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只是眼睛差點破相了。

眼看快要下課了,羅陽發了信息給肖大牛,讓他下課去叫張興隆到單車棚這邊來。

叮叮叮……

下課鈴響起。

過了一會子,肖大牛打電話來,說張興隆躲在教室里不肯出來。

「走,到他教室去。」羅陽說道。

帶著戴寶健來到張興隆所在的高二(2)班門口,走廊原本很多學生在課間休息閑聊,見到羅陽來了,都安靜下來了。

肖大牛在那兒等著。

「牛仔,他在班裡。」肖大牛說道。

「咱們進去好好給他上課。」羅陽招呼道。

隨即3人直接走進高二(2)班,沒人敢出聲,個個驚愕地看著。

當張興隆看到羅陽那一瞬間,滿臉驚惶。

「你是想在這裡跟我談,還是出去談?」羅陽冷道。

平時跟張興隆混的幾個男生站在旁邊,被羅陽用眼一瞪,都急忙低下頭,退開去了。

張興隆又驚又怒,瞪了一眼羅陽。

篷!

羅陽一腳踹過去,將坐在椅子上的張興隆踹倒。

在東風中學,敢打張興隆的,也只有羅陽了。

張興隆爬起來,抓起椅子撲向羅陽。

砰!

羅陽一個鞭腿打過去,將椅子連同張興隆踢飛。

重重地撞在牆壁上,張興隆倚牆滑了下來。

羅陽抓住張興隆的衣領,將他從班裡拖出來,好像拖一條狗一樣。

在高二(2)班,就有張興隆的跟班,但他們都怕得要死,縮在座位里,連看羅陽一眼都不敢,怕惹火燒身。

「打我兄弟!」

羅陽拖張興隆撞向牆壁,砰的一響,張興隆摔倒在地。

「說,這筆帳怎麼算?」羅陽又一腳踢過去。

張興隆渾身哆嗦著,已嚇得臉都白了。

作為高二的學生,現今被初三的學生揍了,這本身就是很丟臉的事。

可是張興隆在羅陽面前,便如一隻螞蟻在雄獅跟前,沒有絲毫的還手能力。

(本章完) 第二天很快,參賽人員的五人,觀戰之人,觀眾席上面眾人全部都趕到了中央廣場。

「今天已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前三之人可以獲得獎勵,參加王都大比」

藍擎天簡短的說了一句話,便不在多說什麼了,直接宣布了比斗開始。

「秦昊戰莫白州」

裁判聽見了藍擎天的話,馬上開始了主持大聲的說道。

「吼吼吼」

藍擎天和莫白州可是奪冠的熱門,沒有想到,兩人居然最開始戰鬥,這絕對又是一場龍爭虎鬥。

「哎,我的對手怎麼是你啊」

秦昊和莫白州同時走上了擂台上面,莫白州對著秦昊嘆息說道。

「嗯」

秦昊此刻有一些恍惚,對於昨天雲老說的那句話,雖然說不想,但是卻想了一個晚上,現在都還在想,此刻回答莫白州已非常的簡單。

「比斗開始」

裁判大聲的宣布說了一句。

「秦昊你到底在幹嘛?還要不要決鬥了?」

莫白州看著秦昊的眼神聽見了決鬥開始,依然有幾分深陷其中的味道,不由得大聲提醒說道。

「嗯,抱歉」

秦昊聽見了莫白州的話,回了神對著莫白州歉意的笑著說道。

「沒事,戰吧」

莫白州話落,便瞬間沖向了秦昊,秦昊可是一個強勁的對手,先下手為強。

「來吧」

秦昊已笑著低吼了一聲。

「彭!」

兩人碰撞到了一起,一股狂暴無匹的玄氣自兩人四周擴散而開,空氣已在兩人碰撞的擠壓之下不斷的爆炸,不斷的破碎,然後響起巨大的聲音。

「戰」

兩人再次低吼了一聲,然後交手的速度越來越快。

「嘭嘭嘭!」

這一刻兩人已經不是簡單的試探了,而是真正的動手了,狂暴的玄氣交叉在周圍,兩人動手都非常的兇狠攻擊要害,一個不小心便會落於下風,不慎便可能受重傷倒下。

「咻」

一聲輕聲,兩人身影交錯,然後同時倒退了回去,這一次簡單的碰撞交戰,都看不清出兩人是否受傷,應該勢均力敵不分上下。

「前面你先攻擊接下來,換我試試」

秦昊對著莫白州笑著說道,然後便看見了秦昊一步踏出,雄渾的玄氣自體內爆發而出,雷霆意境更是直接從天空之上灌注在了秦昊的體內與玄氣融合在了一起。

雷霆意境注入到玄氣之中,使得天地之間的玄氣狂暴了起來,不斷的爆炸,破碎,形成一個狂暴的玄氣風暴,這股玄氣狂暴充滿了毀滅的氣息,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雷霆玄氣不斷的在秦昊的空中凝聚,隨後化為了一道雷霆光束,雷霆光束爆發出強大的氣息,充滿了霸道,狂暴要撕碎天地一般。

「破」 「彭!」

狂暴的玄氣,在天空之中爆發開來,直接實生生的將數百丈之內的空氣盡數引爆炸開,砰砰的響個不停,猶如大炮一般,轟隆隆的炸個不停。

無數道驚駭的目光緊張的看著天空,哪裡的玄氣波動,已經狂暴到了一種相當駭人的地步,在這種波動之下,哪怕武將九段之人已會粉碎在這藍色和紅色交叉的玄氣之下。

「咻」

兩道身影交錯,一圈驚人的漣漪席捲而去,爾後兩人同時倒退了回去,看起來比較狼狽。

秦昊衣袍基本上都被燒焦了,整個人包括頭髮都成為了焦黑的顏色。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莫白州已不好過,整個人都好似傻呆了一般,整個人已焦黑了起來,身上不斷有雷霆劈啦啪啦的響起來作響。

