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一日一日的由期盼變成失望,最後掉了一次眼淚,便永遠的沉入了池底,封閉了自己的元神,進入了無限的沉眠。

而隨著天下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生靈,隨之而來的也是無休止的紛爭與戰亂,不同種族之間的爭奪和殺戮,讓本想隱世於天外的太虛元君心生不忍,他沒有接受眾神的力舉自封為天主,而是看了看自己兩個愛徒,他手中的星盤曾測出他們其中一個便是能平息這天下戰亂的真正主人,但是他們兩人的命輪之中皆有一個情劫,度過便真正得道成神,反之則墜入萬丈深淵。

太虛元君感知天下之主便是自己的首徒墨亦城,他身為冰清玉潔的冰雪之神,自小悟性極高,任何神術一眼便會,心中也系眾生,本想讓他獨自一人歷劫順應天意成君,也避免他的小徒弟離天澤牽連進去,一不小心引禍上身入魔,讓他數萬年所受之苦功虧一簣。

豈知,他們分別水火的命理不僅相剋,天劫也是鏈接著彼此,同一個天劫,拴系著兩人。

最後在那場歷劫中,墨亦城心無雜念安然度過,成了神界的第一個君主,而離天澤卻如太虛元君所擔憂的那樣,糾纏在其中,墜入魔道,反而成為了天下第一魔尊。

連墨亦城都難以擋變異的他步步吞噬著每一寸神土,眼看魔界要就稱霸這個世界。

太虛元君為了眾生,又無法放心自己的愛徒,於是召喚了沉睡池底的水仙女。

「你可願意讓我注入一生修為靈力,化身生魂珠,救贖墜入魔道的火神。」太虛元君平靜的問她。

女孩這才知道他永遠不再回來的原因,她眨著透靈藍色的眼眸問太祖仙,「只有這樣才能找回從前的他嗎?我願意,我不想他變成毫無人性的惡魔。」

太虛元君點了點頭,「如果你願意化身成珠,那麼你此生的記憶都會消失,不會再記得過往,也可能會化身注入他的體內,與他融為一體,真正的消失於這個世上,你真的想好了嗎?」

女孩一聽到要忘記今生一切,忘記對他惦戀的感覺,忘記他的眼睛,他對自己說過的每一句美好言語,心中一痛,原來要割捨竟是如此痛苦,原來世界上最令人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忘記自己所愛的人,可是她別無選擇… 莫春的所料果然不錯,這些人當真就是沖著他們而來的,宋離順著窗戶跳下去的那一刻。房門就被人大力的給撞開了。

一群黑衣人看了一眼屋內,發現並沒有宋離。而敞開的窗戶則說明宋離是順著窗戶離開的。

「你們兩個下去給我追,一定不能讓人給跑了。」領頭人的黑衣人道。

話才剛落音,立刻就有兩個黑衣人追了出去,莫春擔心宋離的安危,打算也從窗戶跳下去。只是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會讓莫春如願呢?

「想走?沒那麼容易。」

就在一夕之間黑衣人突然就朝著莫春進攻,莫春的武藝確實不差,只是雙拳難敵四掌。更何況這些黑衣人也都是練家子。剛開始的時候莫春還能站著上風,可是慢慢的就開始被這些人壓著打。嘴角甚至滲出了一絲絲的血絲。

莫春面色凝重,「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這麼做。」

黑衣人冷笑道:「死到臨頭還這麼多話。」說完一刀就朝莫春的劈了過來。莫春隨手拿起身邊的椅子去隔檔,只是椅子怎麼可能會是鋼刀的對手。只是一下椅子就被劈成兩半了。只是這一瞬間也給了莫春一個緩衝的時間,讓他能喘一口氣。

就在莫春扔掉自己手中椅子的瞬間,黑衣人已經近身攻了過來。黑衣人刀刀致命,讓莫春的每一步都顯得那麼的驚心。

當莫春幾乎已經到了退無可退的時候,黑衣人竟然在自己面前倒下了。

莫春一臉的不可置信,這怎麼可能呢。可是當他朝著門外看了一眼之後立刻就明白過來了。這是宋離來幫他了,可是宋離不是已經走了嗎?

