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笨蛋,哪有這樣誇自己的,不過我老公還真就挺帥的,哎老公你倆大男人,怎麼跑過來喝咖啡了?」

陳浩猛的一愣,看小雪手托下巴看自己,正不知道該怎麼岔開話題呢,卻突然旁邊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聲音雖然低,但咖啡館更安靜,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看什麼看,再看眼珠子給你挖出來!」

「老實點兒,又想跪搓衣板了是吧?」

「人家都有老公了,你看什麼看,咱倆還沒結婚呢你就這樣,分手!」

這三個聲音,是從三個不同方向傳來過來的,陳浩這冷不丁的聽完,抬頭朝蘇墨雪看過來,見她也正在看著自己。

「小雪你看你,你一過來,把人家弄分手一對兒。」陳浩低聲得意著,才恍然明白了過來。

剛才,也就是小雪剛進來那會兒,他就看咖啡館的男人耷拉頭,女人氣呼呼的跟見仇人一樣。

只是剛才那會兒,還以為自己想的有點多,現在才明白不是自己想的多,是咖啡館的男人給小雪吸引了,也給女人們嫉妒了。

偷看美女,給老婆或女朋友抓個現行,沒那個男人能把頭抬的起來。

「老公,老公?你怎麼不說話了。」蘇墨雪的聲音。

「啊?哦沒想什麼,就是他們偷看你一眼,結果給老婆這事,怎麼想怎麼可笑。」

「笨蛋,他們偷看你老婆呢,你還在這兒幸災樂禍。」蘇墨雪嬌嗔著看過來,伸出小手打他了一下。

「不是幸災樂禍,是老天有眼,剛才沒聽見嗎,都已經有一對鬧分手了。」

「哎不對吧老公,他們偷看我,你怎麼不生氣啊,上次有人偷拍你還跟人打架呢。」

「不一樣,偷拍是耍流氓,偷看是羨慕我。」

「他們要是想看,就隨便他們看,反正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光能隨便看你,晚上還能抱呢對吧!」

「對你個大頭鬼啊,呵呵真好,咱倆認識這麼長時間,還沒有一次來喝過咖啡呢。」

「喝咖啡有什麼好的,還沒你做的包子好吃,哎對了小雪,要不明天早晨再給我做回包子?」

「想的美呵呵,才不給你做呢,做包子很麻煩的,天不亮就要起床……哦明白了,老公你剛才跟高伯伯說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就是因為包子啊。」

「什麼包子啊,我本來想說上得廳堂,入得洞、房呢,這不是看老高年紀大了,心臟受不了嗎哈哈。」

蘇墨雪沒再說話,只是看老公跟自己一本正經的耍流氓,頓時感覺心頭甜滋滋的,光顧著拿手捂上嘴巴咯笑了,根本都沒機會說話。

「哎對了小雪,你剛才不是說等朋友嗎,這個時間點兒也應該過來了,我用不用迴避一下?」

「不行,老公你陪我坐會兒唄,其實也不是什麼朋友,我都沒見過她……」

「蘇總對不起,我不知道您會親自過來,所以剛才就沒敢打擾。」一個女孩子,突然從旁邊來到了跟前。

「你是……哦知道了,你就是那個模特吧。」蘇墨雪不慌不忙的站起來,跟這女孩子握了個手。

這女孩子個頭挺高,身材也挺好,就是臉蛋兒不怎麼漂亮,還穿了一身黑色弔帶裙子。

只是這裙子不怎麼長,領口倒是挺長的,估計一彎腰都能露出來肚臍眼兒。

嗯?這女孩子,不就是之前送我白眼的那個嗎!

