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混賬後輩!你可知老夫乃何人!?」

「不過螻蟻罷了,你若不掙扎,本座可饒你一命。」

「放肆!當真是狂妄之極!」

那八十八顆棋子同老者時日長了,儘管林雲力量更強些,也不會在短時間內易主。這會兒猛然沖向林雲,全部撞在他的護體真氣上。

「什麼!?還有此等功力?不俗。老夫再問你一遍,你是何人的弟子?」

吭!

龍吟悶響!

老者一見不妙,立刻將棋子盡數喚回,險些被林雲的龍氣給包裹起來。

「本座是你這螻蟻之輩需要仰視的存在。」

「好!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客氣了!」

嗖一聲!那老者揮手將兩枚白色棋子打出,夾著極為強悍霸道的靈力。

林雲祭出玄冰劍向前一拋,只聽「叮」的聲清脆響,兩股力量對撞到一起各自化為烏有。

若非林雲擔心毀了棋子,單憑這老者,相差甚遠。

神念一掃,一切盡知。

這老者名為褚道,按輩分來說,那是簫門現首座飛龍的師叔。別瞧他一副風輕雲淡的姿態,實則內心隱含著極強烈的恨意。

當年,飛龍的師父與褚道極為不和,簫門分為兩派明爭暗鬥。這結果自然是飛龍那一脈勝出,否則也不會能坐上這首座之位了。

所以,也正是飛龍以及當時簫門長老聯合一起將褚道封印在內。

憑藉褚道的實力,想要打破這封印也不是什麼難於登天之事。他無意間發現這域中別有洞天吶!所以最重要的,褚道想要保護這域中真正的天外天。

便是域中域。

眼前此處,也不過是個障眼法的存在罷了。

林雲神念無法觸及,必要先破了這域才能顯真。

這老者極為聰明和敏銳,似乎也察覺到這事情已被林雲發現,開口道,「你這後輩!當真留你不能!」

說罷,老者將四十四枚白色棋子盡數拋出。與此同時,另外那四十四枚黑色棋子纏繞在其周身,緊接著便沖向了林雲。

呵呵,無知之輩,還在負隅頑抗。

吭!

龍吟悶響!

林雲釋放出強大無匹的龍氣,將白色棋子包裹,在範圍內噼里啪啦的亂撞亂跳。馬不停蹄,林雲又祭出萬妖核心,當即便吞噬了那四十四枚白色棋子。

於半空中衝殺過來的褚道駭然大驚!腦中閃過種種念頭皆已被林雲神念知曉。

原來是簫門洞府嗎?甚至連門下親傳弟子都要隱瞞的存在。

有意思!

這副棋子雖算不上是至高無上的神物,卻也是褚道於簫門洞府內取出的,裡面所存在的強大力量根本無法言說,所煉化出來的寶物卻也不是如此輕易便能毀了的。

原本,褚道並沒有過於擔心,即便林雲擁有讓人疑惑不解的靈力,即便棋子被困住,接踵而至的他也可以用強大力量去打破。

林雲睥睨一笑,「無知之輩,不知在同怎樣的存在對抗。」

一番話語已是讓褚道折了三分氣勢,只聽「轟」的聲響!如三叉戟一般的霹靂雷電打在了褚道身上,將其擊落在地。

什麼!?

這!這怎麼可能!?

自己的全力一擊竟然如此虛弱嗎!?

此人到底是誰的弟子?怎會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區區凡夫俗子,去死吧。」

周圍溫度驟然上升!褚道發出凌冽的慘嚎,彷彿置身於仙人的煉丹火爐之中,片刻就灰飛煙滅了。

與此同時,簫門洞府已開!

