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言馨啊,你快過來,我和你爸爸來問問鬼手先生,看看你的不孕能不能治好。」

「媽,你怎麼問這個啊。」顧言馨小聲地說道。

「為什麼不能問啊?鬼手先生是神醫,說不定他能夠救你呢?難道你真的想要我蕭仲恆絕後嗎?」蕭仲恆不客氣地對顧言馨說道。

「那鬼手先生怎麼說?」顧言馨問道。

奧斯這時候說道:「你的病能夠治好,這不是什麼難事兒。」

「真的嗎?奧斯先生,那請您給她治療一下吧,我們都會對你感激不盡的。」蘇念瑤高興地說道。

「你們忘記了?我是不會輕易救人的,這次,也是看在手令的份上,除非,我不救那個雙腿殘疾的人,倒是可以給她治療。」

奧斯的話,立馬讓他們都為難了。

這事情……

意思就是鬼手只會治一個人。

如果想讓蕭逸楓站起來,那麼顧言馨肯定沒戲了。

要治顧言馨的話,那蕭逸楓一定得不到治療了。

「鬼手先生,您還是救他吧,我不需要。」顧言馨說道。

她不心動是假的。

看到身邊那麼多人都生孩子了,她也想擁有一個和蕭逸晗的孩子。

可是孩子和蕭逸楓比起來,她更希望救蕭逸楓。

畢竟蕭逸楓為她付出了這麼多,都是她欠他的。

「言馨,要不,你再考慮考慮一下,畢竟鬼手先生說了。蕭逸楓的腿,或許根本不能站起來,但是你的不孕,一定能夠治好啊!」蘇念瑤說道。

「就是啊,言馨,你就當時為了我們考慮考慮把,這是一個太難得的機會了,而且那手令,本來就是你的,你為自己,也沒有錯啊!我相信老太太那邊,她也不會說什麼的。」蕭仲恆也說道。

「蕭仲恆!蘇念瑤,你們兩個太自私了!」王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

憤怒地對他們兩人吼道。

「什麼自私?王蘭,這件事情放到你身上,估計你也會這麼做的,你不要在這裡說那些高尚的話!」蘇念瑤說道。

王蘭沒有理會蘇念瑤和蕭仲恆,而是走到顧言馨的面前。

「顧言馨,你自己好好想想,昨天我心裡還挺感激你的,我沒想到,你們居然還有這樣的心思,你們太自私了!孩子和我們逸楓的腿比起來,誰更重要?」王蘭問道。

「王蘭,你說的倒是輕巧,可這手令本來就是言馨的,她就算是為了自己,也有足夠的理由,沒人敢說什麼。你要兒子,我還要孫子呢!」蕭仲恆也怒懟王蘭。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我要告訴老太太去!」王蘭氣得要死。

本來是鐵板釘釘的事情,現在卻又出了這樣的事情,她怎麼能不生氣啊!