他剛來到咖啡館那會兒,這女孩子就坐在旁邊的桌子上,當時因為無意多看她兩眼,還給她免費送了個白眼。

「小雪,你先忙吧,我在外面車上等你。」陳浩看她倆在聊工作,就要站起來走人。

「老公不用,你又不是外人,幹嘛計較這麼多,再說了要不是你幫忙,公司還不用找模特呢。」

「啊?啥意思,一點兒沒聽懂。」

「猴子,你那老戰友猴子還記得吧,前段日子不是從他那買了一批珠寶嗎,這批珠寶成色挺好的,比以前單價便宜,成色還好很多。」

「所以呢,我就想著找個模特,給這批珠寶做個代言宣傳一下,然後就來咖啡館了。」

「哦這樣啊,看來猴子還挺仗義,看來做老闆也不容易啊,找個模特還得親自過來。」

「還不都怪你,早晨給菲菲撞見……然後,我才順便過來的,明白了吧。」

陳浩猛聽到這兒,才長哦了聲,光是沖蘇墨雪笑了笑,就沒再多說什麼。

因為今天是禮拜六,小雪不用去公司上班,可早晨自己在家正想親她的時候,給菲菲那丫頭一鬧騰,小雪才給自己找了個活干。

蘇墨雪也不知道這些,光是看陳浩沒有了再走的意思,這才重新把視線放在了眼前的模特身上。

「嗯你叫,麗麗?」蘇墨雪快速看她一眼,輕輕皺了皺眉頭。

「是蘇總,我叫麗麗,是盛世豪放的簽約模特……」

啥?不會這麼巧吧!

她是盛世豪放的簽約模特,我可是盛世豪放經濟公司的老闆……我公司的模特,來找小雪面試?

陳浩在心頭笑著,抬頭朝女人看過來一眼,見她還在做自我介紹,就沒好意思多說什麼。

「蘇總,我早晨接到咱們公司的電話,說要提前面試,然後就趕緊過來了。」

「嗯對,我是給公司打電話了,讓他們安排提前面試……你條件挺不錯的,基本符號我們的要求,但是我不能讓你做代言,不好意思。」

「蘇總您,既然我條件可以,那為什麼不可以?」女孩子稍微有點著急。

「不為什麼,因為你在騙我,對嗎?」

小雪聲音不高,語速也不快,但語氣卻沒給女孩子反駁的餘地。

這時,他看女孩子楞過幾秒,然後就有些尷尬的轉身離開……

「小雪,她都沒說幾句話,你怎麼知道在騙你?」陳浩探頭看過來,有些好奇道。

「笨老公,因為盛世豪放給我們推薦的模特,是另外一個女孩子,根本都不是她,那個女孩子比她形體條件好多了。」

春闈深閨相思夢 「盛世豪放也真是的,這麼大一個經濟公司,怎麼會有這種冒名頂替的事情,回頭再跟他們算賬。」

小雪啊小雪,你這賬估計算不成!

我就是盛世豪放的老闆!

「盛世豪放挺好的吧,小雪你別亂說,剛才還說沒見過這個模特,怎麼就知道是假冒的。」

「我沒見過這個模特,但見過盛世豪放發來的照片,哦對了老公,我手機上就有照片你看看,根本都不是同一個人。」

陳浩也沒多想,伸胳膊把手機拿過來,低頭這麼一看,猛就給吃驚的抬起了頭。

「小雪,我要說認識這人,你肯定不相信對吧?」 自己來到這罪孽學府已經很久了,當初來的時候想法很簡單,就是要學會結封印,但是在來到這裡之後,趙信的想法就完全改變了。雖說趙信來到這裡的時間不短了,境界提升的不算慢的,但是每當面對的對手無比強大的時候,趙信就恨自己的能力太小。

除了這些趙信還有著自己的一些朋友需要自己的保護,無論是姒萌萌和白澤,還是許久都不曾見到的,花一步和魔扎他們,更或者是剛剛和自己確立關係的銀靈子。當然還不能忘記那個可愛的女孩姚夢煙,自己的好兄弟荒,無論是在天界還是小洞天,都有自己看重的人,自己不能一輩子被困在這裡,必須要逃離,而逃離這裡的資本就是需要自己強大。所以這次的排位戰一定要取得好的名次,原本想要低調,但是為了生存自己要拼一次了,這也是趙信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求勝心。

