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當時母星的動、植物於人類長達五十年前的戰鬥,眼看勝利在望,人們可以恢復平靜的生活的時候。從母星之外的宇宙飛來了異種動物,也就是這個時候人類翻倍的智力發揮了用處,研究出了飛往星際的飛船。把戰場從母星轉移到了星際,期間人類發明出了各種厲害的武器,如:機甲,戰艦……

據說宇宙變異后,除了最初慌亂過後,不論種族,人類達成了空前團結,全民皆兵的地步。星際戰爭延長了二百年之久終於結束。戰爭結束後人類貪圖於享樂,首要就是美食,戰爭時期食物成了最珍貴的物資。

經過了第一代人的研究,星際美食早已超越了母星時代,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吃不到的。就算你年老牙齒掉光,也有各種口味的營養液提供。還有各種入口即化的美食讓你享受味蕾的盛宴。

「嘶~」於明明吸了吸口水,本來是在普及星際史和她寫小說的淵源,但是一想到美食就有些停不下來,她有些不舍的將最後一點燒餅小口咬進嘴裡。當然,那些美食於明明是沒有享用過的,大多是來首都星后聽同學說的,還有就是歷史課上老師普及的,星際的歷史美食佔了很大比例。除了美食,人類還發明了各種適用於懶癌晚期患者的產品,家務機器人,自動行走的皮質輪椅等等,隨著這許多的便民電子產品的入世,人類的體質便差了許多。許許多多的日常瑣事都被機器做了。人類卻越發的不滿足,身體上的需求滿足了,近年來他們更加追求精神上的享受,於是,各種小說平台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於明明大學的時候,正是小說發展達到了質的飛躍的時候,那時候同學嫌棄她出自貧窮星,不願意於她說話,她空餘的時間都會用小說打發時間。偶然的一個機會,讓她了解到一個寫小說的大神的稿費高達百萬信用點,這還不算小說改編成全息網游所得的上億信用點,她理所當然的心動了。

來到首都星后,她有一個渺小的願望:希望有一日能接父母來首都星玩一玩,帶他們嘗嘗同學口中所說的美食,領他們去首都星著名景點看一看。這個願望她誰也沒說,連願望的對象她父母也沒說。因為與其說了做不到,讓父母失望,還不如哪天做到了,給父母一個驚喜。

當看到寫小說的稿費這樣高的時候,她就決定動手寫小說了。雖然說她也了解到這只是小部分大神的收入,更多新人小說作者收入都不怎麼樣。但不管怎樣,她都打算動筆試試。那時候她正住校,還沒有電腦,她的小說都是一個字一個字在本子上寫出來的,寫的緩慢。

畢業的時候,她的小說也快完結了。於是,她留在了首都星,在這個貧民窯里租了一間房子。又去廢品回收站淘了一台舊電腦。將她手寫的小說一個字一個字的輸入電腦裡面去,又花了一個多月將這本小說完結。

於明明吃完燒餅,把燒餅包裝袋扔進垃圾桶里。將錢包、手機和鑰匙裝進紅色手提包中,提起包就出門了。

逛了一個上午也沒有找到什麼好工作的於明明,正準備打道回府。卻在拐角處撞到了一個人。對方手上拿了一杯咖啡,滾燙的咖啡潑了過來,於明明下意識的拿手上的手提包檔住了臉。

咖啡潑在了包上,於明明才反應過來,她的手機還在包里。顧不得對面的人,她趕緊拉開手提包的拉鏈,把手機從包里拿了出來。按了一下鎖屏鍵,手機亮了起來,她才鬆了一口氣。

「土包子,想碰瓷,姐今兒心情好,就賞你一個智腦。」話音剛落,一個紅色的東西砸了過來。

於明明下意識的伸手接住,手裡的是一塊紅色腕錶樣的東西,她在首都星上學時看到過同學戴在手腕上,是時下星際最流行的通訊工具。電腦和手機集合的升級版。她這才知道自己剛才急於拿手機的舉動讓別人誤以為是碰瓷得。

