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華凝洛撇撇嘴道,此人的妖孽是她生平罕見,不提那個奇怪的龜龜群,光光搞定聖樹認可,以及關閉禁忌祭台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采點紙寶材料算屁個事,為此得罪他你有病啊?

「九公主,你別玩了,好好說話!」

面對堂妹的耍潑華紫笛也沒轍,人家正宗嫡系身份擺在那裡,她也不好隨意呼喝,不由看向她旁邊的自己爺爺,搞不清兩人為何事而來,難道是因為新任宮主的事?

「誰玩了?要玩我也不跟你一起玩。」

說著,華凝洛從懷中取出一個玉竹朝夏鴻騰揚了揚,眨眼道,「華紫笛長老,我現在以新任紫竹林宮主的身份給夏鴻騰作證,這樣行不行?」

新任紫竹林宮主?

華紫笛沒想到這個堂妹空降的如此之快,不由急紅眼嚷道:「我不會徇私枉法的,就算你是新任紫竹林宮主作證也不行!還有,我懷疑此次作弊事件內鬼就跟你有關,此事我必上報執法堂要個說法。」

面對華紫笛的咆哮華凝洛也不生氣,平靜地看了她一下,才自嘲地道:「呵呵,看來我這個證人的身份還不夠重啊,好在此事還有更重量的人物可以作證,否則連我這個內鬼的標籤也很難撕下了!」

說著,她轉頭對站在一旁的夏鴻騰調皮地眨眼道,「夏公子,我幫不了你了,你快撒花,請大神出場!」

撒花一直是華紫笛出場的陣式,夏鴻騰沒想到不彈琴模式下的華凝洛居然如此調皮可愛,這畫風也太違和了,好在他看懂了她的眼神,馬上從懷中掏出一把桂花朝空中撒去。

華紫笛原本還想看看到底是誰願意為這兩人撐腰,看到桂花飄過發梢后,她忽然詭異地想到一個可怕的傳說,千萬年來,聖花從不離開聖地,否則轉瞬即枯,現在聖花在此人手中出現,那是不是意味著此人得到了聖樹的認可?

惹上總裁:高冷嬌妻不好追 如此說來,有如此手段的人,一切皆有可能,難怪華凝洛願現身當證人。

七供奉被華凝洛請來,就是要親眼求證那個傳說的,見到夏鴻騰真的從懷中撒出新鮮的聖花,就知道華凝洛所言非需,不由輕嘆了一聲。

這聲輕嘆聽在華紫笛的耳中,如雷轟耳,馬上莊重地跪拜道:「紫笛知錯,恭送大神!」

這一幕讓廣場上所有的人都沒有看明白,很多人忍不住跳起來看向前面道:「大神在哪裡呢?我怎麼沒看到,你們看到沒?」 正準備撒第二把桂花的夏鴻騰也看懵了,他也同樣沒看到有什麼大神出現華紫笛就跪了,不由茫然地看向華凝洛。

這丫頭玩的是哪種神通?

走的路線怎麼也跟莫無際一樣鬼神莫測?

華凝洛看到夏鴻騰懵逼的模樣就笑了,忽然像看到很好玩的東西一樣向他走過來,一下拉開他略顯破碎的外衣,露出裡面的紙甲道:

「咦,你這身紙甲款式相當漂亮嘛,哪裡學來的?紫笛長老,你眼神好,幫我看看這是什麼版本的?」

看到夏鴻騰這身漂亮的紙甲,華紫笛臉色很難看,不由過來彎身向華凝洛見禮道:「見過宮主,這種款式的紙甲我沒見過!」

這聲宮主叫出,意味著華紫笛已經放下身段,擺正了自己的位置。

能在蘇子放『千紙瘋爆』大招下毫髮無損的紙甲自然是上上之作,如此說來,今年的紙魁是誰毫無疑問了,剛才華紫笛對這點視而不見,什麼不會徇私枉法自然是打自己的臉,好在華凝洛只是藉機敲打,沒有完全撕破臉,所以華紫笛不得不承這個情。

華凝洛見自己的堂姐服軟相當高興,她沒想到認識夏鴻騰后,就能撿個實權宮主玩玩,笑笑道:「上古時期,紙寶百花爭放,我們沒看過也是正常的。如此傳承之物,依我看,應該當得紙門魁首之稱!」

都這時候了,華紫笛不得不恭稱附喝:「宮主英名!」

聽到此話,一旁一直拿著代表紙門榮譽紙令的蘇子放傻眼了,這個看上去天真無邪漂亮無比的小女生,怎麼說著說著就讓華紫笛跪了呢?