「走,既然還沒有收走,那咱們就去待一會兒」趙信站起身子,喚上了白澤和姒萌萌去了古虎的房中。

「這才多長的時間,說沒就沒了」房中依舊是自己離開時的模樣,不過姒萌萌立刻就觸景生情,聲音有些哽咽了。

「好了,別傷感了,人死燈滅,都節哀吧」白澤拍著姒萌萌的玉背,安慰道。

「我知道,可是……」姒萌萌坐在了地上,雙手抱膝埋頭不說話。

「白澤,說一說吧,咱們班中都有哪些有實力的人?」不去理會姒萌萌,女人都是感性的,趙信理解,所以問白澤。

「咱們班中,厲害的應該是粼子鋒和萊歐」白澤想了想說道。

「萊歐?是那個看起來挺痞的?」雖然感覺白澤說的是那個人,但是趙信還是得確定一樣。

「對的,就是那個」白澤點了點頭。

「剩下的還有什麼人嗎?」趙信繼續問道。

「還有就剩下那幾人眾了,據說他們的實力很強,不過我並不清楚,對了咱們班中的勢力你知道嗎?」白澤問向趙信,其實也不怪他這麼問,因為趙信現在給他的感覺就是除了實力之外,剩下的幾乎什麼都不懂的小白。

「呃,我知道……」趙信略顯尷尬,其實這個還是自己剛剛知道不久的。

「那就好」白澤點了點頭,這樣也省得他繼續講了,早知道講那麼多很累的。

「按照你的說法,真的需要注意的只有他們兩個嗎?」趙信頓了頓,問道。

「其實大家的境界都相差不了多少的,畢竟咱們這個班的實力是整個罪孽學府中公認低的,也沒有十分強的血脈傳承」

趙信點了點頭,這一點自己確實知道,光從古狼和古虎就看得出來,他們兩個人的實力按理說的話已經很強了,但是奈何血脈限制,導致他們永遠都要比血脈強悍的人要差上一些。

關於血脈這一點,境界越高差距就越大,這也是為什麼花甲境界是十分重要的,最關鍵的是花甲境界可以使得血脈變異,變異血脈可以說是給那些血脈普通的傳承者一個福音。

「好了,休息吧」趙信說完閉上了眼睛,並不打算說話了,而白澤也非常自覺舒坦的躺了下去。

一天無話,這不僅僅是趙信這裡,這也是整個風華絕代班的現狀,所有人都養精蓄銳,等待著明天的生死一戰。都說修行無歲月,在這聚法廳之中,其實也沒有日夜之分,一直都是暗無天日的。

「又是新的一天,咱們該走嘍」白澤伸著懶腰醒了過來,卻發現有兩雙眼睛正在看著自己,頓時十分的尷尬。

「你是最晚起來的一個,快點吧」姒萌萌跟白澤似乎少了一絲靦腆,開起了玩笑,看樣子經過一晚上的休息已經恢復的很好了,一副副生龍活虎的樣子。只有趙信依舊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滿是疲態,不過並沒有引起另外兩人的注意。

「走吧,排位戰,我有點期待啊」趙信晃了晃發脹的腦袋,一馬當先走在了前頭。

等趙信三人來的班中的時候,還有一半的人沒有到,不過陸陸續續的也都來了,可能是因為排位戰的原因,這聚法廳終於熱鬧起來了,來往的人也非常的多。半個時辰后,這股熱鬧勁才褪去,這也是趙信第一次看到罪孽學府如此熱鬧。

「都來了啊?」在大傢伙靜靜等待的了許久之後,穆胖子緩緩的走了進來,看衣服也是非常新的,頗有點出入正式場合的意思。站定后,穆胖子整了整長褂的衣領,正色道:「出發……」。

隨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了房間,沒有走多遠,在一個房間前停下來了。這個房間和其他的房間不太相同,之前趙信也沒有注意過,但是此時看去的話,發現在那房門上居然有一層薄膜,如同蕩漾的水紋。

「去」

這時趙信握緊雙手,手尖虛划,一抹華光在空中閃過,那層薄膜被劃出了一道肉眼可見的口子。隨後整層薄膜化為了縷縷青煙散去了,穆胖子推開了門,剩下的弟子也跟著魚貫而入。

「嘩」

一進屋頓時豁然開朗,眾人的眼界一下子被打開了,一股清新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是什麼?水幕嗎?」

