國人、荷蘭人一起組成的馬六甲海峽護航隊,生意可能因此受到影響!」

「國難當頭,命尚且不顧,豈可顧慮區區錢財之理?」韋步平慷慨地說!

話是這樣說,韋步平心裡還是隱隱作痛:那是每月純收入3萬美元啊!這筆錢都可以養幾千人的軍隊了!

唐紹儀點點頭說道:「年輕人不錯,重國家利益,輕個人財帛,有前途!有前途!我睇好你!」

「現在我方保衛隊應該做什麼?」韋步平心中已有計較:此戰我軍必贏!

「你的任務是準備打仗!目前還在譴責階段,我國外交部已經照會法國領事,就法國軍艦闖入南海測量提出了抗議!」

「明天請兩位長官檢閱我們瓊崖保衛隊的艦隊,如何?」

「這樣更好!我們也了解了解本特區艦隊的戰鬥力!」

……

第二天,伍朝樞、唐紹儀在韋步平的陪同登上「烈火號」旗艦甲板。

寬闊的甲板上,除重要崗位水兵外,全員排列整齊迎接長官的到來。

樂隊奏起《迎賓曲》,眾人全部上艦之後,到指定位置站定。

樂隊開始奏《三民主義歌》,眾人一齊注視青天白日旗高聲唱道: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

…… 《三民主義歌》是民國歷史、近代史影響最深遠的民國國歌!

但在1933年,儘管很多國民黨員提議把《三民主義歌》定為民國國歌,但由於輿論反對使用一黨標誌代表全國,《三民主義歌》直到1937年才正式成為民國國歌。

韋步平選擇這首歌,是因為前世《三民主義歌》在1936年的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上,被選擇為世界最佳國歌。

國歌唱畢,儀仗隊退場。

劉仁銘神情肅然,走到伍朝樞、唐紹儀、韋步平面前「啪」的一個立正、敬禮,大聲道:

「瓊崖保衛隊海軍司令劉仁銘向3位長官報到,請指示!」

「駛向預定地點,開展正常演習!」

「是!」

劉仁銘舉手敬禮后,一個向後轉,向指揮台走去。

艦橋上的三色旗與照明燈把命令下發,10艘軍艦、2艘補給船離開崖州灣,向南海以西方向駛去!

「嗚嗚嗚嗚……」

凄厲的警報聲響起來!

「發現敵艦,準備戰鬥!」

「發現敵艦,準備戰鬥!」

……

前面22公里遠的地方,一艘靶船正在高速向前行駛。

「右舷魚雷管,一號、二號、三號管發射!」

「右舷魚雷管,一號、二號、三號管發射!」

傳令兵一聲傳著傳音管複述艦長的命令。

「咚!咚!咚!」

隨著三聲重物入水的聲音,伍朝樞、唐紹儀看到三條水箭筆直向遠方的靶船竄去!

「靶船還有高速移動中,距離又這麼遠,能擊中嗎?」這是伍朝樞、唐紹儀的共同疑問!

隨著遠處火光衝天,水柱飛濺,魚雷擊中了靶船!

「打中了!」伍朝樞、唐紹儀大喜!

倆人剛想說幾句感慨的話,喇叭又傳來指揮官的命令。

「前方15公里處,發現敵情,清空通道,飛機起飛迎敵!」

一架飛機在甲板上短距離起飛,然後調正方向,向另外一艘靶船飛去!在距離500米上,飛機投下一枚魚雷,然後拐彎返航!

那枚魚雷在水下運動500米,正中靶船!魚雷爆炸,靶船四分五裂!

伍朝樞、唐紹儀已經不關注靶船了,他們想的是那架飛機怎麼飛回艦艇上。

輕型飛機滑行幾十米就能起飛,但是降落在艦艇上卻是非常困難。

只見那架飛機飛回來,速度下降,機腹下左右兩個起落架,各有一隻浮筒在充氣,然後飛機降落在海面上!

艦艇伸出一個吊機,把水上飛機吊起放到艦艇上!

伍朝樞、唐紹儀看得頻頻點頭,倆人都是識貨之人,這水上飛機的起降方式也算是一種創新了!

警報又響,又有敵艦過來!

這次指揮官下達的作戰命令是圍殲!

10艘軍艦開足馬力迎上去,隔著10多公里,艇上艦炮已經隆隆轟鳴,水面如燒滾的開水一般沸騰起來!

道道水柱衝天而起,水花四濺,激起的水霧白濛濛一片!

「這……」

伍朝樞、唐紹儀對視了一眼:這方法難道不是人多欺負人少嗎?

「這是群狼戰術!」韋步平解釋道:「就算是百獸之王,在群狼的輪番攻擊下,也難以倖存!

戰鬥一開始,我們總是集中優勢兵力,殲滅敵人一部分!一口一口把敵人吃掉!」

伍朝樞、唐紹儀頻頻點頭。

「除了魚雷、炮轟、飛機投魚雷方法之外,我們還在研究更多的方法對付敵人的艦艇!法國的海軍力量遠遠比我們強大,但是我一點不擔心失敗!」

「呃!」伍朝樞、唐紹儀看著韋步平心想,你這小子是不是失心瘋了,人家就是巨獸,我們怎麼跟人家比?

