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秦琛臉上的笑容一滯!

你妹的不行呦!

可看著嬈嬈臉上那抹擔憂,他很愉悅的「暈」了過去。 男人直挺挺的在自己身前倒下,讓嬈嬈忍不住一驚。

低頭,一把拉下了秦琛的遮面,蒼白的臉龐躍然出現在視線里。

他的額頭汗水密布,太陽穴兩邊隱隱還能看得到跟根暴走的青筋。

錯愕間,秦瀚著急的撲街了嬈嬈懷裡。

「媽咪,秦叔叔是因為救我才會受傷的,你快救救他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救人當前,嬈嬈沒時間去考慮太多。

遠處的港口著火,自然有人要去善後,追過來的Ben看到自家老大裝暈技術嫻熟,便裝模作樣的撲過來表示了一下關切,然後就去處理事故了。

嬈嬈不疑有他,自己抱著兒子讓鐵牛背上秦琛便往外走。

他們是開著車子過來的,一上車,秦琛的外衣便被扒光了。

積壓了許久的血已經成了褐色,嬈嬈眉心不自覺地就擰出了一個大大川字。

「姑娘,我來吧。」

鐵牛在一旁說著,卻是沒有搭把手的意思。

眼瞼微垂,醞釀著一絲淺淺的戲虐。

誰說女人是天生的演員,這男人想要偽裝起來,輕輕鬆鬆都是影帝級別的!

「不用,你帶瀚瀚再去檢查一下,沒事就早點睡。」

重生學霸女神 「那麼大一個國際小學,竟然還有監控死角。這也虧得是瀚瀚運氣好,又有秦琛出手,若是換成一般的孩子,能有好下場嗎?」

沒有當父母,便永遠體會不到那種因為孩子而擔驚受怕的心態。

嬈嬈煩悶的囑咐道,鐵牛一一都應了下來。

是啊,這次是運氣好。

那麼下次呢?

他還是連了家族那邊的網路,才查出來這個綁匪Jone的真實身份。

而且,這還是秦琛去了。

若是換成嬈嬈,再失去了理智暴走一下,怕是整個洛城的國家碼頭,都可以狗帶了。

「我會處理的。您放心。」

他恭敬的說道,這是已然立下了保證狀。

嬈嬈額首,沒有再接話。

此刻她的眼睛里,都只剩下了眼前這個昏迷的男人。

在他的後背上,已然是一片模糊。

傷在他身,痛在我心。

像是會傳染一般,嬈嬈掠過秦琛背部的手也開始抽搐著。

鑽心的痛瀰漫在血液里,心在抽搐。

「你怎麼那麼傻!」

「他又不是你兒子,你怎麼能獨身一個人去呢?」

嬈嬈自言自語的說著,手上的動作卻是很快。

一絲不苟的將秦琛後背的傷口都處理了個乾乾淨淨,猶豫了片刻,這才從藥箱里取出一隻特殊的紅色液體,合著消炎藥一起,注入到了秦琛身體里。

火辣辣的感覺從手臂之上開始蔓延,強烈的灼燒感險些讓秦琛綳不住無法繼續裝睡下去。

實在是太難受了,他感覺自己的血液都沸騰了,在身體的跳躍著,蹦躂著,一寸寸吞噬著他的理智,折磨著他的神經。

難道嬈嬈看出自己是在裝暈,所以故意想要整他?

秦琛古怪的想著,很快自己又推翻了這個念頭。

嬈嬈不是這樣的人,真有什麼事情,定然會直接說的。

斷然不會欺負一個病號。

可這tm到底是神馬啊!

好熱有沒有!

「唔,看來吸收效果還不錯。」

嬈嬈觀察著秦琛的反應,一隻手捏住他的手腕。

這液體不是別的,正是嬈嬈自己的血清提煉加上各種名貴藥材萃取而成一種類似於基因葯的營養液。

不說別的,單單是能解百毒這一點,就已然是價值練成。

更何況這藥液可以增強人體的活性,換個不好聽的說法,就是傳說中的能讓人延長壽命的東西。

這放到哪個國家和工作室都是會讓人為之瘋狂的。

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人都想擁有鳳凰血的原因。

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人形壽命機器。

當年,玉祁也是以玉家幾乎一半的家產,加上數10瓶這種基因葯,才換取了龍家的合作。

畢竟,這藥液雖然寶貴。但是嬈嬈只有一個,她體內的細胞也就那麼多,全然無法進行臨床試驗,會不會若干年後有什麼後遺症之類,這些全是未知。

短暫的烈火灼燒感之後,便是鑽心的癢。

這是基因融合再造的必經過程,身上像是同時爬滿了成千上萬隻螞蟻,弄得秦琛恨不得抓狂。

忽然萬分後悔,自己到底哪裡想不開,才會裝暈啊!

