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可是王絡卻是嘴角微勾,一動不動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但是他的目光也會時不時的仰頭看一下天際。

此時谷中的天空已經完全被濃郁的烏雲所遮蓋,此時的情景比沐青青動用屠靈棍功法的時候,強了不止幾倍。

看著半空之中神色自若的王絡,雲婉蓉的心裡突然微不可察的跳了一下。

這種感覺很奇妙,是雲婉蓉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有一絲絲的慌亂,更有一絲絲的甜蜜。

而另一邊的黑袍人,手上裹著那血色的霧氣,已經將屠靈棍緩緩的握在了手裡。

其中嗤嗤之聲不絕於耳。

但對方就如同沒聽到一般,眼底的那一抹狂熱,王絡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哈哈,我東西是我的啦!」黑袍人的聲音又恢復了先前那般的粗噶難聽,隨後他便落到地上,抬起另一隻手,猛的用拇指一劃。

那食指上便被劃出了一道血痕,看樣子,他是想要滴血認主,與那屠靈棍契約。

「不!」

沐青青慌忙向前跑去,她要阻止這一切,如果要是晚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撲通~!

跑出去沒多遠,沐青青便被什麼東西絆倒在地,很沒有形象的趴在了地上。

而她還是不顧一切的向前跑去。

「你大爺的,沐青青,別壞了小爺我的好事!」正當沐青青起身還要向前跑去的時候,腦海之中突然傳來了王絡的聲音。

「什麼?絡哥哥!」

沐青青一時間有些懵,她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王絡到底有沒有和自己說話。

「沐青青,你快些給我退回去,就等著看好戲吧!」王絡一臉得意的揚了揚眉。

這時沐青青才緩緩的抬起,確定確實是王絡在和自己說話,輕輕的點了點頭。

雲婉蓉追了上來,上下打量了一翻之後,看到沐青青沒有受傷才放下心來。

「雲姐姐我沒事!」看到雲婉蓉替她著急,連忙開口。

而另一側黑袍人已經試著將手指上的精血滴到屠靈棍之上。

就在這時,在天際之上的雲層突然壓得極低,其間翻滾的電弧似與那屠靈棍只有一步之遙!

而整個葯靈谷內,幾乎已經伸手不見五指!

咔嚓!

一道銀色的光亮瞬間劃過整個葯靈谷的上方,照亮了這一片小小的天地。

就在這片光亮閃過的一剎那,一條身長几十丈的銀色巨龍一閃而過。

而那銀龍垂著一雙眸子,目光冷漠的盯著手中拿著屠靈棍的黑袍人,僅僅只一瞬,那黑暗再次籠罩了整個葯靈谷。

「青青,你看到了么?」雲婉蓉難以置信的仰頭看著天空,她從來沒有看到這麼逼真而且如此龐大的巨龍,僅管它只是閃電所形成的。

「嗯,我看到了,絡哥哥真的好厲害,他召喚出來的銀龍,比我大了上百倍!」雖說如今谷已是黑暗一片,但沐青青那雙眼亮的眼眸還是如剛才的動作一般無二,死死的盯著那天空之上的位置。

啪嗒!

是鮮血滴落的聲音。

那黑袍人的精血終於滴落到了那屠靈棍之上。

嗷!

與此同時,天空之上傳來一聲巨龍的怒吼之聲!

緊接著大地一震顫抖。

「沐青青,快,退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在狂風席虐而來之前,沐青青只來得及聽到王絡最後的一句話,餘下的,全被怒吼的龍吟、風聲、天空之中的驚雷以及那能量的炸響聲所淹沒。

沐青青來不及細想,拉起雲婉蓉的雙手,憑藉自己的記憶,便開始向山脈的邊緣退雲。

她的直覺告訴自己,只要遠離那個倒霉的黑袍人,自己便是安全的。

事實證明也是如此。

接下來的時間,整個葯靈谷之中被充斥著各種各樣奇異的聲音,沐青青不得不捂著耳朵用來抵禦外界的那些聲響。

黑暗之中,沐青青感覺有什麼東西碰了下自己,下意識的伸手去摸,結果屠靈棍居然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大約過了半盞茶的時間,天空逐漸晴朗,烏雲也漸漸退去,葯靈谷的上空終於恢復了往日的平靜,而那溫暖的陽光也再一次照耀到了沐青青的身上。