自己那三大箱的寶貝豈不是白送了?

不由看向她輕咳兩聲。

這兩聲輕咳一出,明眼人都知道他們之間有貓膩,華紫笛的臉瞬間就紅了,只能用華族秘法向華凝洛和自己的爺爺交待出詳情。

聽到背後牽扯到一個六品後期的靈龜師和一個上古紙門傳承的事,七供奉不由用秘法交流道:「宮主,無非一個魁首名稱而已,老朽覺得紫笛這種作法無可厚非!」

「無可厚非個頭,人家來頭更大,身後不但有兩個七品靈龜師,還有一個八品靈龜師。你不怕他們過來找你聊天嗎?」華凝洛毫不客氣地道。

華紫笛和七供奉直接傻眼了,真的假的?

華凝洛給了一個鄙視的眼神,愛信不信!

「宮主慧眼如炬,但憑宮主定奪!」華紫笛瞬間躬身認栽。

七供奉對華紫笛這個孫女相當看好,他自然不想她在此事有損形象,用秘法再次跟華凝洛交流道:「七公主,不如讓兩人並列為紙魁,算老夫欠你一個人情!」

並列為紙魁當得對那個六品靈龜師有個交待,算是給大家都能划個圓滿的句號。

能得到七供奉一個人情華凝洛還是蠻看重的,她不由看向夏鴻騰和蘇子放道:

「兩位公子的紙門傳承當得一奇,完全可併入頂級紙寶之列,經過再三討論,我們一致決定今年考試花開兩朵讓兩位並列獲得紙魁之稱,可同時進我紙門另一秘境捕取靈龜。當然,每次進秘境捕取靈龜成功率只有兩成,如若到時只有一個人成為靈龜師,另一人可是要撤銷紙魁名號的,不知兩位對此可有意見。」

說完,華凝洛似笑非笑地看向夏鴻騰,這個條件對夏鴻騰是非常有利的,因為這貨本來就是隱形靈龜師。

夏鴻騰已經有兩隻靈龜了,倒不在乎能不能再捉只靈龜,他在乎的是有機會能接觸紙令,看到華凝洛的眼神,知道這丫頭心中想著什麼,拱手道:「謝過宮主,我沒意見!」

蘇子放原本見到夏鴻騰身上的貼身紙甲時就以為大勢已去,如今見到這個新宮主這麼上道,就知道剛才華紫笛可能為他暗中出力不少,給了她一個不著痕迹的感謝眼神后,同樣對華凝洛拱手道:「謝過宮主,我也沒有意見!」

說完他又不著痕迹地瞟過夏鴻騰,此人絕對不可留,自己回去后,必須找義父要個頂級殺器讓他留在紙門秘境喂靈龜。

華凝洛從小跟聖樹玩在一起,功法通靈,如何沒看到蘇子放一閃而過的殺氣?

眉頭略皺,一下猜到他的心思,眼球一轉道:「原本三日後送兩位進秘境的,奈何上任宮主出了意外,三日後正是她起身之時,到時本宮絕對無瑕,現在本宮想提前送兩位進秘境,兩位的身體可吃得消否?」

「無妨,我身體倍棒,天生魁首的資質。某人這個魁首的身體有沒有水分吃不吃得消我就不知道了!」

夏鴻騰同樣也感覺到蘇子放剛才的殺氣,自己身上藥墨不少,他賭蘇子放身上沒多少好東西,絕對不能讓他有機會補充寶貝,這樣的話,到時拖也把他的身體拖殘!

「哼,本魁首身體自然也沒問題,上可上山打虎,下可下水捉龜,還請宮主速送我們進秘境!」蘇子放發現這幫人居然忽略了紙令在自己手中,這可是大先手,到時,一但情況不對,我立馬閃人,讓這個傢伙一個人留在秘境中哭去吧!