於明明抬頭望去,對面站著兩個女人,前面的穿著米白西褲,上衣是白色雪紡七分袖,領口垂下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黑色的大波浪捲髮一直垂到腰側。咖啡應該是她的,因為她的手中還拿著一個空了的紙杯,此時聽了身旁女人的話,微微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

在她身側,一個身穿大紅色連衣裙、塗著艷紅色口紅的女人微微落後半步,站在她的旁邊。剛剛開口的就是她,她此時拆了一個新的紅色智腦,正在往手上戴。

於明明將手上的智腦還給她,解釋道:「我並不是想碰瓷。」

穿著大紅色連衣裙的女人聽了,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土包子,給你就拿著唄,多少人想姐給,姐還不願意呢!」 於明明知道她說的是真話,這支智腦價格不菲。但她抿了抿唇,還是固執的將智腦遞還給她。

身穿紅色連衣裙的女人一下子就火了,柳眉都倒豎起來,她正要開口,前面穿白色雪紡七分袖上衣的女人淡淡的開口道:「你先回去吧!」

「什麼?」身穿紅色連衣裙的女人明顯愣了一下,她開口似是想說什麼:「可是……」

「你先回去。」身穿白色雪紡上衣的女人再次開口,語氣淡淡的,卻透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紅色連衣裙的女人狠狠的瞪了於明明一眼,才轉身離開。

白色雪紡上衣的女人沖著於明明抱歉的笑笑:「對不起,剛剛是我沒注意才會撞上你。」說著她四處望了望,看到不遠處有一家飲品店,才對著於明明說道:「我們去前面那家飲品店,讓她們幫你清理一下吧!」

於明明本來想拒絕,因為前面那個身穿紅色連衣裙的女人,她對這兩個女人都沒有什麼好映象。但逛了一上午,她實在累了,星際里的凳子坐一下都要錢,她現在窮困潦倒,實在不願意多花一分錢。

於明明按了一下身上的按鈕,衣服自動清潔,但她的包卻沒有這個功能。於是,她點了點頭,看向白色雪紡上衣的女人道:「好,正好我的包要清理一下。」

於明明和身穿白色雪紡上衣的女人剛走到飲品店的門口,就有服務員迎了上來:「王小姐,你來了!」說著就把她們往裡面迎。

於明明挑了挑眉,這個王小姐自然不是在叫她,原來這個身穿白色雪紡上衣的女人姓王。

王小姐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她指著於明明的手提包道:「待會來一個人,幫她把包清理一下。」

服務員把她們帶到一個靠窗的位置上,聽了王世宣的話點頭:「好的,王小姐。」說完就退了下去。

不一會兒,就有兩個服務員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把飲品單遞了過來,於明明快速的掃了一眼,點了一杯青蘋果汽水。心中有一點小雀躍,這種汽水還是她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過,那個時候,剛剛流行起精神文化,現在想起來,劇情已經不記得了,但是當時裡面有種飲品實在是印象深刻。

透明的玻璃杯里盛放著蘋果綠的汁液,裡面冒著小氣泡,光看著就覺得好喝。電視劇播出不久,就有一家飲品店在鬧市開張了,裡面有青蘋果汽水,但那過高的價格讓她卻步。可能是飲品的價格過高,家鄉人又太窮,那家店沒有什麼人,撐了幾個月就倒閉了。或許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以至於她到現在還對這種飲品念念不忘。

於明明回神的時候,前一個服務員正好拿著飲品單走了,後面的服務員手裡拿著清理工具,小心翼翼的幫她把包清理好了,原本沒有覺得髒的包,經她一清理,感覺亮了一個度。清理好了,她把包放回原位,安靜的退了下去。