如此狂暴的戰鬥交鋒,兩人不過受了一些皮外傷,顯然都沒有落於下風。

這一幕看得讓人震驚,興奮,沒有想到兩人之間居然還能夠如此狂暴的戰鬥,雷霆和火焰的交碰,雷霆與火焰的戰鬥。

莫白州輕輕一抖肩膀,將殘留的雷霆全部用勁力震碎了卸開,爾後眼神之中的戰意更濃,望向了不遠處的秦昊,他知曉這是一個勁敵,而且在交戰的時候,秦昊一直隱藏著什麼似的,並沒有全力戰鬥一般,反正莫白州有這個感覺,不知道是否真的如此就不知曉了。

因為秦昊每次都是如此的和其他人戰鬥,而且還有幾次差點死去。

「不管你的雷霆,有多強,有多狂暴,這一刻你終究會被我的火焰灼燒」

莫白州看著秦昊,戰意涌動,大聲的喝道,秦昊的實力太過於強悍了,他必須動用更強大的實力才有把握戰勝秦昊。

如今的莫白州已經不打算在去試探秦昊了,不準備在將戰鬥持續下去,若是這一擊他都不能夠打敗秦昊的話,那邊證明他確實不是秦昊的對手,他準備使用這一招分勝負。

心中所想,莫白州身形突然上空,只見得沒有任何的表情,雙手不斷的變化,一股狂暴的玄氣自莫白州的體內爆發而出,整個天地都是沸騰了起來。

「嘩啦啦"

隨著莫白州玄氣噴涌而出,一波波狂暴,沸騰的火焰玄氣在天空之中凝聚成形,最後在莫白州的身後形成了一道道火焰的海洋,狂暴而沸騰。

這些磅礴的火焰玄氣如液體一般流動,又如氣體一般飄蕩在天地之間,很快再次變化了,一頭數百丈大小火焰一般的火鳳出現在了天空之上,這頭火鳳宛如實質一般,正在浴火重生。

當然如此狂暴的的舉動,周圍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看向了莫白州,這頭火鳳的出現,整個天地都在開始的變化,天地玄氣變得非常的穩定,狂暴了起來,而且空氣都在不斷的升溫,地上的大地已在沸騰,隨時都可能融化一般。

重生初中校園:最強腹黑商女 「天火王朝,地級中階武技,火鳳天降」

藍擎天看著莫白州使用的這一招臉色難看了幾分,因為此刻莫白州極致不穩定了下來,臉色蒼白,腳步浮塵,顯然使用這一招都是勉強使用出來的,畢竟修為不過武將九段。 有羅陽在場,戴寶健敢打張興隆,狠狠地踢了幾腳他。

叮叮叮……

上課鈴響了。

「拖他下來。」羅陽說道。

隨即肖大牛和戴寶健兩人架著張興隆下樓。

很快來到單車棚。

一頓腳拳教訓完畢,羅陽問道:「還敢打我兄弟嗎?」

此時張興隆已被打到臉青鼻腫,鼻血,牙血都流了出來。

「不敢了。」張興隆哭道。

能見到張興隆哭的人,在東風中學,沒有幾個。

平時都是張興隆欺負別人。

「大保健,你想要他賠多少錢?」羅陽問。

戴保健想了一會。

「五百塊。」

「不夠你做大保健,賠個五千塊吧。」

說著,羅陽抬腳踢張興隆。

張興隆什麼都點頭,已成驚弓之鳥了。

「打電話叫人拿錢過來。你最好放聰明點。」羅陽冷道。

從教室被拖出來,張興隆的手機還留在班裡。

隨即羅陽藉手機給他打電話。

撥通電話后,聽張興隆哭聲道:「我欠了別人的錢,要我還五千塊,你帶錢到學校。快點,要不他們還要打我。」

雲流天縱 掛了機,羅陽說道:「跪下向我兄弟謝罪。」

張興隆哀求道:「求求你放過我,我會賠錢的。」

不待他講完,肖大牛走上去揮拳就打,拳頭打在肉上的悶響篷篷連聲。

被打了幾拳,張興隆才跪了下來。

在東風中學,張興隆經常要別人跪在他面前求饒。

現今他卻要跪在戴寶健的面前,算是初次。

「大保健,你來處理。」羅陽說道。

戴寶健滿腔怒火,一頓拳腳伺候張興隆,打到累了才收手。

大約過了2o分鐘,便聽到學校前門有車子和摩托的聲響傳來。

單聽聲音,便知來了不少人。

羅陽拖著張興隆走出前門,看到惡鬼張興凱帶了二三十人前來。

一看到堂弟被打到面目全非,張興凱大怒。

「砍死他!」

明知羅陽身手了得,仗著人多,張興凱指揮打手衝過來。

不過張興凱卻是站在外圍,不敢走近。

羅陽嘴角微微一揚,空手迎了上去。

自從學會了影拳,在附近還沒遇到過對手。

影拳的精妙之處在於能自動閃避,敵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相當於讓羅陽被動獲得防守能力。

對方雖有二三十人,而且個個手持器械,卻也不是羅陽的對手。

只聽到唉喲唉喲的痛叫,一個個打手倒在地上。

轉眼間,地上便或趴或躺鋪滿了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