「很好!兩位果然都是人中龍鳳,臨行前有一點我還要交待,據傳,墨門和硯門的通天河秘境中都出現有鯤獸,此物兇猛異常,遇之切不可戀戰,一定要第一時間回來。還有,你們兩人不要離開五米之外,否則就離開紙令的傳送範圍,切記,一切以安全為重!」

這點華凝洛是真心交待,鯤獸出世的事已經被人完全證實,她可不想看到夏鴻騰成為那東西的點心。

夏鴻騰從她的眼神中讀出了對自己此行的擔心,笑笑道:「多謝宮主叮囑,在鯤獸嘴邊逃命我老有經驗了,一定會小心的!」

蘇子放聽到夏鴻騰還有臉把自己在鯤獸嘴邊逃命的事拿出來吹,直接無語了,同樣笑笑道:「多謝宮主叮囑,在下的運氣向來不會比某個倒霉蛋更差的!」

「如此,祝兩位歸來時都能成為靈龜師,記住,你們這次時間有五天,五天後這個時辰我們再見!」

說完華凝洛一揮衣袖,直接把兩人傳送走。

華紫笛隱隱在她的衣袖中看到一幅帝畫的影子,她沒想到自己這個堂妹在家族中的地位如此之高,老祖們連這東西也讓她拿來玩,難道這是要培養她當華族掌門人的節奏?

看向她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又尊重了幾分。

暗中一直關注這個堂姐的華凝洛對她的反應相當滿意,轉身道:「紫笛長老,剩下的事還要繼續辛苦你,三甲的公告和獎金記得按時發放,我要回宮中準備出殯事宜,就不陪你了!七供奉,凝洛先告辭了!」

「恭送宮主!」

看到華凝洛走後,七供奉和華紫笛相視一眼,沒想到這個九公主不但是修鍊奇才,就是御人處事上也是舒張有度,老練無比,果然天才的世界不是他們所能懂的。

素不知華凝洛回到宮主專用御室時,第一時間就是拍拍胸脯給自己壓壓驚。

要是此時夏鴻騰進到龜龜群的話,就能看到裡面全是江南江北兩大黑幫團隊為華凝洛出謀劃策的所有記錄。 群里眾人原本就一直關注夏鴻騰動向,聽說他居然在華凝洛新上任的紙門中參加大試,個個興奮無比,一定要華凝洛同步描述最新進展。

後來聽到那個主持長老明顯徇私枉法,眾人頓時群策群力,連帶著打壓收伏細節招式都寫了出來,華凝洛只要用自己的神識現學現用即可,現在看來,這幫人的手段明顯成功有效……

再次一眩后,夏鴻騰一聞到熟悉的江風就知道又到了通天河邊。

此處通天河依然滿目荒涼完全看不到任何參照物,夏鴻騰也搞不清此處離墨門和硯門的龜神廟有多遠。

「哈哈哈,終於讓我進到紙門秘境了,小龜龜們,快點出來,以後跟哥喝香的吃辣的!」

蘇子放一落地后就興奮地大喊大叫,夏鴻騰卻沒有被他的假象所迷惑,此人對自己的殺意沒有收斂起半分,自己一不留神絕對會被他背後捅刀子。

「停停,收收臉,別像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一樣好不好?要是這裡真的靈龜滿地爬,宮主會說只有兩成機會嗎?」夏鴻騰直接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目光,「捉靈龜要靠秘法的,沒有秘法你一邊玩著吧!」

「哈哈,你居然跟我說秘法?哈哈,笑死我了!你要是有秘法,還會兩次得到魁首都沒成為靈龜師嗎?我告訴你,你離我遠點,別把這個霉運傳染給我!」

「你牛,我竟無言以對!」

惡魔總裁的寵物老婆 夏鴻騰沒再跟這傢伙扯皮,進秘境的時間有限,雖然最長期限為五天,誰知道那個鯤獸會何時出現?

想來這傢伙沒捉到靈龜前應該不會提前離開這裡,夏鴻騰忽然發現如何從他手中搞到紙門令牌倒是個大問題,需想個好辦法才是!

