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葉福下去后,葉天調整了下情緒,看著變了一個人似的鄭雪,說道:「鄭雪阿……阿姨,您這次來了,便別走了,我之前正好搶到了一個福地,可以讓您修鍊的!」

看著眼前從這個容貌上來說,甚至比自己要小一些的鄭雪,葉天那聲阿姨叫得只覺很彆扭。

這話一出,鄭雪訝道:「小葉子,你居然搶到了一處福地,你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是無主福地開啟,正好被你搶到,那你這運氣可真好!

只是這天下的洞天福地有數,最近好像沒聽說哪個無主的洞天福地開啟呀!」

「不是。」葉天搖頭,「那是我剛搶的,從一個叫蠱妖族手裡搶來的!」

鄭雪更驚訝了,說道:「什麼?從蠱妖族手裡搶來的,你是怎麼做到的?雖然蠱妖一族的強者受先天限制。

無法擁有更強的實力,現在也不過只有一個鍊氣九層和一個鍊氣巔峰的存在,但這福地需要開啟通道,才能夠進入。

蠱妖族那就算打不贏你,也能夠關閉通道,根本進不去,更不用說去搶奪了!而且就算強闖進去,沒有通道的控制寶物,也是不可能佔領下來的啊!」

葉天撓了撓頭,笑道:「這隻能說是機緣巧合吧!」

說話間,葉天便詳細的將之前去往通縣,原本只是想和同學聚會,結果遇到蠱妖一族作祟,要害自己的同學。

出手救下同學,並打敗蠱妖少族長,奪到控制蠱妖洞通道的萬蠱鍾,並用夢魘法相吸走少族長的魂魄。

從而讓人控制少族長的身體,和平的演變之下,搶下了蠱妖洞。

對於鄭雪,葉天幾乎沒有任何的隱瞞,除了系統之外,包括他化自在咒印和法相的用處都說了出來。

之所以沒說系統的事,是因為系統的存在實在太驚世駭俗,畢竟只要裝裝逼,就能夠獲得逼格,從系統兌換各種寶物,簡單而迅速的提升修為。

簡直是太違反科學道理,讓人不敢相信,卻又真實存在,並且只有葉天自己知道。

所以恐怕就算是葉天說了,鄭雪也只會將之當做自己的夢話,根本不相信。

聽完葉天的訴說,鄭雪驚訝之餘,卻陷入到沉思之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片刻,鄭雪抬起頭,問道:「小葉子,你有沒有進入到一個叫夢境的地方?」

「夢境?沒有!」葉天搖頭。

「那就奇怪!」鄭雪疑惑的說道,「就我所知,夢魘法相的能力只能在目標人物入睡之後,才能進入目標人物夢中作祟,傷人乃至殺人。

雖然確實是強大能力,但像你說直接強拉人入夢,并吞噬人魂魄的卻不是夢魘法相能有的,而是夢魘法相融合的其他特殊力量傳承,從而誕生出的能力。」

重生小娘子的幸福生活 葉天也是驚訝,問道:「鄭雪阿姨,你是說愈秀兒的夢魘法相融合了你之前說的夢境傳承,是嗎?

之前愈秀兒有過入魔,後來我在追回她的時候,他化自在咒印能夠感應,卻不清晰,似乎進入到了奇異的空間,是不是你說的夢境?」

「那倒是有可能,這個叫愈秀兒的有你的咒印,命運上便和你已是一體,夢境會將她當做擁有夢境之鑰的你,從而開啟傳承考驗,也不是不可能!

好在這愈秀兒覺醒的是夢魘法相,和夢境傳承匹配度極高,從而兩相融合,雖然沒有夢境之鑰,但也順利的得到初始傳承,更讓夢魘法相的實力更進一步,倒也算是歪打正著了!」

鄭雪淡淡的說著,卻透出了令葉天無比驚訝的信息,他有點錯愕,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想了想,葉天組織了一下言語,問道:「鄭雪阿姨,你說愈秀兒和我在命運上為一體是怎麼回事?還有這夢境之鑰又是什麼?」

鄭雪歪著頭看著葉天,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反問道:「這些先不說,你重生之後,感覺怎麼樣?」