(本章完) ?呵呵,原來如此。這冥冥之中,原來是命運指引著林雲來到此處。

寰宇亘古以來最至高無上的真龍之尊,於之對面空中懸著的,正是當年那修行大能之一。

此人盤腿於半空,閉眼假寐狀,周身一圈圈的彩色光環慢慢向外擴散,宛如是真神已然與這個世界融為了一體,彷彿是根本無法觸碰到的存在。

「金羽。」林雲淡淡道。

二字龍語彷彿是瞬間佔滿了整個世界,如偈語一般的沖刷了這個世界的所有膚淺。

他緩緩睜開眼睛,敏銳的嗅到了當年吞天魔帝的氣息,不由得驚訝。

「你竟還在?」

林雲睥睨一笑,那雙龍眸傲視八方!

天上地下!

唯我獨尊!

本座,無所不在!

有道是冤有頭債有主,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沒想到能在這麼個地方碰到當年宿敵。

吭!

龍吟悶響!

那強大無匹的龍氣瞬間包裹金羽,卻被一股更為強大的力量彈開。

突然!四大首座出現在金羽身後,左右齊聲道,「掌門。」

林雲嗤笑,卻未料到這金羽竟是做了悟天劍宗的掌門。

「凌雲皇朝已被我拿下,此時還需休息片刻。爾等四人,速速將吞天魔帝擊殺,去!」

說罷!四大首座各自化為白色、黑色、紅色、青色的虹光湧向林雲,宛如彩虹橋一般。

噼噼啪啪一陣靈力對撞,四大首座於空中四角落將林雲圍住,各自劍指向前,凌銳的靈力切割著林雲的護體真氣。

林雲神念掃過,發覺這四人的思維一致,是被那金羽給奪了心智控制住了,此時已然成了行屍走肉,徹底的淪陷。

轟隆!轟隆……

一道粗大的青色雷柱瞬間連接了天空與大地,林雲五人被覆蓋在內,強大的五行雷之力瘋狂的跳躍著,在四大首座們身上不斷炸開火花。

「無知螻蟻之輩。」

林雲祭出萬妖核心,只見他伸手凌空一抓,那萬妖核心綻放出光芒萬丈!強大無匹的龍氣與萬妖核心融為一體,如同是為這寶物再一次加持。

整個世界都在顫慄!

恐怖到根本無法形容的力量直接將四大首座們震的爆裂而亡,與此同時也撐破了這個空間。

夜空!如同降下了流星火雨,整個第三重天那是火海一片!慘不忍睹!當真是如人間煉獄一般!

哈哈哈哈!隨著一聲狂笑,金羽已然恢復了靈力,全身炸開無數密密麻麻的銀色線條,落於人身上便就會奪了其心智,徹底淪為如提線木偶一般的存在,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此人修為早已超越了脫凡境,此時又控制了第三重天內數百萬人,除了不斷沖向林雲的悟天劍宗弟子們,凌雲皇朝那邊的軍隊也正在瘋狂互相廝殺,與那些修為稍高抵抗了控制的修行者們陷入混戰之中。

這群群螻蟻如飛蛾撲火一般的沖向林雲,無不是被他周身纏繞的那強大龍氣給切斷身體,血肉橫飛!

即便如此,他們仍舊前赴後繼。

歡喜冤家:野蠻小嬌妻 螻蟻便是螻蟻,如風吹草芥一般,沒了也就沒了。

「妖神宗部眾聽令!擋我者!殺無赦!」

林雲祭出古塤,釋放出裡面數十萬之眾,喊殺聲震天!這些部眾沖向金羽之後,也和那群悟天劍宗的螻蟻們同樣的下場。

「吞天魔帝!我早已在此等候,今日時機已到,必要將你徹底誅滅!再不會死灰復燃!」

「無知愚昧之輩,本座豈是你能匹敵的存在?」

說罷!林雲抬手拋去兩道光芒,被迎面而來的金羽輕鬆化解。倆人戰了七八個回合,以林雲此時的修為尚不能傷了金羽,完全被壓制住了。

吭!

龍吟悶響!

巨大的龍爪由天空中蓋下!宛如要把整個世界都給壓碎一樣!

但!

一股不輸於龍爪的力量緊隨著它從天而降!將那龍爪洞穿的同時也將林雲打的炸裂開來!

