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楚肖再度低下頭,用極為卑微的語氣說道。

眾人聞言,一個個都是大張著嘴巴,他們都知道,楚肖是一個從來都不知謙虛兩個字怎麼寫的人,怎麼會在此時如此謙遜呢?

可是,明眼人已經看了出來,此時的楚肖,臉色已經慘白,沒有了絲毫的血色! 銀面男子鄙夷的看著林欣兒像條狗一樣的跪伏在自己面前,眼中瞬間閃過了一抹快意的光芒。

林欣兒吃下丹藥,本以為自己已經沒事了,然而下一秒,她卻感到全身上下,一陣癢痛難耐。

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起來,直到林欣兒再也忍不住,開始發出呻吟,她這才終於意識到自己剛才吃下的解藥,可能有問題。

想到這裡,林欣兒不由得陰狠的看向銀面男子。

「你剛才給我的到底是什麼?那根本就不是解藥。」

銀面男子抬起腳步,繞著痛苦的蜷縮在地上的林欣兒走了幾步,然後緩緩的說道。

「我說給你解藥就會給你解藥,但是像你這種連親爹都能捨棄的毒婦,我可不敢相信你所說的衷心能有多少。為了以後你能兌現你的衷心,我也只是稍稍的加了些輔助物品罷了。」

林欣兒恨毒的看著銀面男子,這個陰險小人,竟是在她的解藥裡面又下了一種毒藥。

「你還真是陰險呢!」

林欣兒忍著全身上下那種猶如蟻噬的痛楚,咬牙切齒的說道。

「陰險!不至於!以後你會學會更多的東西。然而現在你要學會的只有恭敬!」

話一說完,只見那銀面男子的指尖上紅光一閃,林欣兒瞬間慘呼一聲。

一陣揪心裂肺的痛楚從她的身體中傳來,就像是要將她從中間活活撕裂一般,林欣兒凄厲的驚聲慘叫著,但是聲音卻只限於她的房間,外面根本什麼聲音都聽不到。

林欣兒痛苦的在地上翻滾著,那種讓她痛不欲生的感覺,簡直讓她想要快點死去。

然而除了痛苦之外,她根本什麼都做不了,身體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操控著自己一般。

直到林欣兒被折磨的七竅流血,口吐白沫。

那陣撕心裂肺的感覺,才慢慢停止了下來。

銀面男子看著地上那猶如死狗一般的林欣兒,厭惡不已的轉過身去。

「這次只是警告,以後說話最好長點記性,否則今天的痛苦也只是開始而已。」

也不管林欣兒是否還聽得到,那銀面男子一邊朝門外走去,一邊說道:「城主府最近太閑了點,該是舉辦宴會,邀請些學員來熱鬧熱鬧了,那個沐靈夕不是冥王的女人嗎?宴會上沒有她豈不是很可惜?」

說完,那銀面男子直接一閃身就消失了蹤影,只留下躺在地上苟延殘喘的林欣兒,一臉驚恐的瑟縮著。

原本子夜一直追在那銀面男子的身後,然而在經過一片山谷的時候,子夜剛一衝進那片樹林,就知道自己中了埋伏。

等到他反映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周圍布滿了高級幻陣,幾乎可以說一步一幻境。

雖然憑藉子夜的修為,這些幻境根本不足以對他造成什麼威脅。但是,等他衝出那一環接一環的幻境的時候,他卻再也找不到那銀面男子的身影了。

第一時間,子夜放出了手中的靈蝶。

關於銀面男子被跟丟的信息,瞬息之間就到達了宮佑冥的手中。 當沐靈夕來到夜元鈺房間中的時候,就看到夜元鈺正睜著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沐靈夕見夜元鈺已經醒了,連忙上前詢問到:「夜元鈺,你醒了,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夜元鈺在看到沐靈夕過來之後,仍是一臉的茫然。

「我這是還活著?」

夜元鈺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一想到當時的狀況,夜元鈺心知自己必死無疑,然而當他再次睜開眼睛之後,卻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而且那被自己強行解開的封印,似乎又被封印了起來。

沐靈夕見夜元鈺眼中那不敢置信的神色之後,直接笑出了聲。

「你當然還活著了,不過我倒是快被你嚇死了。」

沐靈夕拿起桌上的水杯遞給夜元鈺說道:「先喝點水吧!要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要儘快告訴我啊!」