「我們有秘密武器,如果中法一旦開戰,法國必定吃虧!」韋步平笑道。

「什麼秘密武器?」伍朝樞、唐紹儀異口同聲問道。

「佛說不可說,不可說!」韋步平哈哈大笑!

……

1933年7月14日,法國宣布擁有中國南沙群島的太平島、南威島、中業島、雙子群礁、南鑰島、安波沙洲、鴻庥島和景宏島等9個小島的主權,並將它們划入法屬印度支那。

消息傳到中國,舉國沸騰,一片討伐法國之聲!

7月15日,瓊崖特別區政府通電全國,並在歐美主流媒體刊登了有關南沙群島的主權聲明!

聲明指出:中國是歷史上最早發現並命名、最早開發經營和最早管轄南沙群島的國家。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六國后,分全國為42郡,其中南海郡管轄包括西沙群島在內的整個南海諸島。

公元前111年,漢武帝平定南粵之亂后,在海南島設儋耳、朱崖兩郡,轄南海諸島,並派水師巡視西沙。

東漢楊孚《異物志》有”漲海崎頭,水淺而多磁石”的記載。這裡的”漲海”是當時中國人民對南海的稱呼,”崎頭”則是當時對包括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在內的南海諸島的島、礁、沙、灘的稱呼。

法國宣布擁有太平島、南威島、中業島、雙子群礁、南鑰島、安波沙洲、鴻庥島和景宏島等9個小島的主權,是非法的,是赤裸裸的侵略!

作為瓊崖特別區的長官,我們將履行各自的職責,守土安民,堅決抵抗法國侵佔我國島嶼!

瓊崖特別區政府嚴正警告法國:我方已嚴陣以待,若是發現有船隻擅自駛入南沙群島海域,警告驅逐無效,將開炮擊沉!忽謂言之不預!

聲明的最後還有一行字:本聲明只代表瓊崖特別行政區的立場!

瓊崖特別區的強硬立場,得到全國人民的支持,各種勉勵的電報雪片般飛來!

全國各地又有不少有志青年趕到瓊崖,聲援瓊崖特別區政府!

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發表講話,支持瓊崖特別區政府。

民國軍事委員會則保持緘默。

粵東軍閥陳濟棠發來電報,支持瓊崖特別區的立場,並動員一支軍隊隨時入瓊參戰!

桂系軍閥李宗仁、白崇禧來電聲援瓊崖特別區政府。

山西軍閥閻錫山捐助了大炮20門,炮彈2000發!

……

全國各地民眾自發捐錢捐物,支持瓊崖特別區政府為保持國家領土完整,不惜一戰!

…… 韋步平擬了一封辭意懇切的電報,發給法國「拉莫特?皮克凱」號巡洋艦艦長布爾熱瓦。

幾個月之前,韋步平為救回被海盔劫持的甘蔗船和華裔船工,在下南洋的途中認識了布爾熱瓦。

稍後成韋步平與布爾熱瓦成立了馬六甲海峽護航隊,韋步平出去二支艦隊,每月得到8萬美元酬勞,除了各種開支,純利潤還有3萬至4萬美元。

最重要的是,韋步平下轄的艦隊得到了實戰磨練。

現在中法要鬧翻了,韋步平自然得跟布爾熱瓦解釋清楚。

然而布爾熱瓦的回電卻令韋步平目瞪口呆!

布爾熱瓦在回電中說,韋步平名下的二支艦隊是以保安公司的方式護航,這是私人之間的買賣,不涉及雙方國家層面上的爭端,只要不參與雙方戰鬥,護航隊還是能夠繼續運行的!

布爾熱瓦的意思很明確:只要不涉及戰爭,公事歸公事,私事歸私事,個人生意照樣做!

饒是韋步平來自後世也驚訝萬分:原來這就是資本主義,資本至上原則啊!

不過韋步平決定:雙方一開戰,護航艦隊就要回歸本陣,護航暫停,以防不測!

……

面對中方的強烈抗議,法國政府置若罔聞,繼續向太平島、南威島、中業島、雙子群礁、南鑰島、安波沙洲、鴻庥島和景宏島等9個島嶼運送物資、人員。

瓊崖保衛隊艦隊出動軍艦攔住法方軍艦,雙方在南海對峙。

中方旗艦「烈火號」指揮室里,作為馬尾造船廠的後人,劉仁銘內心如翻江倒海一般沸騰:報家仇、雪國恨,就在今朝——

1883年,法國以越南為基地侵略中國,引發中法戰爭。

1884年7月,法國海軍中將孤拔率領遠東艦隊以「遊歷」為名強行進入馬尾軍港,中法馬江海戰爆發。

結果是馬尾水師11艘軍艦被擊毀,多艘運輸船被擊沉,馬尾水師幾乎全軍覆沒!

當年朝廷命令馬尾水師「彼若不動,我亦不發」,情況就跟今天一模一樣。韋步平的命令也是:讓敵人先開第一炮!然後萬炮齊發!

……

法軍科爾貝號、巴爾號、巴黎號3艘戰艦對峙中方的「暴風號」、「撼地號」、「火山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