坐在她對面的白色雪紡上衣女人這時笑著道:「忘記自我介紹了,王世宣,我的名字。」說著她伸出手來,於明明這才注意到她包裹在七分袖下的胳膊白皙如玉,手指纖細修長。

「於明明。」明明簡單的答了一句,伸手握住王世宣的手。

飲品端了上來,於明明抿了一口,想起王世宣撞到她的時候,行走匆匆,應該是有急事:「你如果有急事的話,可以先去辦。我自己坐會兒也要走了。」

王世宣聽到於明明的話,有些羞囧的低下了頭,語氣含糊的道:「沒有什麼急事兒!」說完,看著於明明顯然不相信的表情,才不好意思的從她放在桌上的精品袋子中拿出一本書來:「這本書還沒出售已經很火了,我讓我哥從特別渠道弄來一本。昨天因為有個大單子,加了一晚上班……」說道後來,她的聲音越來越小。

於明明卻明白了,王世宣昨天因為臨時有急事,加了一晚上班,本來打算回家睡覺,卻接到她哥打來電話,說她要的書弄到了,所以她端著咖啡急匆匆的回去是想看書。

聽了王世宣的話,於明明對這本還沒有出售卻已經紅透半邊天的書有些好奇。畢竟她以後也是想在這一行發展的:「能把你的書給我看一看嗎?」說完,想到王世宣急匆匆想回去看書的樣子,怕她不同意又加了一句:「我也寫了一本小說,正想發表。我只是大概翻翻她的劇情,情節,很快的,你喝完這一杯飲品我就還你。」

王世宣聽了,很爽快的把書借給了她。

於明明拿了書,也不耽誤時間,飛快的翻了起來,她看的很快,一目十行,這並不是因為她有多麼天才,而是因為她並不是以一個讀者的感觀去讀書,她是聽到王世宣說這本書很火,想了解下作者怎麼布局,寫的哪一類型,劇情的大概走向,了解現在讀者的口味。

結果,剛翻了幾頁,她驚訝的驚呼出聲:「咦?」

於明明的異常引起了王世宣的注意:「怎麼了?」

於明明的目光從書上移到了王世宣身上,認真的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本書和我的書一樣講的都是一個星際時代的少女穿越到了古代世界,原本這個梗是我無意中靈感爆發想出來的,原以為不會有其她人想到,沒想到……」

王世宣最初聽於明明說她也在寫書的時候,並不好奇,現在星際流行精神娛樂,作者、編劇陣容空前巨大,編劇因為專業性比較強,局限了一批人。作者到沒有那麼死板,現在連七八歲剛識完字的小孩都有人寫小說賺個零花錢。但此時,聽於明明說她寫的小說跟時下正當紅的小說是一個類型,就不由得有些心痒痒。「能把你寫的小說借我看看嗎?」她說這話時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她之前聽到於明明寫的小說還沒發表,一般沒發表的小說 沒發表的作品是不會給陌生人看的。除非是非常信任的人。

於明明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拿起手機,將前面30章截了出來,遞給王世宣:「你知道的,我的小說還沒有發表,只能給你看一部分,剩下的要等發表后才能給你看。」 昏婚欲睡 如果是之前的話,於明明不會同意把自己的小說給王世宣看,前面的女主角從星際穿越到古代算是一個濠頭,這是以前從沒有人寫過的類型,可以讓人耳目一新。如果給人看了,被人搶先抄襲,她想她會氣得吐一口血。但現在,已經有一本還沒出售已經紅透半邊天的書出現這種劇情,給她看看前面的章節也沒什麼,就算被抄了,沒有後面的情節,影響也不大。

王世宣倒是沒覺得什麼,就算於明明不給她看,她也能理解,開口問她要書看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自己失禮了,也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沒想到於明明卻同意把自己寫的小說給她看,雖然只是一部分。

簡短的交流完,於明明繼續一目十行的看小說。她的表情也不斷變化:從一開始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感嘆中,臉色漸漸的變得蒼白,最後變得面色鐵青。