沐靈夕一臉嚴肅的看著夜元鈺說道,畢竟受過幾乎致命的創傷之後,沐靈夕希望不要給夜元鈺留下什麼後遺症,否則她的心裡時刻都無法安寧。

夜元鈺直到喝下一口水之後,這才驚喜的確定了自己還活著的消息。

「我居然沒有死,這簡直太好了。」

沐靈夕有些無語的看了夜元鈺一眼,這孩子居然現在才接受自己還活著這一信息,他認為自己已經死了的信念到底是有多堅定。

「是啊!!你還還沒死,這確實是個好消息。」

「你不知道,在我解開封印的那一刻,我居然看到了一個強大的影子,我還以為那是我的來世呢!」

夜元鈺一臉激動的看著沐靈夕說道。

感情這丫的,還想著來世的事呢!

「你先過完你這一世吧!來世的事情如何,等你死了以後在考慮吧!」

沐靈夕從不遠處的架子上拿下一條布巾,直接朝夜元鈺扔了過去。

原來自從那天的爆炸之後,沐靈夕只顧著搶救夜元鈺了,結果夜元鈺被爆炸衝擊的一臉的灰塵直到現在還掛在臉上。

經過汗水的沖刷之後,現在早就已經變成了花貓的樣子。

不過夜元鈺還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形象,只以為沐靈夕給自己布巾只是用來擦汗的,順手就擦了起來。

「我身體中的那個封印,是誰做的。」

夜元鈺不知道自己的周圍還能有誰,能將自己體內那強大的修為封印起來。

左擁右不抱 「宮佑冥啊!他幫你封印的光系修為,不過好像已經融入了一部分,並沒有完全封印。」

沐靈夕一臉認真的看著夜元鈺,在看到夜元鈺一臉若有所思的時候,接著說道:「所以,你還是趕快查看一下自己的身體有沒有事吧!要是有什麼不適,我們也好儘快補救啊!」

夜元鈺在聽了沐靈夕的話后,微微的在體內調動了下靈力,在發現靈力運轉一切正常之後,對沐靈夕點了點頭,說道:「好像沒什麼問題,一切都挺正常的。」

聽到這裡,沐靈夕終於放下心來。

「那就好!」

中午簡單的吃過飯後,夜元鈺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中。 「是嗎?如今這天池城是怎麼了?連楚肖都學會謙虛了?」

而墨堯此時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在那楚肖的話音剛剛落下的一瞬間,墨堯便是這般說道。

而墨堯此話也著實是讓得眾人非常贊同,不過,場下的眾人之中,也有一些認識墨堯的,他們都知道,墨堯如今已經是年過七旬的老頭了,怎麼今日看起來,竟然會如此年輕呢?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此時也是不攻自破了,之前的墨堯在天池城掀起了一場驚濤駭浪,然而真正見過墨堯本人的卻是少之又少,因此,在天池城的人們口中也有著各種版本不同的猜測。

有些人甚至說那是一頭妖獸,根本就不是人類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此時,在墨堯此話落下之後,楚肖臉上的表情更是難看,然而他也無可奈何,誰讓他和墨堯之間有著深仇大恨呢?

而且,此時的楚肖自然也清楚,根據墨堯說出來的話,能夠輕易的推斷出,如今的墨堯對於楚肖依然是極為憎恨。

這一點,可不是此時的楚肖想要看到的。

豪門閃婚,小蠻妻太迷人 「呵呵,墨前輩說笑了,我本就是芸芸眾生之中的一葉扁舟而已。」

楚肖臉龐極為僵硬的笑了笑,卻是說出這樣一句話。

此時此刻,楚氏家族的眾人也是飛速趕了過來,他們還沒有看出來這個白袍青年就是傳說中的墨堯,所以,此時的他們雖然能夠感受到白袍青年超強的實力,但也依然是護主心切。

不過,若是他們知道了這個人就是墨堯的話,想必會一個比一個跑得快吧!