養鬼專家 這話一出,葉天猛的從座椅上彈跳起來,露出了無比驚駭之色。

要知道,相比於系統的存在,自己的重生是更加不可思議的事。

之前自己的實力尚弱,並不清楚這其中所代表的含義,只以為和那些yy小說中一樣,不過是尋常的事情。

隨著實力的提升,葉天越發的能夠感覺從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大事,大到他現在都不敢仔細去想,自己為什麼會重生了。

如果說系統的存在是違反科學道理,完全無中生有的話,那自己的重生絕對是違反因果律,或者說是違反時間悖論了。

要重生,就代表著不僅在空間,更是在時間層面上,干預了整個世界。

這樣的力量之大,恐怕用來足夠創造一個世界了,但卻用來讓某個人重生,可以說是浪費到了極點。

若不是有所目的,又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也許有人會說,這是不是太誇張了,只是一個人的重生而已,哪裡需要這麼可怕的力量。

可大家認真的想一下,不說在時間層面上逆溯而回,就只是讓一條河流倒流,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不僅需要讓河裡面的水倒流,更需要讓河裡面的魚蝦、沙草、堤岸的情況之類的,回到某一個時間點上的所在位置,這豈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這還僅僅只是一條河流,放大到時間層面上,所需要的可就不僅僅只考慮這麼一丁點了。

當然,也不排除有平行世界的可能,畢竟凡事都有可能,但這種可能性卻是微乎其微了。

因為就算真的有平行世界,在任何微小的變化,都足以影響整個世界的發展的情況下。

怎麼可能兩個世界會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差異,只等著自己的重生呢?

如果真的有,那也是有人刻意創造出來,這其中所需要的力量,甚至比時間逆溯更高,可能可能性更低。

可問題是,重生這種事情,卻真實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如何不讓隨著實力的提升,越發的感覺整個世界可怕的葉天驚詫,完全不敢想其中代表著什麼可怕的秘密。

所以直到現在,葉天都沒有將這個重生秘密告知給任何人,就算是和他有著親密關係的姜嫣然也一樣。

可如今,鄭雪卻一口挑開了,如何讓葉天不驚訝萬分,有些失措。

只是失措過後,看著鄭雪一臉好笑的神情,葉天微微的鎮定了一下情緒,若有所思起來。

「不對!從我感應到的鄭雪阿姨的實力,儼然不弱於我,她應該你能夠明白一個人要重生,背後所代表的可怕力量和秘密。

如果她知道我是重生的,哪怕是已經知道很久,再怎麼說也應該是用鄭重的神情來對待這事。

不可能是現在這樣一副輕鬆,甚至是看好戲的神情,那以鄭雪阿姨的性格會出現這樣的反應來看,就代表著重生這事有大問題!」

想可這裡,葉天終於徹底的鎮定下來,開始思索著自己重生后,前世今生的種種事情差異。

很快的,葉天便發現一個巨大的問題,那就是在葉天的前世,根本沒有任何修鍊者存在,甚至連武者都沒有見過。

可今生,什麼武者、修真者、吸血鬼、狼人、天使、神人乃至修羅之類,葉天都已經統統見過,也統統乾死過。

然而,這便是問題的所在,為什麼前世今生會有這麼大的差異。

同樣是出身柱國世家葉家,前世的葉天直到死,甚連武者都沒有見過,更不用說是高階的修鍊者之類的存在了。

甚至在後面絕望至極時,還能一把火拉著葉軒等仇人,一起同歸於盡呢?

別人不說,葉軒在那個時間點上,就算修為不進,也至少有著鍊氣七層的實力,怎麼也不可能被一個普通人這麼輕鬆的布局,然後用凡火燒死吧?

其實這個問題,葉天之前就已經有所發現,只是一直沒怎麼重視,只認為是自己前世層次太低,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所以才沒有發現。

至於葉軒,只是當做他是大意,或者說自己當時死的時候,沒有注意葉軒是不是真的死了。

可現在來看,這就是大問題所在了。

在聯想鄭雪剛才所說的夢境之鑰,以及所謂的夢境傳承,葉天有些明白過來了。

當下,葉天試著問道:「鄭雪阿姨,我的前世其實只是一場夢而已,是嗎?」

原本一點看好是神情的鄭雪,一聽到這話,頓時拉下了臉,喃喃道:「你這孩子,怎麼變得這麼不好玩了。

居然這麼快就看穿了,我還想好好看一下你驚訝失措的神情,再好好的調戲你呢!真是無趣呢!」

葉天苦笑,心道要不是你這樣一副看好戲的神情,提醒了我,我還真沒那麼容易看啊!