王世宣聽到於明明呼吸聲不對,抬起頭的時候就看到了於明明鐵青的面色。不由擔心的問道:「你怎麼了?」

聽到王世宣的聲音,於明明從書中移開目光,她勉強的笑了笑,搖頭道:「沒事。」她看向窗外,溫暖柔和的陽光灑滿大地,卻照不清她心中的陰霾。

「是這小說有問題嗎?你剛剛還好好的,看了小說后才這樣……」

於明明沒有想到她這麼敏銳,其實告訴她這也沒什麼。她苦笑道:「其實今天的事情我還要謝謝你,我寫的書和你給我看的這本還沒出售已經紅透半邊天的書,裡面的情節、發展都大同小異。任何人看了都會懷疑是抄襲。如果今天我不是先打算出來找工作養活自己恰巧碰到你,如果我沒看這本小說,就這樣去發表,後果不堪設想。」

「什麼???」王世宣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捂嘴驚呼出聲。

於明明把自己剛剛看到一樣的情節翻出來,又滑動手機,找出自己寫的給王世宣看。果真發現情節都一樣。於明明諷刺的笑笑:「別人都是撞衫,我這到好,成撞書了。」她的臉色有些灰敗,想起學生時期自從寫書後,她的私人時間全部用來寫書了,畢業后這一個月,也沒有工作,全身心的投入這本小說。希望有多大,她現在心裡的失望就有多大。寫了這麼久的書,現在連發表都不能發表了。

王世宣聽了於明明略顯自嘲的話,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道:「別多想了,你的書雖然我只看了一個開頭,但真心的覺得寫的很不錯。你的臉色很差,回去先休息一下。至於工作,剛好我要招一個助理,你來當我助理吧!三天後正式開工。」

於明明沒想到一個剛認識的人會這樣幫自己,有些詫異的望著王世宣。

「咳,」王世宣以拳抵唇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一聲:「那個…你寫的書既然已經不能發表了,能給我帶回去看一看嗎?」

於明明聽了直接把自己手機裡面的小說導入王世宣的智腦里。

兩人分開后,於明明沒有注意到自己從小心心戀戀的飲料,只抿了一口她就再沒動過了,此時她整個人心亂如麻。連怎麼回到家裡的她也沒有映像了,等她回過神的時候發現她正躺在床上,外面天色已經黑了。

她這才記起自己還沒有吃飯,儘管沒有胃口,但她因為長期吃的營養不好,整個人還是瘦弱,跟滿大街的胖子形成嚴重的對比。

她的錢不多,只夠吃一頓飯,於明明出去買了一些能填飽肚子的餅乾、速食麵等零食,省著點吃還是能吃三天的。

休息的三天,於明明有些無所事事,不用寫作,家裡搬家的時候被機器人整理的乾乾淨淨,不用打掃衛生,不用工作。

但她也沒有讓自己閑著,可能是過長的寫作讓她忽視了鍛煉,她的體力比起以往多有不如,第一天的時候,她睡到自然醒,出去走了一圈,又上十樓回到家裡休息。等休息好了,身體沒有覺得疲憊的時候,她又出去走了一圈上十樓回到家裡休息。結果她發現雖然這樣做讓她的體能得到了鍛煉,但食物也消耗的快。

分成三份的食物到中午已經吃了三分之一。她沒敢再作,老老實實的待在家裡坐在椅子上等時間流逝。只是這樣實在是太煎熬了,每過一分鐘如同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後來還是她找出一本以前沒看完的小說才打發完了一天的時間。

第二天,她依舊睡到自然醒,只是頭一天她沒有吃東西的緣故所以第二天醒的格外早,簡單的洗漱后,於明明拿了背包,裝了一天的食物后就出門了,找了一條路隨意的走走。因為體力的緣故,她走的極慢,如同老年人散步。只走了半個小時,肚子便餓的受不了。她拿了一份食物,坐在路邊的階梯上,慢慢的吃了,又休息了好一會兒才繼續前走。等到太陽漸大,她拿出手機一看,已經是中午了。這會兒她不知道走到哪兒了,周圍除了公路和人行道沒有什麼標註性的建築,更不用說凳子階梯了。幸好人行道比公路高了那麼一點。她有些疲憊的走過去坐下。從包中拿出瓶水,擰了蓋子,喝了一小口。然後拿了一包速食麵,慢慢的咬著。速食麵有些乾澀,吃進嘴裡如同嚼蠟。這些餅乾、速食麵當零食偶爾吃吃還好,如果當主食天天吃,看到包裝袋都有些想吐。正在於明明和速食麵奮鬥的時候,一輛紅色的飛車停在了於明明面前。