墨堯再度用淡然的眼神看了楚肖兩眼,然而卻是沒有多說什麼,當即便是再度將目光落在了葉天的身上。

盯著葉天的身體打量了許久之後,墨堯卻是微微皺了皺眉說道:「小子,我今日前來,是為了我的目的,你是為了什麼?」

聞言,葉天也是微微一怔,葉天沒有想到,墨堯竟然會這樣跟自己聊天。

說句不好聽的,當年墨堯在天池城叱吒風雲的時候,葉天還沒有出聲呢,說起來,葉天和墨堯也只是有一面之緣而已,怎麼今日看起來,墨堯跟自己這麼熟悉呢?

不過遲疑了片刻,葉天自然也不敢怠慢墨堯的話,當即便是抱了抱拳說道:「回前輩的話,在下此番前來,也是為了在下的目的。」

「哦?有趣,那麼,你的目的是什麼呢?」

墨堯聞言,也是饒有興緻的皺了皺眉,而後便是再度問道。

「那麼敢問前輩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葉天沒有絲毫的遲疑,似乎早已經猜到了墨堯會這樣說,當即便是這般說道。

畢竟在葉天的心裡,墨堯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麼,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謎,所以,這個問題也算是此時的葉天下意識問出來的。

逍遙神醫 而墨堯聞言,非但是沒有生氣,反而是大笑了兩聲,而後說道:「哈哈,很少有人敢這樣跟我說話,你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說著,墨堯的身體緩緩前行,而後來到了葉天的身邊,再度笑了笑,之後便是說道:「我的目的很簡單。」

說著,墨堯臉龐之上的笑容緩緩受了起來,漸漸漏出一抹凝重之色,說到一半,墨堯微微頓了頓,片刻之後,卻是用森冷的目光看著此時的葉天說道:「復仇!」

最後這兩個字,被墨堯故意壓低了音量,讓得那兩個字聽起來,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而葉天聽到這兩個字,也是微微顫了顫自己的手掌,不過葉天畢竟還不知道,楚肖所謂的復仇,到底是怎樣的復仇?復誰的仇?

一切都是未知,葉天自然沒有忌憚的必要,當即便是再度說道:「我的目的也很簡單,復仇。」

葉天的回答和墨堯剛才的話幾乎一模一樣,當即便是讓得墨堯再度皺了皺眉,而後目光再度移向身後的楚肖,看著楚肖,墨堯皺眉說道:「也是他嗎?」

葉天沒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堅定的「嗯」了一聲。

而墨堯看到葉天默認,當即便是再度將目光落在葉天的身上,而後繼續問道:「那老傢伙,哪裡得罪你了?」

墨堯的這句話,讓此時的葉天差點笑出來,比起年齡,只怕墨堯已經是楚肖的兩倍!而此時聽到墨堯說楚肖是個「老傢伙」,也的確是有些滑稽。

如果將年齡放在一旁的話,倒也沒什麼,畢竟現在的墨堯看起來如此年輕。

而葉天此時也是再度怔了怔,而後便是說道:「陳年舊事了,提起來難免傷神,如果墨前輩不介意的話,不妨讓我先復了仇,咱們再聊?」

此時的葉天也算是看了出來,墨堯最近這段時間如此大費周章,卻只是為了復仇,而且復仇的對象也不是自己,這樣一來,葉天自然也是鬆了一口氣,此時說話也是更加輕鬆了起來。

墨堯聞言,臉色當即便是一沉,而後用極為認真的目光看著葉天說道:「小子,我倆的仇可有二十多年了,你真的打算要跟我搶?」

葉天此時也是無語的摸了摸鼻子,沒想到的是,墨堯這個老傢伙竟然會有心情幽默,也是讓得葉天有些無奈。

不過,葉天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當即便是說道:「不敢不敢,若前輩如此著急的話,晚輩自當成全。」

說著,葉天便是緩緩後退,給墨堯留下了足夠的空間。

然而,不料那墨堯此時卻是再度一笑道:「哈哈,不過,我若是讓你先,你有把握戰勝他嗎?他可是魂覺境初期呢!」

噓,讓我獨享你的寵 聽到墨堯這句話,葉天心中當即便是有些著急,這老傢伙一言一語,卻看不出絲毫要行動的跡象,這樣耗下去,到底是什麼用心?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前踏一步,而後極為堅定的說道:「如若前輩肯給機會的話,晚輩就獻醜了!」