如今,在知道自己的前世,其實只是一場夢之後,自己並不是真正的重生,那便代表自己的身上並沒有可怕的秘密或者陰謀,葉天心中最大的負擔終於卸下,有一種身心舒暢之感。

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葉天的前世和今生,會有這麼巨大的差異,前世的那些想不通的事情,終於能夠得到解釋。

因為在離開葉家之前,葉天只是一個普通人,意識當中並沒有關於修鍊者存在的事情。

所以那個所謂前世之夢中,自然便不可能有修鍊者存在,甚至連武者都沒有,所有人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也就是這樣,他才能夠在絕望之際,拉著葉軒一起同歸於盡,從而自這前世的夢中驚醒。

只是就算是這樣,葉天仍舊心有疑惑,如果真的只是夢,那為什麼夢中開始時的很多人物和事情,都和現實一樣吧?

姜秋、姜嫣然、李易等,前世自己有遇到他們,今生也同樣遇到他們呢?而且性格也差不多?

當下,葉天便將這個疑惑問出來。

鄭雪一改之前的玩鬧,正色道:「很簡單,夢境之鑰可不是普通的東西,那是用於開啟夢境傳承的寶物,所以在你使用之後,自然而然便會聯結你的命運。

從而推演出你命運中會遇到的人和事情,種種的事情都是無比的逼真,從而給你進行心靈厲練,就像真的活過一世一樣,所以你夢中遇到的一些人,自然是真實存在的。」

葉天有些錯愕道:「這也太高大上了吧?這什麼夢境傳承真的有這麼厲害嗎?居然能聯結命運?不是嘴炮吧?」

「這個夢境傳承是非常厲害的傳承,你父親若不是已經自有奇遇,並不比在夢境傳承差,都有自己去拿下的打算了。

至於聯結命運這種事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這都是你父親之前交代的,我只是轉述而已!」鄭雪搖頭道。

感覺非常的不可思議,葉天問道:「那我父親既然給我留下這樣的夢境傳承,為什麼不是一開始就給我,而是要我經歷這麼久的苦難?」 鄭雪說道:「很簡單,因為夢境傳承的考驗並非一般人能夠通過,早早的給你,經過苦難歷練,你也是過不了的。

只有經歷的苦難,再由夢境之時引導你的一世之夢,你才有可能過得了夢境傳承的考驗。

這便是你父親的苦心,他知道和你母親離開之後,你勢必要遭受苦難,並且不會得到應有的修真培養,所以便將這夢境之鑰留給你。

交代我在你被葉家驅逐后,啟動夢境之鑰,給你增添人生經歷,不至於因為閱歷少而犯下大錯,從而做出一些蠢事。」

葉天想到什麼,又問道:「可我父親是怎麼能夠確定我被驅逐出葉家后,一定會跑到魔都的山脈附近,從而得到那裡的夢境傳承。」

之前愈秀兒便是在魔都那處暗影潭附近,突然間如同遁入異空間,只有隱約的感應,卻無法確認方位。

之後再出現,卻是莫名的跑到了波斯阿島,救出了露娜,然後又一路跑回到華國來,所以葉天才會斷定,夢境傳承便是在那裡。

至於愈秀兒為什麼在完成夢境傳承考驗后,會從帝國這邊突然出現在華國那邊,恐怕便和夢境傳承本身有關係。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你父親曾經說過,命運的聯結之下,有著夢境之鑰的你自然會得到夢境傳承。

現在來看,和你父親說的也差別不大,只是得到這夢境傳承變成是和命運一體的那個愈秀兒了!」

停了一下,看著葉天複雜的神情,鄭雪長嘆道:「至於你被許風華那歹毒女人下毒的事情,其實我早就知道,只是礙於你父親的交代,不能夠出手。

好在許風華也知道不能做絕,否則我便會出手,所以下的都是一些慢性毒藥,這些都要在你經歷前世之夢后,便會被夢境之鑰慢慢的清除了!」

聽完這些,葉天沉默了下來,沒有說話,心情很複雜,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原以為父母是突然失蹤,沒想到其實是有刻意安排,已經為自己鋪好了路,只是自己並不知道。

只是現在,就算知道所謂前世是父親的安排,完全只是一場夢,並且知道這夢非常不一般,能夠連接自己的命運,從而使自己做了一個非常真實的夢。

可葉天仍舊還有很多問題,那就是為什麼自己夢醒之後,會突然便有系統綁定呢?

