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旁的胡鵬飛緊握着雙拳,身體顫抖着,啤酒瓶底厚的眼鏡下,雙眼噙滿了淚光。

好後悔。

好想哭。

這哪是抱到了兩根巨粗的大腿啊。

分明是抱到兩顆原子彈呢。

一言不合,連自己都得被炸得粉身碎骨呢。

一想到可能對抗上萬天師,胡鵬飛就忍不住想哭,人家只是爲了一萬塊獎金嘛,幹嘛非得整這麼刺激?

可現在,他想離開,也沒有辦法了。

此時比賽已經進行了將近十二個小時,狩獵之戰早就拉開了大幕。

實力強橫的天師早已經在祕境內縱橫狩獵,實力不濟的天師也選好地形當起了伏地魔見機行事。

偏離人生 他現在離開白小鳳和華青月,獨自深入祕境的話,怎麼想都像是肉包子打狗,明擺着送菜的。

見華青月和胡鵬飛沉默,白小鳳雙手枕在腦後,閉上眼睛假寐起來。

距離第一場狩獵之戰還有兩天多點時間,除了睡覺,還真的沒啥事幹了。

說實話,一開始白小鳳對“震雷四象禁絕陣”也有些懷疑,但陣法啓動了,那後續所有的擔心都不復存在了。

東風吹,戰鼓擂,本大爺有陣法,誰怕誰?

有這“震雷四象禁絕陣”在,別說一萬天師了,就算再翻一倍,他也有十足的把握全部按翻在地,狠狠摩擦。

畢竟,現在陣法啓動了,別說開戰了,就算那些天師想先探查出“震雷四象禁絕陣”也極爲困難!

……

斷崖上。

一衆大佬焦躁得面紅耳赤。

王長老漲紅着臉,眼中精芒爆閃,咬牙道:“找,快給老夫找,他們去哪了?”

一開始白小鳳擺出的墮落姿態,讓所有人都覺得這傢伙純粹是跑來玩的,根本就沒在意。

可隨着祕境異變巨響後,白小鳳三人卻消失在了祕境出入口的位置,讓他們以爲白小鳳三人總算參與狩獵之戰了。

然而,順着祕境出入口的位置一連切換了十幾個攝像頭,卻愣是沒有找到白小鳳三人的蹤跡。

這登時讓所有大佬都急切起來了。

一是他們想觀看白小鳳他們三個鬥法的場面,瞭解一下這位被童姥特邀的天才的戰力。

二也是驚訝白小鳳他們行進的速度,十幾個攝像頭的距離,按照正常的速度來說,白小鳳他們絕對不可能走出攝像頭的拍攝範圍。

而王長老因爲知道白小鳳更多的事情,所以此時也比其餘執事更加急切。

甚至,腦海中產生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念頭。

“找,繼續找,快切換攝像頭。”王長老不斷催促着天師聯盟成員切換顯示器上的畫面。

沒有。

還是沒有。

全都沒有。

一個個攝像頭不斷朝着祕境深處深入,但,畫面中,依舊沒有白小鳳三人的蹤跡。

按理說,三個人抱團行進,目標不可謂不大,即便足夠隱蔽,但能瞞過天師,還能瞞過在天上的攝像頭了?

“繼續切換,繼續找。”王長老瞪圓了眼睛緊盯着顯示器上。

身後,一衆執事被王長老的反應嚇得寒蟬若驚,一臉懵比。

王長老這是怎麼了?

至於這麼着急?

張鎮使愕然地看着王長老,他深吸了一口氣,抱拳說道:“王長老,不過是區區三人而已,何必關注呢?上萬天師,能欣賞的鬥法畫面,有很多呢。”

“閉嘴!”王長老豁然轉身,厲喝道:“你懂個錘子。”

“……”張鎮使。

怪我咯?