感受著身上所傳遞過來的溫暖,沐青青突然感覺如同恍如隔世一般。

僅僅只是這幾個時辰的時間,居然經歷了好像比她以往十五年加在一起的事情還要多。

「雲姐姐你沒事吧!」沐青青抬眸,看到自己身前不遠處的雲婉蓉開口說道。

「我沒事,我們還是看看那個黑袍人怎麼樣了吧!」

雲婉蓉微笑著搖了搖頭,目光緩緩從四周掃過,最後,卻是停留在了離自己大約十幾丈遠的地方,那裡似是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 感覺這標題嘿嘿,不要想打多哦,絕B純潔的不要不要的。

怎麼說戚雲這個人呢,除了長得好吧,其他也還不錯啦,野外生存能力OK,當車夫絕對是大材小用了的,一開始不熟悉這廝還只是酷著張帥臉沒有一句話,不知道是相處的時間多了還是怎樣,這廝的本性漸漸顯露出來了,兩個字可以概括「毒舌」

「喂,你從哪裡找來的這麼個小怪物啊?」我拿手肘子搥了搥身邊的陸彥。

「嗯…..不滿意么?不滿意想怎麼教訓就教訓唄。」陸彥看著我一臉認真的說,臉上的表情寫著「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我罩你。」

「收拾他是遲早的事,我只是好奇這小子怎麼看怎麼不像個車夫,你到底是怎麼脅迫過來的啊?」

陸彥自顧自的點了點頭「這小子啊,我不認識啊,非要過來給我們當車夫。我看他這般有心,想著就成全他咯。」陸彥睜眼說著瞎話,還裝的一副就是這樣的表情。

「那麼說,你們這些大人物,用人都是這麼隨意的咯,人家上門你們就收?那樣是姑娘家送上門要嫁給你,你是不是也來一個收一個啊?」我微眯這雙眼斜視陸彥。

陸彥先是搖了搖頭道「這個夫人的話我就比較挑剔,一般人是入不了本少爺的眼睛的,要是入了本少爺的眼,那麼本少爺也不排斥多幾個順眼的夫人。」

「喲吼,敢問少爺是哪家公子這麼大的口氣哈?」還看的順眼就要往回收,撐不死你。

陸彥喝了口茶,面無表情。等了一會也不回答,在我放棄他會回答的時候,陸彥帥氣的甩了下頭,而後沖我一笑,那笑的意思我明白「我是靠帥氣征服別人的」

不要臉,看樣子陸彥也是個厚臉皮的。

反正打死我我也不相信,陸彥不知道戚雲的來頭,且說戚雲的名字,就不是尋常百姓的名字,看行事做派還隱約有貴氣感,那為毛非跟著我們呢?我一陣糾結啊。

突然姐姐溫柔的笑聲把我從思緒中拉回了現實,只見姐姐在收拾早上做飯的用具,戚雲也在幫姐姐收拾,但舉手投足之間卻不能把他跟普通老百姓相比較,更像是貴公子在嘗試從沒嘗試過的領域。

重生之最強劍神 一瞬間,我明白了「這臭流氓盯上我姐姐了」是吧,我姐姐也就二八年華,可不正好入那臭流氓的眼么?我吃了一驚,越看越覺得我看穿了這件事情的本質。

好你個戚雲,了不起。盡然把我姐,把也就把了,男未婚女未嫁的,但是估計只有智障會得罪小姨子吧,他應該瘋狂拍我馬屁才合理啊。

我撇下陸彥,向姐姐和戚雲走去。

「實在太謝謝你了,其實我可以的。」姐姐溫柔的向戚雲道謝。

戚雲依舊沒什麼表情「沒事,早點收拾好我們也可以早一步上路」

戚雲的面無表情看在我眼裡無非就是裝逼啊,把妹不是你這樣把的啦。

「你跟我過來一下。」我走近,向戚雲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跟我到一邊。

「妹妹,不可以對戚大哥無禮哦。」姐姐端著盤子聽我叫戚雲,以為我找他麻煩。

我大跌眼睛,這麼快就是戚大哥了啊?昨天不還是小哥小哥的叫嘛,難道姐姐真喜歡這冷酷型的?嗚嗚,不行,我不想要這樣的姐夫啊。

戚雲這次倒也乾脆,跟著我走,我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踱步向前,看到陸彥還站在剛才那裡看我,我用眼神告訴他「邊去,別瞎看熱鬧」