「二小姐,你怎麼回來了?」莫春急道,這個時候回來不是送死是什麼?自己一個人還能勉強自保,要是再加上一個宋離那自己就真的是沒有辦法了。

宋離微微一笑,「我怎麼能留下你一個人獨善其身呢,再說了如果你出事了,那我豈不是更加危險?」

黑衣人見自己追尋的人竟然自己回來了,頓時仰天長笑,「好,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那你今天這條小命留在這裡就怨不得其他人了。」

「誰將命留下來還不一定呢,莫春,不要把人給殺死了,抓活的。我要知道到底是誰在背後暗害我。」宋離吩咐道。

莫春原本連將這些人殺死都會很費工夫,現在宋離更是讓他捉活的,這無疑是更加提升了難度。

「要是他們反抗呢?」莫春問道。

「那就殺了。」宋離的眼神一片冰冷。

只是宋離主僕的對話在黑衣人的眼裡那就是笑話,雖然不知道剛才這個小姑娘使用了什麼手段讓他們中的一人倒下了。可是那也是趁他們不備所以才會這樣的。現在這一切都不是他們能掌控的了。

「小姑娘,當心風大閃了舌頭。」蒙面的領頭人一臉陰測測的看著宋離。

宋離卻根本就不畏懼,「那你大可以試試看,是你的本事高,還是我手上的這玩意兒好使。」宋離的手裡握著一把短小而精悍的手槍。

只是他們這些人都是沒有見過手槍的,自然也不會把宋離手上的手槍放在眼裡。

「果然是個天真的姑娘,竟然妄想拿著這麼個玩意兒來威脅我,看來你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那你儘管可以試試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宋離的態度實在是台淡定了,所以讓黑衣人不由自主的就重視起宋離手中的手槍了,雖然他們確實不相信這麼一個小小的東西就能對付的了他們,但是輕敵是最致命的弱點,所以不管是對誰他們都會抱以十二分的警惕。

宋離朝莫春道:「還不出來。」

身旁的黑衣人虎視眈眈的,可是宋離卻似乎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甚至還讓莫春抓緊時間出來。可謂是囂張至極,這讓這群黑衣人怎麼可能會忍受。

「真當我們不存在嗎?」黑衣人怒道,「雖然上面已經說了要活捉,不過既然他們反抗那就是死了也怨不得我們。」這就是已經動了殺心了。

莫春一聽見這麼說,就知道壞事了。也許剛才他們還有機會,可是就因為宋離的幾句話就讓這些人改主意了。

「二小姐,小心。」莫春看見一個黑衣人竟然打算將宋離給抓住,立刻提醒道。

只是還沒有等到那人靠近,就已經直挺挺的在宋離面前倒下了。

如果說剛才他們還能說宋離不過是運氣好,所以才能讓他們中的一個倒下,可是現在呢?再一次倒下的這一個應該怎麼解釋?

宋離搖搖手裡的手槍,「我早就跟你說過,千萬不要小瞧了我。」

黑衣人齜牙欲裂,「我要你的命。」往宋離的方向撲了過去,結果宋離才將槍口對著他,立馬就將他嚇得縮了回去。

宋離一臉鄙視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繡花枕頭一個。」

莫春這才發覺宋離並沒有自己平日里所看見的那麼的無害,也許就算是今日自己不在她身邊保護著她,也許她也是不會出事的。

「所以都看見了嗎?只要你們不想要命了,大可以上前試試看,我不介意多浪費兩顆子彈的。」宋離道。

他們中的兩個人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就這麼眼睜睜的倒在他們的面前了,這讓他們怎麼還可能會輕舉妄動?為了捉住宋離,這一次他們幾乎將寨子裡面武藝高強的人都給派出來了,誰知道竟然遭受到了這麼大的創傷。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後會有期。」既然他們沒有辦法將宋離捉住,而且隨時都有可能會命喪此地,當然不會繼續留下來了。