最終,夏鴻騰沒有先去找龜神廟,免得讓他發現廟中的玄機,夏鴻騰四處看了看,準備尋找捉噬冥魚的道具,最好能藉此把蘇子放那傢伙帶到河裡。

素不知蘇子放作為六品靈龜師的義子,早被那便宜乾爹面授玄機,告誡通天河邊隨意去不得。

見到夏鴻騰神經大條地找到一根尖竹去叉魚,反而讓他看得一愣,連暗中好不容易蓄起的殺氣都泄掉,這人要是作起死來,都不用他動手了,真不知道他去了墨門龜神廟和硯門龜神廟是如何活著回來的!

夏鴻騰見到蘇子放沒有跟來,心中略顯遺憾,他熟練地又用辣仙椒捕來五條噬冥魚后,放血取眼,隨後在河邊不遠處架火烤魚,等待月照龜來。

蘇子放並沒有走遠,他見到夏鴻騰沒多久就從通天河中捉到五條噬冥魚后眼球瞬間放大,難怪這傢伙這麼有錢,要知道黑市中噬冥魚的眼珠已經漲到一千兩銀子一粒,五條就是一萬兩,魁首一千兩的獎金跟這東西一比,完全弱爆了!

魔鬼總裁今生請珍惜 原本還想遲點動手,現在看來,蒼天都要讓我早點動手啊!

「你老實告訴我,我大哥蘇寧策和義兄庄石是不是死於你之手吧?」蘇子放慢慢走過來,走到夏鴻騰的面前最終又問出了這個讓他最糾結的問題。

「有必要知道這個答案嗎?」夏鴻騰漫不經心地玩著太極術,對於敵人,言多必失,江湖準則,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有把柄落於他人之手。

「的確不需要答案!來時我義父說了,寧可殺錯也不能放過!」蘇子放說著,緩緩地從懷中取出一張黃色小怪紙,「能死在一張六品劍符之下,你也應該含笑九泉了!」

「含笑你個妹,你就不能等我吃完魚再動手嗎?」說是這麼說,夏鴻騰等到此人說出什麼六品劍符就知道不好,一腳朝他踢飛一根燃燒的木頭,隨後乘機扔出一塊三品靈蛇戰墨。

「鏗鏘!」

黃紙飛過,一道利劍出鞘的聲音過後,剛幻出來的蛇靈瞬間被斬為兩斷。

「沒用的,高級靈龜師的手段豈是寒門文寶所能抵擋!你這位曾經的貴族,難道不知道文寶之道,只是最未流的輔助類小道嗎?」蘇子放獰笑地道,「別掙扎了,我的劍符很快的,保證不會讓你感覺到疼!」

夏鴻騰很蛋疼,他沒想到蘇子放說變臉就變臉,瞬間失去了先機,果然榻床之側不能容他人酣睡。

「給我鎮壓!」一塊黑色石頭被夏鴻騰扔了出來,這塊石頭一出來后頓時迎風而漲,化為一座大山一樣直接壓下那張劍符。

待到兩者同時落地時,蘇子放驚訝地發現,自己這張很牛逼的劍符居然真的被一塊小石頭打回原形鎮壓住了,這是怎麼回事?

「噗!」

雖然這塊從龜神廟裡換來的鎮紙石有奇效,但是強行祭出,讓夏鴻騰的神識又負傷不少,一口精血直接吐了出來。

「哈哈,小子,我看你還能牛幾下!」

蘇子放再笨也知道夏鴻騰受的傷比自己重,乘你病要你命,他再次咬牙,同樣拼著重傷加劇強行再祭出一道劍符。

蘇子放用蘇家得到的上古洞府抱人家大腿,他的便宜乾爹自然不會只送了一張劍符。

劍符這東西對外人來說很稀罕,對會作的人來說,屁也不是,就像夏鴻騰能一口氣製作出一千張紙寶來一樣,蘇子放要不是自己剛受了重傷,他絕對還能同時祭出十張劍符來。

夏鴻騰知道自己如果再用鎮紙石跟這傢伙死磕,搞不好今天兩人都要交待這裡了。

通天河自己來過兩次,已經熟悉無比,完全可以借勢滅掉他。

要知道通天河裡雖然有恐怖的噬冥魚,但是自己有上次硯門秘境捉的火靈龜。

火靈龜沒認主前就喜歡在通天河裡捉噬冥魚吃,對付普通噬魚完全不在話下。

想到此處,他忽然快速地跳下通天河。

蘇子放沒想到夏鴻騰會跳下通天河,更沒想到這傢伙不但沒有被噬冥魚一下子咬成骷髏,還隱隱中看到一隻靈龜在他旁邊游來游去。

這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這樣也能遇到靈龜?