車門打開,王世宣的腦袋從車裡探了出來:「上車。」 於明明上車后,機器人管家為她端來一杯檸檬水。

於明明端起來抿了一口,就聽王世宣吩咐管家:「準備兩份午餐,一份量小一點,一份正常。」

於明明聽了,知道王世宣可能看到她啃速食麵才這樣吩咐的,忙不好意思道:「不用麻煩了!」

王世宣疲憊的揉揉額角,擺擺手道:「不麻煩,兩本書我已經看完了,昨天一夜沒睡,正好沒胃口,你陪我吃點。」

於明明驚愕,這麼快看完了。前天她們才見面,今天遇到就看完了,如果王世宣看書速度快,她也不會驚訝,但她前天注意到王世宣看書的速度不快,屬於細細品讀的那種。於現在很多看書只看對話的讀者大不相同。

她這才發現王世宣的眼角微紅,眼睛下方一片青色,想來是熬夜造成的。她皮膚白皙,那青色的眼圈在她白皙的皮膚上更增添幾分頹廢的美感。

她突然想起前天她們見面時,王世宣說她熬了一晚上加班,到今天那就是三天兩夜沒睡覺了。想到這裡於明明也是佩服的緊,三天兩夜不睡覺這簡直不是人啊!

「兩本書的劇情確實相似的緊,」王世宣斟酌了一下開口道,其實哪裡是相似,簡直是一模一樣,除了一些小細節不同。王世宣在長方形的茶几上按了一下,茶几下面滑出一個抽屜,她拿出裡面的資料,丟在茶几上:「這是我讓人查的羽億的資料。」說完看著於明明懵懂的臉,解釋道:「羽億就是那個和你撞書的作者。」

於明明聽了抿了抿唇,拿起桌上的資料看了起來,羽億出身貧寒,從高中起就展現了過人的寫作才能,發表了她的處女作,小火了一把。大學被特招進首都星一所三流大學學習古典文學。大學時期又寫了一本書增加了她的名氣,畢業后她寫了這本還沒出售已經紅透半邊天的星際穿越到古代,和於明明寫的書相似度達百分之九十九。

於明明仔細的把資料看完,她和羽億的生活沒有任何交集。不是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書可能被抄襲了,但是她寫小說沒給任何人看過,可能連她大學時期同宿舍的女孩都不知道她在寫小說。雖然不可思議,但撞書這件事很有可能真的只是一個意外。

王世宣雖然也覺得不可思議,但看了資料確實兩人沒有任何交集,連羽億無意中看到於明明寫的小說的可能性都沒有。至於於明明抄襲羽億的,那就更不可能了,羽億已經寫了兩本小說,應該知道怎麼保護自己的作品,哪裡會輕易的讓人看去。

討論無果,兩人陷入了一陣沉默。正在這時機器人管家端了餐盤過來,分別放在於明明和王世宣面前的茶几上。不知道按了哪裡,長方形的茶几瞬間升高,茶几變餐桌,舒適的沙發層層疊疊的變動,也升高變成了一把餐椅,在沙發變身時,於明明並沒有起身,此時沙發變成餐椅后,托著於明明自動滑到餐桌前。

於明明看了看兩人的餐盤,王世宣餐盤裡的食物比她餐盤裡的三分之一還少,看著王世宣拿著湯匙漫不經心的舀著食物,半天才吃一口,於明明想勸說的話咽了下去,幾天沒睡覺,不想吃東西也正常。

她拿起筷子也不跟王世宣客氣,大口的吃了起來,食物的味道好的讓她想把舌頭都吞下去。飛車在她們吃飯時已經到了王世宣所在的公司,吃過午餐,於明明在王世宣的示意下,跟在她身後去了公司,進了辦公室,王世宣讓於明明坐,指著書架上的紙質書對她說:「無聊的話可以看看。」