只是門口已經被宋離跟莫春守住了,他們想要走就只能從窗戶那裡走了。

領頭人轉身就從窗戶口跳了下去,其餘的眾人也隨著往下跳。

宋離沒想到他們竟然會說跳就跳,連忙沖他們跳下去的窗口補了幾槍。只是到底還是沒能將他們留下來。

「二小姐,現在咱們應該怎麼辦?這些人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的。」尤其是這一次他們中有人折在這裡了按照這些人的性子肯定會回來報仇的。 當日太虛元君將一生修為注入聖水仙女之身,造成一顆能凈化世上一切雜念、邪氣的聖魂珠。

他便瞬間衰老無力,沒來得及將聖珠溶進小徒弟身上,他卻閉上了眼睛仙逝了,也許這正是他最後的一次自我犧牲,成就了他的道,升華到了天外之天。

聖魂珠掉落無極冰湖中,又是沉埋數萬年。

後來神君墨亦城戰勝了魔尊離天澤,暫時平息了天下大亂的局面。

而聖魂珠里的女孩,也許是因為得到了古神的畢生修為,她進階成神,對他的深深執念使她漸漸蘇醒了過來,幻化成元身,破湖而出。

也因此驚動了湖中神獸貔貅,被追逐時又被神君墨亦城所救,當時她意識模糊,只知道她要去尋找一個人,卻記不清那個人的面容。

於是對第一眼看見的墨亦城產生了錯覺,因此留在神界,真正被封為天下第一神女,得名微宮南。

直到有一天,她乘著雲彩下了神界,在人間的上空俯瞰人間,人間青山綠水秀美之地漸漸的吸引著她的目光,她所乘的雲彩也越浮越低,突然她被一處地底下泛著的焰紅色吸引了。

那是什麼?從魔域地下透上來的色彩,好像有著一股力牽引著她,讓她不知不覺的飛到了魔域的大荒世界中。

當她降落到了魔域的土地上,發現了那向人間透出明媚顏色的竟是一大片盛開的魔界之花。

珠珠紅花無葉,凄美無邊無際。

花叢中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背影,火紅色的頭髮在風中飛揚,微微凌亂,他身披紅色披風,著黑色盔甲,連背影那麼的氣宇軒昂。

她突然流下了眼淚,她突然知道了自己為什麼要投身進入這魔界之中,她終於知道原來她的蘇醒全是因為對眼前這個人的執著。

這個背影也因為異動轉過了身,那一瞬間,兩眼相對,他內心一驚,這是他每次清醒來一直思念的那個聖水精靈,她的容顏還一直是他見到她的最後一眼的模樣。

那一瞬間的心有靈犀,她朝他飛奔過去,他拚命的奔向她,最後她投入他溫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他,嘴裡喃尼著,「我等你你久到我曾放棄我自己,忘記我自己,停止等待你,可是最後,我卻因你醒來,只為找到你而生,離哥哥,請你不要在離開我好嗎?」

其實她哪裡知道,他最後離開她的時候,是奉師尊之命,進入了自己的命理情劫中,而他的劫竟是她!也因為自己無法放下對她的深情,才在情劫中迷失自己,讓心魔趁機蘇醒,墜入魔道,從此無法在回到無極天上。

他將她的臉托起,頭低下來,那微微顫抖的薄唇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他後悔他曾經退縮,讓她無望的期守了那麼漫長的時光,他恨這天意!恨這命輪!愛她,為什麼是違背天道,墜入魔淵,不愛她,活著每一日不如死!