斷崖上,一片死靜。

只回響着王長老不斷讓天師聯盟成員切換畫面的聲音。

持續了大概十分鐘,王長老狠狠地一握拳,砰的一聲,陰力洶涌,愣是將空氣捏爆。

他咬牙道:“混賬,難道還能憑空消失在祕境中了?”

聞言。

周執事等人全都臉色大變。

其中一個執事忙說道:“王長老,這怎麼可能?祕境極爲穩固,陣法禁制全都是掌教一人所設,他們三人就算再天才,也絕對無法勘破掌教的陣法禁制。”

周執事也忙勸道:“還請長老冷靜,祕境之大,或許他們三人不想讓我們探查,所以故意在躲避攝像頭的追蹤。”

王長老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下心情,眯着眼睛盯着顯示器,呢喃道:“但,但願吧。”

什麼?!

周執事等人被王長老這話整的有些懵比。

緊跟着,王長老擡手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呢喃道:“老夫,有種不祥的預感。” 靜。

斷崖上,戛然死靜下來。

周執事和張鎮使等人全都茫然地看着王長老,不知道王長老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忽然間,周執事眼中精芒一閃,脫口道:“難道……”

沒等話出口,王長老就向了周執事:“你懂?”

“我懂!”周執事用力點頭,又問:“你也懂?”

“我懂!”王長老點點頭。

張鎮使呆住了。

其餘幾位執事也呆住了。

在場的那些天師聯盟成員也呆住了。

懂什麼?

媽個雞,好歹說出來啊。

兩位大佬怎麼莫名其妙的玩起了猜謎遊戲了?

頓了頓,王長老擺擺手,道:“也罷,不管他們了,繼續看別人。”

說着,他轉身就看向顯示器,讓一旁的天師聯盟成員繼續切換畫面。

後邊,一個執事疑惑地問周執事:“周執事,懂什麼呀?”

因爲地位的關係,這個執事不敢問王長老,但周執事他還是敢問的。

聞言,其餘執事和張鎮使全都朝周執事看了過來。

周執事扭頭看了一眼張鎮使:“你想知道?”

張鎮使點點頭,他確實好奇,能讓王長老如此焦急的事,肯定是大事了。

然而。

周執事雙手抱胸,一臉傲然道:“就不告訴你。”

張鎮使虎軀一震,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祕境出入口。

“震雷四象禁絕陣”內。

華青月和胡鵬飛癱坐在地上,面面相覷,時不時地擡頭看向不遠處躺在地上睡覺的白小鳳。

他倆都有些方啊。

別人進祕境都到處狩獵奪取身份令牌呢,他們三個守着祕境出入口,時刻準備着攔路搶劫,真的很欠揍吶。

這操作,又騷又賤呢。

“他真的打算這麼睡到第三天結束?”胡鵬飛臉色有些蒼白,想到三天後即將面對所有天師,他就感覺渾身冰涼,甚至有種高歌一曲《涼涼》的衝動。

華青月聳了聳肩:“你看他這死樣,難道還不夠表明態度麼?”

胡鵬飛撓撓頭:“可我只是想過第一場比賽,得個一萬塊獎金就扯呼呢。”

華青月白了胡鵬飛一眼:“那要不,你現在自個出去狩獵?”

“嘿嘿……開什麼玩笑,我覺得咱們在這陣法裏,挺好。”胡鵬飛臉色一變,擠出笑容,“這陣法裏,夠大,夠安全,美滋滋。”

說完,胡鵬飛幽怨地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

出去狩獵?

開什麼玩笑!

出去就是送死啊!

不可能出去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出去的。

還不如待在裏邊,大不了最後被上萬天師打得自由飛翔,好歹也能落個萬人敵的牛比稱號呢,這可跟小說裏的主角一樣呢。

身爲一個網文作者,胡鵬飛自認爲自己心裏還是挺懂逼數的。

“切……那你扯什麼犢子?”華青月翻了個白眼,然後躺在了地上,打算和白小鳳一樣,睡他個兩天兩夜。

胡鵬飛看了一眼華青月,然後目光看向不遠處的白小鳳,心道:這傢伙,就真的一點都不方嗎?