看著那龍爪緩緩散去,妖神宗部眾們全部駭然失色!

「嗯?」金羽覺著情況不對!立刻又釋放出霸道的靈力,朝著林雲那尚存的一縷神識打去!

夜空中一圈金色光暈平攤開來,一團金色的光點鑽入古塤之中。這古塤被金羽吸引到面前,靈力波動不斷鞭撻,卻是絲毫打不出哪怕一道裂紋。

「哼!負隅頑抗!」

金羽伸手向下一壓,劇烈的壓力將古塤直接打入地下,宛如已經被打進了地獄的最深處。

這世界。

暫時安靜了下來。

「吞天魔帝? 枕上名門:腹黑總裁夜夜寵 妖神宗?當年能滅爾等一次,今日便能再滅一次!饒是你當年縱橫寰宇又如何?還不是如此下場?哈哈哈……」

說完,金羽又狂笑了起來。

轟隆隆的一番震動讓金羽那笑戛然而止,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無法言說的恐怖的力量彷彿從所有方向湧出,就這樣無中生有的出現,根本無法探查到根源所在。

一道金色光芒從地底衝出,沒有遺留下任何軌跡,就這樣靜靜的懸在空中。

「什麼!?這不可能!?」

林雲負手而立於那金光之中。

亘古以來最為強大的真龍之尊!帶著他那根本無人能夠阻擋的恐怖龍氣,就這樣再次出現了。

不!這絕不可能!

金羽已經被驚訝到陷入了癲狂的狀態。明明已經滅殺了林雲,怎麼可能由一縷神識又重新回歸!?

叮!叮!

宛如是新世紀的鐘聲響起,伴隨著那聲音,林雲身上緩緩散出金色的光圈。

真龍回歸,那一雙龍眸睥睨天地八方!

「無知螻蟻之輩,本座乃萬妖龍皇,便叫爾等見識,觸怒龍威是何等下場。」

吭吭!龍吟悶響不斷回蕩在空中,彷彿是數萬條狂龍撕裂天空湧入這個世界,全部奔著金羽而去。

那微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存在的金羽,完全被強大的力量所淹沒,毫無抵抗能力。

與此同時,那些被控制了的悟天劍宗弟子們,也幾乎都在一瞬間便就化為烏有。

林雲升入高空,夜晚頓時被無限的金光照亮,龍語響徹天際,「爾等凡人,從今日起皆為妖神宗旗下。若有二心,必死無疑。」

終於,這個世界徹底安靜下來了。

數萬百人紛紛下跪行禮,叩拜那九五至尊。

吭!

那便是萬妖龍皇?

那便是萬妖龍皇。 四面陡峭的峽谷之中,懸浮著一座潔白的大理石擂台。

擂台四周矗立著一根根直插雲霄的石柱。

那石柱筆直如一,卻透露著一股猶如巨龍一般盤旋而上的氣勢。

四根石柱的中央,乃是擂台中心,此刻正有兩道少年的身影並立其中。

「天兒,加油!為父相信你!」

在擂台外圍,齊聚著來自天越國的眾人,此刻,一道身著古銅色服飾的中年男子,低聲自語著。

妙手回春 中年男子目光堅定的望著擂台上一道藍衣少年的背影,其眼神之中似乎流露著源源不斷的熱血,和希望的曙光。

藍衣少年名曰葉天,中年男子正是他的父親,是天越國一個沒落家族的族長,葉濤。

葉濤身旁站有一女,正是葉天之母,柳璇。

葉天此刻面色淡定的望著自己面前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那少年名為楚陽,乃是來自天越國豪強勢力:楚氏家族。

某一刻,葉天手掌微旋,一股精純的靈氣能量便縈繞其上,而葉天表情也在這一刻凝重起來,牙齒緊咬,身形便在圍觀眾人的一道道火熱目光之中沖向楚陽!

「葉天這一次一定能幫助葉氏家族翻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