走到一邊,我轉回身。一路走來我故作神秘不發一言,想必無形中散發了一股威視讓戚雲不敢小看我,所以他才這麼給臉的跟我來,原來這廝是吃硬不吃軟的主啊。

我看著他不發一言,繼續擺譜。戚雲也就看著我面無表情。我心想這譜擺的夠久了,剛想開口。

「狼叫少女?」戚雲面無表情的臉,再提到這四個字的時候有了不同,很明顯是在隱忍笑意,我立馬破了功,差點口吐鮮血。

真是XXXXX(省略髒話10000字)。

「你才狼叫少女呢,你確定你要這要對我?」我故意掃了一眼忙碌的姐姐,成功的把戚雲的視線也引到姐姐身上。

戚雲很快轉回頭,不是很理解我指什麼。

我一副恨鐵不成鋼,這怎麼能看不出呢?這麼顯而易見的暗示啊。

戚雲依舊呆愣,我了個擦擦。

「你想追求我姐姐,你不該好好拍好我這個小姨子的馬屁么?」

戚雲思忖了兩秒鐘,隨後賞了我個白眼,我自動把他想成是小秘密被揭穿有些惱怒了。

「你也不要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雖然你只是個車夫,但我看你骨骼驚奇,天庭飽滿地閣方圓,想來是個大富大貴的命,而我姐姐呢也不再是什麼田大小姐了,再說愛情這種東西本來就沒有身份的限制」

我看了眼戚雲已經在捂額了,我繼續開解道「我是很開明的,雖然我不能代表我爹娘,但是只要你拍好我的馬屁,我一定會在爹娘面前為你美言幾句的,你還是很有希望的嘛,車夫也很有前途啊,我們家人不是這麼膚淺的啦,但是你追姑娘的手段也是太差了點吧,哪有這麼冷這張臉的啊?你是追人家還是嚇人家,嚇到手的可不是本事的哦,」我繼續在一邊吧啦吧啦沒完沒了的。

戚雲的臉已經由面無表情的變成了豬肝色,見我還有繼續講下去的趨勢,他猛地抬起頭,我知道他已經瀕臨不耐煩的最高點了,估計要衝我發火了,然而他卻對著我深吸一口氣繼而慢慢恢復了面色,恢復之後抬起腳就走。路過我身邊的時候還欠揍道:

「晚上狼叫,白天念咒…….」

卧槽,我指著他的後背簡直無語了,我好心好意的為他打算,他不為所動一臉不耐煩就算了,盡然還哪壺不開提哪壺,我跟你沒完。

「臭車夫,臭小子。」我罵罵嚷嚷的往回走經過陸彥的時候,小辮子被扯了一下。

「幹嘛啊?」我不爽的看著罪魁禍首陸彥。

「你啊,小小年紀倒真是夠能說的,腦子裡少點胡思亂想。你若真惹到戚雲,我可沒辦法救你哦。」陸彥一臉無語的看著我。

「那你倒是告訴我他到底什麼來頭啊,說又不說,又要看著我被他欺負。」我不滿的頂回去,絲毫沒有在意到好像每次都是我自找的。

陸彥摸摸了我腦袋,嘆了口氣。「真是個小孩子」

「幹嘛這樣說啊,我猜錯了么?不然戚雲還有什麼理由平白無故來給我們打下手啊,你有什麼更好的理由來解釋他的企圖么?」我不服的叫囂。

而陸彥已經龜縮進馬車了,我實在不想繼續體會昨天那半死半活的狀態了,晃悠的不肯上車,直到姐姐下來拽我上車。上車的時候戚雲那小子還衝我「呲」一聲。

我成熟的不去理他,而是走到「馬克「前面順順他的毛道「還是馬克最乖,不像有些人,不講理莫名其妙,不識好歹,哼。」

戚雲沒有再理我,然而「馬克」卻學著戚雲鼻子這一通氣呲到我身上。

天哪,這匹馬是戚雲這小子生的吧。改名字算了,從現在起叫,額?馬是它的象徵,叫馬戚?叫馬雲?天哪,這麼高大上的名字他可以取么?不合適的,你丫的還是叫馬克吧,不叫你舒克已經給你臉了。 看到那處大坑,雲婉蓉先是一愣,接下來一雙美目難以置信的看向身旁的沐青青!