「行了,不要去找奶奶了,我已經決定了,我會救蕭逸楓的,你就放心吧! 美漫世界的巫妖王 我顧言馨說到做到,決不食言。」

奧斯聽不懂太多中文,也不知道他們在吵什麼,只是在一旁無奈地看著。

「言馨……」蘇念瑤擔心地喊道。

「顧言馨,你……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蕭仲恆指著她說道。

然後也氣得不行。

顧言馨知道他們想要抱孫子,可是現在這情況,她不能那麼自私。

這是她欠蕭逸楓的。

俗話說,欠人家的,總是要還的。

「奧斯先生,我想我們現在就去醫院看病人吧!」顧言馨擁流利的英文對奧斯說道。

「OK。」奧斯點了點頭。

王蘭一直跟隨顧言馨和奧斯來到了醫院,這才放心。

……

到了醫院。

當王蘭將鬼手介紹給蕭逸楓的時候,蕭逸楓卻是一臉的暴怒。

「滾!我不要檢查!」蕭逸楓厲聲說道。

「逸楓,你就聽媽媽的話吧,我們好不容易才請到了鬼手先生,你不能錯過了這個機會啊!」王蘭苦口婆心地說道。

「我讓你滾!你沒聽見嗎?不要跟我說話!」蕭逸楓吼道。 然後將柜子上面的杯子,一下子朝他們扔了過去。

鬼手看見這情況,然後也無奈地搖了搖頭。

「既然蕭先生放棄治療,那我也沒有辦法了。」鬼手聳了聳肩。

「鬼手先生,您等一下,我一定會說服他的,求你給我們一些時間吧!」蕭仲奇趕緊說道。

要知道,為了讓這鬼手給蕭逸楓治腿,他們是廢了多大的力氣啊!

絕對不能就這麼放棄了。

「看在艾倫的面子上,這樣吧,我給你們一天的時間,如果蕭先生還是不願意配合治療的話,我也只好離開海城了。」

鬼手說完,便離開了。

很多人都求之不得希望他給他治病,現在倒是好,居然拒絕。

王蘭和蕭仲奇,真是生氣的很。

蕭逸楓的脾氣,真是太倔強了。

「逸楓,我求求你,你就接受治療吧,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了,難道你不想站起來了嗎?」王蘭說道。

「這話從小到大,你們跟我說了多少遍了,我受盡了折磨,可是結果呢?結果還是一樣的。」

蕭仲奇也說道:「逸楓啊,這一次,鬼手先生或許真的能夠讓你站起來,他的醫術,是非常出名的,我們也是費了很多力氣,才請到他的,你能不能聽話一些。」

「哼!你們也說了,是或許,他自己都不確定能夠將我治好,我憑什麼要聽你們的。趕快給我滾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們!」蕭逸楓說道。

「你……你……逆子!你這個逆子!我和你媽媽為了你,做了多少的事情,你就是這樣對待我們的!」蕭仲奇氣得不行。

自己的兒子居然叫自己滾,他哪裡接受得了啊!

「我也沒讓你們為我做啊?是你們自己心甘情願的,怨得了誰?」

「逸楓……你……你怎麼能這樣啊……你知不知道,看到你這樣,媽媽有多傷心啊,你對媽媽太殘忍了,媽媽和你爸爸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啊!」王蘭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著。

「夠了,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的哭泣了,我看著心煩。」

「走吧,別說了,隨便這逆子怎麼辦!」蕭仲奇發怒了。

然後拖著王蘭,便將她給拉了出來。

「你拉著我做什麼啊!這是這麼難得的機會,我一定要說服逸楓的。」王蘭傷心地說道。

「算了吧,我看這逆子沒救了,就當我們沒有生過這個兒子吧!這些年,真是太讓我傷心了。」蕭仲奇也感覺自己累了。

無論他們怎麼對蕭逸楓,蕭逸楓這些年對他們都是沒有好臉色。

而且態度簡直惡劣到了極點。

「不行,逸楓是你我的兒子啊!怎麼能看著他這樣任性。或許當年,真的是我做錯了,我不該讓他和那個女人分開的,他竟然一直記恨我到現在。」

王蘭現在是深深的悔意。

如果早知道如此的話,當初她就該成全了蕭逸楓和那個女人。

可是現在,說什麼也晚了。

「行啦,這都過去多少年了,還提這件事情,反正我是不管了,他愛治就治,不願意治就算了,都是他自己的事情。」蕭仲奇說完,然後便離開了。

這時候,顧珊珊過來了。

穿書後愛豆對我窮追不捨 王蘭看見顧珊珊,然後說道:「顧珊珊,你好好勸勸逸楓吧,讓他接受治療,畢竟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我勸他?為什麼?」顧珊珊輕蔑地說道。

她沒想到,王蘭竟然也有這樣一天。

在她面前就好像一直斗敗的母雞一樣。

「顧珊珊,你這是什麼意思?逸楓是你的男人,難道你不應該為他著想嗎?」王蘭立馬就來氣了。

「我覺得他現在挺好的啊,他自己也滿意現在的狀態。」

「顧珊珊,你……」

「我看,你還是少操心吧,要勸的話,你自己去啊,別拿我當槍使。」

「你……」王蘭不可思議地望著顧珊珊。

沒想到啊,這顧珊珊簡直太沒良心了!