在一進門入眼的就是一大片的水幕,如同水波一樣,將整個房間都包裹進住了。而這一行人則全都站在水幕之前,波光粼粼折射在眾人的臉上,如同身在海中一般。

「這裡就是你們的戰場了」穆胖子指向了水幕,轉過身看向眾人。

「這裡?」趙信沒有參加過排位戰不太了解,不過當趙信看向其他人的時候,也都交頭接耳,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很快就有人提出了質疑,顯然也是不明白什麼意思。

「對的,這次和你們在初班的時候不一樣,這層水幕後面是一層結界,其中有陣法支持,你們進入後會兩兩一組進行匹配,勝者進行下一輪,而失敗者則和失敗者決鬥,直到決出前三名和后三名為止」。(未完待續。) 半中午,去郊區的路上。

陳浩一邊攥著方向盤開車,一邊扭頭瞄著副駕駛,看小雪在拿著小鏡子補妝,就沒忍住樂出了聲。

「老公,你幹嘛呀,人家補個妝有什麼好笑的。蘇墨雪嬌嗔著打過來一下,抿嘴咯笑幾聲,又繼續補妝道。

「我笑你小題大做,不就是去個模特嗎,看你從上車就在補妝。」

「那然後呢。」小雪放下小鏡子,扭頭看過來道。

「那有這麼多然後,小雪這老闆是你,是你去面試別人,不是別人面試你,明白了吧。」

「笨蛋老公,是你不明白,她不光是我要應聘的模特,還是你朋友,明白了吧。」

「沒明白,好像有點沒聽懂。」陳浩扭頭看她一眼,皺著眉頭繼續開車道。

「笨蛋老公,你朋友可是模特,模特審美都很高的,我這做老婆的第一次見你模特朋友,當然要好好打扮一下,回頭人家該說你老婆沒品位了。」

小雪,麗麗早就見過你!

我送你那幅畫,就是麗麗拿你照片給畫的!

陳浩笑著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因為小雪今天要見的模特不是別人,就是畫室的房東年小麗。

剛才,他和小雪在咖啡館的時候,看見手機上的照片是年小麗,就跟她簡單說了下年小麗的情況。

年小麗,是他開車撞倒認識的,是菲菲郊區畫室的房東,菲菲又主動讓她住在了畫室,方便給菲菲做模特畫畫。

但唯獨沒說,自己就是盛世豪放的老闆,年小麗還是自己公司的模特……

「老公,老公?」蘇墨雪的聲音。

「嗯? 我成了一條錦鯉 小雪怎麼了。」陳浩猛回過神兒,扭頭看她道。

「沒什麼,你老婆現在生氣了,還是哄不好的那種。」

「哈不是小雪,你怎麼跟個孩子似的,還哄不好的那種,我又沒惹你幹嘛生氣。」

陳浩看她扭頭看著窗外,也不看自己,光是氣呼呼的就有點納悶。

這時,蘇墨雪扭頭看過來,嬌嗔著打了他一下。

「老公,我剛才跟你說話,都喊了好幾聲老公也沒反應,你說我為什麼生氣。」

「哦這樣啊,這樣是該生氣,那小雪你剛才想跟我說啥?」

「沒跟你說嗎,你老婆我現在生氣了,還是哄不好的那種……不想跟你說了。」

「不說就不說,反正想說也沒時間了,老婆大人下車吧。」陳浩輕踩下剎車,就停在了這畫室門口。

畫室大鐵門沒鎖,是虛掩著的。

門口這大柳樹底下,有輛紅色的敞篷小寶馬,寶馬旁邊還放著一輛山地車。

「老公,這不是菲菲的車嗎。」蘇墨雪抱著他胳膊,一邊往耳朵上捋頭髮,一邊仰頭看過來道。

「嗯是她的車,旁邊這山地車是麗麗的,她倆應該都在畫室。」

「老公……那個,麗麗挺好看的吧,你都認識人家的山地車。」

「啊?哈什麼呀,我就是撞了這輛山地車,才認識麗麗的,上回過來還見她騎電動車,估計是給我撞壞了,山地車才剛修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