想象中的貼心小福利木有,受虐到是妥妥的啊。

汗水順著秦琛的手臂,脖頸,浸濕了床單。

嬈嬈本能的回頭想要呼喚一下自家助理,看著緊閉的房門,這才想起自己打發去鐵牛去處理別的事情了。

看著雙目緊閉的秦琛,嬈嬈劃開平板找到這特殊藥劑的使用方法。

連忙又在車裡弄好了木桶,連人裹著床單直接丟進了木桶里。

鐵牛和玉祁一樣,處女座出了名的完美主義者。

這房子設計的也都精確到了毫克,也幸得是配好的,不然嬈嬈還真抓瞎。

按下開關,一道煙霧便從木桶里升騰起來,整個車廂里,煙霧繚繞,宛如人間仙境。

嘩啦啦,冰水隨之而出,木桶里的煙霧更大了。

嬈嬈一邊感慨著自家舅舅的設計的變態,一邊又開始扒拉秦琛身上的床單,說明書上寫的,要裸著泡才最有效。

一翻折騰下來,秦琛本來是裝暈,後來隨著體內的基因液被中和,竟然坐在木桶里睡著了。

這裡是嬈嬈的地盤,他無比安心。

「爸爸,爸爸!」

車子剛剛進入瀾庭別院,一個小小的身影便從大門奔跑而出,緊接著,是一道步伐已然有些蹣跚的身影,老管家忠叔。

秦琛怕看到家裡的東西傷感,便換了房子。

這裡素日里都是忠叔在住,加上他餵養的幾隻胖橘。

「噓!」

「你爸爸還在睡覺,不要打擾他!」

嬈嬈看到說明書上的副作用,說什麼人大概會昏睡一段時間,也就沒有去想別的。

一邊將小蘿莉抱在懷裡,一邊指著那碩大的木桶解釋道。

小蘿莉等著寶石般璀璨的大眼睛,勾著腦袋往盆里看。

瞥見秦琛的確如同嬈嬈所說的那般安詳在木桶里睡著,她立刻乖巧的閉上了嘴巴。

「漂亮阿姨。」

她仰著腦袋,將兩隻手牢牢的環繞在嬈嬈脖頸處。

「乖,怎麼了?」

「我們可能還要在車裡坐一下,現在儀器還在加藥,等20分鐘才能結束。」

嬈嬈指著布滿眾多符號的儀錶盤說道,全然沒想起自己懷裡的小姑娘才5歲。

不過小蘿莉還真的看的七七八八,要不怎麼說有時候基因真的是個很強大且可怕玄學的東西呢?

「嗯嗯嗯。」

「我就是想要你抱抱我。」小蘿莉乖巧的說著,似乎是怕嬈嬈累著,她主動自己從嬈嬈身上跳了下來,乖巧的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腦袋枕著嬈嬈的大腿,兩隻手纏繞著嬈嬈的手臂,那是一刻都不願意鬆開的。

「我不是一直都在抱著你嗎?」

嬈嬈哭笑不得的拍著她的腦袋,語氣越發柔和。

小蘿莉懵懂著雙眼,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

「可是……」

「我想要你一直都陪著我,還有小哥哥。」

嬈嬈一怔,腦海里不由得的浮現粗了自家兒子被鐵牛抱走時糾結的表情。

她低頭吻了吻秦思嬈的額頭,低聲問道。

「思嬈,可以告訴阿姨實話嗎?」

「你和瀚瀚之間……」

「阿姨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和哥哥爭執,他也不會被人擄走,不會被人擄走,也不會使得爸爸去救他,才受了傷……」

小蘿莉兩隻手放在胸前,一五一十的把下午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說了。

嬈嬈時而眉頭緊鎖,時而舒展。

但是事情已然都過去了,她也不想去追究到底是錯誰對。

尤其是小姑娘,她是真心喜歡的。

但凡學校的安保設施全面一些,可能悲劇也就不會發生。

「別難受了,都過去了。」

嬈嬈抱著她,低聲的哼著她自己也不懂的歌謠。

小蘿莉顫抖的身子漸漸平靜,臉上掛著淚痕帶著笑容,倒是有一種異樣的美好。

「時間到了,爸爸是不是可以出來了!」

「漂亮阿姨,我們可以不可回家,我有點困了。」

小蘿莉不好意思低著頭,輕輕的晃悠著嬈嬈的手臂。

嬈嬈起身檢查了一番儀錶盤上秦琛的各項指標都恢復到了正常,壓在心口的石頭,安全著陸。

只是……

她要怎麼把人弄回去才好?

以她現在的力氣倒是可以直接把人給扛回去。

可如果這樣的話……

自己會不會嚇到小傢伙。

正想著,老管家忠叔迎了過來。

雖然嬈嬈此刻依舊戴著那副特別的眼睛,可忠叔還是一眼認出了她。

繼承者的女人 「夫人!!!」

老人家熱淚縱橫,一把握住了嬈嬈的手。

蒼老的手指老繭連連,可嬈嬈卻莫名感覺到了一股親切。

玉家也有老人,可那些老頭不知道為什麼都怕她,說是名義上的一家人,可感覺,卻還是沒有眼前這位親近。

「管家叔叔嗎?麻煩您派幾個人把秦琛背進去吧。」

嬈嬈淡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