這盛世,如你所願 ……

祕境某處山谷中。

砰嚨!

一道血氣匹練宛若蒼龍沖天而起,將一塊一米直徑的大石轟的稀碎。

嘩啦啦……

無數碎石裹挾着灰塵落了下來。

灰塵中,隱約有兩道身影。

一個魁梧高大,巍峨如山,另一個則是穿着黑色運動裝的漂亮女孩。

他倆,正是項天明和那個被王長老他們列定爲第一匹黑馬的女孩。

“有點意思,你這實力,怕是有六品了。”項天明傲然而立,眼神透着一股睥睨一切的霸氣,“以前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師承何門何派?”

“聒噪!”女孩神情冷漠,陰力轟然從雙腳爆發,宛若離弦之箭一般衝向了項天明。

“哼,六品而已,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砰嚨!

項天明渾身血氣怦然爆發,腳下地面炸裂,霸道的直接衝向了女孩。

眼見着兩人即將碰撞在一起時,女孩陡然一個騰挪,朝旁邊橫移了出去,同時,雙手結印,悍然推出。

嗡!

剎那間,一團漆黑的幽光從她雙手中飛出,化作一柄三米長的巨型斬馬刀,激射着磅礴陰力,陡然朝着項天明的頭頂劈頭斬落。

“太弱!”

項天明狂奔中,速度絲毫不減,血氣爆發,如瀑布倒卷,沖天而起。

毫無花哨的一拳,悍然砸爆了巨型斬馬刀。

“怎麼會這樣?”

女孩冷漠的俏臉上罕見地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

她自然知道項天明的大名,但自持六品天師的實力,面對項天明的時候,她還不至於嚇得不敢一戰,掉頭就跑。

剛纔施展出來的,是她的家傳祕術,可萬萬沒想到,居然被項天明一拳轟爆了!

轟!

幾乎就在女孩驚呼的同時,遮天蔽日的血氣好似浪潮一般,洶涌而來。

被血氣籠罩,女孩俏臉一下蒼白起來,美目圓瞪,視線中,那道巍峨魁梧的身影宛若猛獸一般,狂奔而來,已經到了面前。

逃!

連家傳祕術都被一拳轟爆,女孩完全沒有戰鬥下去的信心,運轉陰力,雙腳好似蜻蜓點水般輕輕一點地面,轉身想逃。

“爲戰者,臨場分神,最是要命。”

也就在她剛轉身的瞬間,耳邊響起宛若擂鼓的聲音。

“不好!”

女孩反應極快,雙腳一蹬地面,就想朝旁邊躲閃。

然而,她跳起的瞬間,就感覺雙腳一緊,低頭一看,一隻被血氣包裹的大手悍然抓住了她的雙腳。

“我,讓你飛!”

項天明抓住了女孩的雙腳,好似掄動沙包一般,悍然將女孩凌空甩動起來。

“啊!”

女孩嚇得大叫,磅礴的陰力灌注雙腳,想要掙脫項天明的手,可就感覺雙腳像是被鐵鉗禁錮,根本掙脫不動。

驚慌下,女孩右手猛然摸索到了腰間,用力一抽。

鐺啷啷……

一道金屬交擊的聲音驟響。

寒光一閃,一輪彎曲的長刀便是從女孩腰間飛了出來。

噗嗤!

血花飛濺,彎曲長刀抹過了項天明的胸口。

蜜戰告急:嬌妻不上道 吃痛的項天明一聲咆哮,悍然將女孩扔飛了出去。

項天明停在原地,瞪眼看着胸口上的血口子,鮮血正咕咕流出,上邊還縈繞着一團濃濃的陰力,仿若跗骨之蛆般侵蝕到身體裏。

“第,第一次受傷呢。”項天明身軀一震,磅礴的血氣碾壓向傷口,將侵蝕的陰力震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