王世宣的私人辦公室很大,裡面有廚房、卧室、休息室等等,整個辦公室的布局讓人看起來很舒服。王世宣已經開始處理公務了,於明明無聊的坐在沙發上,隨手抽了一本書出來看。

書的前面一些內容有些晦澀難懂,於明明一連換了好幾本都是這樣。她難得沉下心接著看下去,發現書的內容很精彩,這是一本武俠書,裡面各種武器,門派紛爭不要太精彩,看了一小半,於明明把食指擱在她看的那頁書上,把書合上。看了一頁封面,書名是《江湖俠侶》。她拿出手機,偷偷的搜索書名,結果發現找不到她要的這本書,於明明不死心,又搜了兩次,結果還是那樣。

「咚咚!」於明明剛把手機放回包里,外面就想起了敲門聲。王世宣頭也不抬的繼續在文件上籤著字,略帶威嚴的空靈聲音響起:「請進。」

一個穿黑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將什麼東西放在了王世宣的面前,兩人低聲交談了幾句。於明明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江湖俠侶》上,沒去聽他們說什麼。

直到王世宣叫了她一聲,於明明從書中抬頭這才發現穿黑西裝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去了。

王世宣遞給她一個信封,於明明接過一看裡面是一疊的信用幣。

王世宣邊收拾桌子上的文件,邊說道:「這是預支給你的工資,最過公司又接了一個大單,你從明天就開始上班吧!」

「好」

王世宣把一大堆的文件遞給機器人,和於明明一起並肩走出去,一面說道:「我待會要搬家,所以不送你了。你自己打車回去吧!」

於明明雖然好奇她搬家的事,但她跟王世宣並不熟,為了避免交淺言深,她默默的咽下了到嘴的疑問。看著王世宣上了飛車,她才去了公共飛車站台那裡打車。

回到住房樓下的時候,正好看到來來往往的機器人排成一列在搬家,這豪華的陣容一下子震住了不少人,貧民窯里不少人都出來看熱鬧,房東大嬸站在第一排,笑眯眯的看著搬家的機器人,彷彿在看著一摞摞的信用幣。

於明明並不是多管閑事的人,但是鬼使神差的想到王世宣說她要搬家,會這麼巧嗎? 隨後她搖搖頭,覺得自己想多了,就算王世宣搬家也不會搬到貧民窯這邊。

心裡雖是這麼想,但於明明還是來到房東旁邊,打聽道:「房東大姐,又有房子租出去了?」

房東笑眯眯的,顯然心情很好:「是啊,這次租出去的是十樓,一整層,租期半年。」

於明明聽了心裡瞭然,難怪房東那麼高興,十樓可是長期沒有人租。問了一句,她就徑自上樓了。拿鑰匙開門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手上還拿著那本《江湖俠侶》,居然忘記放回去了。

本來在王世宣辦公室的時候,她打算問問王世宣能不能把這本書給她帶回家看。最後一被打岔,居然給忘記了。

一回到家,於明明簡單洗漱后就翻開《江湖俠侶》接著看,這本書實在有趣,當今網路界的小說還沒有這種類型的,一直看到晚上八點,於明明才回過神。 紅塵如斯 看著外面已經黑了的天色,再看看只看了一半的書,不舍的放下,明天還要上班,今天得早點休息。叫了一份外賣,吃了之後於明明洗漱過後就休息了。

接下來的日子,於明明很忙,工作經常到晚上十一點。儘管工作到十一點,但她每天早上不忘起來鍛煉,也就是俗稱的散步。沒辦法,誰讓她是個體力渣,跑步跑十幾米就跑不動了,所以她現在鍛煉方式就是散步。忙碌的過了一個月後,於明明的工作開始上手,效率也快了很多。這個時候晚上回家,她有空可以看看書。

