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遞給她一份文件「走吧,沒有餘亦生,你這樣的人我這裡數不勝數。」

還能說什麼呢,拿過自己的檔案,追趕上去。

看著他們的背影,陸明生自言自語「這件事沒玩,你們早晚是我的部下。」

追上余亦生,想要解釋什麼,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看到她的樣子,余亦生開口「不用說了,事情經過大概已經明白,只是你我,從此不見。」

抓住余亦生,緊緊看著他的眼睛問「你愛過我嗎?」

「我想你誤會了,我們之間似乎用不上這個詞!」

眼角溢出淚水,咬咬嘴唇問「所以,你對我一開始就是假的。」

很堅決的聲音回答「第一次選你是因為那時恰好需要人擋住別人的視線,而你是那座酒吧最不可能動情的人,第二次是因為你找人查我,無奈之下只能出損招。」

其實對於這個答案,余亦生自己也不是很肯定。

雖然一開始就是一場遊戲,自己一開始就被利用,但其實比想象中已經要好很多。

收拾心情,問道「現在,重新來過,好嗎?」

有些無奈的搖頭「何必……。」

投入他的懷中,香唇湊了上去。

吻了半分鐘,鬆開說道「你沒有反抗,說明你是有感覺的,既然有感覺,為什麼要推開我?」

余亦生不知道怎麼回答,剛剛的一分鐘,他腦海里想了很多東西,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的女孩,藍古晴,劉婷莉,可是就是沒有她。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絕情的理由「分別之時曾說『再見會給你一個吻』,現在,兩清了。」

她抱得更緊,不願意鬆手,藍古晴看不下去,過來一記手刀,盯住余亦生「真是風流人物啊!」

伸手接住暈倒的易景晴,質問的語氣「現在你告訴我怎麼處理她,仍在馬路上嗎?」

太衝動沒有考慮,現在真不知道怎麼辦,低下頭委屈半分鐘,抬起頭吼到「沾花惹草,還來怪我,難道不能找家客棧,給她開個房間嗎。」

氣氛越發尷尬,夢梨雨插在中間「你們能不在街上吵嗎,好丟人的。」

擔心姐姐再發脾氣,夢梨雨拉著她離開。

打開易景晴的手提包,裡面有鑰匙,招手攔下計程車,對其餘的人說「你們先回學校。」

藍古晴氣呼呼上車「怎麼,我們在不好偷情啊。」夢梨雨一直緊緊抓住她的手臂,害怕姐姐一怒之下殺了這個女人。

伺機滿臉不敢相信,想不通這個兄弟有什麼能力,身邊怎麼會有這麼多美女。

看到車子遠去,劉婷莉的眼睛緊緊盯住,問道「大哥今晚會回學校嗎?」

林歡給劉婷莉一個擁抱,安慰她說「走吧,今天的事情已經夠多。」

緊緊抱住林歡,淚水止不住的流「你有忘情水嗎?」

夏凝冰過來,替她擦去淚水「莉莉,不準哭,像個女王一樣堅強。」

三個人抱在一起半分鐘,同時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至於另外兩人為什麼哭,誰都不知道,大概只是因為最好的閨蜜傷心,僅此而已。