看到夏鴻騰隨著河水越游越遠,他不再遲疑,再次祭出一張紙寶如船一樣追了過去,只要追到十步之內,蘇子放完全有把握作到一擊必殺。

「哈哈,小子,認命吧,你是逃不掉的!」

夏鴻騰沒想到這貨這麼狠,居然不要命地追來,而且手中法寶更是層出不窮。

眼看對方越追越近,正要喚過火靈龜載他逃命,忽然,空中一道黑影如烏雲般掠過頭頂。

這烏雲他再熟悉不過,本能地大喊道:

「不好,鯤獸來了,快激發令牌回去……」

蘇子放明顯也發現空中傳來壓抑的氣息,抬頭望去時,只見一條大如雲朵的怪魚探出一雙詭異的利爪俯衝下來……

鯤獸早生靈智,前兩次被夏鴻騰逃跑時,它已經留意到那個黑黑的令牌,這次它第一時間就攻向那個東西,不讓對方有溜的時間。

蘇子放抬頭一看時已經浪費寶貴的一息,再作驚訝時又浪費一息,第三息時,鯤獸利爪已經轟然攻到。

正當夏鴻騰覺得他會被撕成肉片時,蘇子放的身上忽然激發出一道亮麗的光芒,隨後便見一個靈影浮現在他的頭頂上空大聲咆哮道:「這是我庄天重罩住的孩子,誰敢行兇?」

夏鴻騰沒想到蘇子放身上還有這種護身法寶,難怪千紙瘋爆都沒炸死,正想著逃生有望時,卻見鯤獸張開大嘴,直接把蘇子放和那道靈影一同吞入嘴中。

萬里之外,某個灰衣老者忽然吐出一口精血,怒叫一聲:「我靠,鯤獸!」 一口把人全吞下了?

太血腥有沒有?

看到鯤獸從水中鑽出不懷好意地看向自己,夏鴻騰深吸一口氣,無視它的威壓,反而像見到老朋友一樣微笑地打著招呼道:「嗨,小鯤,好久不見,想我沒?」

這口氣,這神情,毫無做作,完全很標準,不是夏鴻騰作死,用殘圖的話說,自信是戰勝一切邪惡的源泉。

最主要的是,殘圖緊急提醒:風靈草是鯤獸的最愛,鯤獸進化成大鵬最少需要十萬株風靈草,當年有人憑一株風靈草就把一頭鯤獸騙走賣了,你若是有三株風靈草還搞不定它,別說你認識我!

夏鴻騰當然不會讓殘圖失望,否則沒有殘圖作後盾,就不用玩了,分分種歇菜。

所以即使讓夏鴻騰上前跟鯤獸對咬,夏鴻騰也想說我能行!

「我們很熟嗎?我告訴你,現在跟我套近乎,已經遲了!今天不把你撕成人片后吃難消我心頭之恨!」

鯤獸氣憤地直接把神念噴到夏鴻騰的腦海里,自己動員了通天河裡的所有小弟,才在第三次時堵住他,它沒想到這人臉皮這麼厚,此時居然還有自信的微笑。

到底誰給他的底氣?

沒看到剛才那個誰的強者護身神念被我分分鐘吞噬嗎?

夏鴻騰看到鯤獸的大眼睛中閃著靈智的光芒就笑了,聽到鯤獸用神念對自己發出氣憤的咆哮,而且聲音像是小蘿莉,他的笑容更足了,伸出一根手指若無其事地放在面前搖搖道:

「呵呵,你還真的不能吃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告訴你,真的要說起來,我可是你的乾爹!」

「噗!」

聽到乾爹兩個字鯤獸直接像鯨魚一樣來了一個鯨噴,差點暈倒。

別以為它什麼都不懂,畢竟是在通天河中呆了千萬年的怪獸,被它吞過的人沒有幾萬也有幾千,它可是掠奪到不少人族的魂海傳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