《江湖俠侶》於明明已經看完了,她又在王世宣那裡借了一本同類型的《仗劍走天涯》武俠小說。這天,於明明下班比較早,剛走到樓下,就碰到了跟她一樣準備上樓梯的王世宣。

「你怎麼在這?」

兩人看著對方異口同聲的問道。

「我住這七樓。」

「我住這十樓。」

又是異口同聲的回答。

在王世宣的邀請下,於明明去了十樓王世宣家蹭了一頓飯。飯是王世宣做的,她很有做飯天賦,飯做得好吃到爆。自從上次在飛車上面吃了王世宣一頓午餐,她一直戀戀不忘,這段日子每到吃飯時間就覺得生不如死。

吃過飯,於明明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雙目放光的看著書架上一排排的書。嘴裡卻漫不經心的對著王世宣調戲道:「你要是男的就好了,我一定要讓你做我的男朋友。」說完,她似是想到什麼的抬起頭來,看向王世宣正色道:「你有沒有哥哥弟弟之類的,要會做飯的。」說著,她羞澀的低頭:「給我介紹一個唄!」

熟了之後於明明就發現了王世宣逗比的本性,有時候會開幾句無傷大雅的玩笑。

就比如此時,如果是其她女總裁聽到公司小職員覬覦自家出色的兄弟,肯定會很不悅,可王世宣這個時候逗比的屬性又出來了。

明明要男朋友啊?王世宣毫不猶豫的把自己哥哥們賣了,果斷的回答:「我家十八代單傳,就我一個女孩。」

聽到這裡,本來覺得無望的於明明,就又聽到了王世宣那宛如天籟的聲音:「我堂哥堂弟不要太多哦!」說著她搖了搖手機:「照片都在這裡,我還有一個親哥。」說道她親哥的時候,王世宣的表情有些憂鬱:「我哥除了不會生孩子,就沒有他不會的,只是他性格不太好。」

孩子,十八代單傳是這樣用的嗎?於明明顧不得糾正她語句的錯誤,嚷道:「我要看照片!」

照片一張一張的翻過去,於明明指著一張照片道:「就他了!!!」

照片上的男人,戴著眼鏡一身儒雅的氣質。眼鏡后的笑容如暖陽般柔和。作為一個寫故事的,於明明一想到戴眼鏡的男人就會想到四個字:斯文敗類。不知道其他的作者是不是跟她同樣的感覺,反正描寫戴眼鏡的男主是很少的。

王世宣身子僵硬了兩秒,才反應極快的道:「這個不行。」

「為什麼?」於明明不死心的問道,這個人一看就知道性格好,廚藝好。

「他有心愛的女人了。」

於明明聽了心裡有些失落,好不容易看上一個人,還是一個顛覆她以往心中形象的人,她容易嗎?不過,王世宣這樣一說又挑起了她濃濃的好奇心:「他喜歡的人是誰?」

「我媽」

「Oh,MyGod!」於明明捂嘴驚呼。

王世宣敲了一下她的腦袋:「想什麼呢?這是我爸。」

於明明:「……這麼年輕?難道是后爸?你們有錢人真會玩!」

兩人玩鬧了一會兒就散了,於明明抱著她那本《仗劍走天涯》回七樓了,她坐在書桌前一邊翻著小說,一邊吃著老家寄過來的小熊餅乾。

「滴滴滴——」於明明拿起手機一看,是老家打過來的,她趕緊接通。

於媽媽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過來:「在做什麼呢?今天加班嗎?」

「不加。」於明明翻了一頁書,嘴裡還嚼著餅乾,說出的話有些模糊不清:「在出租屋看書和吃你給我寄的小熊餅乾,邊看書邊吃小熊餅乾最配了。」說著,於明明邊伸手去包裝袋裡拿餅乾,摸索了半天沒摸到,她驚訝的『咦』了一聲。

電話的那頭於媽媽聽到了問:「怎麼了?」

於明明在包裝袋的外面按壓了會兒,發現袋子都陷下去了,才回了於媽媽一句:「小熊餅乾沒了,好可惜。」

掛了電話,於明明繼續翻著《仗劍走天涯》,最近她沉迷於武俠小說不可自拔。

遙遠的貧窮星那邊,於媽媽掛了電話,趕緊進了廚房,拿出放在櫥櫃里的半袋子麵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