「嗯?雲姐姐你看我做什麼?」沐青青有些心虛的問道。

「算了,我們還是快去看看師兄弟們怎麼樣了吧!」雲婉蓉拉起沐青青的小手,向慕山等人的身邊走去。

只不過她的一雙眼睛自始至終一直都在找尋王絡的身影,只可惜她並沒有發現他的半點蹤跡。

慕山與其他眾弟子已然已經倒地昏迷,除了那一名被黑袍人所殺的弟子,其他的並無性命之憂。

而且因為剛剛的那場驚天爆炸,王絡在最關鍵的時刻將他們送離到了最安全的範圍。

沐青青與雲婉蓉接下來的時間便是先後將這些弟子安頓好,最後,才來到葯靈谷剛剛經歷過大戰的地方,前去查看。

「雲姐姐好深的坑啊!」沐青青走到那土坑之邊,驚訝的開口。

雲婉蓉上前,看到那大坑足有一丈深,四五丈寬,坑底一片漆黑,但隱隱的,依舊可以看到一個人形的影像。

而那黑袍人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想來是已經被那銀龍轟得四分五裂了吧。

「不對,雲姐姐你看,那些小嘍啰的屍體都在,為什麼那個蕭元的屍體又消失了?」沐青青記得當時自己一棍將那蕭元打趴在地,也沒有來得及看看他到底是死是活,如今看來,他定是當時被沐青青打到吐血昏迷,而後在王絡與黑袍人大戰的時候,他又轉醒過來,趁著谷一片漆黑,所以逃跑了?

想到此,沐青青懊悔不已,早知道如此,當時自己上去再給他補上兩棍子好了。

「算了,也算他命不該決,如此,他都死不了!」雲婉蓉到是不以為意,搖了搖頭。

「可是雲姐姐,這一次的事情全是他引起的,如果在蒼炎國把他打死了,若許就沒有後面這麼多的事情!」沐青青噘著一張紅潤的小嘴,對自己非常不滿。

「都說不要生氣啦,我們現在可是有好多工作要做,如今師兄弟們全都昏迷了,我們兩個可是要清理善後了哦!保證你沒有時間懊惱!」雲婉蓉嫵媚的一笑,拉起沐青青的小手,便向回走去。

果然,起活來時間便感覺過得飛快,本就已是日落時分,此時已經入夜。

兩人累得腰酸背痛,自是在也沒有時間去想到底孰是孰非,而沐青青這一晚睡得特別的香甜。

第二日清辰,雲嵐宗內….

「宗主,不好了,剛剛老夫去靈牌閣例行巡視,突然間發現慕山與雲婉蓉等人的命牌暗淡無光!」莫天剛剛從靜修的狀態中退出,便聽到了白長老那慌裡慌張的聲音。

「可有碎裂?」莫天也是大吃一驚,因為這一次是慕天與雲婉蓉四人前去葯靈谷查探谷中被襲一案,本以為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可沒想到居然會如此嚴重。

「無碎裂,但是光芒卻是非常暗淡!」白長老站在堂下,輕輕一揖手回道。

「有無收到慕山的消息?」 從荒島開始吧 莫天知道慕山辦事向來穩妥,如果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他肯定會提前用傳音之術將消息傳出。

「沒有任何消息!」白長老沉聲回道。

如今消息沒收到,命牌又如此暗淡,此事確實不容小覷。

「你這便是去準備一下,我等前去葯靈谷親自查探一翻,看看到是何原因!」莫天一揮手,慕山與雲婉蓉都是雲嵐宗內上好的苗子,不容有失。

「是!」

白長老匆忙離去!

如此一來,半盞茶的時間過去了,那白長老人還是沒有回來,這到是讓莫天有些著急。

「這白長老辦事,何時也這麼不靠譜了?」莫天低聲嘟囔著,無奈之下,只得自己動身前去傳喚飛行坐騎,前往葯靈谷。

砰!

正在這時,大殿的門突然被人一下撞開了,白長老樂呵呵的從外面跑了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