說著,葉天體內的靈力能量再度涌動而起,甚至,在此時此刻,葉天周圍的空間都是有些扭曲了起來! 每當他一看到宮佑冥那冷冷的神色,就下意識的有一種想逃的感覺,也不知道沐靈夕是怎麼在宮佑冥的面前,做到淡定自如的。

送走了夜元鈺,沐靈夕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中,開始練習起剛剛掌握的術法合成技能。

宮佑冥打開自己手中接收到的靈蝶,一道信息自靈蝶中飛出。

宮佑冥只是看了一眼,然後就將靈蝶放了回去。

這隻靈蝶就是子夜放出的那隻,上面記錄了子夜對銀面男子情況的彙報。

宮佑冥看著城東的那片區域,眼中一抹幽深的光芒閃現。

結合鄴城彙報的情況來看,那銀面男子應該就是雪旎千燁無疑了,至於他來到彌城的動機,宮佑冥不用想都知道。

之前有人想要偷偷的將雪旎幽的屍體,從城門上取下,但是根本無法奈何宮佑冥在那裡所設下的陣法,所以,最終失敗離去。

在那個時候起,宮佑冥就已經知道雪旎千燁來到了彌城。

今天他貿然出動,而且耗費這麼多的幻陣阻擋來子夜,再聯繫林旭所發出的城主令,想必那雪旎千燁與林旭之間應該是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他倒是要看看這雪旎千燁能有多大的道行,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興風作浪。

想到這裡,宮佑冥揮手對著子玉說道:「讓林旭過來見我。」

子玉躬身領命之後,身影一閃就消失了蹤影。

不一會兒,林旭那滿頭大汗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宮佑冥的面前。

「微臣參見冥王殿下!不知殿下召喚臣下前來,所為何事。」

宮佑冥此時正百無聊賴的躺在紫靈桂的樹下閉目養神,聽到林旭的聲音之後,並未睜開眼睛,只是語氣淡淡說道:「聽說你今天發了城主令,全城捉拿銀面賊子,不知道捉到了嗎?」

林旭不知道宮佑冥怎麼會想到問這件事情,但他卻不能實話實說。畢竟要是讓冥王知道,自己女兒去找沐靈夕報仇的事情的話,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想到這裡,林旭只是含糊其詞的說道:「這個賊人膽大妄為無法無天,已經造成了城民的恐慌,所以微臣為了彌城的治安,這才發布了城主令,全城封禁,全力捉拿那銀面賊人。不過直到剛才為止,還沒有找到那賊人的蹤影。」

宮佑冥聽完林旭的話后,微微抬眼看了林旭一眼,然後冷聲說道:「林城主知道欺瞞本王是什麼結果嗎?」

林旭剛一聽完,頓時如遭雷擊,他不知道自己哪裡漏出了破綻,居然被宮佑冥看了出來,當下也顧不上什麼後果不後果了,直接一臉緊張的跪在地上解釋著。

「殿下息怒,微臣不敢有所欺瞞,句句屬實,還望殿下明察。」

宮佑冥聽了林旭的話后直接從軟榻上坐了起來,然後朝身後的方向擺了擺手,然後不耐的說道:「看來林城主還不知道本王的規矩,你們將他帶下去,長長記性。」

說完,只見一道黑影瞬間自宮佑冥身後一閃而過,直接來到了林旭的面前。 終於,在葉天話音落地之後,墨堯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反而是靜靜地站在一旁,做好了一副看好戲的準備。

而楚肖此時卻是極為著急,面對葉天他已經有些招架不住,剛才還好是有方尊前來救場,然而墨堯出現的一瞬間,方尊便已經是灰飛煙滅,此時此刻,再度面對葉天,楚肖自然是極為驚慌。

更何況,此時的楚肖非常清楚,自己即便從葉天的手中逃脫了,只怕也無法從墨堯的手裡逃脫,楚肖自然能夠看得出來,此時的墨堯只是還有心情開玩笑而已,如果等會墨堯來真的,那麼墨堯一出手,自己就得化為黑灰!

這一點,此時的楚肖非常清楚,所以,他臉上的表情在此時極為難看。

不過,在這短暫的時間之內,楚肖也是明白,自己此時如果不和葉天對戰的話,那麼便沒有絲毫的機會,如果對戰的話,說不定還能在對戰的過程中尋求一絲生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