所以,什麼是眾生,什麼是慈悲,他不顧,他要用盡所有的力氣,把這個天下拿在手中,做它的主宰,向天宣告,他是多麼愛這個女人! 腹黑總裁的契約戀人 沒有人可以給他和她的感情設成劫,沒有人在能阻擋他要與她相守一生。

好像過了很沉長的時光,他才慢慢放開了她,紅褐色通澈的眼睛看著她,一隻手為她拭去淚水,一隻手扣住她的手,緊緊握著,語氣堅定的說,「不要哭,這一生不要在為我掉眼淚,我只想把世界上所有的美好和快樂都給你,從此以後,連死都無法讓我再放開你的手。」

這一刻她眼淚卻流得更多,但嘴角卻彎起了幸福的弧度,她踮起腳尖再次吻上了他的唇,心裡默念著,往後餘生,即使萬劫不復,我也不會只在原地等待著你,我會追隨著你的步伐,不離開你半步。

「對了,離哥哥,我現在名喚微宮南,是神君他所賜之名。」

離天澤這時眉頭一皺,她好像忘記了很多東西,於是霸道的說,「你不許喚這名字,你只能叫桑榆,小榆。」

「桑榆?為何?」她輕啟唇齒輕輕的念了一遍,雖覺得無比好聽,但是也不明為何他會執著一個名稱。

「因為那是我為你取的。」

原來如此,她抿嘴一笑,「那好,世間從此在無神女微宮南,只有離哥哥的桑榆,小榆。」

離天澤聽了,嘴角彎出了一個無比好看的笑容。

後來,她才知道,這魔域荒土裡的遍地紅花,名為曼珠沙華,又名彼岸花。

彼岸花本是無色彩之花,後來因為離天澤每次戰勝心魔清醒時面對失去她的結果痛苦萬分,每日在這彼岸花前苦苦思念哀傷,花也沾染了他的傷感之息,最後他唯一的一滴紅色眼淚滴在了這彼岸花上,並迅速的漫延開去,從此彼岸花便擁有了火紅妖嬈的色彩。

彼岸花靈被這個魔界尊主的思念深深感染,於是花開之時都會散發出強烈思念的濃香和穿透界域的色彩,最終把尊主的心上人帶到了他的身邊。

後來,她便不再離開魔界,第一神女卻成了魔界尊后,讓三界詬病不已。

他為她建造了一個人間仙境一般的微界,把世上最美好的風景都放在了裡面,兩人在這個無人知曉的世界里度過了一段安穩幸福的時光。

離天澤被心魔佔領的時候會變得異常殘暴和凶戾,法術也變得高強,神魔難擋,當初天君墨亦城之所以能打敗他,是因為真正的他把心魔壓住了。

但是他們在一起的日子裡,神女微宮南聖魂珠體質發揮了作用,慢慢的,一點一點洗去了他的邪氣,正如數萬年前,她初見他的時候。

他清醒的時日越來越多,也漸漸放棄了爭奪天下的念頭,只想一世守在她身邊。

後來,離天澤竟離奇的變了心,轉而愛上了魔族之中一個同樣美貌非凡的女子,漸漸的不再出現在微界里。

她百萬年前在聖池中一日日等待,一日日絕望的感覺又重新回到了身體里,心如刀絞,萬念俱灰……

她在他要迎娶蝶女為妃時,傷心欲絕的要求墨亦城將她永遠的封印,歸於無極聖池中。

離天澤在她將要踏出魔界的最後一刻趕了上來,狠狠的抱住她不讓她離開。

「沒有你,我寧願馬上去死,求你,求你不要離開我,真的,求你了!」 薄少溺寵小情人 他帶著哭腔似的抓住她。

她麻木的搖了搖頭,「不,我們都不要在欺騙自己了,也許當初你只是錯將小時候的玩伴當成了愛情,其實,你沒有我,一樣可以很幸福。去吧,她還在等著你。」

她說完狠心的將他推開,幻身離開了這個令她心撕裂肺的地方。

離天澤悲憤交加的追她而去,「除了你,沒有誰!沒有任何賤女人!我已經把她殺了!你為什麼還要離開我!為什麼不肯聽我說完!」

直到他追到神界之門,沒有神族聖令的他無法登上天梯,這種失去的感覺讓他萬念俱灰,他頹廢的回到了魔界,躺在曼珠沙華中,用自己的雙月輪在自己的心口上劃過了一刀刀,體內的火靈血流出,迅速的燃燒著整個魔界。