南宮勝龍過去輕輕拍林歡肩膀「怎麼了,歡歡?」

轉身抱住南宮勝龍「一路上嚇死了,現在大哥又被別人搶走,為什麼?」

想起這一路的經歷,心裡都難過起來,這一趟,增長了見識,增長了本事,但也看清了江湖的面貌,見識了人心的險惡。

一戰之後,大哥變得太快,像是偽裝的人露出本來面目,漸漸展露的獠牙,讓一群人不敢接近,曾經的感情,有讓一群人捨不得遠離。

進退兩難之間,都迷茫了。

接受不了余亦生的變故,更加不能接受她們的哭聲,*開口「都停下,事情或許不如想的壞,等大哥回去再說。」

都知道在這哭很丟人,停止哭泣,整理心情,向著該去的地方走。

余亦生還記得易景晴家地址。

下車之後,藍古晴眼角含淚,轉過頭不去看他,說道「你的風流債,我不要上去。」

聽見遠去的腳步,她多希望能夠得到一句「清者自清,或者一切都已經過去,總之說一句,什麼都可以。」

然而沒有,余亦生抱起易景晴,步履堅硬。

夢梨雨一直盯住余亦生離開的方向,帶他身影消失不見,才轉過輕輕拽易景晴的裙擺「姐姐,師父走遠了。」

頃刻間失去了所有的堅持,跌坐在地上嚶嚶哭泣,問道「你說他會下來嗎?」

坐在藍古晴身邊,看著余亦生走的方向「師父不會拋下我,一定不會。」

她的聲音很堅定。

眼睛緊緊盯住那條路,等待那個身影出現。

藍古晴把她抱在懷裡,哭泣的聲音說「七年前他就扔下我走了……。」

「師父不會扔下我的,一定不會。」

夢梨雨再次重複,聲音依然堅定,沒有絲毫的猶豫懷疑。

眼睛始終在那個背影最後消失的地方,等待那個身影出現。

半刻鐘過去,那個身影沒有出現,有些焦急了,問藍古晴「姐姐,你為什麼喜歡師父?」

心情依舊難過,只是已經沒有那麼想哭,抽泣一聲回答「她說他會娶我!」

「哦,阿爸說那時候你只有十歲,十歲的小孩子說的話是不能當真的。」

「可我就真的當真了。」

聽見藍古晴的哭聲,夢梨雨似乎被感觸了,伸出小手把她摟在懷裡,眼睛盯住那個背影最後消失的位置,等他再次出現。

余亦生抱著易景晴,剛剛進去小區,聽見她伏在耳邊說「你還是愛我的,對嗎?」

放下易景晴,把挎包掛在她脖子上「既然已經醒了,願不再見。」

沒有給他轉身的機會,緊緊抱住「一定要這樣嗎?」

「宿命。」

「我不信。」

「我信!」

「是不是只有當我閉上眼睛,你才會心動,只有當我停止呼吸,你才會愛!」

我重生了億萬次 解開環在腰上的雙手「生命是最珍貴的,很多人想活,活著,才配被愛。」

愣愣的看著她,問道「我現在活著,你愛我嗎?」

轉身離開「對不起。」

從後面抱住他「別走,沒有你的日子,我很害怕,每天總是在凌晨的時候醒來,就是那天你離開的時間,爬到沙發上,蜷縮在你睡過的位置,你知道嗎,那種思戀,好苦,好苦。」

轉身抱住易景晴,微微顫抖的聲音說「那你應該也還記得,那晚我說過什麼。」

抽泣一聲,哽咽一聲「你說……,你說你是去往北極的人,而我是在69度的摩爾曼斯克,遇見我,有迷茫,有留戀,但終究是要走的。」 隱隱之中,洪佳欣就感覺希望又要泡湯了。

不然,羅陽進來就傳真氣了。

在洪佳欣看來,恐怕羅陽和花襲伊合計來騙她。

「羅陽,你答應過姐的!今日要傳真氣的!」洪佳欣惱道。

「班長,過去你就知道了。我沒說不傳給你?」羅陽正經道。

可洪佳欣已看出來了。

叫去花襲伊的房間,顯是有什麼事要談。

而拿血煞子的事跟洪佳欣沒有很大的關係。

剩下的就是談真氣的事了。

「你又要放姐的鴿子?」洪佳欣氣咻咻道。

見她眸子要紅了,羅陽連忙握住她的手。

「班長,我發誓會傳真氣給你的。我直說吧,有一種方法,需要你同意才能成功的。」羅陽凝視洪佳欣漆亮的雙眸。

聞言,洪佳欣輕撅了撅紅唇。

聽說可以傳,她心情好了許多。

「那是什麼方法?」洪佳欣問。

「班長,走,咱們過去就知道了。要花姐才能講清楚的。」羅陽說道。

於是羅陽牽著洪佳欣的手,出了房間,踅進花襲伊的房間里。

見洪佳欣來了,花襲伊笑道:「呵呵,他跟你說了?」

羅陽只是提了提,根本沒有講清楚。

是以,洪佳欣怎麼可能知道是什麼方法?

「花姐,他說有一種方法。」洪佳欣說道。

「呵呵,確實是有。你願意做那種方法?」花襲伊問道。

洪佳欣一問,得知是陰陽雙修。

再問詳細點,俏臉便紅了。

「姐不練!」洪佳欣拒絕道。

羞羞的瞥了一眼羅陽,洪佳欣神情更忸怩了。

羅陽訕笑道:「班長,不用急的。我們學第一種就行了。等你的脖子可以支承起我的重量時,就可以了。」

這話就相當於說:我只能以後傳真氣給你了。

慾火皇妃 洪佳欣滿心期待,結果還是被放了鴿子。

「羅陽!你不安好心!你故意不傳給姐!」洪佳欣氣咻咻道。

「班長,我的就是你的。」羅陽說道。

這話雖好聽,但不實用。

洪佳欣抬腳就踢過來,羅陽閃到一邊去了。

二人在房間里追逐起來。

羅陽繞著花襲伊轉圈圈,洪佳欣打不了他。

「花姐,你讓一讓,等姐揍他!」洪佳欣說道。

「花姐,不要走開。幫我擋住班長,她要欺負我。」羅陽笑道。

原本見洪佳欣惱惱的,現今氣消了不少,花襲伊倒替羅陽感到欣慰。

若洪佳欣鬧起來,不依不饒的,羅陽不知要哄到什麼時候。

「呵呵,你們別鬧了。佳欣,他會傳真氣給你的。等著就是了。」花襲伊勸道。

「花姐,他太可惡了。說了又說,卻不傳給姐。現在又找到借口不傳了。姐要揍死他。」

一面說,腳下不停,依然追打羅陽。

「班長,這幾天內,應該可以傳給你了。不用急,到時給多兩倍。」羅陽提了個條件。

結果還是有吸引力的。

洪佳欣嬌嗔道:「你又在騙姐!」

這時花襲伊出來擔保道:「呵呵,佳欣,要是他不傳給你,寶寶幫你揍他。」

聽了這話,洪佳欣才收住了腳步。

「花姐,你老實說,他到底有沒有請你幫忙糊弄我?」洪佳欣問。

事實上沒有。

花襲伊笑道:「呵呵,佳欣,別想多了。他還沒到那麼可惡的地步。他是真心想傳真氣給你的。就是你倆其中一個還沒做好準備。以你的能力,長則半個月,少則幾天,就能達到要求了。」

聽了這話,洪佳欣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急躁了。

不過她實在是太需要真氣了。

可惜不是羅陽的原因,而是她不能支承起羅陽的體重。

不然,羅陽都可以傳真氣給她了。

「花姐,我在上,他在下,那行不行?」洪佳欣問道。

「呵呵,恐怕不行。不過你們可以試試的。」花襲伊說道。

世事無絕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