隱約之間,當初夢醒的時候,自己聽到了什麼世界線更改的話語,似乎預示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很明顯,父親已經給自己留下的夢境傳承,所以這系統和父親絕對沒有關係。

而且前面也說了,如果自己的父親能夠給自己留下這樣的系統,那他又怎麼會帶著自己的母親突然失蹤,早就一路裝逼的統一地球了,好不好?

當下,葉天問道:「鄭雪阿姨,那你知道我父母究竟去了什麼地方?為什麼當年他們會突然間離開一丁點的預兆都沒有呢?」

「你知道聖域嗎?」鄭雪反問道。

「又是聖域?」

葉天驚訝出聲,短短的時間裡,他已經第三次聽到了這個名稱。

鄭雪說道:「看來你是聽說過的,你知道多少?」

葉天苦笑道:「不多,我只知道這聖域似乎便在龍脈之上,需要一個名為神之造物的東西,方才能夠進入。

這是愈秀兒從之前我幹掉的那些西方修鍊者的魂魄中,得到的信息,說起來這夢境傳承當真厲害,能夠讓人擁有這樣的手段啊!」

這時候,葉天已經知道夢魘法相併不是他之前所想那般厲害,能做到之前的種種,完全是因為夢境傳承的緣故。

否則夢魘法相要真的是如此的厲害,那其他十一種法相也不會差多少,擁有他化自在咒印的人早就天下無敵,哪裡會默默無聞,兌化的價格還那麼低了。

鄭雪說道:「關於聖域,你知道得差不多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至於夢境傳承確實是厲害,不然你父親就不會留給你。

只是其實夢境傳承本身並沒有這種手段,這是和這夢魘法相相結合后的能力,不得不說小葉子你的氣運無雙啊!」

對於夢魘法相和夢境傳承,葉天並不重視,而是想要進一步知道聖域的信息。

只是聽鄭雪這話,似乎她也只知道這麼多,葉天頓時皺眉道:「啊?鄭雪阿姨,你對聖域的了解也只有這些嗎?」

鄭雪說道:「嗯!聖域本身的消息極少,又處於那封印之地中,過了近兩千年來這麼久的時間,知道的人自然也就很少,信息也自然不多。」

吃貨偶像 葉天又問道:「那鄭雪阿姨,你知道聖域究竟是什麼情況嗎?」

鄭雪搖頭道:「不知道,我也沒有進去過,怎麼會知道聖域是什麼樣的情況?不過你父親之前離開的時候曾經說過,築基以上的修真者,要想有所突破,就必須進入到聖域之中。

但當年的一戰,聖域入口所在被封印,所以這麼多年的時間裡,只有寥寥無幾的人能夠進入,好像除了你父親之外,最有名的便是那詩仙李太白了!」

葉天驚訝之餘,同時對有些事也明白了過來,為什麼當初李太白能夠離開地球了,原來是通過聖域。

只是聖域的入口在龍脈,修羅入侵的入口也在龍脈,這裡面有什麼關聯?

心想著,葉天將這些事說了出來,想要從鄭雪這裡得到一些解答。

畢竟鄭雪無論是修鍊的時間還是實力,明顯知道的絕對會比他多。

聽完葉天說的這事,鄭雪卻一點也不驚訝,反而淡然的說道:「修羅入侵?這事和龍脈封印有關,但並不是主要原因。

其實修羅一族入侵,本來不是什麼大事,不過是有人養寇自重,從而藉機生事,之後聖域入口才封閉的而已!」

「什麼?」

葉天再次失聲,這消息帶給他的驚訝程度,遠超他第一次聽到修羅入侵之事,甚至比知道自己父母還在世更加的驚訝。 鄭雪說道:「沒有什麼好驚訝的?當時的那個年代,各個修鍊者之間都有自己的小算盤,所以自然有人想一家獨大了!」

葉天不解道:「一家獨大?怎麼一家獨大?修羅一旦入侵,必然是生靈塗炭,誰能夠獨善其身?」

「當然是那些有著洞天福地的血統類強者了!」鄭雪平靜道,「就算是修羅入侵成功,天下生靈塗炭,對他們也沒有任何的影響,反正他們也不需要靠龍脈產生的能量修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