火焰所到之處,萬物成灰,魔界生靈紛紛逃躥出界,為亂人間。

神界的貔貅迅速將惡火焚燒不滅的情局稟告於神君墨亦城,讓正好在場的她聽見。

本來已經對愛情已經心如死灰的她,聽聞他放棄了自己的生命,內心又驚起了波瀾,她不顧一切的再次跳入了魔域。

當她來到他眼前,看見這映紅了整個魔界天空的漫天大火,和一陣陣撕裂的哀嚎聲時,被遺忘的所有記憶都回到了她的身體里。

她想起了古神對她說過的話,心中更加悲傷不已,冰靈的藍色眼睛漸漸的失去了色彩,眼淚像在那一瞬間被抽干,只有內心在慢慢的滴著水珠,每一滴砸在心上,疼得無法喘息。

原來,我與你之間從來不止是愛與不愛的距離,還有生和死之間永遠無法逾越的鴻溝。

你生來是邪火之靈,本是為禍人間之靈,太虛元君心生憐憫將你留了下來,試圖改變這天意。

萬物之靈皆有命數,強行更改便會導致更多未知,於是我成你的劫,你還是無法逃脫成魔的命運。

我本是要為你犧牲成全你之物,卻也對你偏愛不改,最終是你為我而死,還要屠盡眾生。

我依然像當初一樣,沒有選擇,只有我死了,你才能重生,這個世界才能得到救贖。

水與火之身,本來就相生相剋,註定生死分離。

然後她化身為聖水澆滅了這漫天大火,也撲進了他的身體里,與他融為一體。

從此世間真正再無神女,桑榆。

洛清歌看著眼前的一幕幕,突然嚇到癱倒在地,這果然是先知的過往湖,每一個進入這湖中之境的人都能重現前生的事迹,得到前生被輪迴刷走的記憶。

她所有的一切記憶都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眉心中間出現了一顆硃砂花,那是曼珠沙華的形狀,分外妖嬈的綻放在她的眉心。

原來自己就是自己千辛萬苦所有尋找的聖魂珠之靈,原來自己就是他們千萬年來傳說里的神女,原來她竟輪迴到了無法預算年歲的未來之中。

原來她不曾放下過任何東西,心裡不曾拔去的執念使她的靈魂要回到這裡,尋找他,期待與他重逢。

原來她在未來世界中肉身的死亡就是為了現在的重生,原來她不是無緣無故就忽降魔界,她是尋找著他的氣息,一步一步來到她曾經刻骨銘心的地方。

原來微界里老魔鷹正是當年離天澤的衷心護衛,為他死守那片凈土無數年,那日她和殺冽影誤闖微界禁地,她找到了一直被曼珠沙華養護的身體,真正意義上的復活,才會讓老魔鷹擔憂重演千萬年前的慘劇,從而洗去了她和他的記憶。

原來她真的是所有世間水域的唯一主人,所以神鯨才會出現在她身邊,守護著她。

原來,她一直深愛不變的人竟是他!

殺冽影!

她記得她不是將他救活了嗎?為何他也同他一樣死去過,輪迴重生又回到了魔界里,雖然他的模樣有所不同,但是他的眼睛,他的脾氣,他的火身,他的雙月輪,獨角獸一切都沒有變!

唯獨同她一樣在輪迴當中忘記了前塵往事,她突然明白了這一世,他同樣為她付出的所有一切。

他也仍然愛著她,即使沒有了前世的記憶,但是還能繼續愛他嗎?那些悲劇會不會繼續上演?

但是洛清歌站起了身飛出了湖境,她來到老神仙跟前,「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知道了一切,我終於不用在糊塗的活著。」

北極神君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我這麼做是好是壞,但是…」

不等老頭說完,洛清歌打斷了他,「這一世,我便要逆改我們生死不休的命輪,沒有什麼天定的死律,我們相愛又何錯,我不會在讓它與芸芸眾生牽扯不清。」她說完便飛快的飛上了高空,她要用最快的速度到達他的身邊,把他緊緊抓住,一生都不放開。

北極神君沖著她的背影大喊,「你要守住他,守住這太平三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