這樣的女人留在蕭逸楓的身邊,遲早都是一個禍害啊!

縱然王蘭現在恨得咬牙切齒的,但是也拿她沒有辦法。

顧珊珊看到王蘭吃癟的樣子,心裡非常的舒服,她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王蘭一直欺負到她的頭上,她才不會如她的意呢。

顧珊珊進入病房以後,看見房間一片凌亂。

芥末總裁 應該是蕭逸楓弄的。

看來,他是真的不想接受治療啊!

「逸楓,你怎麼了?」顧珊珊輕聲問道。

蕭逸楓沒有說話,估計他現在的心情非常的差。

顧珊珊將房間裡面的東西收拾了一下,終於恢復了整潔。

「逸楓,你還是接受治療吧,我聽說,那個鬼手,真的很難請的,而且醫術高明。」顧珊珊又說道。

蕭逸楓這才望著顧珊珊,目光帶著絲絲危險的氣息,讓顧珊珊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戰。

這蕭逸楓有些時候,真的是太陰冷了,太可怕了。

「顧珊珊,你的話太多了。」蕭逸楓低聲說道。

顧珊珊趕緊閉上嘴巴。

其實她雖然表面上和王蘭作對,但是她心裡還是希望蕭逸楓能夠好起來。

鬼手的事情,她也聽說了。

如果蕭逸楓拒絕治療的話,那麼蘇念瑤他們肯定會讓鬼手給顧言馨治療的。

到時候顧言馨治好了身體,成功地懷上了孩子,對她來說不是一件好事情啊。

想要再將她趕出蕭家,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反倒是蕭逸楓,如果真的站起來了,她也挺高興的,名義上是自己的男人啊!

自己的男人有一天不是一個殘廢,那不是很好嗎?

而且蕭逸楓顏值,也比蕭逸晗少不了多少。

但是眼下,她也拿蕭逸楓沒有辦法了。

而顧言馨那邊,她以為鬼手的事情解決以後,這件事情就算平息了。

誰知道,蕭逸楓竟然拒絕治療。

真是讓她感到頭疼。

「言馨,你和蕭逸楓的感情好,如果你去勸勸他的話,我相信他一定會聽你的。」蕭仲奇對顧言馨說道。

王蘭也想到了這個辦法,但是拉不下面子來,也只能讓蕭仲奇去找顧言馨說說了。 「大伯,蕭逸楓真的不願意接受治療嗎?難道他不想站起來?」

獸妃萌萌噠:天君,寵上癮 「唉!可不是嗎?他最聽你的話了,我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們。鬼手先生只給我們一天的時間,如果逸楓不接受治療的話,那鬼手先生就要走了,到時候,恐怕逸楓再也沒有機會站起來了。」蕭仲奇再次說道。

「好,大伯,我知道了,我一定會說服他的。」

顧言馨真是沒想到,這麼好的機會擺在蕭逸楓的面前,他居然拒絕。

來到醫院的時候,顧言馨走到病房門口。

看見顧珊珊也在。

「顧言馨,你來這裡做什麼!」顧珊珊看見顧言馨,就戰鬥力爆棚的感覺。

這就是仇人見到仇人那時候的恨意吧。

「我是來找蕭逸楓的。」

「滾!都是你將逸楓害成這個樣子的,你還有臉來,你給我滾出去!」

顧珊珊說著,便要上前將她趕出來。

「顧珊珊,是誰給你這個膽子的?」蕭逸楓的話語,冷冷地在裡面響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